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角色转换之后,境界自然不同(二)

上一章: 下一章:

王才新的双规来得很快,快得欧阳佟和王禺丹都有些意外。事后,欧阳佟也明白,此事是武蒙起到了作用,因为送往北京的材料,就是通过武蒙递转的。武蒙将那些材料递给中纪委,性质就完全不同了。谁都不知道,这些材料,是不是首长要求他转的。何况,尽管材料均未注明来源,却异常翔实,时间地点人物以及相关的房地产证等,一应俱全。

中纪委因此派了一个工作组进驻江南省,仅仅只是和省委书记赵德良和省长陈运达打了声招呼。赵德良表示,他们也收到了有关材料,但这些材料是匿名寄的,又涉及正部级干部,省里比较慎重,决定先摸一摸情况,然后再决定是否向中纪委以及中央汇报。中纪委的这个工作组便接管了省纪委的工作组,找了一家不太知名的宾馆安营扎寨,开始了秘密调查。这项调查并不难,主要是核实材料中提到的一些房产,证实了这些房产的存在之后,再通过国土局调出房产证。结果发现,王才新至少有五处房产,其中两套四房两厅,一套复式楼,一幢别墅。仅那幢别墅,市值就达到七百万。

行动的时候,中纪委的领导等在赵德良的办公室,由赵德良给王才新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些工作需要和他商量一下。王才新正在喝酒呢,接到省委书记的电话,放下酒杯就来了,进来一看,发现里面有几个陌生人,还和赵德良开玩笑,说,赵书记,什么事这么急呀?酒都不让人喝尽兴。赵德良的脸色很难看,冷冷地对他说,这几位是中纪委的同志,他们有些事要和你谈谈。你们谈吧,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王才新甚至没想到中纪委来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主动伸出手来,说,原来是中央来的首长,你们好你们好,要不要把纪委的启明同志也叫来一起谈?中纪委的同志态度很冷淡,根本不和他握手,而是命令道:你坐下来。王才新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胆战心惊地坐下来,脸色一会儿黄一会儿白。工作组的人宣布了对他的双规决定,王才新顿时吓傻了,小便失禁,尿了一裤裆。

他们并没有在此过多地停留,而是很快将王才新带离了省委,住进了专案组下榻的酒店。这件案子办得非常顺当,刚刚进入酒店时,王才新还很强硬,可是,专案组将那幢别墅的相关证据摆到他面前之后,他的精神防线立即崩溃了。这幢别墅是他当省委副书记的时候,那位女房产开发商送给他的,手续也是开发商办好的。尽管他不清楚这幢别墅具体是什么价钱,却也知道值几百万,有了这几百万,结局就已经定了。余下的,仅仅是多少年的问题。此时,王才新的态度完全变了,一心只想着从宽处理,立功减刑。

事后,专案组的人都惊叹王才新记忆力惊人。十几年前的事,他一点一滴都记得清清楚楚,除了准确时间有点模糊之外,人名地点金额,一点不差。甚至有人开玩笑,说王才新的大脑,简直堪比电脑。三天时间,王才新主动坦白的金额,高达五千多万,涉及的官员老板,达到一百多人。从第四天开始,专案组便开始扩大战果,将那些涉案较深的人,一一纳入侦查范围。

因为涉案人员实在太多,案中案带出一串,再加上扩大战果后又带出了其他案件。据说,专案组越往下查越担心,这样查下去,几年都查不完,而且,整个江南官场,可能有一半要塌掉。面对这样的严峻局势,中纪委工作组只好查了几起较大的案子,再将其余的线索往省纪委一交,返回北京了。

省纪委接下这个案子,不查肯定说不过去,深入查下去,又怕产生雪崩现象,只得抓点带面、抓大放小,查了几起关键的,其余的或者交给各地市纪委,或者从轻发落。

这些被从轻处理的人中,便有朱丽依。

朱丽依和王才新的关系,更多的与性有关,算起来,或许能冠上个性贿赂之名。朱丽依和王才新睡觉,而王才新则替她介绍广告。也有些时候,朱丽依去跑某个广告跑不下来,便请王才新出面。通常情况下,王才新只要开口,一个电话,人家就答应了。也有几次,王才新开了口,对方因为某种特殊情况未能办妥,王才新便亲自跑了两趟,最终运用权力压服。最绝的是有一次,是一个电信部门的广告,人家属于中央企业,完全不买王才新的账。王才新恼羞成怒,硬是想尽办法,将那位局长给撤了。至于钱财方面,王才新有个标准,只要献了色,就不收财。相反,那些和他上过床的女人,他总会在各方面予以照顾,或者让人家得到财,或者让人家得到权。

朱丽依和王才新之间,也并不是没有金钱来往,但与其他人相比,数目可以说非常之小。但因为朱丽依是王才新最亲密的女人,考虑到她可能知道王才新很多犯罪证据,因此在大行动之中,被抓起来了。朱丽依在看守所待了五十天,交保释放时,已经到了秋天。此时,她自然已经无法再觊觎德山市庆项目了。真正是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五十天里,朱丽依身边发生了很多事,不得不略作交代。

首先是华建纲和刘立华两个人需要交代。这两人都是王才新提拔的干部,刘立华虽然不是王才新直接提拔,可在提拔刘立华的时候,王才新出面打过招呼,所以,刘立华将自己看成了王才新的人。两人都曾给王才新送过钱,华建纲多一些,前后加起来,有五十多万。刘立华进入王才新这条线的时间不长,送的钱只有三万多。民间有段子说,谁给自己送过礼,领导不知道,但谁没有给自己送过礼,领导一定会知道。这话虽然夸张,但也说出了一定实情。谁都没料到的是,还有像王才新这样的人,那么多人给他送礼,一点一滴记得清清楚楚。在整个王才新案中,那些不是一次行贿超过十万的,省里仅仅只是列出名单,交给各地自己处理。无论是华建纲还是刘立华,均没有达到这个数。因此,他们的名单,便交到了曾宪平手中。

曾宪平早已经从欧阳佟这里知道华建纲以及刘立华暗中调查他一事,现在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当天晚上,曾宪平便召集常委开会。这次常委会和以往不同,并没有事先申明是常委会,只是单独通知常委到会。当然,所通知的常委中,没有华建纲。会前,曾宪平将省里通报的材料给常委们传阅,然后说,今天这次常委会比较特别,省委就发来了这么个东西,也没有具体意见。我给省里有关领导打电话请示过,他们的意见,最近省里大案压头,顾不上这一类案子,要求各市自己把握,然后把处理意见上报省委。大家都议一议吧,怎么办?二号首长

其实,这种事,谁愿意理?若说有事,谁都可能有点事。兔死狐还悲呢。何况大家在同一个官场混?无论有恩有怨,谁希望别人坐到牢里去?可是,毕竟反贪是国家抓的大事,在这件事情上态度暧昧,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曾宪平自然也不会打无准备之仗,开这次会前,曾私下和几个常委交换过意见。

