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993章 秉烛夜谈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佳佳一心借机融通与祝家的关系,在侯卫东升任茂云市委书记后,有筹划有步骤的展开了大手笔打黑,一步步揭开茂云黑恶势力保护伞的盖子,对祝炎主政的茂云时代树立的威信和政绩,是有潜在冲击的。

岭西官场看不透这嫡系内部的葫芦药,只能以侯卫东素有反骨来揣测。佳佳是用心良苦的,在此际,和祝炎夫人聊家常很是亲密。却不料想会在法空寺的山顶偶遇郭兰,倒也突兀,两位美女都不约而同惊讶的咦了一声,彼此迎着,相互拉起了手,各自矜持嫣然格格笑道,太巧了,我们怎么到这儿遇上了。

郭兰也想不到会在这遇到佳佳,这是一个让她有心里障碍的女人,就仿佛偷取了别人心爱之物,心总虚虚怯怯的。本来雪白的脸色,泛上点绯红,热热的,手却煞白冰凉过了点。许久不见,佳佳原本的天生丽质因为富贵起来,也被带出来的贵妇气质给掩饰了,郭兰稳了稳心神,微微笑道,佳佳,我们好久不见了,真的碰巧啊。

郭兰一边说着,随手折了一下雅致的裙子,曼妙的蹲下身,亲热的抚了下侯卫东的小女儿的脸蛋,又为慧慧理了理衣领,顺手又把慧慧带着的项坠给摆正,那坠子是红石如血,晶莹透彻。一旁祝老爷子见那块小鸡血,却紧锁眉头吸了口气,似曾相识,应是文革牛棚老友的旧物吧。

郭兰心道,侯卫东对这个小女儿当真疼爱,戴的这块鸡血不是凡品啊。自己也过了而立之年,没有开花何来结果,能有这样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自己也会着力打扮的啊,感慨着突然冒出个为侯卫东生个一男半女的想法,余光见佳佳母性的骄傲挺立着,就连忙收敛身心,直道罪过罪过了。

郭兰嘴里夸奖着,哟,小亲亲,你好可爱啊。满脸是说不出的的疼爱喜欢。就从手袋取出一个新款小数码相机当礼物,粉红粉红的机身很是精致,是郭兰刚买的。

郭兰气韵不减当年,一如在东阳县委,和侯卫东张小佳在沙州学院做邻居时候的模样,岁月仿佛疏忽了这个女人,或者说是特别钟情这个女人,仍是处子娇颜似玉,芳姿清纯如兰,惹得佳佳在一旁艳羡不已。

慧慧乖乖道,阿姨,我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爸爸妈妈会批评我的。大人们都笑了,佳佳现在客气反而不合适,就柔语道,慧慧,你兰兰阿姨不是外人啊,快谢过阿姨,来,我给你和兰兰阿姨合个影,你长大就能和兰兰阿姨一样漂亮了啊。

慧慧却童语无忌,嘟起嘴道,兰兰阿姨是很漂亮,可我看妈妈更漂亮的,我长大要长的像妈妈一样。别人感觉没有什么的哈哈大笑,佳佳也得意的呵呵娇笑,只有郭兰定格着笑容,抚了把被山谷间激荡的风撩起的秀发,不由在心底叹了口气。自己在慧慧心里无法取代佳佳,在侯卫东心里何尝又能取代的了佳佳呢。

佳佳是别有深意打量了一番郭兰身边的林羽凡,想来就是郭兰的男友吧,此人和侯卫东一般年纪,一表人才,沉稳倜傥,倒是个有教养儒商人物。

林羽凡只微笑着,礼貌向众人点头致过意却缄默不语,佳佳暗赞郭兰有眼光,多年守候真情等待真爱,这个自信矜持的男人经张小佳判断也是个人物。就笑着打趣郭兰道,呵呵,兰兰,你怎么不介绍介绍,我们说来是老邻居,不外气的哦。郭兰也不过多解释,她希望佳佳有这样一误会。

