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所谓高潮,只是新轮回的开始(一)

上一章: 下一章:

资圆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都在努力和资本过招。我们做得很好,技术娴熟、手法高超,所以,就在刚才达到了一次空前的高潮。这说明,第一,我们的能力没有问题;第二,我们的技巧掌握得很好;第三,我们的状态极佳。有了这三大保证,以后,还会有高潮迭起。


欧阳佟并没有立即去找关关商谈,没有这个必要。博亿传媒,他是大股东,只要能让关关获得最大利益,又不失去她对公司内容制作的决策权,关关何乐而不为?王禺丹愿意一个亿收购博亿传媒,这个价格是很有吸引力的,那时,关关和文雨芳大概都成千万富翁了。当然,以目前的状况,若想卖到一个亿,那是天方夜谭,他必须对博亿传媒进行操作,使之看上去值一个亿,收购星期七,就是一个不错的步骤。

要收购星期七,自己必须解决三大问题,其一,怎样收购,才能令自己利益最大化;其二,收购之后,怎样令星期七起死回生;其三,怎样处理杨大元?杨大元是搭在星期七闪光品牌之上的垃圾,必须将这堆垃圾处理掉。

正如当初处理王才新一样,欧阳佟的手里已经有了足够将杨大元像扔垃圾一样扔掉的筹码。问题在于,他到底怎样做,才能不着痕迹。

欧阳佟曾经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产生于那天在喜来登三十八楼喝茶的时候。贾宇革那里掌握有杨大元大量的资料,他原想,将这些资料分成三个部分,分期分批寄给朱丽依。第一次,专寄杨大元和女人的关系。朱丽依毕竟投入了很深的感情,当她得知杨大元只不过逢场作戏,甚至是利用自己的时候,她定会翻然悔悟。第二部分,他准备将杨大元和星期七的刘严萍私密交往的过程呈现给朱丽依。朱丽依只要看到这一过程,肯定什么都明白了。杨大元趁着朱丽依被关在看守所的机会,数次约刘严萍出去吃饭,然后装醉,趁着刘严萍送他回房间的机会,两人在一起了。此后,两人有过极其短暂的亲密接触。且每一次接触,都被详细地记录在案。只要看了这些资料,相信朱丽依一定会明白,杨大元突然和刘严萍过从甚密,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性关系,而后来刘严萍逃走,也绝对不是因为独自私吞了那些钱。有了这一基础,欧阳佟将抛出第三部分也是最重要的证据,即银行账号和转账记录复印件。

这个计划一旦执行,既可以在感情上重创朱丽依,也可以达到制裁杨大元的目的。就算朱丽依对杨大元再痴迷,也不可能再爱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男人,更不会爱一个当面卿卿我我,背后算计自己的男人。靠幻想建立起来的情感金字塔一旦崩塌,很可能意味着朱丽依整个世界的崩溃。至于第二点,欧阳佟也不担心,刘严萍逃走后,朱丽依早已经报案,市公安局虽然立案,可要追查一个外逃的人员,费用太大。通常情况下,只要不是上面督办或者报案人出资,这类案件都会挂起来,直到有一天,犯罪嫌疑人被其他案子牵了出来,才可能了结。但是,如果案情出现了新的变化,比如出现了第二个犯罪嫌疑人,或者部分案情能够证实,情况就不一样了,侦查机器便会再次启动。只要朱丽依将有关证据往公安部门一交,因为抓捕杨大元非常容易,公安部门便会立即行动。杨大元一旦被调查,还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连带前两起案子并案侦查。三起案子合并在一起,总涉案金额可能上千万。这样的案值,大概会让杨大元在监狱里待上十五年。

不过,这一计划,欧阳佟迟迟没有实施,根本原因在于,王禺丹和邱萍说过的话,令他投鼠忌器。狗急了是要跳墙的,要乱咬人。咬了别人,自己不痛,一旦咬了自己,染上了疯狗症,那可就是大麻烦了。所以,欧阳佟要做这件事,一定要先将自己隐藏好,无论如何,不能让杨大元看到自己的影子。其次,他只要将证据往朱丽依那里一交,朱丽依立即便可以判断出,欧阳佟一直在背后调查杨大元。尽管朱丽依不一定将此事告诉杨大元,可还有一种隐患。朱丽依不会天真地以为欧阳佟仅仅只是调查了杨大元而没有调查自己,甚至不会天真地认为欧阳佟在调查杨大元和自己的同时,不会调查王才新。事情进一步外传,欧阳佟暗中掌握有一家调查公司,对于自己不信任的人进行了周密调查这件事,会不会传到王禺丹、杨树森、骆虹等人耳里?他们如果知道此事,又会怎样看欧阳佟这个人 ?他们的合作,将会向何处发展?

