礼拜五秘书网

先小人后君子,奸商是这样炼成的(三)

上一章: 下一章:

电话响了很多次,欧阳佟以为还是王禺丹,没有接听。直到完成了这次银色沙滩上的灵魂漫游,他才拿起手机,发现这些电话全都是电视台的同事打来的。

这个同事名叫关关。她本人姓关,便取了关关这样一个笔名,寓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是一个长相一般的女人,却也是一个才女。她所做的娱乐节目,在当地收视率之高,令所有人惊羡。曾经有电视台花高价挖她,而江南卫视则不得不将她的待遇提到比局长还高的水平保她。其实,女人和男人一样,才华就是魅力,像她这样的才女,喜欢她的男人,还真不少。曾经有一位副台长想打她的主意,有一次竟然在宾馆里将她的上衣给脱了,结果,她赏了那位副台长一记耳光。那位副台长怀恨在心,利用手中的权力暗中整她。刚开始,她还一直忍着,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便向局里递交了一封辞职信。这封辞职信使上上下下很多人慌了神,前后两天时间里,局里台里先后有十几位领导做她的工作,劝她收回辞职信。她说,让我收回也可以,只有一个条件,免掉那位副台长的职务,让他到我的手下担任剧务。她可是江南卫视的镇台之宝,为了留她,局里只好依了她。那位副台长自然不会接受这一结果,辞职走人,正处级也不要了。

欧阳佟和关关的关系非常好。他们之间,不是那种通常的男女关系,更像是一对哥们儿。他们俩人都是大忙人,关关做的是娱乐节目,总在全国各地到处飞,偶尔回到雍州的时候,肯定会给他电话,不是一起喝咖啡,就是一起吃饭。他们的关系最为接近的一次,是曾经一起听叫床。

那是台里搞春节晚会,这个任务历史性地落到了欧阳佟和关关身上,两人便在广电山庄开了房间,商量晚会的本子。广电山庄是那种别墅式建筑,上下两层,每层四个房间,两个套间两个单间。套间和单间有一扇门相通,只不过钥匙掌握在服务员手里,平常不开。中间那扇门虽厚,却不隔音。到了凌晨一点钟,欧阳佟觉得实在太疲乏,便去卫生间洗澡,等他出来,发现隔壁有一种特别的声音。欧阳佟问,有毛病吧,把电视机开这么大声音。关关说,你智障呀,这都听不出来?欧阳佟还真没留意,说,不是电视机声音,那是什么声音?关关说,叫床。欧阳佟一惊,暗暗乐了,说,真的?我只在电视剧中听过叫床声,还没有听过真的,我要去听听。你听吗?关关说,你以为谁不敢听?于是,两人走到门边,将耳朵贴在楠木门上,听隔壁传来的叫床声。那声音开始不是太大,哼哼唧唧的,没有多长时间,突然变成了惊叫声。关关说,假的吧,哪有这么夸张?欧阳佟说,一定知道我们在偷听,所以装的。关关说,谁会这么无聊,叫给隔壁的人听?床上那个,肯定是小姐。据说,小姐都是要经过专门训练的,叫床是训练的一个课目。欧阳佟说,我觉得不应该是小姐,一定是怨妇,在家里得不到老公的阳光雨露,出来偷会情人,捞到一次机会就灿烂。

见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关关的,欧阳佟才意识到,自己忘了和她的饭局。

当初,两人都在电视台的时候,就曾约定,条件一旦成熟,一起出来办公司。没想到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欧阳佟被逼出来了,关关仍然在电视台。偶尔,彼此通电话的时候提起此事,欧阳佟就对关关说,等我缓过气来,只要公司一稳定,你就跳出来。我投资你经营,我们合伙办一家内容生产工厂。欧阳佟只不过说说,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当时的博亿公司已经弄得他焦头烂额,哪有时间和精力去操别的心?后来公司转向,他的心大了,自然也不太在乎一间小公司。可关关听进去了,一直都在谋划,并且一次又一次将心中的计划告诉欧阳佟。直到前不久,关关再一次提起此事时,欧阳佟才觉得时机成熟了,答应下来。