登临山顶的陪同的人员,注视着佳佳正好完成交头接耳,这些人不但有茂云招商局的,还有茂云南部新区的人,其中南部新区的一个副主任是从茂云建设局抽调过去的,认得建设厅张小佳处长,主要是市委侯书记夫人的身份谁敢小觑,早已经叫他把这个信息共享陪同的几个人了。

佳佳介绍介绍的话音未落,众人都殷勤回道,张处长,这是宁波忆江南服饰集团的林总,看来郭总您是认识的啊,是来茂云考察投资服饰工业城事宜,林总是台胞,信奉佛教,就有兴来访法空寺,这个这个市委安排过来的。

这一行人不是市委李云秘书长批准,他们是过不去法空寺的,李云知道侯卫东在南部新区招商引资建设上,是极其重视的,才特事特办,放了行。盗墓笔记小说

郭张两人叙旧寒暄后,佳佳也就介绍了祝家诸人,郭兰组织部出身,当然知道侯卫东一家和省委组织部长交往如此亲密的意味,也就不难理解侯卫东夫妻官场顺风顺水了。

众人眼见祝炎和侯卫东前后错开半步登上了来,都忙迎了过去,聚在观景台石阶口两边,郭兰低声交待了林羽凡,林羽凡在内地打拼多年,知道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分量,也热情迎了过去。只有郭兰和佳佳一行驻足不动,只是瞥向侯卫东的目光有些漂浮不定。

祝炎当年是东阳的县委书记,对县委里面像郭兰这样的组织部普通人员,是没有印象的。见茂云市政府口招商局南部新区的众人火·辣辣的眼光,其中不乏有当年老部下,就哈哈道,同志们,今天我和卫东书记是私人场合,也不谈什么公务,这个这个同志们尽可随意,各行其是,啊,不要劳师动众了。说完就不理诸人,陪自家老父母去了。

侯卫东见了俊雅妩媚的郭兰,心思飘忽,和大家握过手,也嫌人多不便,也对应酬这些低眉顺眼的人心累,对楚飞道,祝部长体谅大家,你带同志们下去喝茶休息吧。说完突然看到林羽凡就呵呵伸出手道,啊,林总,机场一别,在这重逢,出乎意料啊,欢迎欢迎。

林羽凡和侯卫东年龄相若,但大陆官场习俗侵染,姿态低调,还是恭敬多一些,商人信奉和气生财、不与官斗,谦虚迎上一步双手握过来笑道,侯书记,一别数月,您已是茂云一把手了哦,我可是履行当时诺言,来茂云看看环境了哦。

这边楚飞示意招商局的人下去,自己也和韩明下了观景台。侯卫东微笑注视着郭兰,一些话其实是说给林羽凡的,很有心道,林总,好啊,也感谢郭部长,谢谢你牵线搭桥啊,茂云南部新区距离岭西最近的地方也就八十多公里,环云高速建成通车,也就大半小时的路,但在政策上,是优于岭西东区的,而且投资商担心投资风险过大的话,还可以现租用南部新区的现代化厂房,那是为外地客商解决后顾之忧建设的,当然,有其他合理要求也可以提。

此时山顶风云集会,雨后云霭连连,气象万千,耸立的山峰若隐若现,一缕缕霞光,穿过云层,奥妙无穷。林羽凡和侯卫东聊的很有兴致,眼光不时扫描郭兰,心头的喜悦毫不掩饰。

云雾缭绕映衬玉面长发的郭兰,长裙飘逸,更有些仙子下凡的味道了,佳佳虽是雍容华贵、容颜出色,但比郭兰气质还是不可比拟了。侯卫东心里涩涩的,郭兰回避着侯卫东眼神,不咸不淡很有超脱男女私情的意味。