此事不能做,是因为后患实在太多。

连续几天,欧阳佟都在想办法,最后,他想是否可以利用一下刘严萍?要揭露杨大元,最直接的渠道,便是这个刘严萍,只有她,才清楚具体内幕。可随着她的悄然而逃,这个秘密永远地藏在了她的心里,无论是朱丽依还是公安局,都认定此事为她一人所为。现在的网络非常发达,她为什么就不能通过网络为自己辩白?

欧阳佟设计了一个方案,亲自动手炮制了一篇文章,名曰《我是怎么成为贪污犯的》,文章用第一人称,说自己其实是一个善良安静的女人,原本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担任一家中等规模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在单位深受老总的信任,在家里,老公和孩子都很爱自己,收入也非常可观,有房有车,同龄人不知多羡慕。不知是不是安逸太久,心里总会有一种不满足感,尤其是现在的社会,生活像万花筒一样,异彩纷呈。看到身边很多女人都有了情人,自己也开始对一潭死水一样的日子感到不满和压抑。如果仅仅如此,生活大概也就会一直这么平淡下去,不想此时公司来了一个副总,军人出身,身材高大结实,见到女人,总是一脸的和气,时不时说上几句笑话,或者说上几句甜言蜜语。她认真观察过他,发现他在公司里,只对两个女人特别好,一个是公司老总,另一个就是她。她也常常反思,老总又有钱又有貌,像他这种男人,喜欢上老总,是天经地义的。恰在此时,公司老总出了点事,被反贪部门叫走了。副总便开始向她发起进攻,当时她还惊喜异常,以为是自己的魅力所致,不想他是有目的的。他对她说,公司老总这一去,肯定出不来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公司的钱弄一点。她开始不同意,可经不起他软磨硬泡,又设计了很多万无一失的方案。为了取悦他,她只好做了一次。那次是给他额外报销了一笔钱。事后,他对她说,你看吧,这不是很容易吗?一切都合乎手续,谁都查不出来。后来,她就渐行渐远,胆子也越来越大。岂知有一天,她接到通知,拿钱去保释老总。此时,她才意识到,公司已经被她和副总掏空了,根本拿不出钱。她急坏了,跑去找副总想办法,可她万万没料到,这位副总竟然翻脸不认人,说整个事情与他无关,就算你去公安局,也拿不出证据。至此,她才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骗了,无路可走,她只好逃走。其实,她并不是想逃,而是想暂时躲起来,暗中取得那位副总和她合谋的证据。

文章写好后,欧阳佟修改了好几遍,和几张照片一起拷在U盘里,交给文雨芳。

文雨芳驾车出门,见到一间网吧,便将车停好,进入网吧,办了手续,打开电脑,进入天涯论坛,注册了一个ID,以严苹苹的网名,将文章贴了上去。办完这些,文雨芳立即走人,上车,开车,向前驶了一段,见到另一个网吧,又停下来,再次坐到电脑前,打开了前面那个网页,一看,还真是有点影响,竟然有三个跟帖。这可能是欧阳佟的功劳,他太熟悉这类把戏了,因此,将文章写得很煽情,又故意弄了几张美女的艺术照,让读到这篇文章的人,误认为这个受害的女人非常年轻漂亮。人们对于年轻漂亮的女人,总是抱有足够的宽容,正因为年轻漂亮,正因为相信爱情,才更加地打动人。

文雨芳没有时间过多地阅读那些跟帖,她有自己的事需要干。她很快敲动键盘,在上面打了一些字。大意是说,她本人在雍州市某银行工作,看了看上面列出的证据复印件,虽然看不出转账人的姓名等,但能够辨别办理转账的银行,是建设银行雍州市某某营业部。这说明,这件事情,发生在江南省雍州市。二号首长

