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歧路亡羊(二)

上一章: 下一章:

陈士俊的外围马投注点并没有名字,马迷们叫它达鑫楼。达鑫楼的得名,是因为投注点所在地是一幢旧的四层建筑,外面挂的招牌是四个字:达鑫酒楼。酒楼的一、二、三层都是酒楼店面,四楼是办公室,达鑫餐饮有限公司所在地。

由此可知,这间达鑫酒楼其实只不过是一种掩护,最大的生意是赌外围马。

一般酒楼,厨房都被安排在一楼,可达鑫酒楼却将厨房安排在二楼。而厨房之外的另外空间全部被安排成了单间,单间和厨房之间有一条很奇怪的走道,一般人可能认为走进的是厨房,也确实可以走进厨房,还有人会误认为进入的是洗手间,事实上,它也确实通往二楼的洗手间。如果继续往前钻的话,会发现走道在某个不引人注目之处接上了一条向下的楼梯,就算有人闯进了这里,也会误以为是通往一楼的后门。实际上,这间酒楼根本就没有后门,这个楼梯通向的是地下室。地下一层才是真正的外围马投注站。二号首长

冯万樽答应和陈士俊合作后,从他那里拿了一笔钱,开始了投注系统的建立工作。这项工作对于冯万樽来说,难度不是太大。陈士俊毕竟只有一个地下投注点,虽说比马会授权的投注点略大一些,也还只是两台自动投注机和两台电脑的规模。之所以设两台自动投注机,是考虑到有些马迷并不想经过人工操作,更乐于相信电脑。但也有些老派的马迷不太喜欢非常现代化的机器,甚至完全不会操作电脑,所以,还得为他们准备两台电脑,安排两个人在电脑前接受投注。这两台自动投注机和两台电脑必须和一台打印机相连,马迷投注后,打印机直接打出马票。冯万樽的工作就是设计一套程序,使得这些机器能够成为一个整体。

不过,冯万樽并没有亲自干这件事,他将这件事交给了自己的两位学长。这两位学长曾参加过马会程序的书写工作,轻车熟路。他自己则把主要精力用在书写赌马必胜软件上。他想,既然陈士俊他们准备开班授课,他最好能尽快拿出自己的软件,结合这个软件给马迷们介绍软件的利用,可能比他讲一些理论或者计算公式更直观、更容易掌握,自然也应该更受马迷欢迎。

十天后,冯万樽给马迷讲了第一课。

场地是陈士俊他们找的,在澳门一家酒店的会议厅。人员也都是陈士俊他们组织的,有四十多人,阵容还算可观,将那个会议厅坐满了。

陈士俊介绍冯万樽的时候,将他大大地吹捧了一番,先介绍的还不是他,而是他的父亲冯良开。在澳门,冯良开的名头很响,仅次于叶汉,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对于冯良开的儿子冯万樽,知道的人就不那么多了。有关这一点,陈士俊丝毫都不担心,他介绍冯万樽的时候,着重提到他的赌马神童之称。这可是澳门媒体送给他的桂冠,虽说远达不到家喻户晓的程度,但在马迷之中还是被传得神乎其技的。冯万樽实际上中过两次三T,陈士俊介绍的时候,却说他中过五次三T,独赢七十多次,连赢四十多次,三重彩三十多次。

这番介绍效果显著,会议厅里掌声雷动,所有马迷也许以为,只要听了赌马神童的课,自己立即就可以中三T了,所有人的精神一下子被调动起来。

轮到冯万樽出场的时候,他说:“其实,你们不要太听信陈总的话。许多人认为,赌博是一种运气,这是完全错误的。还有些人认为,赌博是一种技术,这话只对了一部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赌博是一种科学。在座的诸位,应该是赞成我这种说法的,否则,你们也就不会坐到这里来听我的课了,因为运气是没法通过讲授获得的,只有科学才行。如果赌博是纯粹的技术,那么全世界为什么没有培训技能的赌博学校?我说赌博是科学,你们可能也不信,等我把课讲完了,你们就信了。我为什么能中三T?既不是我运气好,也不是我技术娴熟,而是我用最科学的方法进行排列组合,最终,三T恰好在我的组合之中。三T就像大海里的一条大鱼,你们呢?赤手空拳就想把这条大鱼抓到,可能吗?有可能,也许是亿分之一、十亿分之一的可能。我不同,我在捕鱼之前,先用科学的方法,摸清这条鱼可能在哪个区域,然后再织一些渔网,下在这条鱼最可能出现的几个地方。”