那边佳佳在听祝炎夫人闲聊,“佳佳,这女人啊,未必都要强过男人才好,你看省委大院,有几个女人出头露面的,能做做贤内助,帮男人打理好家庭也就足够了,你看祝炎有个空闲时间,在家多敬老人爱孩子,他是家庭难得顾上一顾啊,要不是我舍不得专业,也早离开医院了。”

佳佳哀怨道,我也是很喜欢上班的环境,也不想靠男人怎样怎样啊。

“我看那个什么兰的女人就是事业类型的,仙子长相一样的人,也是事业有成吧,可惜年龄大了些,眼光高了,谁还配得上啊,也就是你家侯卫东那样的,才会被看上吧。”

“别那样说,林总是她的男朋友呢。”

祝炎夫人摇头道,不像,过来人你这个还看不出啊。

佳佳才仔细看去。侯卫东如松挺拔,英俊刚毅,真有壁立千仞的意味,陪衬着的郭兰如山泉婉约,还真有那么个意思,佳佳不由翘起嘴角,有些酸溜溜的,早上一个李晶,中午一个郭兰,自己不跟在身边,在茂云独身的侯卫东要多自在多自在呢。

佳佳那火炭一样升迁的心有些收敛,她本就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祝炎夫人是陪着祝炎一步步看着侯卫东,官位火箭式的上去的,娓娓道来的言外之意,佳佳岂能不知。

她自顾自的强势下去,侯卫东不是没有被推到别的女人怀里的可能。听祝炎夫人刚才那一番为她着想调往茂云的话,应是祝炎部长说过,自己有意的话,祝部长会帮自己去茂云挂个闲职,能再上个级别就是副厅了,也不失是个好的选择,再者没有自己撑腰,父母在岭西也就灭了仗势的心。少惹多少祸端。

那边三老一小,祝炎笑呵呵抱臂而立,祝老爷子祝老太太蹲下身逗着慧慧,一边听慧慧讲大年初一得鸡血宝石的经过,经把玩慧慧胸前的鸡血石,隐约有普度字样,隐约闪烁的红光似乎漫开在云雾中,不知感应了哪道霞光,在山顶悬崖边,交汇成一个点扩散开来,逐渐成七彩圆环,竟是佛光乍现了。

众人惊喜聚集观景台前,脸色都虔诚庄重,祝老爷子老太太老年人更是双手合十,祝炎夫人被老太太严肃瞥了一眼,也就忙双手合十祈福了,佳佳也学着,为丈夫女儿祷告。

应该说是难得机缘,大家啧啧称奇,喜得祝老爷子连叹道,了不得了,卫东家的慧慧是我的小福星啊,要不是她把我老头子扯了来,我这辈子也难得有此机缘啊,此生足矣……

佳佳正双掌合十,心神静寂之时,手机收到一个短信后,阅看后,更念叨起来阿弥陀佛,心道还真是佛光乍现,否极泰来了。原来那幅本要无影无踪的张大千画作,通过岭西官场的关系,有了着落,被自己人给回购了过来了,当然用了强硬的官方手段。

佳佳默不作声靠近侯卫东,让他看了手机短信,侯卫东见手机上的名字,不由不心服口服妻子的交际之能了。合了手机,两人一起长出了口气,侯卫东也在心里念叨了几个阿弥陀佛。

七彩的佛光璀璨无比,映衬着各自的身影,只是时间停留很短,如同昙花一现,众人惊喜一场,无不感慨大自然的神力,造化种神秀。除了小慧慧没有心机,格格开心,此时这些有心之人都在想,这难得的佛光机缘,会应在自己什么事情上面呢。

林羽凡台商世家,有信奉佛教的家传信仰,受此际遇感召,下山的林羽凡就向招商局的人拍板,在茂云南部新区创建服装工业园,做为开发大陆西南地区的服装生产研发基地,有市委书记侯卫东在,招商局的人恭谨着笑不做声,作为市委书记的侯卫东自然在一边表了态,好啊,茂云市委市政府热烈欢迎和支持啊。