带着文雨芳去赴约,谈起和关关合开公司的事,文雨芳说,你现在已经有两家公司了,还要开第三家?欧阳佟暗想,何止两家公司?还有一家南雍资讯调查公司。这些话,他当然没有说,而是告诉文雨芳,资圆博通是一家资源运作公司,所谓资源,指的就是一些具有发展潜力的公司资源。通过对这类公司的收购、合并、重组、包装,或出售或上市,从而赚取高额回报。这情形就有点类似于前几年人们抢注网站,出很少一点钱,办一家网站,如果被某家大公司看中,或者被某个风投公司看中,那就大发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腾讯的马化腾,当初弄QQ的时候,仅仅只是为了好玩。甚至曾经一度想几十万卖出去。没人接手才没有卖掉。不想后来被李嘉诚的儿子看中,一下子投进了几千万美元,后来又成功地在香港上市。

文雨芳说,这么说,你想成为第二个马化腾?欧阳佟说,马化腾算什么?他只知道一门心思经营产业,就算他将产业经营成一朵花,那也只是一朵美丽的花,而不可能成为灿烂的花园。文雨芳说,你不经营产业吗?那你经营什么?欧阳佟说,我经营经营产业的人。文雨芳说,怎么听上去这么别扭?欧阳佟说,这还不明白?比如说,关关在做娱乐节目方面,绝对是个人才,她有着非同一般的敏锐和发散性思维。她如果主持一家节目制作公司,这间公司肯定成功,就算不成功,有她这个人撑着,也有足够的市场号召力。将来有机会的时候,我将她的公司卖掉,我卖的是什么?肯定不是一家普通的内容生产公司,而是这个内容生产商,也就是关关。

文雨芳说,听起来不错,好像可以赚一笔。欧阳佟便说,怎么样?你要不要参一股?她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钱。他说,你没钱,你的父母有钱呀。她的脸色一变,我才不用他们的钱。他说,你傻呀,他们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如果不是为了你,他们干吗要拼命赚钱?

吃饭的地点在广电中心前面的渔民新村,主要是吃鱼。一般来说,中国人吃饭就纯粹是吃饭,很少在饭桌上谈正事。万一有正事非谈不可,要么在饭前谈了,要么在饭后,意兴未尽的时候,找个茶座之类的地方谈。但也有例外,例外的是那种关系非常特别的,不需要任何讲究。就如欧阳佟和关关。二号首长

关关对欧阳佟身边带着一位美女并不吃惊,和他的关系不是一年两年,她对于他身边不断换美女,见怪不怪。落座后,她便切入正题,说,我已经想好了,现在成立公司,正是机会。欧阳佟说,是啊,中国正在大发展,到处都是机会。关关说,机会和机会还不一样。你知不知道?现在国外正在大举推出IPTV,就是网络电视,以后还会发展3G手机,搞手机电视。如果我的估计不错,十年之内,电视机就会像现在的家庭影院,成为一种摆设,人们将直接从网上看电视以及通过手机看电视。这个行业,在未来十年之内,将会爆发式发展。欧阳佟说,我知道。问题是,搞IPTV或者手机电视需要渠道,而渠道掌握在电信部门手里,我们根本拿不到。关关说,你傻呀,无论什么渠道,不还是渠道吗?网络最初进入中国的时候,中国定义为信息高速公路,这个定义非常有趣。渠道就是高速公路,公路掌握在高管局,可是,公路建成之后,总需要汽车去跑吧?我们不能建高速公路,难道不能建汽车?