当然,既然是一门科学,就不能指望简单的几次课,便能训练出几个马神。所以,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要一件一件地做。要了解赌马这种科学,第一课,首先要了解马。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够上赛马场的马,肯定都是好马,世界顶级的,任何一匹马都可能跑出第一。所以,马迷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给马建立档案。谈到马,冯万樽用了一个比喻,他说:“马迷对于马,一定要极其熟悉,怎么个熟悉法?一定要超过熟悉自己的儿子、自己的老婆、自己的情人。如果你们对马的熟悉不超过你们身边的这些人,你们就不能算是一个超级马迷。”

自从上次笑面虎等人找到他的住处并且夺走他所有的钱之后,既为了节约开支,也因为租房的意义已经不大,同时还可以利用学校实验室的电脑,冯万樽搬进了学生公寓。这天晚上,他正在实验室的电脑前写程序,传呼机响起来。他拿过传呼机一看,是胡超女,上面只有七个字,两句话:“紧急求助。快复我。”

冯万樽只好关了电脑,去学生公寓前的磁卡电话机前复机。

电话一通,胡超女就说:“阿樽,你有事吗?”

冯万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说:“不是你呼我的吗?”

胡超女也不管他怎样说,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说:“你要见我?什么事这么急?我正和朋友在酒吧喝酒呢。”

冯万樽想说:“我要见你?你有没有搞错?”同时,他又想,既然她紧急求助,可能有不得已的原因吧?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没待他有任何表示,胡超女又说:“不能等明天吗?那好吧,你过来吧,我在路岛酒吧贵宾房。”

放下电话,冯万樽十分犹豫。胡超女的这个电话,目的非常清楚,要他立即赶过去。她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叫自己去,他也不知道。尤其不清楚的是,父亲的死与胡老虎有什么关系?与笑面虎能叔又有什么关系?如果自己的直觉不错,父亲意外死亡的背后,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很可能与胡老虎或者笑面虎有关。他也曾设想过,胡老虎或者笑面虎是想霸占父亲的家产,可这种想法,他随后便否定了。父亲能有多少家产?除了那幢房子,大概也不会是大富豪吧。胡老虎则不同,他是澳门赌王,澳门首富,还是香港富豪榜排在前十位的人物。父亲所拥有的那点家产,对他来说,如九牛一毛,太没有意义了。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在父亲面前玩弄阴谋?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的。同时,他又坚信,笑面虎之所以苦苦逼自己,连自己辛苦拿到的三百万都不肯放过,全都由于一个巨大的阴谋。假若真有这个阴谋存在,那么,胡超女作为胡老虎的女儿,她在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还是真像她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那样,一无所知?至少,表面上看,她对自己还是很友好的,既然她向自己紧急求助,电话中的语言又显得如此的怪异,还是去看一看吧。

打的赶到路岛酒吧,原以为进入贵宾房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可他怎么都没料到,出现在门口时,发现那里站了四个大汉,均穿浅灰色西装。冯万樽向前走的时候,其中一个西装大汉伸出一只手,将他拦住了。

冯万樽说:“我来找胡超女小姐。”

几个西装大汉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说:“你在这里等一下。”说过之后,转身敲了敲身后的门,里面似乎说了句什么,他才推门而入,并且返身将门关了。过了片刻,西装大汉从里面出来,态度缓和了很多,对冯万樽说:“胡小姐请你进去。”

冯万樽跨进去,西装大汉立即从外面将门关上。冯万樽站在那里,有点发愣。他看到的是一个很大的厅,足可以容纳上百人。大厅的正中有一个圆形舞台,应该是供小型乐队演出的。舞台的下面有很大的空场,跳舞用的,吊顶上有灯光设备。整个大厅空空荡荡,甚至连服务小姐都没有。在大厅的周边,有一些豪华沙发,沙发的靠背都很高,是否在靠背后隐藏着什么人,冯万樽根本无法判断。好在胡超女从一个沙发上站起来,向冯万樽挥了挥手。冯万樽走过去,才见胡超女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说这个男人年轻,是因为他的装束和营养让他看上去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多岁,可实际上冯万樽认识这个男人,或者说,全香港、澳门人都能认出这个男人,他的照片经常出现在报刊、杂志和电视上。他叫李元亨,是大富豪李成铭的二公子,在美国拿到硕士文凭,被认为是香港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