侯卫东夫妻送走祝炎一家,带孩子回了茂云,住宿在茂云市委宾馆一号楼,一夜夫妻交流很多,最叫侯卫东满意的是佳佳决定来茂云任职,这段日子的隔阂说开了,佳佳很是释然,黑甜一梦。

可侯卫东为郭兰无语的一幕下意识咬了咬嘴唇,回味着林羽凡的热切,郭兰的不咸不淡,心头还涩涩的,确实自己一家三口和省委高层游玩法空寺,春风得意马蹄疾不说,就是小家庭和美这一项,对郭兰就是莫大的刺激,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吧,为何自己又见不得林羽凡对郭兰的殷勤呢,侯卫东暗暗鄙视自己很龌龊。

第二天茂云市委宾馆一号楼的侯卫东一大早就起了床,今天是省委钱书记前来茂云调研的日子,早敲定下来的事情,等的人心焦,姑且不说提着心劲儿的茂云市委市政府机关,就是地摊走贩之流,被禁止上路设摊暂停营生耽误了小本生意,也是早不耐烦了。

侯卫东看了手表,自己比平时早起了一个小时,身边妻子佳佳还在睡梦甜甜,一直担心收受闻天强名贵书画留下祸根,现在一朝有了交待,佳佳在丈夫怀里少了很多歉疚,也就茶思饭香了。

按惯例,省委书记钱永年到了茂云,要么是市委书记侯卫东和市长鲁夫双双陪同,要么是市委书记侯卫东一个人陪同。西路矿区属于经济工作范畴,鲁夫接手市长工作不久,但是作为发改委的矿山专家,这回侯卫东打算由鲁夫来汇报;打黑是钱永年调研的主题,就有侯卫东自己来汇报了,一大早侯卫东就带人去高速口迎接,新任市长鲁夫就在家准备汇报事宜。

这是侯卫东和鲁夫二人这么合计好了的。临到此刻,鲁夫惟恐显得不恭,毕竟没有钱永年的照顾,他也就在省发改委副主任位置上专家到老了,所以还是专门打了电话给钱永年。恭敬笑道:“钱书记,卫东同志安排我在家准备汇报材料,我就接不了您了。到时候我会赶到西路去,专门迎候您,您再当面批评我吧。”

钱永年很满意赵东,知道哪些人的电话不用秘书来代接,慢待自己心腹的人不是钱永年的作风,他也笑笑,说道:“我知道了,我交代过卫东,汇报你们越是认真准备,我就认为是越想糊弄我。我是来茂云参谋的,你们别怕我挑毛病啊。今天我是不走的,我们有的时间聊,你让卫东书记做好和我秉烛夜谈的准备。

“好的,我马上同卫东同志汇报。“鲁夫回答得很快,其实他几乎听到自己胸口嗵嗵狂跳几声。他怕钱永年听出什么异样,才有意表现积极很高、心无牵绊的。钱永年明知道自己是贴心跟随的人,还表现出和侯卫东分外的亲近,这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侯卫东关系亲近不在自己之下呢。自信在市长位置上还算明智,鲁夫揣摩一会也就心安了,在他看来,侯卫东早晚不是池中之物,省部级也就是几年间的事情。

其实钱永年厚爱侯卫东不是个例,从中央到各省市,往往对地方党政领导、尤其是在基层做过县一级党政领导都高看一眼、厚爱一层,县一级党政工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更能对领导干部进行全面锻炼。

在县级党政领导位子上干得好,成长会更快。过了这一关的,也就具备了担任更高领导干部的条件。侯卫东在青津县委书记位置上做的很好,年龄呢也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加以琢磨,培养起来,对钱永年不失为官场的得意弟子啊,派系是讲渊源的,可也是讲传承的,每一个级别,不可能全部由一个人来领路,官场不是马拉松,更像是接力赛,钱永年希望传下一棒的人,是值得传的。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