欧阳佟说,有点意思。你接着说。

关关说,IPTV和3G的发展,将会使得内容生产成为一个热门行业。我想,我们既然不能做渠道供应商,那我们就做内容生产商或者内容提供商。你最近不在广电系统,不知道情况,现在整个广电系统都在谈制播分离。为什么要制播分离?就是想借助未来产业的大发展,形成一些大的内容生产商。在台湾等地,实际上已经有了专门生产内容的公司,他们制作电视产品,卖给电视台。而在国内,也已经有了这种可能,现在的电影制作,就是按这种模式发展的,电视剧也已经有了一个良性的销售渠道。再往后发展,其他一些节目,比如综艺节目等,也一样可以拿到市场公开出售。我想,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成立自己的内容生产车间,针对市场生产属于我们的产品。

说到这里,关关将一份计划书递给欧阳佟,说,这是我的详细计划。

欧阳佟将计划书翻了翻,问道,你这个计划,需要多少投资?关关说,其实,节目制作的费用,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主要制作成本,在于聘请演员的费用,如果是聘请名演员,一个人就需要好几万甚至上十万,成本非常之高。但如果不请名演员,甚至只是请一些草根人士,或者经济界人士,只需要出车马费或者住宿费,有些甚至连这类费用都省了,制作费用就非常低。我这里已经设计了一档这类节目。所以,公司的初期费用,只要一百万就够了。

欧阳佟略想了想,问道,那么,你本人大概可以出资多少?关关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喜欢玩,一点钱全都花在吃喝玩乐上了。现在最多能拿出四五十万。欧阳佟说,那不能把你的钱花光了,还得给你留一点。这样好了,我们按二百万规划,你出资四十万,占30%。四十万是你出资,另外10%作为你的技术入股。接着,他又转向文雨芳,说道,怎么样?你也出二十万,占10%?文雨芳说,好呀,你借钱给我。

欧阳佟再次翻了翻关关的计划书,说,这份计划书,我还要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原则上,我同意合作。现在我提几个小建议,第一,未来的公司,可以叫博亿传媒。关关说,这个名字好,我同意。欧阳佟更进一步说,我虽然出资,但我不公开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活动,由文雨芳代我管理。而文雨芳不具体负责公司的业务,只负责管理公司财务。整个公司的经营,由关关你全权负责,担任总经理一职。不过话说回来,公司要上哪些项目,必须经过我们三个股东同意。

关关有些不解,问道,你为什么不参与经营?我还想,将来我们肯定要向电视剧或者电视短片发展,这方面,你比我内行。

欧阳佟说,你想到的只是一个方面,而我想的是另一个方面。博亿传媒肯定要进入资本市场,才有可能更快发展。如果仅仅只是靠我们搞内容生产来发展,速度太慢了。怎么进入资本市场?有几种途径,IPO是一种。但作为一家投资才二百万的小公司,要想IPO,实在有点天方夜谭。除此之外,还有吸引风投,或者被收购。将来,无论是吸引风投还是被收购,很可能都得资圆博通公司来操作。你们想想,资圆博通毕竟是一家股份制公司,我如果将自己的公司卖给资圆博通,就会授人以柄。

关关说,公司还没开始呢,你就想卖?

欧阳佟说,你创办公司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卖吗?卖产品或者卖公司,无非就是一个零售一个批发。何况,一家内容生产公司,只要有资本,完全可以复制,你前脚卖了博亿传媒,后脚可以创办博通传媒。只要你有钱,甚至可以复制很多家。你想想,假若你由生产节目跨越到生产公司,性质是不是完全不一样?利润空间是不是会大得多?

有一点,欧阳佟并没有告诉关关和文雨芳,等道隆集团的IPO完成之后,他将会全力以赴完成对博亿传媒的收购、资本注入和出售,最理想的结果,是以博亿传媒的资产参股某家大公司,再促成这家公司的IPO。若真能实现这一计划,他此时投入的一百多万,五年后,便可能变成两三个亿。这才是真正的做大生意,也正是资源融通的魅力所在。

欧阳佟的资金一到位,关关就从电视台辞职了,全力以赴创办博亿传媒公司。文雨芳还是从父母那里要了二十万,投入了公司,但她除了监管资金的流向之外,对公司的事务基本不过问,就算有什么重大事项,也是由她将文件拿回来,交给欧阳佟把关。