冯万樽走过去时,胡超女显得有点夸张地迎过来,先给了冯万樽一个激情拥抱,再拉住他的手,走到李元亨面前,介绍说:“亨少,给你介绍一下,阿樽,我条友。”广东话不称男朋友,而称我条友,如果是女朋友,则称我条女。冯万樽愣了一下,不明白自己怎么变成了胡超女的男朋友。胡超女又接着介绍李元亨,“阿樽,他是亨少。”

冯万樽想伸出自己的手和李元亨相握,却不想李元亨坐在那里跷着二郎腿,无动于衷。胡超女则轻轻拉了冯万樽一下,竟拉着他和自己挤坐在一起。这里摆的是那种英式的高靠背沙发,白色真皮、旁边包金的那种,一个人坐虽然显得有些大,两个人坐就显得小了。

李元亨根本不看冯万樽,而是带点挑衅地对胡超女说:“阿女,阿樽比你小很多哟。你什么时候开始老牛吃嫩草了?”

胡超女说:“不可以吗?”

李元亨颇不友好地说:“看来,你真该当妈妈了,现在就开始学带孩子呀。”

胡超女说:“孩子不好吗?孩子感情纯真,不像成人,已经被这个社会污染了,满身都是铜臭,海水都洗不干净。”

李元亨说:“这个社会真是奇怪,人人都在钱山里打滚,人人都骂钱臭。我看钱一点都不臭,香得很呀。”

他们两人的对话充满了火药味,冯万樽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能感觉到李元亨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其实是对自己的蔑视,很想反击一下,可一时找不到话题,只能很尴尬地坐在那里。胡超女身上有一股很浓的香味,还夹杂着成熟女人的体香,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些被金钱堆积起来的富二代,却又不得不留在这里,还要颇显亲热地伸出一只手,轻轻揽住胡超女的显得有点横向发展的腰。有几次,他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胡超女的手却及时地抓住他,稍稍用力,不准他的手撤退。

大概觉得冯万樽的沉默显示了对自己的畏惧,李元亨再没有兴趣针对他,而是转了一个话题,问胡超女:“现在大家都在往外跑,阿女你有什么打算?”

胡超女说:“我是中国人,我为什么要跑?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很好。”

李元亨说:“香港就要回归了,接着就是澳门。回归以后,社会怎么变化,大家心里都没底。我们这些人是在西方生活方式中长大的,恐怕适应不了中国的那种政治生态吧。”

冯万樽终于抓住了机会,说:“其实,一个人要适应的并不是生活方式或者政治生态,而是哲学生态。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政治生态,其实都存在于哲学生态之中。而哲学生态是趋同的,东方哲学和西方哲学终极目标根本一致,全都是研究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

李元亨学的是经济,对哲学的了解十分有限,最多也就是看过某几本教科书,从那些最简单的读本中贩卖了一点哲学观点。他居高临下的优势感令他异常狂妄,并且根本不相信自己会在这个明显比自己小很多的人面前显得弱势,甚至想占过一头。他接过话头说:“问题在于,中国根本就没有哲学。这不是我的观点,而是西方哲学家一致的看法。”

“这是不懂哲学的人,为了掩饰自己的无知,才说出来的话。”冯万樽当即反驳,“亚里士多德肯定不会这样说,黑格尔也绝对不会这样说。真正的哲学家,他们精通哲学的精妙,也明白哲学思维具有理性和感性两大不同的路径,因此,他们从来都不敢说,哲学之路是一条单一的路径。相反,哲学最根本的思维方法是建立在多路径的共同指向上的。这就像人们通常所说的,条条道路通罗马。真正的哲学承认,不管你的思维沿着什么样的路径,只要能够达到研究和总结事物发展客观规律这一目的,那就是哲学的思维。”

李元亨说:“既然你说东方哲学和西方哲学仅仅只是思维路径的不同,那么,你能说明为什么西方价值观和东方价值观竟然有天壤之别吗?”

这个问题确实显得刁钻,人们普遍认为,西方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与东方尤其是中国推行的共产主义价值观是完全背道而驰的。要就这个话题进行争论,极其危险,别说是冯万樽和李元亨难以争出个高下,就是那些哲学大师们争论了几十年,也一样未能得到明确的上下高低。

他正考虑该怎么精确而又不可被辩驳地回答李元亨时,胡超女先开口了,她说:“就国家价值观来看,没有什么不同。”

“国家价值观?”李元亨说,“这是一个有趣的新名词。我甚至从来不知道,国家还有价值观。”

胡超女说:“国家当然有价值观。全世界所有国家,其价值观全都是一样的,就是国家权力的唯一合法性。在这个最高原则下,派生出些许的不同,比如说,中国将其国家价值观定义为为人民服务。美国定义为什么?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美国梦。美国梦是什么梦?也就是民众的富裕梦,民众利益最大化的梦。中国国家价值观是为人民服务,难道不也是人民利益最大化?”

