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黑道风云(三)

上一章: 下一章:

林雅婷的签证被展延了六个月。而且,豪哥还通过朋友关系帮她找到了一份酒店大堂实习副理的工作。

那段时间,冯万樽整个人都变了,简直就有点乐昏了头。

有一次,严倩琳抓住机会,对他说:“阿樽,你们来真的了?”

“什么真的假的?”他没料到严倩琳会这样看待他和林雅婷的感情,这或许也代表了豪哥的看法?他很清楚,自己是一个对感情非常认真的人,哪怕此前几次他并没有真正动情的经历,也是十分认真的,何况此次自己是调动了全身的感情细胞,全情投入。朱文豪和严倩琳会这样看他,他真有些吃惊,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

严倩琳当然不清楚他心中所想,进一步问道:“你打算娶她吗?”

“我希望这样,但不清楚她怎么想。”他未作任何思考,便说出了这句话。

这次是豪哥吃惊了,“难道你从来都没有跟她提起过?”

他当然提起过,但林雅婷没有作任何回答。

马季结束了,朱文豪告诉冯万樽,这个赛季集团的效益有了大幅度增加,开户数已经增加了百分之三十,收入增幅更大,达到了百分之四十。如果下一个赛季仍然能够保持这样的增幅,肯定是皆大欢喜。对这所有的一切,冯万樽的兴趣不大。他始终不想和帮会拉得太近,一切采取的是不即不离策略。没有赌马了,冯万樽就更加闲下来,他便全身心投入到林雅婷身上。她去上班,他送她,然后找个地方打斯诺克,待她下班,他就去接她。接下来,他们就好好地留在家里,尽情地享受二人世界。

在此期间,林雅婷获得了一次假期。二号首长

这是一次累积假。林雅婷并不是酒店的正式职工,按规定,她完全可以正常休假。当然,酒店的工作和其他职业略有不同,假若林雅婷不正常休假,有两种方法可以处理,一是可以将假期累积,需要的时候一次性休假,二是给她算加班工资。工资对于林雅婷来说,意义不是太大,反正她是要回深圳的,香港的工资虽高,半年的高工资也高不到哪里去。所以,她便将这些假累积起来,希望和冯万樽有一个共同的假期。

有一次,冯万樽和林雅婷谈起自己在东方夜巴黎赌博的情形,林雅婷大感兴趣,她提议,这个假期便去东方夜巴黎。对于她这个提议,冯万樽犹豫了很长时间。他自然担心,自己一旦去了东方夜巴黎,行踪便从此暴露。第一,胡超女肯定知道了他的去向,胡老大的那笔债,此时应该已经滚到了天文数字,再被他们缠上,不知会是什么后果。第二,澳门那边的案子到底怎么样了,他一无所知。在香港过了一年多时间,虽然风平浪静,并不等于那件案子已不存在,自己一旦露面,将澳门司法人员引过来,麻烦就大了。上次开董事会的时候,朱文豪说出他是冯良开的儿子这件事,就让他大吃了一惊。他因而知道,朱文豪一定暗中调查过他,并且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事后,他曾问过朱文豪,朱文豪也承认确实了解了他的情况,对于那件赌马事件,朱文豪的说法是,还不太了解内情。他曾答应冯万樽,会设法打听一下内幕,一有消息就告诉他,但事后朱文豪再没有提起此事。冯万樽便觉得,此事可能还没有完,朱文豪怕对他产生不好的影响,才没有说。

另一方面,冯万樽又想,既然澳门方面风平浪静,会不会真的没什么事?澳门马会大概也担心这一丑闻被媒体知悉,最终影响本会的利益,所以有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这件事如果没有一个了结,自己这一辈子都是逃犯,一辈子都无法得到内心的安宁。何不趁此机会露一露面,也借机试探一下?

内心挣扎了很久,直到林雅婷的假期到来时,冯万樽才最后下定决心。林雅婷的签证还有三个月,在这段最后的时间,自己应该尽一切可能满足她,让她过得开心幸福。这样想过之后,他便带着林雅婷上了东方夜巴黎。

他原以为,时隔一年多,那件事对他应该已经没有影响。没想到,他一上船,便引起了注意。他和林雅婷刚刚进入房间,便有一个男人上门了,自称是这里的经理。冯万樽看出,经理显得异常紧张,表面上又显得十分客气。冯万樽当然不希望经理产生误解,影响他们这次的休假计划,于是握着经理的手,向他介绍林雅婷。他说:“这位是林小姐,我的女朋友,我们来东方夜巴黎休假。很抱歉打扰周经理了。”