有关此事,他们讨论的,只是两个问题,一是查或不查,二是怎么查。前一个问题,如果不是某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站出来替华建纲说话,查是肯定的。就算有人肯出来说话,如果不是书记市长,别人的话,大概也是吹吹风,根本不起作用。华建纲在常委里排名第四位,排名靠后的,别说是出面替他说话,说不准,正巴不得他下去好让自己的位置往前挪一挪呢。

所以,很快形成决议:查。

至于怎么查,确实是一个问题。在市纪委的领导下,由市反贪局立案侦查?然而,查的是纪委书记,这样安排适合吗?会不会有后遗症?大家讨论了半天,最后还是曾宪平拍板。鉴于这一案件非常特殊,德山市只负责查案情,最后的处理,还是交给省委和省纪委。因此,他建议,第一,对华建纲实行双规。第二,由市委常委中抽一个人牵头,从市反贪局和区反贪局抽调一些力量,组成专案组。

研究过华建纲的事,接着研究刘立华的事。这件事,自然容易一些,很快得到结果,双规,再由市纪委牵头,组织力量调查。

当天晚上,这两个人便被双规了。后来,两人均因经济犯罪被判刑,当然,这是后话。

第二件对朱丽依有影响的事,是杨大元的劣根性大爆发。

朱丽依被反贪部门带走,事发极其突然。事前,朱丽依曾被传唤过,那时,她还对杨大元说自己没事。可有一天,杨大元到公司时,发现朱丽依不在,打她的电话,关机了。杨大元便意识到,朱丽依很可能受王才新案影响,被抓起来了。想到这一点之后,杨大元在第一时间对公司进行了解,很快发现,专案组并没有控制公司,公司还可以运转。他找到公司财务经理刘严萍,说朱总外出有些事,一段时间内,公司交给他负责。杨大元其人,心术不正,早就打公司的主意,所以平常在刘严萍身上下了不少工夫,两人的私交不错。但是,遇到这种事,刘严萍还是不敢乱来,毕竟她没有得到朱丽依的任何指令。

第二天,杨大元便约她出去吃饭,吃完饭又去唱歌,喝了很多啤酒,然后就装醉。刘严萍不知底细,只好送他。他没有说出家庭住址,而是说出一个酒店的名字,在那间酒店,星期七有个常备的房间。刘严萍将他扶进房间,他便倒在床上。她将他的双腿搬上床,又替他脱掉鞋子,转身想走,再看看他的睡相,发现他的头摆得有点别扭,便弯下腰来,替他正正颈子。就在这时候,他一把将她抱住。她虽然挣扎,可毕竟没有他的力气大。他把她压在下面,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吻她,同时解她的衣服。刘严萍是个内心十分丰富的女人,常常幻想有艳遇,只是没有遇到机会。现在突然面临这种状况,一方面又羞又急,另一方面,也有几分窃喜,挣扎了几次,发现根本挣不脱,也就依了。

杨大元才三十出头,身体强壮,床上功夫了得,又非常努力地取悦刘严萍,所以在床上越战越勇,整个晚上,两人都在不停地折腾。折腾一场,便紧紧地抱在一起休息,说一些甜言蜜语。缓过神来,重整旗鼓,再开战局。整个晚上,女人十几次高潮。这种经历,女人是从来没有过的。在杨大元的怀里,她一遍又一遍地说,哦,做女人原来这么快乐,就算是死了,我也值了。

将女人彻底征服,杨大元便开始说他的计划。他说,朱丽依肯定是受王才新案的影响,被抓起来了。据说,王才新不死也是无期。朱丽依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怎么说,都得十几年。朱丽依这一进去,公司里的员工,全都要跟着倒霉。尤其是他和她,两人对朱丽依奉献这么多,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真是不值。所以,他想和她联手,从公司搞点钱,也算是补偿。

女人不敢。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搞不好,连自己都搭进去了。

杨大元对女人就是有办法,连哄带骗,加上亲抚,将女人弄得晕乎乎的,答应了。

接下来,杨大元大干快上,以支付广告款、支付回扣款、请客报销款以及所有可能想到的名目,从公司大笔地划走现金。

朱丽依毕竟是女人,胆量不是太好,做事业稳扎稳打,太过冒险的事,她坚决不干。这些年,除了扩大实业之外,所赚的钱,主要用于投资房产。别的投资,她不太信任。房产是大投资,占有资金是很多的。此外,家里有个瘫痪的丈夫,说不准什么时候要用大钱,加上广告公司维护关系常常需要大钱进出,所以,她的公司储备资金从来没有少过五百万。一些房产加上这些资金,就成了朱丽依的全部资产。杨大元这样大干一个月,将星期七公司储备的五百多万现金和陆续入账的二百多万掏空了。

一个多月后,有关方面通知刘严萍去交保释金并且领朱丽依出来。刘严萍看了看账,只有几万元钱了,吓得全身发抖,立即叫来杨大元商量。可她怎么都没想到,杨大元是个无赖,他事前就已经留了一手,在所有账目上面没有留下自己的痕迹,因此一退六二五,半点都不肯认账。刘严萍哭着求他,他竟然说,这些事,与他毫无关系,既然是她一个人做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拉他下水。他有老婆有孩子的,经不起这种打击。刘严萍无可奈何,只得扔下一切,逃走了。

朱丽依左等右等,不见财务经理拿钱来保释她,只好给杨大元打电话。杨大元确实有些害怕,却又躲不过去,只得按照朱丽依的吩咐,拿了那套别墅的房产证,去银行抵押贷款,再拿着现金,去将朱丽依接出来。

欧阳佟当然不会再有妇人之仁。在朱丽依关进看守所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发了几份公函,催她参与博亿公司的管理。

朱丽依看到这些公函,心里真不知何种滋味。如今的她,真可谓山穷水尽。公司的现金,被卷走了七百多万,保释金五百万,还有博亿公司的债务七百多万,三项加起来,那就是近两千万。她能有多大的家底?这么一折腾,十几年的心血,瞬间就崩溃了。在如此严峻的时候,让她拿出七百多万去履行博亿公司的股权?那比割她的肉还让她痛苦。同时,她也知道,这事是自己惹下的,法院判决书已经生效了,现在她想推掉这些股权都不可能。

看到这些公函,朱丽依心里烦,扔在杨大元面前,说,这些事都是你惹出来的,你看怎么办?

