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所谓高潮,只是新轮回的开始(结局)

上一章: 下一章:

二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是道隆股份正式挂牌的日子。

骆虹一行去了沪交所,她需要在那里敲响代表财富的锣。骆虹原本希望欧阳佟和她一起去,毕竟他也是公司大股东嘛。但是,欧阳佟这边要和星期七签约,而德山市庆开始倒计时,虽然有胥晓彤等全权负责,现在又有朱丽依加盟,确实可以替他分担不少,毕竟,他是公司法人,有些事,他必须盯紧一点。

这一天,欧阳佟在喜来登包了一个房间。他包下这个房间有两个作用,一是看道隆股份的挂牌价,一是和星期七举行签字仪式。

这是喜来登的B厅,酒店方面按照欧阳佟的要求进行了一番布置,当面摆了一排桌子,用红布蒙着,后面是一个很大的电视屏幕,此时,电视屏幕显示的是股市分时走势图。走势图分上下两部分,中间用一条粗红线隔开。这条粗红线的左边,显示是道隆股份的发行价1100,右边显示是00%。

道隆股份上周正式开始网上申购,首次发行十亿股,占总股本的35%,总募集资金一百一十亿元。

当初,道博控股占有道隆股份三亿股,不考虑今天首发日开牌价,仅以发行价计算,道博控股所持的股份,也已经值三十三亿元。欧阳佟和许问昭以及寻万芳、雷蕾等创业股东,原本占有资圆公司336%的股份,参股道隆的时候,因为再融资以及隐形股东的加入等因素,股份被摊薄到了2646%,其中许问昭1058%,寻万芳和雷蕾各07938%。正如邱萍所说,网上申购一旦完成,欧阳佟所持道隆股票的市值便升到了八个亿,一日之间,完成了亿万级富豪的跃升。

如果不经历IPO,靠一分一分地赚,可能十年都无法完成这一升级。

欧阳佟安排这样一个仪式,原想请王禺丹、杨树森、吴天桐等都来出席,但这三个人是大人物,后两个人的公司早已经上市,他们的个人资产,多年前,就已经超过了十亿级,对于这种上市游戏,已经不再新鲜。财富的增加,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数字以及运转财富的手法,没有惊喜。王禺丹虽然和他们两人没法比,可毕竟纵横官商两界,早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对于这样的场面,同样兴趣不大。邱萍倒是很有兴趣的,问题在于她是官员,春节前各级官员忙于东奔西走,她不得不进行安排,应酬多得她恨不得分身。何况,就算她有时间,也不得不低调,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

因此,今天到场来参加仪式的主要是资圆公司的人,尤其是持股高层。毕竟,他们要通过这一时刻完成自己的身家升级,由万级或者百万级,迅速跃升至千万级以上。参加仪式的,还有另一部分人,比如朱丽依,她与道隆股份无关。欧阳佟觉得,让她来参加仪式,至少可以让她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样的资本游戏,这个游戏,会给她带来什么。还有几个与这次上市关系不大的人,一个是关关,她是来和朱丽依签约的。另一个是文雨芳,她是来凑热闹的。

九点二十五分,集合竞价程序完成,电视屏幕上红方格部分跳出了一个小白点,而右边的列表显示,价格1437,成交量3574,涨幅3064%。

在场所有人,一阵惊呼。

欧阳佟很明白大家惊呼的心情。这个涨幅,与新股上市动辄暴涨100%相比,确实是太低了。另一方面,股市毕竟低迷了几年,去年政府推出了一系列利好,尤其是股权分置改革,才令股市有点启动的迹象。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不在开盘首日跌破发行价,就是巨大的胜利。

九点半,正式开市交易,道隆的股价又被推高了一角。但随后开始调头向下,大笔的卖单,将股价打回到十四元。九点四十一分,价格开始反抽,上涨的速度颇有点惊人,十九分钟时间里,拉升了七角。十点整,股价跃上了十五元,现场人员再一次惊呼。最激动的,当然是寻万芳和雷蕾,她们的身家,已经跃上了三千五百多万。按说,这里所有人中,最应该兴奋的是欧阳佟,股价只要在十二元八角以上,他便由亿万级跃升到了十亿级。可是,他似乎很平静,那一切,似乎离他极其遥远。