打完这些字,按了发送键,再刷新屏幕,这个帖子又跑到了首页。她再一次离开,重新上车下车,找到第三间网吧,进去后,又一次打开这个帖子。这一次的效果很好,跟帖数已经上升到了十个,并且标题留在首页。这次,文雨芳的跟帖内容又变了,大意说,她查过楼主的ID,显示是雍州市某区,这说明,楼主是在雍州市发帖。由此可以证明四楼所说,事情真的发生在雍州。

接着,文雨芳跑进了第四家网吧,这次,她发布的跟帖说,她是雍州市某某广告公司的职员,前段时间,听说公司的财务经理卷了一大笔款子逃了,现在看了这个帖子,怀疑楼主就是那位经理。最后还用黑体加了一行字:刘经理,你在他乡还好吗?

到第五家网吧的时候,文雨芳发帖的内容又变了,异常简单,转摘了她上面发的那个帖之后,加了一句话:上面说的广告公司叫星期七。

发完这一帖,文雨芳再刷新的时候,发现帖子已经被管理员加精,上了首页的第一条。这一次,文雨芳没有立即走开,而是在这里坐了好一会儿,过几十秒钟,便刷新一次,看看有没有新的跟帖。正如欧阳佟所料,这个帖子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注意,不少人在骂那个男人,也有人在打听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更有人说这个女人不值得同情。自己有这么好的前途这么好的家庭,竟然为了一个如此恶劣的男人,将所有一切都毁了,这是咎由自取。很快便有人反驳说,这不是女人的错,而是那个男人,他太卑鄙无耻。

文雨芳自然没有很多时间看这些,她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她今天所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篇帖子发出来,已经完成了。第二件事,便是想办法将读者的焦点集中到雍州,并且慢慢指向星期七,她同样做到了。第三件事,是要让这篇帖子不沉下去,可能的话,让它成为热帖。这件事,一半是她能做到的,另一半只能借助于网络管理员的眼光。果然,网络管理员很配合,不需要任何疏通,就替她把这件事做了。现在,她要做第四件事,为这篇帖子搬家,将它搬到雍州论坛。雍州论坛是江南日报社所办的网络媒体江南在线下属的一个论坛,虽说是一个小论坛,但光顾的大多是江南省籍人士,尤其是雍州人。这样一个帖子,如果首发在雍州论坛,或许会引起某些人的怀疑,因为是出口转内销,首发在天涯论坛,情况自然就不一样。

她不仅要将帖子的正文搬上雍州论坛,而且,以楼主的名义,将天涯论坛上一些网友跟帖也复制过来。文雨芳替这个帖子搬家的时候,并没有用天涯那个帖子的标题,而是改了一个标题,叫《星期七广告公司美女经理卷款出逃真相》,接着,她在下面写了一则编者按式的文字,说两个小时前,天涯论坛上出现一篇文章,刚一贴出去,立即引起网友的热捧,点击率直线上升。仔细看了这个帖子后,才知道帖子有可能是前不久媒体盛传的雍州某广告公司女经理携款出逃一事,因此转过来。

这样的帖子在雍州的关注度果然不一样,文雨芳的搬家工作还没有做完,就已经被管理员置顶。

既然已经置顶,接下来的事,就不再是关注这个帖子,而是离开网吧,去了一间新的网吧。这次,文雨芳既不上天涯论坛,也不上雍州论坛,而是上了政府的政务公开网。她又费了好大的劲,将这个帖子往上搬。

这一天的努力,果然出了效果,当天下午,雍州手机报转摘了这条消息。手机报的发行对象是手机用户,有一部分是通信部门强制订阅的,有一部分是搭配销售的,还有一部分,是办理有关手机业务的时候免费附送的,加上涉及雍州市的某类内幕,一些手机用户便会相互转发。几个小时之后,雍州市就不知有多少人收到了这条短信。此时,欧阳佟又做了一件事,用早已经买好的手机卡,将这条短信转发给了朱丽依,以及所有可能向朱丽依转发这条信息的人。

至此,欧阳佟绝对有理由相信,朱丽依会上网去看这条消息。

欧阳佟很想了解一下朱丽依接到这条消息后的态度以及行动,可又不能直接问她,想了想,便给王禺丹打了个电话。他说,刚刚收到手机报的消息,谈到了星期七的财务经理刘严萍在哪个论坛发了一篇帖子,好像这件事背后还有内幕。王禺丹是何等聪明的人,她又正想收购星期七,立即就给朱丽依打了电话。