杨大元从星期七弄到了大笔的钱,自然担心老在朱丽依身边转来转去,会引起她怀疑,正考虑抽身而退。现在博亿请求朱丽依派一个总经理,杨大元早已经动起了心思。如果能暂时到博亿过渡一下,再找个适当的时机,远离朱丽依。若能达成这一目标,自己弄的这几百万,也就完全没有风险了。

他对朱丽依说,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我知道你对我好,为我才惹上这个麻烦。这一辈子,就算是为你做牛做马,我也乐意。朱丽依摆了摆手,说,好了好了,收起你这一套,我听得太多,耳朵都起趼子了。你说这件事怎么办吧?我头都大了。杨大元说,我们能不能坐下来谈判?朱丽依问,谈判?怎么谈?所有的机会,我们都放弃了。现在我们成了落水狗,他还肯给我们机会?杨大元说,正因为我们公司遇到一些麻烦,他们也是知道的。总不可能逼我们吧。再怎么逼,我们没钱,拿什么给他们?所以,我觉得才是谈判的好机会。要么,我们不管这件事,他要打官司打好了。我们申请星期七破产,他什么都拿不到。要么,各人退一步。债务,我们承认一部分,总经理,我们派。他们也退一步,把德山市庆项目划归博亿公司,至少也要给博亿一部分业务。

朱丽依说,你说得好听。第一,他会答应吗?第二,派谁去当总经理?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杨大元说,没有谈,你又怎么知道他答不答应?

杨大元说这话,是因为他对欧阳佟还是有认识的。毕竟几十年的交情。在他看来,欧阳佟这个人,心就是太软,又恋旧,从来只搞阳谋不搞阴谋,否则也就不会惹出这么大麻烦。有了这一前提,他如果放低姿态去谈,再弄点哀兵战略之类,说不定就打动了欧阳佟。至于总经理,除了他,还能有别人吗?

朱丽依刚刚出来,麻烦事一大堆,没有一件是顺心的。听了杨大元的话,也觉得有些道理,毕竟公司已经到了这一步,最坏的结果就是破产,还能坏到哪里?如果能谈成,反倒还有一线希望,便同意了。她对杨大元说,好,这件事,就由你去处理。有什么问题,你及时告诉我。杨大元说,这是当然,我随时都会向你汇报的。

杨大元也知道,如果他打电话约欧阳佟,肯定约不到。干这一类事,他总是有办法的。他直接去欧阳佟的公司。怎么说,欧阳佟好面子,不太可能将他轰出去。只要给他说话的机会,他认为自己就一定有办法说服欧阳佟。

这天,杨大元先去了财富大厦的博亿公司,那里有十几个人在上班,雷蕾负责。当初,公司搬家的时候,所有人都搬去了金融城,财富大厦这边当仓库用。后来,资圆公司的项目越来越多,尤其是入股道隆和设立影虹制衣项目办公室之后,办公室显得有些挤了,便将博亿公司分了过来。杨大元向雷蕾打听欧阳佟,雷蕾说,欧总一般在金融城那边上班,这边来得少。杨大元说,他是董事长总经理呀,他不来,公司业务怎么搞?雷蕾说,这边没什么业务,基本就是维持。杨大元问了很多公司情况,只要问到博亿公司,雷蕾有问必答。如果问到资圆公司,雷蕾便是一问三不知。她说,自己不是资圆公司的人,又不在那边上班,所以对那边的情况,完全不了解。

杨大元见问不出更多的,便离开财富大厦,去了金融城。

金融城的资圆公司,同样没有他熟悉的人。他便说自己是欧阳佟的好朋友,要见欧总。接待小姐说,欧总不在公司,到北京出差去了。杨大元不相信,要在那里等。接待小姐说,先生你可以留下姓名电话,等欧总回来,我会转告他。杨大元怎么敢留下姓名电话,只好告辞离开,却并没有走远,而是去了大厦停车场。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看到欧阳佟的车,才知道他确实不在公司。

接待小姐并没有说假话,欧阳佟确实去了北京。

这次去北京,有很多事要做。第一件事,明年德山市庆,乒乓球国际邀请赛,还有一些最后的手续需要办。第二件事,道隆集团上市,在武蒙的努力下,取得了首长的批示,接下来便是最后冲刺。他们的想法是,今年底要搞完路演,最好明年初能够顺利挂牌。第三件事,影虹制衣公司和资圆公司签了投资协议。资圆公司分两期投资一亿元,占公司49%的股份。第一期投资五千万,其中两千万用于制衣公司的周转和技改,三千万用于创办女性时装设计中心。胥晓彤主要负责抓这件事,这段时间以来,她大量的时间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奔波,目的就是招聘一批出色的服装设计师。恰好,胥晓彤在北京接触了几个人,希望欧阳佟也去看看。此外第四件事,欧阳佟还需要为未来影虹公司上市做一些前期准备,这也是需要时间的。第五件事,欧阳佟还需要和签约的北京广告公司磨合一番,并且争取邀请某些重要人物出席明年的德山市庆活动。

这可苦了杨大元,他天天在资圆公司楼下守点。他当然不是时刻守在这里,而是上班之前来看一眼,没有见到欧阳佟的车,便又返回公司,十点来钟,又赶来看第二眼。下午又来看一两次。这样跑了一个星期,杨大元意识到,欧阳佟确实不在雍州,便不再这么积极地跑了,而是每天跑一次。直到二十多天后,才终于见到欧阳佟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

接着,杨大元上楼,来到资圆公司。前台接待小姐将他拦住,听说他要找董事长,便十分礼貌地问他是否有预约。杨大元睁眼说瞎话,回答有。前台小姐便要查预约记录。杨大元知道混不过去,便说,我是星期七广告公司的,你们多次发函,请我们来谈博亿公司的股权问题。前台小姐给欧阳佟打电话,说是有一位星期七的先生来谈博亿公司的股权问题,说是我们邀请的。

这段时间,杨大元一直在金融城转来转去,欧阳佟是清楚的。贾宇革将他的一言一行,全都报告给了欧阳佟。最初得到这个消息时,欧阳佟还有点紧张,担心杨大元狗急跳墙,来搞什么暴力活动,后来发现他仅仅只是看看就走,才意识到,他大概是想找机会见自己。这次,听说有个星期七的先生到来,欧阳佟立即想到是杨大元,便在办公桌下面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面前的电脑上立即显示前台的画面。原来,前台有一摄像头,通到欧阳佟的办公室。他仔细观察杨大元,发现他的表情很平静。但他到底想干什么,欧阳佟心里不清楚,对这种人,不得不防。他因此对前台小姐说,你让他等一下,我让陈小姐去接他过来。

说过之后,欧阳佟打电话将自己的秘书陈小姐叫进来,对她说,前台有一位先生,自称是星期七的。你领着他先参观一下公司,然后带到小会客厅等我。陈小姐正要出去,欧阳佟又叫住她,说,星期七和我们的关系比较特殊,这位先生是善意还是恶意,我们不知道,你要警醒一点。陈小姐说了声我知道,转身离去。

来到前面,陈小姐直接走向杨大元,微笑着说,您好,我是欧阳董事长的秘书,我姓陈。请问,您就是星期七公司的?怎么称呼您?≮更多好书请访问www3uwwcom≯

杨大元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位小姐,顿时目瞪口呆。他是个情场浪子,阅人无数,漂亮的,经历过不少。但像陈小姐这么漂亮又这么有女人味的,别说是经历,见都见得少。他当时就想,如果自己还和欧阳佟合作,会不会也弄上这么个漂亮的女秘书 ?又颇有些嫉妒地想,欧阳佟跟她上过床吗?跟她上床的感觉,会不会美妙无比?

