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引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白氏家庭在海西市的繁衍生息,追根溯源要从南宋末年说起。恭肃公是开基始祖,那时候在朝延里当着礼部左侍郎,诰授通奉大夫,据白三立的爷爷考证,官阶为二品,不小的级别了。

无兵摧枯拉朽一路横扫南下到杭州的时候,侍郎公和张世杰、陆秀夫等一班文武大臣护送着端宗仓皇避入海西省。走水路逃到海西市附近海面上时,遥望海西市港口里战帆鳞集、旌旗猎猎的景象,侍郎公戏住一心急于进城的端宗,不顾年届八十体弱多病的身体,自告奋勇带着几个随护化装上岸,从陆路混进海西市里探听虚实。端宗的御船就近停泊在獭窟渔港,人马暂在獭窟岛上休整,补充一些粮草。

经打探到的确切情报,一个多月前上表迎请端宗到海西市避难的蒲寿庚,其实早已经秘密降元。上表迎请端宗的如意算盘是请君入瓮,好向新主子表功邀赏。

此等重大的军国机密,事关皇帝身家性命的安全和流亡朝延的前途,侍郎公片刻也不敢滞留,拖着风寒重疾之身,火速赶回獭窟岛。侍郎公刚奏完蒲寿庚已暗中投敌的具体情况,就猛吐数口鲜血,当天不治身亡。

端宗大大褒扬了侍郎公这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诚臣节后,当场御赐给他“恭肃”的谥号,因此后世子孙都尊称他为恭肃公。侯卫东官场笔记

恭肃公的两个儿子奉旨就近登陆,在灵秀山麓安葬了父亲,并就地守墓三年。风声鹤唳之中,一夕数惊的端宗,被张世杰、陆秀夫护驾着,当天晚上就启程沿水路南下广东了。但七百多年来,直到今天,恭肃公的墓首仍然一如既往地朝向獭窟岛,仿佛还在等待着皇帝凯旋班师回朝。

临终之际,侍郎公指着一把他随身使用了几十年的紫砂壶对家人交代后事:此壶吾既摩掌宝爱,不啻掌珠,用之既久,外表紫玉,内如碧云,壶性固忠贞,所谓“一壶不事二茶”,子孙后代,当效此壶,名词吾家世累事忠皇宋,永勿臣仕异族!

恭肃公说的是,紫砂壶因其特殊的双气孔结构,善于吸收茶汤,所以一把久经使用的茶壶,即使不放置茶叶,只用沸水也能冲出淡淡清香的茶汤来。因此,一把“不事二茶”的紫砂壶才能泡出纯正原味的好茶,以此喻诫子孙永不仁元。

恭肃公的后代严守他“后世子孙永不仁元”的遗命,终元一朝历九帝八十八年,没有一个人出山效忠元朝延,甘于清贫,默默耕读于灵秀山下的龙庄,直至朱明王朝取代元政权之后,才又纷纷走上出仁报国的道路。

开基始祖的一句临终遗言,白氏后裔没有人贪享宝贵荣华,坚守了近百年直到又一次改朝换代。这种坚守,对一门心思想着“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古代读书人来说,需要何等的毅力。

这种精神,白氏族人都无一例外地作为传家宝,一代又一代地传承坚守。二号首长

历朝历代的地方官府,也都对白氏家族褒勉有加。当然文革是噍一的例外。文革期间,好几个造反派头头都曾经打起歪主意,妄图把早被人民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恭肃公墓茔和建于明代的白氏家庙作为“破四旧”的对象。墓茔和家庙,早已内化为白氏家族爱国爱乡、忠于职守的精神图腾。造反派的企图,无异于谋杀他们的性命和侮辱他们的灵魂。白氏家族迅速召集全体青壮年组成文物保卫队,日夜值守并四处放出狠话,人在文物在,无关人员进入文物保护界线范围内,一律狼狗欢迎。慑于白氏家族的气势,造反派们虽咬牙切齿,无奈只好把革命热火烧向周边其他村庄的封建遗迹,恭肃公墓茔和白氏家庙终于幸免于难,完好无缺地保护了下来。

遗憾的是,那把作为全家族传世之宝的紫砂壶,还是在混乱中丢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