朱丽依承认,她已经收到了这条短信,并且收到了很多次,许多人将短信转发给她。同时,朱丽依表示,她并没有将此事太当真,以为是谁无聊,弄了这么个东西。反正刘严萍已经逃了,怎么说,也没法查证。再说了,她现在已经麻烦够多了,这件事,真的不想再去过问了。王禺丹说,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收到这条短信之后,叫办公室的一个小姑娘上网查了一下,好像是说,这件事是两个人干的。刘严萍逃了,另一个人应该还在,如果能够找到另一个人,说不定还能追回点钱。

现在的朱丽依,可不是半年前的朱丽依。那时,她财大气粗,几十万几百万,对于她来说,似乎不算个事。而现在,虽说她的财产仍然有上千万。可毕竟公司一直在亏损。现在她最需要的,便是一笔钱,能够将公司继续撑下去。如果真能将那笔钱追回一部分,当然是她最希望的。

有了王禺丹的这个电话,欧阳佟相信,朱丽依一定会上网去看那篇帖子,看过之后,也一定会想到,帖中所指的人,就是杨大元。现在的问题是,之后呢?她会做什么?打电话告诉公安局,希望他们查一查此事?还是就此罢了,不再过问?他不知道。

当晚,欧阳佟给贾宇革打了个电话,要求他第二天派人去给朱丽依发名片。当然不是直接派到她的手上,而是扔进她的车里,或者贴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以及朱丽依所有可能见到名片的地方。欧阳佟的设想是,涉及杨大元的事,朱丽依虽然不信,或者说不愿信,可心里毕竟种下了一根刺。有了这根刺,朱丽依的心,绝对不可能再平静,并且,这根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长越大。当她觉得这件事必须面对的时候,完全有可能注意到随时扔在她身边的名片。或者说,她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件事会对自己造成什么,看到那张名片之后,她会心有所动,决定暗中调查一下,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这一设计成功了,两天后,朱丽依给贾宇革打了个电话,说是想和他面谈。贾宇革知道欧阳佟的计划,接到这个电话,便猜想有可能是朱丽依。何况,他听过朱丽依的声音,所以,接起电话的时候,便认定打电话的人是她。他想更进一步问明她的身份,她却说,她不准备透露身份,但有关费用,她会提供,并且只会多不会少。她的唯一条件是,必须替此事保密,并且要签合同。贾宇革不想让她觉得这事办起来容易,故意说,今天没有时间,安排不过来。

放下电话,贾宇革立即将这一情况向欧阳佟通报。欧阳佟说,你做得很好。同时又对明天的见面进行了一番设计。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第二天,朱丽依拜访了南雍资讯调查公司。朱丽依穿一件白色的毛大衣,一般人可能以为那是仿毛,因为毛色太纯了。实际上,那是真狐毛。这已经显得有点夸张了,天气并不冷,在南方的冬天,能够穿这种毛皮大衣的机会并不多。她还在颈子上围了一条毛围巾,又戴了墨镜,初一看,还以为是哪个怕见人的明星。朱丽依进门后,问清坐在办公室里的人正是贾宇革,便返身将门关了,并且反扣,才坐下来。

贾宇革从办公桌后站起来,给朱丽依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对她说,屋里有空调,温度比较高。将外套给我,我帮你挂起来。朱丽依似乎有些犹豫,贾宇革又说,你放心,我们非常专业,绝对会替你保密。朱丽依才不太情愿地脱了外套、围巾,但并没有取下墨镜。大概是为了表达一种轻松和随意,她说,想不到,你的调查所还蛮大的。贾宇革说,是啊,至少是整个雍州最大的。朱丽依又问,你们的业务量很大吗?贾宇革说,这要看怎么说,其实,我们接受委托很挑剔,所以一年做不了几单业务。但是,我们的每一单业务,都需要相当的时间和精力。朱丽依说,那你能不能向我介绍几件你们做过的业务?贾宇革说,这个恐怕有点对不起,我们需要对客户保密。

朱丽依问,那么,你们进行一个调查,需要多少费用?