陈小姐见杨大元呆在那里,便说,先生,欧阳董事长现在有点事,叫我先带你参观一下公司。请跟我来吧。杨大元惊醒过来,跟着她向前走。其实,根本不需要陈小姐汇报,欧阳佟绝对可以猜得出杨大元这一趟资圆之行的心理变化。看到陈小姐,自然是馋涎欲滴,接下来,看到资圆公司两千多平方米的办公区,眼珠子都可能掉下来。杨大元会算账,这么大规模的公司,少说也有四五千万资产,19%,那也是近一千万。算清这笔账,杨大元一定会悔得肠子都青了。而且,资圆公司的前景,也是完全可以预料的,这一年来,他杨大元给博亿公司制造了如此之多的麻烦,欧阳佟仍然可以将公司发展到如此大的规模,将来,又会有怎样的发展?假若杨大元不和欧阳佟闹翻,也许两年之内,自己就可以成为亿万富翁。现在跟朱丽依在一起,别说她现在倒了大霉,就算是发展顺利,大概也不可能给他19%的股份。最多也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赚一份还算可观的年薪而已,与一年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分红,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接下来,杨大元被带进了会客室。这间小会客室,是为了会见高级客人的,装修和内部设施,可以说极尽奢华。会客室里有一个酒柜,杨大元独自一人的时候,闲着无聊,便过去看了看,发现那里全都是世界名酒。他办过餐馆,能认出很多红酒,知道那些酒全都几千块钱一瓶。他粗粗算了一笔账,仅这里的酒,就值几百万。他想,这些酒,可能是空酒瓶吧?再仔细看的时候,发现有一瓶酒是开了的,旁边还有酒杯。陈小姐出去给他倒茶,见他在欣赏酒,便拿过那瓶酒,倒了半杯,说,请坐。

杨大元坐了两个多小时,差不多要到午饭时间了。欧阳佟原想和他见一面,转而一想,他既然跑到公司来,说明主动的背后,肯定有一种急迫的心情,自己何不利用一下他这种心情?便又改变了主意,打电话给陈小姐,让她将杨大元打发走,再另约时间。陈小姐走进会客室,告诉杨大元,非常对不起,董事长临时有一件急事,今天恐怕无法安排时间。董事长交代,请留下先生的电话姓名。我另外给您安排时间。

杨大元可不敢说出自己的姓,也不敢说出欧阳佟熟悉的那个电话号码。好在他现在有两部手机,便将另一个号码报出来。秘书问他的名字时,他竟然说自己姓朱,连姓都改了。女秘书将这些告诉欧阳佟时,欧阳佟觉得杨大元真是可怜,一种极其卑微的可怜。一个男人,活到了这种份儿上,在欧阳佟看来,他简直就不值得再活下去了。如此卑微甚至卑劣地活着,还有活的意义吗?

两天以后,女秘书安排杨大元和欧阳佟见面。当女秘书带着杨大元走进欧阳佟的办公室时,欧阳佟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顿时一沉,冷冷地问道,是你?不是说朱先生吗?陈小姐请杨大元坐。欧阳佟公开表示了对陈小姐的不满,对她说,行了,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出去吧。陈小姐出去后,欧阳佟再一次冷冷地说,有事吗?

走进欧阳佟的办公室,杨大元确实被震住了。这间办公室比财富大厦整个公司还大。上一次,陈小姐带杨大元参观的时候,看过几位副总办公室,当时就目瞪口呆,现在见欧阳佟的办公室比那些办公室大一倍,整个人就傻了。当然,他也清楚,自己来的目的,并不是欣赏欧阳佟的成功也不是忏悔自己的棋差一着,而是要和欧阳佟谈成生意。他甚至满怀着嫉妒和不忿暗想,这一切原本应该是自己的。

他说,哥,真没想到你搞得这么成功,我太为你高兴了。

欧阳佟知道杨大元没文化,说话抓不住重点,加上深层的自卑,找人说事的时候,总会绕很远,让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云,所以冷冷地打断他,说,说重点。杨大元很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重点,或者说,他一直以为,重点推出之前,要有足够的铺垫。尽管欧阳佟打断了他,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往下说。从两人小时说起,当年欧阳佟个子小,常遭人欺负,杨大元替他出头之类。此时的欧阳佟是有足够忍耐精神的,他觉得自己就是那只玩弄老鼠的猫。这种感觉很好。他甚至觉得,以前怎么没有体会到,人生玩点阴谋诡计,其实还是蛮享受也蛮有成就感的?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说,我马上还有事,只剩几分钟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最好在五分钟内说完。

杨大元只好收口,说,是关于博亿公司的股权问题。我们朱总……

欧阳佟当然知道他是来谈这个的,但并不想给他面子,再一次打断了他,说,这件事,你和我们的CEO胥晓彤或者CFO许问昭具体谈吧,这是小事情,一千万以下的CASE,我不过问,都是她们负责。欧阳佟故意丢了几句英文,相信CEO这样的热词,杨大元一定是知道的,至于财务总监CFO,他可能不是太清楚。而CASE是什么玩意,更会让杨大元的自卑感跌进地狱,同时也让他心中的悔意上升到天堂。

说过这句话,欧阳佟就拿起面前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然后说,你来一下。便挂断了。

很快,漂亮女秘书走进来。欧阳佟便问,胥总在不在?女秘书说,胥总去上海了,可能明天回来。欧阳佟问,那许总呢?女秘书说,许总刚刚回来。欧阳佟说,那好,这位杨先生要谈星期七的博亿股权问题,你把他带去见许总。陈小姐于是说,杨先生,请跟我来。杨大元不好再留在这里,只好站起来,对欧阳佟说,哥,我先走了。欧阳佟连头都没抬,而是拿起手机,拨打了江南省第一秘的电话,约他一起吃饭。

唐小舟接起电话说,欧大才子呀。有什么好事让你想起我了?欧阳佟说,一定要有好事才想起你?我告诉你,我这个人比较特别,有好事的时候,肯定独自消受,只有遇到困难的时候,才会想起首长。唐小舟说,说吧,什么事?欧阳佟说,一个人吃饭没味,想找个人陪。民以食为天,你说这是不是大事?唐小舟说,你小子的鼻子真灵,知道我有空。说吧,哪里?欧阳佟说,还有哪里配得上你的身份?当然是喜来登。我几点钟去哪里接你?唐小舟说,你现在就到省委门口等我。

唐小舟竟然有时间,这可真是命运的安排。要知道,他可是江南省第一秘,别说是和朋友吃个饭,就算是和老婆做个爱,那也需要见缝插针。唐小舟就曾说过笑话,说他和他老婆现在都有些神经质了,最怕做那个事。越怕事就越有事,许多次他们做那个事的时候,手机响起来,还真是赵书记的电话。结果,事情没做完,只得匆匆赶去见首长。这样的次数多了,每次想做的时候,就胆战心惊,畏首畏尾,时间一长,心理阴影就形成了,夫妻间便生出了怨愤,心理症结就更重了。现在,欧阳佟给唐小舟打电话,他竟然有时间,难道说,这还不是一种巧合?