十点整,现场开始转入另一项仪式。电视屏幕切换了,此时放出来的是一排字:博亿传媒有限公司收购星期七广告有限公司签字仪式。

欧阳佟、关关、朱丽依、胥晓彤、许问昭等,在前排就座。仪式由胥晓彤主持,她宣布首先由欧阳佟讲话。

欧阳佟说,我原本准备了一个讲话稿,但现在我决定,不用这个稿子,随便说几句。坦率地说,我现在很激动。刚才的画面,大家已经看到了,我们取得了暂时的成功,或者说,我们资圆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都在努力做一件事,那就是和资本做爱。我们做得很好,技术娴熟、手法高超,所以,就在刚才,达到了一次空前的高潮。他这个比喻特别,现场的人全都轰然而笑。他继续说,你们不要笑,做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既然有了第一次高潮,就说明第一,我们的能力没有问题;第二,我们的技巧掌握得很好;第三,我们的状态极佳。有了这三大保证,以后,还会有不断的高潮,还会高潮迭起。众人又是爆笑。

等大家笑够了,欧阳佟继续说,高潮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所以,我们今天还安排了另一项仪式,博亿传媒收购星期七。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又是一次和资本做爱的过程,是一个伟大的开始,一个里程碑式的开始。我绝对有信心,在五年之内,让这次做爱,达到一个更加完美的高潮。

欧阳佟讲过之后,朱丽依讲。她开始也拿出几张纸,可刚开了个头,便将纸扔在一边,说,既然欧阳董事长不用事前准备的讲稿,我也不用了。刚才,欧阳董事长的讲话非常形象生动,让我想了很多很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经营星期七广告公司。借用欧阳董事长的比喻,我们星期七广告十几年来一直都在努力做爱,并且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做得很好很漂亮。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那些做爱,就像小姑娘谈恋爱找错了对象,谈一个吹一个,每次做爱虽然有高潮,但没有附加值,做了也是白做了。她的话,又一次引起大家疯笑。笑过之后,她接着说,直到听了欧总刚才的讲话,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是小学生,才刚刚入门,甚至连门在哪里,也才刚刚看到。真正有高附加值的做爱,是和资本做爱,今天,我才七弯八拐,总算找对了自己的梦中情人。众人再次放肆地大笑。她接着说,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呀。能加入这个大家庭,绝对是我个人的荣幸,也是我个人的机会。我有理由相信,我和欧阳董事长的这场爱,一定会做得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别开生面。最后,我要告诉大家,我期待高潮的到来。二号首长

在众人的笑声和掌声中,朱丽依的讲话结束,接下来,是朱丽依和关关在合同上签字。现场播放音乐,欧阳佟等人则离开主席台,站在两人的背后,一再鼓掌。

就在欧阳佟他们举行仪式的时候,杨大元却在四处寻找朱丽依。

杨大元自然已经意识到危机正在向自己迫近。一连许多天,他都在寻找朱丽依,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说服朱丽依相信自己或者饶过自己。可是,朱丽依似乎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他全都找过了,根本不见她的人影。他无数次拨打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也曾联系过所有可能了解朱丽依行踪的人,这些人给他的回答是完全一致的,不知所终。

杨大元意识到事情严重了。他想,自己不能再这样四处乱找了,得采取一些行动。最重要的行动,是将账上的钱转走。

他从星期七弄出来的钱有四百万,再加上他自己通过其他途径弄来的钱,总共有四百五十多万。当初和博亿公司签约的时候,他不得不拿出二百万,他自己的账号还剩下二百五十万。他想,假若朱丽依报警,而警方立案侦查的话,他的这个账号是异常危险的。他因此想到,应该将这些钱提出来,然后存放在一个保险的地方。警方见不到账号上的钱,也就无法认定他的犯罪事实了。

前天一整天,他都在忙着向外提款。先通过银行预约提出了十万。然后又通过信用卡,从不同的提款机上提出了几万元。可是,今天早晨,银行开门后,他准备再次以同样的办法提款时,却被通知,银行的电脑出了故障,今天无法提款了。

杨大元不甘心,便用信用卡去提款机上取款,结果,信用卡却被提款机吃掉了。

此时,他才意识到,这个账号,很可能被公安部门查封了。

想到这一点,杨大元顿如五雷轰顶。看来,自己不得不又一次进公安局了。此前两次进公安局,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撤案。这一次呢?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朱丽依,以过去的感情打动她,让她撤案。除此之外,他自然想到了欧阳佟,尽管他无法认定,这次的事件是否与欧阳佟有关,却也可以认定一点,既然欧阳佟能两次将他从公安局弄出来,那也一定可以第三次干同样的事。