贾宇革说,那要看什么样的调查,一般来说,客户将调查委托给我们之后,我们会做一个预算。朱丽依说,这么说,你们的价格很公道?贾宇革说,我们是正规的调查公司,你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我们分好几个部,主要是经济信息调查部。这是我们的主要业务部门。不知你希望委托我们调查什么样的业务?朱丽依说,我想调查一个人。贾宇革说,哦,这是社会信息调查部的业务。我们这间公司,一开始主要从事的是社会信息调查,是这两年,才扩大了业务,转向经济信息调查,但社会信息调查,仍然是我们的强项。

朱丽依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推到贾宇革面前,说,我希望你调查一下这个人。贾宇革接过,将信封未封的口弹了弹,往里面看了一下,然后掏出里面的一张照片,看了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睛。朱丽依自然看到了他的表情,问道,你认识他?

贾宇革说,是的。朱丽依问,你们调查过他?贾宇革再次说,是的。朱丽依问,那么,你可以告诉我,这项调查是什么人委托的?贾宇革说,本来,我们对于委托人,是严格保密的。不过,这项委托比较特殊一点,我可以向你透露一点点。委托我们调查的,是一家政府机构。朱丽依哦了一声,然后说,那么,你能告诉我,你们查到什么?贾宇革说,坦率地说,非常多。但是,第一,在没有接受你的委托之前,我是不能将这些东西给你的。第二,我还不知道你需要我们调查什么,也不知道我们目前所查到的资料对你有没有用。

朱丽依再一次打开了包,掏出一个现金支票本,说,那好,我现在就委托你们,所有一切,我都要知道,你说吧,需要多少费用?贾宇革递给她一个价目表,对她说,上面有详细收费细目。以我的经验,这类调查,可能需要五万左右。不过你这个案子特别一些,我们有现成的材料。就收三万吧。朱丽依倒也爽快,立即签了支票,剪下来,递给贾宇革。贾宇革又递给她一份打印好的委托合同,朱丽依并没有认真看,便在后面签了名,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

贾宇革问,你想知道他哪方面的情况?两性的,还是经济的?朱丽依说,两样我都要。贾宇革让朱丽依稍等,便走出去。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贾宇革和一名女职员各抱着一堆大文件夹进来,将东西往她面前一放,在办公桌上堆了厚厚的两大摞。贾宇革说,都在这里面了。朱丽依颇有些吃惊,说,这么多?贾宇革说,对,主要是一些录像资料,比你想象的要多。如果你全部看的话,我估计需要花上几天时间。朱丽依又一次吃惊了,说,几天时间?那你们能不能整理一下,只给我重点?贾宇革说,你如果只要重点,那么,我们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整理。

朱丽依说,那你们就用几天时间整理,毕竟,你们收了费,总得干点事吧。不过,现在,你能不能将其中一些重点告诉我?贾宇革说,这件案子,我们有专人负责的,要不,我把他请过来,由他向你简单介绍一下?朱丽依似乎有点犹豫,略想了想,问道,你一点儿都不知道?贾宇革说,每一件案子,最后都要交到我这里。我自然知道,不过,不那么系统。朱丽依说,既然这样,就由你介绍好了,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贾宇革便说,那好,我就简单地介绍一下吧。这个人事情比较多,两性方面,他结了婚,有一个上初中一年级的儿子,不,现在应该是初中二年级了。他和妻子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少,基本上周旋在其他一些女人之中。可以这样说吧,他身边女人无数,很多时候,是上午跟这个,下午跟那个。最多的时候,他一天跟三个女人。

朱丽依显然有些不太相信,说,三个?可能吗?

贾宇革说,当然,至于他和那些女人在一起干什么,我就说不准了。我们所能知道的就是,他这一次去了某个女人的家或者出租屋,和女人单独待上一个多小时,不久,又去了酒店的某个房间,和另一个女人又会上一两个小时。大多数这类幽会,我们都跟踪拍了录像,你可以自己去看。具体的细节,我知道得实在不多,因为这不是我们调查的方向,我们接受委托的时候,主要是调查他在经济方面的一些事。

朱丽依说,那就说说经济方面的事吧。

贾宇革说,经济方面的事,我了解稍详细一点。这个人比较贪得无厌。怎么说的?是那种雁过拔腿的人。朱丽依说,怎么是雁过拔腿?成语不是雁过拔毛吗?贾宇革说,是啊,人家是雁过拔毛。拔下一根毛,对雁没什么大的影响。可他不同,他是雁过拔腿。腿一拔,雁就会流血而亡,而他从来都不在乎人家是死是活。

朱丽依说,你说得太笼统了,能不能具体一些?