欧阳佟迅速离开办公室,驱车前往省委,停在门口之后,给唐小舟发了一条短信。过了约半个小时,唐小舟提着一只很大的公文包走出来,沿途有很多人和他打招呼,他瘦高的个子微微弓着,始终对人谦卑地微笑、点头。唐小舟比欧阳佟高差不多一个头,自从认识他至今,他似乎从来都没有直起过腰板。

坐上副手席,他便将那只大大的包放在两腿之间,身子倒是挺得很直。欧阳佟说,看来你那包不轻,干吗不放后面?唐小舟笑笑,将包放过去,说,习惯了。欧阳佟说,我的车后面有些好酒,今天中午要不要搞点?唐小舟说,喝不行,属于我的我带走。欧阳佟说,老板应该不在雍州吧。唐小舟说,不在也不行。

欧阳佟认识很多首长秘书,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心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熬过几年,首长定会给他们一个不错的安排。副省级首长的秘书,一般都会安排去担任常务副县长,然后县长书记一级级提起来。书记省长的秘书,级别自然高一些,书记的秘书,有可能直接去县里当书记或者地级市当副书记,而省长的秘书则有可能去县里当县长或者地级市当副市长。

坐进喜来登的包厢,唐小舟也不和欧阳佟客气,直截了当地问,说吧,找我什么事?

欧阳佟说,我听说今年江南省国企改制的力度要加强,省里下了很大决心,要将一大批条件成熟的国企改制,是不是有这回事?

唐小舟说,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不久前召开人大会,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的。怎么啦?你的什么朋友对这件事感兴趣?对于够条件的企业和富商参与国企改制,省里是求之不得。这个忙,我帮得上。欧阳佟说,不是我的朋友想,是我想。唐小舟显然愣了一下,说,你想?你不是当副台长吗?什么时候想当企业家了?欧阳佟说,我的副台长早就下课了。唐小舟莫名其妙,说,什么时候的事?欧阳佟说,你也知道杜崇光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这样的人,是他眼里的钉子,他能不拔掉吗?唐小舟说,不至于吧,你是正处级干部,如果对正处级干部进行处理,省委组织部是要过场的,我应该看到呀。欧阳佟说,算了,我没精力和他耗,所以把辞职报告一扔,走了。他们大概也担心向上交不了差,至今没有结论。唐小舟哦了一声,然后说,国企改制,那可是一个大难题,全都是真金白银的干活,而且数目还不少。你能拿得出来?

欧阳佟说,我当然拿不出来。不过,就算我拿不出来,有人能拿出来呀。唐小舟问,什么人 ?欧阳佟说,你呀。唐小舟没有什么幽默细胞,很直白地说,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穷光蛋一个。欧阳佟说,你虽然是穷光蛋一个,但也可以变成大富翁,因为你手中有权力不是?唐小舟说,你小子别打这个主意,我可不想当李真,你别害我。欧阳佟说,我的大秘,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害你?我害你不是害我自己?你想,我会害我自己吗?

对于唐小舟这种态度,欧阳佟心里是有底的。毕竟,他没有将话说明,唐小舟心里有顾忌,这是显而易见的。但世上的人,谁不爱钱?关键就在于这钱拿着烧不烧手,如果是害命的钱,谁都不敢拿。相反,如果这钱非常安全,谁又会不拿?

欧阳佟向他介绍了自己的设想。他准备将江南省几位著名的大企业家组织起来,成立一个强大的管理团队,形成一个决策平台,集中这些人的智慧,研究决定企业的发展方向,再由高薪聘任的专业经理人,执行管理团队的决策,专职对改制企业进行管理。唐小舟问,你这个管理团队,都有些什么人 ?欧阳佟便报出了杨树森、王禺丹、吴天桐、骆虹的名字。唐小舟点了点头说,如果集中了这几个人,那确实集中了江南省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家。当然,我还可以帮你再牵线联络几个,让你这个团队更加强大。

欧阳佟问,这么说,你同意了?唐小舟说,那是两回事。我还不完全清楚你到底要做什么,怎么做。欧阳佟说,由这些管理人参股成立一家投资管理公司,再由这家公司参与江南省的国有企业改制,以控股的方式,进入这类企业。唐小舟问,你们希望通过盘活这些企业来赚钱?欧阳佟说,我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盘活这些企业,但是,不可能靠盘活企业来创造更大的收益。企业的增长速度太慢了。唐小舟问,那你们的投资利润从哪里来?欧阳佟说,我们的目标是将这些企业IPO或者找其他企业收购。唐小舟哦了一声,说,你们这家公司,是一家并购公司。欧阳佟说,可以这么理解,但并不完全如此。我们主要进行资源管理,促成资源收益最大化。比如说,有条件的企业,我们可以IPO,或者找其他企业并购,也有些企业,一时可能难以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可以一边加强管理,盘活资源,同时用这些企业作为抵押,向银行取得贷款,获得更多的运营资金,使得我们的企业,始终具有强大的投资能力。

唐小舟说,理论上听起来不错。可实际操作的时候,需要的资金量非常大。国有企业的盘子,一般都很大,几个亿就属于超小盘了。你们哪来这样大的资金实力?欧阳佟说,所以,我们才会请你这个大秘出面呀。一方面,帮我们协调改制企业,另一方面,在资金来源方面,也需要你和银行沟通一下。

唐小舟看了欧阳佟一眼,说,你这不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吗?

欧阳佟说,其实,我这也是替你考虑。你想,你肯定不可能永远在老板身边吧,或许两三年,老板就会把你放下去,或许当县委书记,或者到地级市当副书记副市长什么的。当地方首长,需要什么?政治靠山自然重要,更重要的,还得有政绩,是不是?政绩从哪里来?肯定不是从政治运动中来,而是从经济建设中来。经济建设,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一切的关键,在于你背后得有一个强大的经济实体支持。我们的计划如果能够实现,几年时间,我们就能成为江南省最强大的经济实体之一。那时,你再下去的话,还怕出不了政绩?另外,你当然也得为自己的可用财力考虑一下。如今要当好官当大官,没有强大的经济后盾肯定不行。可是,又不能通过别的渠道获得资金支持。如果执行我们的计划,我可以让你成为影子股东,你可以选择将股份委托给我本人,也可以和公司签署一个秘密协议。总之,将来这间公司,就是你私人的小金库,你随时可以从公司提钱,又没有丝毫安全之忧。