冯万樽颇有点惊讶地看了胡超女一眼,接过话头说:“不管是美国梦还是中国的为人民服务,有一个根本点,就是超姐刚才说的,国家权力的唯一合法性。美国民主吗?我们大家都说美国是最民主的。美国博爱吗?我们也都承认美国是最博爱的。可是,我们谈民主自由,谈平等博爱,都必须在一个前提下,那就是国家价值观的前提。你追求的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如果是在颠覆美国国家政权的诉求之下,你再看看美国政府还给你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不?再如宗教体系,其实,他们更是一种哲学体系,他们更需要将所有教民统一在相同的价值观之下。基督徒会和伊斯兰教徒共享博爱?天主教徒会和佛教徒共建民主?想都别想。现在很多人往国外跑,只是基于一种观点,认定西方国家价值观优越于东方国家价值观。这恰恰是各个国家推行其国家价值观的结果,这种宣传具有很强的蒙蔽性和欺骗性。”

李元亨说:“既然你认定西方和东方的国家价值观是相同的,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西方价值观导向的是资本主义,而东方价值观却导向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

冯万樽说:“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具体实行哪种主义,并不是推行国家价值观的结果,而恰恰是推行国家价值观的手段或者说方式。西方希望借助资本主义模式来达到国家价值观的实现,同样,东方或者说中国,希望借助共产主义来实现国家价值观。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只是人类追求共同价值观的路径。刚才我已经说过,哲学认同路径的差异性,既认同思维路径的差异性,也认同行为路径的差异性。如果我们抛开浮躁的主义之争和浅薄的实用主义哲学观点,就会发现一个事实,无论推行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终极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家和民族利益最大化。”

在这个领域,李元亨果然不是冯万樽的对手,让他驳得哑口无言。胡超女大概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大感快意,并且及时地终止了这场争论,对李元亨说:“好了,亨少,我和阿樽还有点事,要先走了。你在澳门还有几天?我来安排一下。”

李元亨说:“不用了,我只是到澳门转一转,会一会朋友,明天一早就走了。”

告别时,李元亨似乎想与胡超女拥抱,可因为她的手始终挽着冯万樽,自然不方便,所以,李元亨的双手伸出做出拥抱姿势时,胡超女仅仅是俯身向前,用脸在他的脸上轻轻挨了一下,然后挽着冯万樽离开了。下楼后,冯万樽便要抽出自己的手,胡超女却抓得紧紧的,并且问他:“让我挽着,很失礼于你吗?”

冯万樽连忙解释说:“不是。”

胡超女不依,说:“那是什么?你一直都想抽开。”

冯万樽说:“刚才,我以为超姐只是想拿我过桥,现在桥已经过了。”

胡超女说:“我不管,我要你挽着送我回家。”

胡超女的车是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只有单排座。胡超女自己坐上了驾驶席,冯万樽只好坐在她身边。上车时,她的手终于离开了他的手臂,但车子开动之后,她用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又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

胡超女没有和家人同住,她在香港、澳门都有住房,此时,带冯万樽去的只是她在澳门的一处住房,地点临海,复式楼,她在二十七、二十八两层。冯万樽原以为,像胡超女这种富二代,一定很讲究享受,家里定会像皇宫一般。他曾去过澳门不少的富豪之家,他们的家里,除了房子是本地产的,其余所有一切均来自国外。主人向你介绍家里的一切时,你的感觉是走进了联合国,这个来自德国,那个来自日本,还有美国的、英国的、荷兰的、西班牙的。最可笑的是,有一次,他在一个同学家里,在主人介绍其物品来自哪国哪国时,他却发现,其中好几样东西确实购自国外,可产地却是中国。胡超女的家里,自然也有些外国货,但并不是那种样样都讲究牌子的,比如灯饰,竟然全部来自东莞。

胡超女家的灯都不是那种很亮的,一个房间就是一种格调,和房间涂料的颜色很相衬。

进入之后,胡超女终于松开了他的手,他原想立即告辞,转而一想,似乎有点不妥,便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胡超女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波尔多红酒,又拿了两个酒杯。将酒和酒杯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说:“你打开吧。我去洗个澡。”