几天后,市中院安排原告被告双方交换证据。欧阳佟想,朱丽依或许会去,他倒很想看看此时朱丽依的趾高气扬和以后的灰头土脸,便也去了现场。但是,朱丽依和杨大元都没有露面。原告方只有张玉清一个人,被告方倒是阵容很大,许问昭、欧阳佟和王凯旋三个出席。交换证据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由原告将本方的证据一一交给法官。法官审核后,向被告方质询。如果被告认同某一份证据的合法性,那么,法官便将这份证据的副本交被告,由被告代理人签收。假若某项证据被告方不认同,便需要当场提出不认同的理由,再由法官判定这一证据是否有效。对于张玉清提出的证据,王凯旋全盘接受,没有一项提出异议。这显然让张玉清有些吃惊。轮到被告方出示证据时,王凯旋说,我现在能提供的证据有限,仅仅只能提供公司营业执照、注册资料等有限几项,最关键证据是公司的财务证明,因为公司账目被法院证据保全,我们无法提供。有关这一关键性证据,到底怎样取得,还望法官确定一个方法。

对于王凯旋提供的证据,张玉清采取的是全盘否定的应对之策。为此,他提供了博亿公司最早的注册合同复印件和最早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合同复印件显示,杨大元是第二大股东,占公司总股本19%的股份。而营业执照复印件则显示,杨大元是法人代表。法官问王凯旋,对于原告的异议是否认同。王凯旋说,原告提供的复印件,只能说明公司相关手续未变更前的状态,而他所提供的证据,显示的是变更后的状态。原告如果认为这种变更不合法,那么,他们起诉的对象,就是受理并且完成这种变更的工商等部门,而不是被告,至少,他们也应该将完全这种变更的政府相关部门列为共同被告。而且,根据法律规定,递呈法庭的文件,一定需要原件,因为复印件根本无法说明此后合同以及注册资料的变更情况。最后,法官判定,原告提供如果不能补充原件,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

这也是张玉清的一个小小计谋。被告如果承认这些证据,将来庭审的时候,就必须在注册资料变更一事上纠缠,那会比较麻烦。现在,这些复印件不被承认,那么,他能证明的,就只有欧阳佟所签的那份文件。被告要么证明这份文件是伪造的,要么拿出这份文件已经失效或者已经变更的证据。这些,被告方显然拿不出来,因此,这个官司,几乎不可能再有争议。

至于博亿公司的账,法官裁定,由法院委托一家专业会计师事务所稽核,所产生的费用,先由被告代付,官司宣判后,由败诉一方承担。王凯旋同意由法院委托会计师事务所稽查账目,但不同意被告暂代费用。他认为,本案的主诉方是原告,原则上前期费用均应该由原告方垫付。何况,被告的账已经被封存,根本拿不出钱来。法官于是询问张玉清,张玉清不想在这种小事上纠缠,当场同意。

至此,交换证据原本该结束了。可就在此时,王凯旋提出了一个额外要求。王凯旋说,现在还不能断定此案最终的判决结果,不过,他在这里代表当事人表个态,无论法院最终如何判决,他的当事人都接受。同时,他又强调,在此,希望法官强调一点,因为本案涉及的是公司股权,假设将来法院判决这部分股权生效的话,他的当事人希望,股权所有人要承担的,就不仅仅是公司的利润,而是按照公司法所规定的有限责任,即包括债权债务。

张玉清听到此说,明显愣了一下。法官问他是否愿意承担时,他一时找不到话回答。王凯旋便立即反击,说,既然原告不肯按照公司法承担相应的债权债务,说明原告并不是真的想行使股权。他请求法庭裁定原告诉求不当,驳回此案。张玉清当即冷冷地笑了一下,暗想,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便说,他需要和自己的委托人商量一下。法官于是同意休息十分钟。