唐小舟笑了笑,说,看来,所有一切,你都替我设计好了。

欧阳佟说,那是当然。我是什么人 ?我生来就是替朋友两肋插刀的。

唐小舟和他开了几句玩笑,说,你有肋吗?刀往哪里插?接着又说,你这个事,还有点意思。不过我觉得,你们为什么只盯着国企改制,有些民营企业也相当不错呀,国家现在正在搞股市的全流通改革。只要上市成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套现。欧阳佟说,如果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求之不得。唐小舟说,省内有一家连锁商业企业,正在筹备上市,他们需要吸引一部分资金,再多开几家连锁店,以便上市时盘子大一些。你们如果有兴趣,我可以帮忙牵个线。

有这句话,欧阳佟心里有数了,自己的提议,已经被唐小舟接受。只要有机会,他肯定会帮这个忙。吃过饭,又征求他的意见,问他,下午没什么事吧?要不我们去洗个澡?唐小舟说,下午还有事,以后再说吧。欧阳佟便开车送他回家。唐小舟说,你直接送我去办公室呀,干吗到这里来了?欧阳佟说,你不是说没喝的酒你带走吗?总不能带到办公室去吧。唐小舟自然明白,能带走的,肯定不会少,便也不再说话。

欧阳佟将车停好,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只包,交到唐小舟手上说,麻烦你爬一趟,我就不上去了。包里是四瓶十五年的茅台和两条极品江南,市值约一万元。唐小舟没有推辞,接过之后,说了声谢谢呀,掉头往楼道里走去。

唐小舟提到的那家企业叫喜相逢,是江南省最大的商品零售连锁企业,而且是本地品牌。在外来连锁百货业对中国民族商业形成巨大冲击的今天,喜相逢一直受到当地政府的扶持,创办十余年来,得到了飞速发展,目前在全省已经有了四十多家连锁店,基本做到了地级城市每市两家以上,且在外省也已经开始布局。他们之所以要吸引外来资本,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当然是为了IPO。但凡上市公司,股份不能太集中,股东数必须达到法定数量,恰好他们也想大规模向外省扩张,正需要资金。但是,这毕竟是一次机会,并不是谁有资金,他们就肯吸纳为股东。谁都知道,这是送钱的机会,没点过硬的后台,谁肯将大把的钱拱手送给你?

省委书记的秘书出面,事情自然就不一样了。几天后,由唐小舟安排,欧阳佟和喜相逢的创始人王真法见了面,喝了一餐酒。欧阳佟考虑到是第一次和王真法见面,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接触,因此并没有惊动公司的几员社交大将,仅仅只是带了寻万芳。没想到无心插柳,几杯酒一喝,王真法和寻万芳聊得很投机,没想到寻万芳的母亲,竟然是王真法的幺姑,因此,王真法和寻万芳是兄妹。寻万芳的社交能力超强,又意外遇到自己未出五服的表兄,自然就使出了浑身解数,令王真法心花怒放。

当然,对于王真法来说,他只需要别人提着真金白银入股,何况,别人入股之时,他的资本已经溢价了,等于已经占了一次大便宜。现在有了唐小舟出面,这个面子可不是一般的大,绝对不能不卖,又意外地遇到了自己的表妹,怎么说,也要为她捞点好处。

后来的谈判就非常顺利。王真法计划增资两个亿,欧阳佟和王禺丹等商量过,希望能够持有两个亿的一半。可毕竟希望入股喜相逢的实权人物太多,王真法不可能将这个蛋糕切下一半给了唐小舟,那剩下的就不好分了。虽然一再退让,他也只肯答应五千万,并且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这五千万之中,必须有1%是寻万芳的。同意的话,立即就签合同注资,不同意,那就不需要再谈了。

五千万已经不是一笔小钱,如果上市顺利,五年甚至更短时间内,这笔钱便可能产生五个亿甚至更多的利益。也就是说,这等于是送的一笔钱,一个大人情。全国范围内查贪污受贿,可没有查出一个贪官通过参股上市公司收贿的事例。如今每个省都有大量上市公司,而上市公司也一定要募集新股东,许多公司便给领导送点干股,比如千分之零点几,以出资论,可能只几万元,这部分股票一旦流通,就可以变现几百万甚至更多。还有些公司,自己坐庄,暗中给领导消息。领导的夫人炒股,按照人家给的价钱进。到了一定时候,又给领导消息,出来吧。领导抛掉股票一算账,赚20%以上。一年做这么几次,几十万乃至几百万到手了。而且干干净净,不需要挖空心思将这些钱洗白。

王真法给了唐小舟五千万的投资额,等于将赵德良和唐小舟的关系全部打理,在整个上市过程中,省内有任何问题,只要找唐小舟,他定然全力以赴。王真法不仅未出一分钱,而且赚了一大笔钱,同时又送出了一份厚礼,这样的买卖,实在是划算。唐小舟自然知道这些,他个人的条件,看起来也不高,只要五千万之中的2%,即一百万。社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但凡这类从中牵线的买卖,中间人都必须提取20%。若以这个比例计算,就应该直接返还唐小舟一千万。问题是,别说一千万,就算是一百万,唐小舟拿到手后,要将这笔现金洗白,那也不是容易的事。而他拿2%的股份,情况则不同,仅以投资额五千万计算,他的投资额是一百万,作为公务员,他显然拿不出。人家会怀疑这笔投入。可另一方面,他可以说,当初欧阳佟成立资圆公司钱不够,找他借了点钱,三万元而已。欧阳佟后来经营博亿公司颇不顺利,还不起钱,就给他在资圆公司算了15%的股份。真查起来,这件事连违纪都很难算上。至关重要的有两点,其一,唐小舟实际一分钱未出。其二,这家公司一旦上市或者这部分股票一旦流通,唐小舟变现时,绝对就在千万以上。因此可以说,这是一笔巨款。

有这样的前景,唐小舟自然有动力。唐小舟将全省列入改制名单的国有企业仔细筛选,从中选出五家交给欧阳佟。欧阳佟又将这些资料复制了几份,派人分别送给王禺丹、邱萍、杨树森、吴天桐和骆虹。这些人将组成未来的经营决策中枢,是否参与某家企业改制,需要拿出一个漂亮的改制方案,而改制方案最为重要的一环即盘活资产,令这些长期处于亏损中挣扎的企业起死回生。就算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暂时能够有一个漂亮的业绩报告,也能掩人耳目。这一切,需要一个甚至多个金点子。欧阳佟之所以将这些资料提供给几大股东,就是要他们提出金点子。或者更直白地说,王禺丹的江南烟草,杨树森的南方重机,吴天桐的江南有色以及骆虹的道隆股份,是否可以将部分资源、业务给予某家改制企业。任何一家改制企业,一旦和这四大家族中某一家成为战略联盟,扭亏为盈就是可以预见的。此时,再通过四大家族穿针引线,将资圆公司持有的股份卖给第三方。资产增值就由此而实现了。