想到这一点之后,他便给妻子伍燕华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他并没有详细说明,只是说,自己又一次遇到麻烦了,请她一定要去求欧阳佟帮一帮自己。伍燕华第一次去求欧阳佟,在他面前下跪了,她觉得自己很没面子。第二次去求他,甚至连面都没见上。现在又要第三次去求他,她的心里实在承受不了。她说,要求你自己去求,我不去了。杨大元说,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可这一次,比前两次都严重。你如果一定不肯去,那我也没办法。我能告诉你的是,这次,我可能真的过不了这一关了。现在,我唯一的希望,是你把儿子好好养大,你告诉他,彻底把我忘了,就当他在世上没有这个不争气的爸爸。说着说着,他便在大街上哭了起来。

女人到底是女人,听到丈夫哭得如此伤心,她悲从中来,也哭了起来,并且哭着答应,无论如何,她都去求欧阳佟。同时,她又向杨大元讨主意,如果欧阳佟不答应救他怎么办?杨大元说,你傻呀,他不答应,你不能想点办法?伍燕华说,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一个大男人都没有办法,我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办法?杨大元说,你也知道你是女人,你是女人不就是办法吗?伍燕华一开始没有明白他的话,以为他气疯了。没料到杨大元接着说,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何况你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你应该懂得怎样利用自己的力量。这时,伍燕华才彻底明白了,原来,杨大元竟然想她用自己的身体去征服欧阳佟。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会打这样的主意,愤怒异常,当即挂断了电话。

杨大元并没有再拨打妻子的电话,他需要打的电话太多。接下来,他拨打朱丽依的手机,这次竟然打通了。杨大元一阵激动,等着她接听电话后说第一句话。他甚至想好了,第一句话说,亲爱的,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哟。可是,电话并没有接听,而是挂断了。他接着再打,传来的却是电脑客服小姐的声音,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就在这时,两辆警车一前一后夹住了杨大元,从车上下来几名警员。杨大元见势不妙,拔腿便逃。在他看来,自己当兵出身,身体素质很好,要论奔跑,这几个警察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可他又哪里料到,这些年纵横酒场情场,又缺少锻炼,身子早已经虚空了,疾跑了十几分钟,心脏便已经无力承受,仿佛要跳出来一般,速度也越来越慢。身后几名警察穷追不舍,很快就追上了他,猛扑上来,将他按倒在地。他还不甘心,高声大叫,警察打人呀,救命呀。他希望有好心人出面救一救他,可是,他打错了主意,这个世界见义勇为落不到好,人家早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按倒他的那几名警察穿着警服,谁愿意妨碍公务?

杨大元还想挣扎,可他的心脏不争气,令他喘不过气来。那几名警察并没有用太多的力量,便将他的双手拉到背后,用铐子铐了。其中一名高级警司命令道,带走。两名警员便拖起他,押向警车。

晚上,欧阳佟驾车回家。进入院门时,似乎形成了习惯,向门两边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伍燕华第三次带着儿子站在那里。他愣了一下,暗想,这个杨大元,搞什么鬼?自己这次的事做得很隐秘呀,他应该不知道自己是幕后推手吧?既然如此,他干吗还让老婆来求自己?这样想着,他没有停留,直接将车开了进去。

将车停在自家门前,欧阳佟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坐在车上思考了一番,心中也便因此生出了另一个计划。他重新启动汽车,来到院门口,出了院门之后,又将汽车调了头,停在伍燕华面前。

他在车上对伍燕华说,燕华,你怎么在这里?

杨大元给她打电话并且要她和欧阳佟上床,将她气得半死,她当即挂断了电话,一个人在家里痛哭流涕。哭过之后,她又想,杨大元如果真的被判刑,自己和儿子怎么办?不管能不能救出他,如果能够跟上一个男人,自己下半辈子也算有个依靠吧。想想这十几年来,自己跟着杨大元,落得了什么好?天天守空房,而他却在外面花天酒地。杨大元大概觉得自己有本事把妻子哄得团团转,其实,作为女人,伍燕华心里有本账,只是自己走到了这一步,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吞,没有说出来罢了。到了现在,他为了自己,竟然连老婆也要拱手送人,自己还有什么好想的?