张玉清和朱丽依打电话,问朱丽依,是否清楚博亿公司的财务状况,比如是否清楚博亿公司是否赢利或者有多少债务。朱丽依表示不清楚,同时又说,博亿公司拥有德山市庆举办权,这个项目如果让星期七来操作,至少可以赚一千万。有了这一保障,就算博亿有点债务,也可以忽略不计。张玉清因此请示朱丽依,是否同意承担行使股权可能带来的博亿公司债务,朱丽依表示同意,并且签了一份书面授权,传真给法官。

欧阳佟要的就是这份文件,有了这份文件,他们设置给朱丽依的陷阱,就算是最后完成了。离开法院时,欧阳佟的心情无比兴奋,他甚至和许问昭约好,中午要去吃饭庆祝。因为时间还早,两人便一起回到了公司,没料到,邱萍却在公司等着他。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邱萍主动到公司找他,这还是第一次。他颇有些惊奇,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邱萍站起来,关了他办公室的门,并且落了锁。欧阳佟觉得她的动作很奇怪,便说,你搞什么鬼?像做地下工作一样。她不答他,而是走到他的面前,问道,你和禺丹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佟故意装糊涂,说,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明白你说什么。邱萍说,少跟我来这一套。他问,她对你说什么了?她说,她不说,我就不会看?他再问,你看到什么?她说,我看到她最近的情绪非常不好。欧阳佟说,是不是她没有竞争上市长,所以情绪受了影响?邱萍说,不可能。欧阳佟问,为什么不可能?邱萍说,她竞争市长那件事,早就已经明朗了,至少表面上,她没有受一点影响。欧阳佟说,那也许是别的事吧,比如中烟集团重组的事。邱萍说,我告诉过你,根本不可能。你要知道,我们之间,无话不说,何况工作上的事,她从来都不会对我隐瞒。她不肯告诉我,只有一种事情。他问,什么事?她说,感情上的事。

欧阳佟讪讪地笑了一下,暗想,感情?她有感情吗?

他说,感情?你认为她和我有感情吗?难道说,她想离婚然后和我结婚?这会不会听起来有些滑稽?她说,难道一定要结婚,才叫感情?他故意装糊涂,说,那怎样才叫感情?她向他逼近一步,问,那我问你,我和你之间,你认为算什么?算不算感情?他多少带点逃避地说,那怎么一样?我们多少年的感情?她立即抓住了话柄,说,你也承认,这是感情,对不对?他说,我真不明白你想说什么。她说,你明白。你很清楚,一个成熟女人的感情,和那些少女是完全不同的。我知道你和禺丹是怎么回事,我也从来没有吃过你们的醋。相反,我觉得这样的感情,才是最纯粹的。同时我也相信,禺丹也一样,她对你的感情,类似于情人和母子之间,只有这样的感情,才是最无私的。

这话,确实让欧阳佟震撼。真的吗?世上竟然有这样的感情?如果说没有,邱萍为什么能够如此平静且坦诚地和他说话?她刚才已经承认,她清楚他和王禺丹之间的事,那也就是说,她是认同他与王禺丹以及她保持着这种类似于情人、姐弟、母子之间奇特的感情的?想一想,倒也很像。这么多年来,他与邱萍就保持着这么一种怪怪的感情,而邱萍也清楚他身边还有其他年轻漂亮的女孩,却从未因此和他闹过别扭。当时,他以为,这是因为邱萍并不爱他,仅仅只是喜欢和他做爱,或者需要性的时候,他可以成为她的替代品而已。可她却在此时告诉自己,这是一种感情,一种特别另类的感情。

如果世上真有这种感情,那么,他肯定会大为激动。至少,他现在为有邱萍的这份感情而激动了。问题是,王禺丹也是如此吗?深一层想想,他发现,其实自己对邱萍以及王禺丹,还真有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还真如邱萍所说,类于似情人、姐弟和母子。如果不是这样,得知王禺丹秘密会见朱丽依时,他为什么会觉得如此受伤?