欧阳佟忙着这些大事的时候,许问昭和胥晓彤却在和杨大元紧张地谈判。

这个谈判,对于欧阳佟甚至是胥晓彤或许问昭来说,意义已经不大。胥晓彤本人是反对做这件事的,她觉得目前公司的发展前景看好,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更大并且能够产生利润的项目上面。目前参与谈判的这件事,对于公司发展,没有任何意义,或者可以说,仅仅只是在泄个人私愤。是以公司资源在达成个人目的。

为此,胥晓彤曾和王禺丹以及邱萍交换过意见。她原以为,只要王禺丹和邱萍支持自己的想法并且出面劝阻欧阳佟,这件事便可能终止。可令她颇为不解的是,无论是王禺丹还是邱萍,都不愿为此出面,甚至态度还有点暧昧。胥晓彤百思不得其解。表面上看,朱丽依先后两次给过王禺丹难堪,现在欧阳佟要灭掉朱丽依,也算是帮王禺丹解了心头之恨。但以胥晓彤对王禺丹的了解,觉得她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她是绝对不屑于和那些级别比自己低很多的人过招的。这就像巴西足球队主动向中国足球队挑战,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以一万个进球还是以一个进球赢得了这场比赛,都无疑让中国足球队声名大震。那么,她们为什么默许欧阳佟干这件事?怎么想都不明白。

同一件事,许问昭的态度显然不同。当初,星期七给她制造了太多麻烦,她显然带有情绪,加上整件事,她是设计师,干起来,劲头也就特别大。所有的谈判,胥晓彤参加并不多,能找借口推的就推掉了,一直都是许问昭在主持。

杨大元以为自己对女人很有魅力,见了许问昭,就拿一大堆恭敬之词往她身上摆。许问昭也就装出一副矜持模样,对所有的甜言蜜语照单全收,对杨大元的态度,也就显得格外和蔼可亲。杨大元觉得自己的魅力起了作用,干起来也就特别用劲。整个谈判过程中,许问昭总在温柔地让步。

杨大元不是傻瓜,小计谋方面,他是很在行的。所以,他一开始便提出,将目前公司债务放在一边,股东重新对公司注资,并且按注资比例重新分置股权,然后按股权分置情况设置公司人事结构。这一方案,对杨大元最为有利。他已经充分考虑过,目前,朱丽依肯定不可能注资,相反,他则有钱投入。这一方案如果实现,他就以实际投资控制了博亿公司。相反,以前的债务,甩给朱丽依和欧阳佟了。

这个方案,欧阳佟和博亿公司没有得到一点好处,反而将公司扔给了星期七,达不到他们的目的,许问昭自然不同意。许问昭一开始的方案则简单明了,要么,星期七先偿还债务,然后谈下一步。要么,星期七承认债务,派一名总经理来负责经营。总经理有经营权但没有人事权。这一方案,杨大元自然不同意。他之所以说服朱丽依同意谈判,是因为星期七确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如果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资金困境,星期七就有可能清盘倒闭。而朱丽依因为牵涉王才新案,进去了近两个月,别说以前王才新的关系不可能再与星期七合作,就算是王才新以外的官场人物,也不敢再和朱丽依走近。谁能保证反贪部门将她放出来,不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一个被反贪部门盯上的人物,官场之中,还有谁敢靠近?所以,朱丽依迫切需要救命稻草,只要让她缓过气来,她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至于杨大元,他对于朱丽依的困境看得更加清楚,对于自己的危机,也是心知肚明,他此时最希望的是借助朱丽依和星期七为自己打造一个事业平台,一旦朱丽依和星期七出现麻烦,他便有了一条退路。所以,他参与谈判有一个根本性前提,那就是他能不能获得好处。

对于杨大元其人,欧阳佟是太熟悉了。他玩的那些小手段,欧阳佟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以前之所以着了他的道,关键在于欧阳佟的自信,觉得杨大元或许会害天下人,但只有他欧阳佟例外。彻底清醒之后,他对杨大元的认识就更加明晰,当杨大元第一次出现在资圆公司时,他就已经知道,这个雁过拔腿的人物来了。他之所以如此积极,不事先为自己准备好了一条雁腿,他是绝对不会干的。

欧阳佟便和许问昭在一起商量,分析杨大元所期望的雁腿到底在哪里。

其实,杨大元一开始提出的方案,彻底泄露了他的底细。他提出各自注资并且按新注资比例重新分割股权。许问昭便对欧阳佟说,她没料到杨大元会提出这样一个方案。据她所了解,星期七目前的资金周转极为困难,差不多到了无米下锅的程度,朱丽依哪来的钱再注资博亿公司?

欧阳佟略略思考,然后说,我敢肯定,朱丽依肯定没钱再向博亿注资。而且,就算有,她也不敢。博亿现有的债务,划归她的部分,已经近七百万,她还能拿几百万出来注资?在博亿公司挂上超过千万的账?这不是经营,而是赌博。朱丽依不傻,她会干这件事?绝对不会。所以,这个注资方案,肯定不是朱丽依的,而是杨大元的。朱丽依或许不知道杨大元有没有钱,可欧阳佟知道。贾宇革一直在对杨大元跟踪调查,朱丽依被抓进去后,杨大元和刘严萍之间的事,贾宇革查得一清二楚,并且录像。当时,杨大元的行动,还只能说令人生疑。此后,刘严萍逃走,朱丽依向公安部门报案,欧阳佟因此彻底明白,并下令贾宇革,通过收买的方法,复印了杨大元和刘严萍转账的银行凭据。了解这一内幕,他就很容易摸清杨大元的基本思路。他绝对希望借助这次解决博亿公司的股权问题,趁机入掌博亿,并且巧妙地将朱丽依抛掉,同时,又能够很好地利用德山市庆项目和朱丽依的星期七广告公司,替博亿公司捞到足够的好处。

欧阳佟对许问昭说,你的想法是对的。既然要钓鱼,就一定要下重饵。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将杨大元手里的资金套出来。星期七被杨大元和财务经理卷走的是七百多万,保守地估计,杨大元手里,应该有四百万。我们这次谈判的目标,就是要调动杨大元的这四百万,如果能够调动一半,我们就成功了。

许问昭说,既然这样,我们能不能设定一个底线?欧阳佟问,你想到的底线是什么?许问昭说,第一,将双方的债务托管。你的部分,由资圆公司托管,星期七的部分,自然由星期七托管。这样,有利于让博亿和杨大元轻装上阵。否则,他们恐怕不肯踏这个陷阱。

欧阳佟说,不见兔子不撒鹰。我们扔出一只肥兔子,将这只鹰引出来是必要的。

许问昭说,但托管不是将债务抹掉。双方都必须承认这个债务。为了偿还这个债务,我们还可以放出第二道饵。欧阳佟问,什么饵?许问昭说,允许博亿公司在赢利之后,以利润的百分比,比如15%或者20%,冲抵债务的星期七部分。欧阳佟说,这个有点太着痕迹了。只允许冲抵星期七的债务而不允许冲抵资圆公司的债务,他们可能会起疑心。许问昭说,那这样,以10%冲抵星期七的债务,另外10%冲抵资圆公司的债务,直到将星期七的债务全部冲抵完,博亿公司将不再负责债务的剩余部分。欧阳佟说,最后这一条,作为我们后退的底线。