也不知哭了多长时间,仍然拿不定主意是否去见欧阳佟。恰在此时,门铃响了。她以为是杨大元回来了,便站起来去开门,发现门口站着的是几个警察。他们向她出示了搜查令,将这间出租屋仔仔细细地搜查了一遍。警察离开之后,伍燕华突然下定了决心,去学校拉上儿子,来到了广电宿舍门口。

伍燕华看到车里的欧阳佟,眼泪一下子出来了,立即转身拉了儿子,便要下跪。欧阳佟早防着她这一着了,立即说,别别别,有什么事,上车来说吧。说着,他弯过身去,打开了另一侧的车门。伍燕华和儿子一起往上挤。欧阳佟说,孩子,你坐后面去,让你妈坐前面。杨大元的儿子倒是听话,拉开后面的车门,爬了上去。

伍燕华上来后,立即抓住欧阳佟的手,哭着说,哥,我又求你来了。

欧阳佟说,你坐好别动。你们还没吃饭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说。伍燕华哭着说,我心里难受,吃不下。欧阳佟说,就算你不吃,孩子也要吃呀。孩子还这么小,正长身体的时候,不能饿着。伍燕华大概认同他的话,没有再拒绝。

欧阳佟将车停在喜来登地下停车场,然后和伍燕华母子一起上楼,进入单间。服务小姐随后进来,欧阳佟没有看菜单,甚至没有思考,便点了四个菜。服务小姐离开的时候,欧阳佟又叫住了她,说,这里有女士,再加一个木瓜炖雪蛤吧,这是美容食品。另外,你问问孩子,他要什么。服务小姐问杨大元的儿子,小家伙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地方,根本就不知道要什么,只是摆头。

服务小姐离开后,欧阳佟说,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伍燕华没有说话,眼泪先流了下来。欧阳佟好一番劝,又拿过湿纸巾,替她揩眼泪。伍燕华一边哭一边说,下午,警察搜查了她家,正式通知她,杨大元被逮捕了。

这个消息,欧阳佟上午就已经知道了。可他还是故作惊讶,说,逮捕?为什么?

伍燕华哭着说,她也不知道,警察没有说明原因。不过,杨大元在今天上午给她打了个电话,叫她来求欧阳佟,所以她以为欧阳佟知道原因。

欧阳佟自然知道原因,但他绝对不会告诉她。他说,他毫不知情,不过,杨大元毕竟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他答应伍燕华,明天,他就去打听这件事。伍燕华问欧阳佟,能不能估计到是什么事。欧阳佟说,可能与星期七的财务经理刘严萍逃走一案有关,他曾听到过一些传言,说星期七的财务经理卷走七百多万,其实没那么多,一大半在杨大元手里。因为这件事与他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也没有去了解。

伍燕华说,不可能。家里已经穷得叮当响,孩子上学的学费都有些问题了,她想买件衣服,他也说没钱。如果他弄了那么多钱,怎么不拿一点儿回家?

欧阳佟说,孩子在这里,这些事,我们还是别说了,以后有机会单独再说。你先吃饭吧。伍燕华哪里吃得下去,一个劲儿地哭,筷子拿起又放下,一口都没吃。欧阳佟便往她的面前夹菜,一再劝她吃一点儿。伍燕华只好勉强吃了一点,又说,哥,我一再麻烦你,实在不好意思。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欧阳佟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不是叫我哥吗?既然是你哥,你的事,我不管,谁管?

吃完饭,将伍燕华母子送回家。分别时,欧阳佟对伍燕华说,你放心,你的事,我一定会管到底。不过,以后,不要带着孩子跑了。孩子还小,读书更重要,不要让他请假了。而且,有些事,他知道了对他没什么好处。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来找我好了。

伍燕华接过名片,拉着孩子要给欧阳佟下跪。欧阳佟一把将她抱住,说,别这样,这样不好。

同时,他在心里冷笑,杨大元,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THE END

继续看 :二号首长 第六部 决战江湖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什么玩意

  2. 匿名说道:

    虽然没有前三部写的号 但写的具体。我喜欢!

  3. 匿名说道:

    牛头不对马尾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