见他长时间不说话,只是表情严峻地站在那里,邱萍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将右腿往左腿上一搁,说,我希望你坦诚一点,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佟下了下决心,问,她真的没有对你说什么?她说,你不信我?他问,那你凭什么认定一定与我有关?她说,你大概不知道,以前我们在一起,她总是谈你。谈你这个人,谈你的公司。你是没有听过她说的那些话,完全像一个母亲谈自己的儿子。他说,是吗?她说,可是,最近以来,她再没有提起过你以及与你有关的事。有几次,我主动提起,她也故意拿话岔开了。

欧阳佟冲动了一下,问道,那她谈起过她和朱丽依的事吗?

邱萍开始一愣,接着紧皱的眉头舒展了,然后是一阵大笑,说,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欧阳佟不解,问,你明白了什么?她说,是不是她最近见过朱丽依,你就误会她和朱丽依有什么针对你的阴谋?他讪讪地说,误会?邱萍说,当然是误会。她和朱丽依之间的事,我比你清楚。

欧阳佟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来,将双腿往桌上一跷,说,那你说说看,我很有兴趣听。

邱萍于是告诉他,王禺丹和朱丽依确实熟悉,但并不是好朋友。她们之间的关系,是王才新牵线的。王才新和王禺丹的父亲是好朋友,同一个村的。外面很多人认为王禺丹是陈运达的人,其实不全是,王才新才是关照和提拔王禺丹的那个人。如果没有王才新的关照,王禺丹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甚至包括王禺丹的丈夫司马常空,都是王才新介绍的。王才新担任科长的时候,司马常空刚刚大学毕业分配进来。后来,王才新担任副市长,让司马常空给他当过两年秘书。尽管后来司马常空和王禺丹的婚姻出现了很多问题,但并没有根本破裂,这也与王才新对他们的维护有一定关系。有了这样的前提,王才新将朱丽依介绍给王禺丹,希望王禺丹在广告方面,给朱丽依一些实惠,王禺丹也就同意了。

后来,发生了欧阳佟和杨大元之间的事。王禺丹和邱萍的态度一致,杨大元是个无赖,对于这种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可她们没料到的是,关键时刻,欧阳佟却心软了。表面上,王禺丹虽然对欧阳佟的做法极不齿,但私下里,她告诉邱萍说,没想到小佟子的心灵还这么纯真。相反,我们这些人,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染得连自己都认不清自己的颜色了。这就是她不齿欧阳佟放过杨大元的行为,却又仍然替他出面并且和他仍然交好的原因。

让王禺丹和邱萍没有料到的是,事情开始向另一个方向发展。杨大元拉拢了朱丽依。

其实,王禺丹早就知道朱丽依身边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有家庭有孩子,还在社会上招蜂引蝶,他和朱丽依之间,常常发生矛盾冲突。不过,王禺丹对这类事情不感兴趣,也因为她和朱丽依的关系,仅限于前面所说的,并没有私交,所以从未关心过这个男人的情况。直到通过欧阳佟这边了解到杨大元和朱丽依合作后,才意识到,朱丽依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杨大元。

朱丽依和杨大元合作之初,王禺丹是完全可以阻止朱丽依的,但她并没有这样做。王禺丹没有出面过问这件事,曾和邱萍商量过,王禺丹的看法是,欧阳佟属于那种没经污染的孩子,对社会的免疫力比较差,对很多事情缺乏容忍和变通。这样的率真性格,作为文人或者普通人,是可爱的也是值得称道的。但是,面对复杂善变狡智多谋的官场和商场,就远远不够了。他能拥有一个真正的敌人,有利于他认清现实也认清自己。邱萍也有同感,十分赞同王禺丹为欧阳佟培养一个商场敌人的想法,所以,欧阳佟和朱丽依之间的争斗,王禺丹和邱萍都成了袖手旁观者。

欧阳佟说,你等等,有一点我没明白。按你的说法,你们在做什么?在当我的老师还是当我的保姆?怎么听起来,你们把我当木偶一样在操纵?