许问昭继续沿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在债务冲抵未完成之前,公司的股权结构不变。债务冲抵完成后,公司的股权进行调整。公司以实有资产总值为依据,进行扩股,最终以实际募集的资本来分割股权。

欧阳佟说,你的意思是说,到时候把这个公司抛给杨大元?那太便宜他了。

许问昭说,抛给他?到时候,他还在不在这个世上都难说。不过,我们既然要下饵,就要多下几道。这道饵的目的,是为了让他相信,有一天,他可以根据这一条实际并且极大比例地控制博亿公司。这样,他才会有动力。

欧阳佟说,好。这个点子好。在股东没有增持之前,一切保持现状。我当董事长,可以口头答应他们,我基本不会管事。你当财务总监。星期七派总经理,我估计,杨大元肯定会说服朱丽依派他过来。许问昭说,我们可以在合同中写明,星期七必须带三百万资金进来,这既是重组博亿公司的条件,也是获得德山市庆项目合作权的条件。其他公司取得合作权,也需要加盟费的,他们不会觉得这是陷阱,而且,朱丽依一定拿不出这笔钱,只好让杨大元自己解决。这样一来,朱丽依就只能派杨大元来当总经理了。

欧阳佟说,还要给杨大元套点枷锁。我们得为他设计一点经常性开支。许问昭说,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约定,你的工资每月一万五。我的工资每月一万。此外,公司现有成员,不允许他辞退,且必须负担这些人员的三险一金。他的人事权,仅限于新招人员。这样一来,他每个月的工资支出,就会有接近五万。加上公司其他一些开支,每月的办公费用,没有七万,他打不开门。

杨大元对付女人虽然很有一套,可这一套,也成了双刃剑,当女人对他那一套有了足够免疫力的时候,最后着道的,肯定就是他自己。他不断地在许问昭面前施展自己所谓的男性魅力,并且很快判断出,这一招对许问昭是有用的,正因为有用,许问昭才会一再让步。与此相比,他倒更害怕胥晓彤,因为他在博亿公司担任总经理的时候,胥晓彤便作为王禺丹的秘书常常在欧阳佟身边转来转去,甚至数次来到博亿公司,对杨大元的底细更加了解一些。可是,胥晓彤对这项谈判,显然兴趣不大。杨大元也仔细分析过,胥晓彤跟着王禺丹多年,自觉不自觉便会有些“大气”,对于这类小事,不屑一顾。在杨大元看来,这绝对是给了他机会,他也因此下定决心,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最后两条,即星期七公司拿出三百万加盟费,资圆公司允许博亿参与德山市庆广告项目合作,享受江南省内其他广告公司同等权利。在杨大元看来,每一条都是对他有利的。只有一条,他比较反感,那就是,如果连续三个月,公司经营性亏损超过十万元。董事长有权终止合同。因为许问昭一再坚持,他也只好认了这一条。

根据商量的条款,许问昭起草了合同草稿。杨大元将这个草案拿给朱丽依,朱丽依猛地一下摔在杨大元脸上,愤怒地骂道,你是猪呀。这是什么狗屁方案?杨大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非常难看。熟悉杨大元的人便知道,此时的杨大元杀人的心都有。他是那种藏不住事的人,脾气之暴,令人叹为观止,说爆发便可以立即爆发。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杨大元刚刚从朱丽依这里弄到了大笔的钱,他还不能惹翻她。而且,他还想借助朱丽依,获得更大的利益,如果现在把她惹翻了,朱丽依一旦冷静下来,后果可能很严重。极其难得的,杨大元在朱丽依面前低了头,一言未发地听朱丽依骂了半天。

等朱丽依骂得差不多了,杨大元冷不丁地说,那你说怎么办?偿还那笔债务,然后了断这件事?这可能是他们最乐于看到的。

这话一说,朱丽依沉默下来。确实,有了那一纸判决书,博亿公司如果起诉星期七,他们同样可以申请冻结星期七的资金账号。以目前星期七这种资金状况,可能只有破产清盘一条路可走了。这个合同一签,就算不能得到很大的利益,至少,星期七可以苟延残喘。

杨大元说,我已经仔细想过了,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执行判决。那样需要一次性拿出几百万。我们公司目前这种状况,拿得出来吗?那也就是说,只要比这个好一点,我们就赚了。就现在这个合同来看,第一条和第二条,确实很苛刻。可这苛刻的条件,替我们换来了一个前提,就是德山市庆项目的合作权。博亿拿到了合作权,就等于星期七拿到了合作权。星期七目前这样的状况,正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有了这样的机会,也许我们就可以熬过难关。

朱丽依说,我们只占博亿19%,就算赚了钱,也是为欧阳佟赚了。你脑子没进水吧?

杨大元说,难道我们就不能变通一下?大家都清楚广告界的规矩,谁拉的广告,都是要拿提成的。博亿掌握在我们手中,博亿拥有德山市庆项目协办权,也就等于星期七有了协办权。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会。

朱丽依想一想,杨大元的说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口气便缓了些,对他说,这三百万加盟费,从哪里来?我这里是一分钱拿不出来了。

杨大元说,能不能这样,你想办法弄一部分,比如一半,我再想办法去弄那一半。

朱丽依立即一挥手,说,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

杨大元还想说服朱丽依,可朱丽依的态度非常坚决。其实,杨大元心里也有数,现在的朱丽依焦头烂额,如果不是想着烂船还有三斤钉,他真不想和她混下去。之所以要求朱丽依拿一笔钱出来,他也是想将事情做得尽可能让朱丽依相信,他杨大元是一分钱拿不出来的。如果不依靠她,他就只能借款。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她同意签下这份合同。既然朱丽依一毛不拔,他也不做这个打算,便说,只要你同意这个方案,三百万我去想办法。朱丽依问,你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杨大元说,你不用管。总之,我就是跪地求人,也要想办法把这三百万弄到。你需要考虑的是,派谁去当总经理。朱丽依说,是啊,我能派谁去?公司这些人,好像没有谁能够担当大任。杨大元也说,我也这样觉得,好像没几个人可以做这件事。其实,他的潜台词非常清楚,除了我,还能是谁?

朱丽依想了想,说,不如这样吧。既然是你想办法去弄这三百万,这个总经理,还是你去吧。别人我还真不放心。

杨大元说,既然这样,我们安排一个签字仪式?

朱丽依说,搞什么仪式?你先拿给他们签字盖章,然后拿过来,我签个字,盖个章就行了。我才不想见那个什么欧阳佟,瘦得像猴一样,看着就恶心。

朱丽依终于同意在合同上签字之后,杨大元欣喜若狂,他以为不久的将来,他便可以像欧阳佟一样,坐宝马X6,拥有一间超过160平方米的办公室。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狗屁不通,完全变味!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