贾宇革说,好,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吧。他在雍州都市报当过发行部副主任。他说,他把发行工作抓上去了,都市报的发行量,由最初的十几万,猛地增长到了二十几万。我们调查后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和下面发行站的站长合谋,将一些报纸悄悄地送进了造纸厂打纸浆。这几年,新闻纸的收购价格很高,他们将报纸当废品纸卖给造纸厂,每张报纸虽然亏几分钱,但可以部分报损。如此一来,他就赚了。钱虽不多,报社的损失却非常之大。另外,他喜欢在外面吃饭,每次吃饭,都找那些熟悉的老板,让人家开发票的时候,给他多写一些。他在都市报搞了三年发行,报销的餐费有近百万。我们调查后发现,他多开的部分,一般高达40%。有些甚至超过了100%。

朱丽依说,这些很难取证吧?如果没有证据,那又怎么能信?

贾宇革顺手拿过一只文件夹,在里面掏了一下,掏出两张复印纸,递给她说,你看看这个。朱丽依接过来,说,这是银行转账的凭据,这说明什么?贾宇革说,那你就不知道了,这可是一个非常曲折的故事。朱丽依说,是吗?说来听听。

贾宇革说,他在一家广告公司当副总经理,那家公司老总是个女的,长得非常漂亮,非常信任他,也非常喜欢他,他们两个是情人关系。后来,那个老总好像出了点什么事,被公安局还是什么别的司法部门请去了。因为这件事与我们调查的人无关,我们也没有仔细去了解。总之,那个女老总进去之后,他立即去讨好公司的财务经理,和财务经理一起去吃饭,吃完后装醉,由财务经理送他回酒店房间。财务经理直到凌晨三点才离开。

朱丽依说,那又怎么样?你不是说他喝醉了吗?

贾宇革笑了笑说,当时我们录了像,你看一看,就知道他有没有喝醉。朱丽依说,那他们在房间里干什么?贾宇革再一次笑了,说,他这样一个花丛中的男人,你想他会干什么?肯定是把那个财务经理给办了。朱丽依说,是你猜测吧。贾宇革说,我们确实没有看到,但是,从那天以后,他们两人的关系,就不一样了。那天晚上,财务经理不是凌晨三点才离开吗?第二天早晨,不,应该说当天上午,她在七点一刻,又到了酒店。结果,他们又在酒店里待了两个多小时,才一起出来吃早餐。三天后,两人一起去银行转了一笔账。他指着面前那些复印件说,我们后来花了一笔钱,买到了其中的一些转账凭据的复印件。

朱丽依说,是吗?他们一个副总经理,一个财务经理,一起去银行办理业务,应该很正常吧?

贾宇革说,你这样说,证明你完全不了解这个人。我刚才不是说过吗?他是一个雁过拔腿的人。他和财务经理走到一起,并且单独在一个房间里,我们就猜到,他其实是用手段把财务经理骗上床,然后和她一起合伙弄钱。后来,那个女经理需要交一笔保释金,财务经理拿不出钱,就把他叫出去商量。两人在咖啡厅里吵了起来,他把财务经理骂了一通,财务经理当时就哭了。我们有录音,你可以听到他们当时的谈话。当天晚上,财务经理就外逃了。所以,我们想办法弄到了银行的这些复印件。

朱丽依说,那这样吧,你整理一下这些复印件,然后交给我。

贾宇革说,这个简单,这个文件夹里面全都是。说着,他将外面几份复印件收进文件夹,递给朱丽依。朱丽依接过时,他看到她的手在颤抖。她很艰难地将资料袋装进包里,然后向他告别。可是,她站了几次,竟然站不起来。贾宇革只好发扬绅士风度,一边伸手去搀她,一边问,你不要紧吧?她说,我没事,可能是坐久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唐小舟、黎兆平哪里去了?

  2. 匿名说道:

    唐小舟、黎兆平哪里去啦?小说写的有头没尾?

  3. 匿名说道:

    小说看的有头没尾。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