冯万樽打开了酒,往两只杯子里倒了,端起其中一只,尝了一小口,然后打量这个房间。房子够大的,也因此显得特别空。后来他才知道,胡超女独自一人住在这里,每天只有一个钟点工来替她打扫卫生。这套房子,单层面积超过一百四十平方米,一楼除了客厅之外,还有一间吧台,一间健身房,一间厨房和一个佣人房。厨房基本不用,空在那里,佣人房用来堆放杂物。二楼有四间房子,除了她本人住的是一个大套间,另外有两间像酒店房间的小套间和一个很大的书房。

喝干了杯中酒,倒了第二杯时,胡超女下楼来了。冯万樽看了她一眼,顿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她竟然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之所以说是半透明,还是因为她家客厅的光线是淡蓝色的,显得很弱,如果光线强一点,看上去可能就全透明了。即使如此,仍然能隐隐约约看到她****的轮廓,没有戴乳罩,大概因为****太大的缘故,显得稍稍有点下垂。冯万樽不敢多看她,连忙将目光移开。

她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睡衣的下摆很短,露出一双颀长纤秀的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弯腰伸手去端酒杯的时候,睡衣前面的领子敞开了,让冯万樽担心她的奶子会像两只球一样滚向自己。她端好酒杯后,抬起右腿,往左腿上一搁,这个动作极其优雅,也极其性感,令冯万樽血流加快。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把你叫出来?”她喝了一口酒,问道。

冯万樽说:“对于你,肯定是需要。对于我,并没有了解的必要。”

胡超女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我听说你家的房子出了点麻烦,你现在住在哪里?”

冯万樽说:“我住在学生公寓。”

“学生公寓?”胡超女说,“那条件太差了,我这里房子多,你不如住到这里来。”

“那可不行,离学校太远,不方便。”他说。

胡超女显得有点惊讶,问道:“你没有车?”

他说:“没有。”

她说:“上次,我不是给你一百万吗?你该不是拿去赌了吧?”

他说:“没有。”

她问:“那你干吗不买一台车?如果买旧车,几万就够了。

他说:“那笔钱,我拿去还债了。”

“还债?”胡超女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很多,“你欠了什么债?”

冯万樽一边想找机会告辞,一边向她解释,不是他欠的债,而是父亲去世前欠的赌债。

胡超女说:“开叔会欠赌债?怎么可能?开叔如果欠赌债,全世界还有不欠赌债的人吗?”过了一会儿,又问:“他欠了多少?欠谁的?你告诉我,我来处理这件事。”

“谢谢超姐。”冯万樽说,“我想,这是我爹地的事,还是我自己处理比较好。”

胡超女说:“那好,开叔的事,你处理。但是,你要住到我这里来。我楼下车库里还有一台丰田越野车,你拿去用。我也不常来这里住,正好你搬过来帮我看房子。”

话说到这种程度,冯万樽不好再拒绝,只好说明天搬过来,现在要告辞,因为学生公寓管理严格,晚上要锁门的。没料到胡超女说:“走什么走?今晚就留下来陪姐。”

冯万樽显然知道这话的含义,显得有点犹豫,胡超女又说:“怎么啦?姐不能吸引你?”

冯万樽的心一阵狂跳,说:“不是。”

胡超女拍了拍自己的身边,说:“来,坐到姐这里来。”

冯万樽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胡超女举起酒杯,说:“来,干一杯。”冯万樽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刚要往自己嘴里送,她却抓住了他的手,说:“这一杯我喝,你喝姐这杯。”冯万樽只好将酒杯送到她的嘴里,她则将自己的酒杯送到了他的嘴里。胡超女很快往两只杯子里倒了酒,端起他的那杯,说:“这一杯,你喂我。”他接过酒杯,要往她嘴里送,她却伸出手挡住,指了指他的嘴说:“用那只杯。”

他将杯中酒倒进嘴里,然后将嘴递给她。她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将自己的嘴接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程序正义,这个点立的非常好,贪污腐败不符合程序正义吧?为什么会贪污腐败?说到底就是程序正义没有执行好,监督不严,惩治无力,革自己命的事情难做,再加上所谓的平衡、驭人等等,以现行的状态,肯定是不可能大部分杜绝的,被抓的永远只能是运气不好和牺牲品,民众在现征服的前提下要求监督,这是民主诉求,而扯上外力颠覆征服说是民主,只能说作者的水平就那样了,二号这部书,最后这结尾部,败

  2. 匿名说道:

    如果作者的对权利的看法是技术性的我不置一词,如果就是这个认识,真不敢恭维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