邱萍说,什么叫当木偶一样操纵?说得这么难听。你为什么不说,我们在培养一位未来的商场奇才?欧阳佟说,我怎么越听越觉得我像是被你们算计了一样?原来,我在前面表演,你们几双眼睛在后面盯着,我就像个透明人一样,只不过是按你们事先写好的本子跳舞的水晶娃娃,是这样吗?邱萍说,也是也不是。欧阳佟挥了挥双手,颇有些烦躁地说,什么叫也是也不是?所谓也是,就是说,我的感觉是对的。哪些是,哪些不是?

于是,邱萍又对他讲了另一个故事。

王禺丹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既可以向左偏一偏完全从政,也可以向右偏一偏完全从商,只有现在这个位置,是不可能长久的。一方面,因为中烟集团要对全国的烟草行业进行整合重组,另一方面,也因为官场有一个自然淘汰法则,她不可能永远留在同一位置上。所以,王禺丹一直都处于矛盾之中。像她这样的国有企业老总,很多人谋求企业改制,最后成为了上市公司老总,但王禺丹不行,她经营的是烟草行业,这个行业上市还没有先例。所以,她的面前,似乎只有三条路,要么向左转,成为一名纯粹的官员,要么留在原地,等待命运的编排。此外,还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积极主动自谋出路。

最难的是自谋出路。以她的身份,不太可能去开一家小店,也不可能辞了国企老总去重新创业。她必须看准一个行业或者一项事业,然后才一脚迈出去。王禺丹看准了一项事业,那就是资源整合。与此同时,王禺丹还有一次机会,那就是竞争雍州市长。此外,她也没有太多的钱投入一家规模公司,只能以较少的投入,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IPO等手段,迅速使得公司上规模。只有这样,她的钱才能是干净的,而最终的企业,也是符合她的身份才值得她去投入的。她因此考虑,能不能物色一个人,先把公司搞起来。正因为这样,邱萍才介绍了欧阳佟。一开始,王禺丹对欧阳佟并不感兴趣,因为她的初恋男友是德山人,那个人让她吃尽了苦头,因此她对德山人的印象不好。但因为是邱萍介绍的,王禺丹还是同意见一见。第一次见面,欧阳佟给王禺丹留下的印象并不好。但欧阳佟的思想活、点子多、善于钻研,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欧阳佟想自己开公司的时候,王禺丹顺水推舟。对于王禺丹来说,她肯定看不中一个小小的广告公司,同时,她又知道,欧阳佟闯商场,还需要很长时间历练。

欧阳佟的博亿传播公司,一直都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其实,只要王禺丹肯帮他一把,很快就可以让公司度过成活期。但王禺丹认为,真那样的话,就是拔苗助长。她宁愿欧阳佟多受些磨难,只是在他确实无能为力的时候,比如眼看杨大元将大笔的钱捞进自己的口袋里,他还对杨大元无条件信任,王禺丹便及时地出现在广州,并且将欧阳佟叫到了广州,不仅拆穿了杨大元,而且暗中帮了欧阳佟一把。

后来,欧阳佟凭着自己的努力,拿下了德山市庆项目。王禺丹觉得,欧阳佟身上虽然还有这样和那样的不足,但总体来说,对于商场狡诈,应该有了一定的承受力,此时,她才有意识地引导欧阳佟将公司未来发展的方向调整。令她大为欣慰的是,她仅仅只是点拨了一下,欧阳佟就完全明白了。

听了这些,欧阳佟整个人都傻了。他心里冒出的一句话是:小子何德何能,竟然得到如此厚爱?他觉得自己应该对邱萍说点什么,或者说,通过邱萍对王禺丹表达点什么。可他还没有想好怎样表达,邱萍已经站起来。

邱萍指着他说,你小子,心里没谱。你也不想想,在江南省,王禺丹是什么人 ?无论政界商界,想讨好她的人有多少?你看她,整天一副观音模样,对谁动过真心?你雀屏中彩了,还不知道走了狗屎运。你好好想想吧,最好是找个黑房子,把门关紧了想。

说过之后,邱萍抬脚向外走。欧阳佟连忙追出来,拉着她要请她吃饭。她说,你的饭我怕难消化。说过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