周经理一听,顿时明白,冯万樽只是来这里泡马子,并不是踩场子。既然如此,他也很会来事,当即让人送来五千元的筹码,欢迎冯先生和女朋友在这里玩得开心尽兴。

第二天,冯万樽带着林雅婷下了赌场。冯万樽自己没有出手,他将所有的筹码交给了林雅婷,让她随意下注。最初,周经理还派人盯着他们,看了一阵,发现冯万樽果然只是玩,便也不再过问他们的事。林雅婷对赌博一窍不通,仅仅是玩玩而已。冯万樽也只想让她开心,并不干涉她下注,甚至不给她任何建议。五千元的筹码自然经不起瞎折腾,当天就输掉了三千多,第二天又输了三千多。冯万樽无所谓,只要林雅婷能开心,这点钱他是完全能够承受的。第三天,林雅婷又输掉了一些钱。

直到最后一天,冯万樽才将她带到了轮盘赌台前。这次,冯万樽没有袖手旁观,而是给她讲了一番潮汐原理,然后对林雅婷说:“你下注的时候应该尽可能下在底部。”林雅婷的学业不错,稍稍思考一番,便明白了底部在哪个方位,然后往那个方位下注。可她毕竟不专业,仅仅下了一注,结果,圆球倒是落在了这个方位,却离她的下注格差了五格。

冯万樽便对她说:“你看吧,你如果将这五格全都下注,那么,你一定就赢钱了。”

林雅婷看了看冯万樽,完全不理解他的话。同时,她仔细地想了想,又看了看冯万樽,明白过来。下一次下注,她果然连下五格。这一次,她真的赢了。拿到三十六倍赔付时,她兴奋得手舞足蹈,几乎要跳起来。

这一天,林雅婷赢了六千元。实际上,将他们前几天输掉的算起来,只不过赢了二千元,若加上在船上的开销,他们不仅没有赢,还需要支出六千多。即使如此,林雅婷心里仍然觉得自己赢了,特别高兴。两人吃过晚饭,进入房间,便开始疯狂地亲热起来。林雅婷以这种方式,庆祝了她人生中这极其特别的一天。

趁着林雅婷兴奋,冯万樽不失时机地说:“亲爱的,嫁给我,好不好?”

林雅婷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说:“我觉得我现在已经非常非常幸福。有时候,我都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我知道,幸福通常都是非常吝啬的,如果要求太多,上天给我们的反而会少许多。对现在得到的一切,我心存感激,绝对不敢有更多的奢望。”

冯万樽说:“可是,我奢望。我奢望我们永远在一起,一刻都不分离。”

提到“分离”两个字,林雅婷顿时黯然,半天没有声音。她很清楚,分离是她的宿命,她根本无法抗拒。

冯万樽不甘心,说:“其实,你所说的并不是无法克服。我坚信,世界上没有困难是无法克服的,只要我们积极努力,我们就一定能够达成愿望。”

林雅婷说:“我没你那么乐观,尤其是我爱上你之后,我简直觉得我是在读一个神话。对于天真烂漫和耽于幻想的人来说,有神话存在,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我现在就生活在幸福之中,我哪里还敢有更大的奢望?所以,阿樽,我想对你说,我爱你,同时,我们也要正视现实。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我们无法同命运抗争,所以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顺从命运。”

第二天,两人离开了东方夜巴黎,返回香港。

幸福的时光容易流逝,几个月转眼而过。林雅婷的签证无法第二次延期,她不得不回深圳。

林雅婷离开前的三天,她已经不再在那间酒店上班。整整三天时间里,她一直留在冯万樽的房子里,门都没出。冯万樽也留在家里陪她,他向朱文豪请了假,甚至连那次赌马都放弃了。他们在一起,并不是抓紧时间进行亲热。恰恰相反,这三天时间,除了饿得实在受不了,不得不吃点东西的时候,他们只干一件事,就是紧紧地抱在一起。抱在一起不是做爱,甚至不是接吻,而是流泪。林雅婷在哭,冯万樽也在哭。冯万樽想过,对于普通香港人来说,完全可以去深圳买一套房子,然后在那里和林雅婷结婚。他真的好渴望这种生活,可他办不到,因为他不是普通的香港人,而是一个逃亡的澳门人。别说去深圳买一套房子,就算经常出入罗湖口岸都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他甚至不能经常和林雅婷通电话,只要稍稍出差错,都有可能被澳门警方查获。

林雅婷走了,冯万樽没有去送。他觉得自己的灵魂被她带走了,浑身一点劲儿都没有。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坚持将她送到罗湖口岸,临别的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或者会拖着她,不让她走,也完全有可能在最后一瞬间试图冲过口岸与她相拥。他已经预见了可能的结果,所以,他一再抑制要送她的冲动。

林雅婷的离去成了冯万樽人生的重大转折。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林雅婷带走了冯万樽的灵魂,使得他成了一具行尸走肉。第二天,他虽然去了公司,却是在办公室里傻坐了一整天,什么事都没干。就在这时,面前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严倩琳。严倩琳说:“楼下大堂有个人找你,是个女人。”

冯万樽听了暗自一愣,会有什么人找他?难道是阿英?自己和阿英分开已经一段时间了,彼此再没有来往。像她这种女人,身边永远都不会缺少男人,大概早把他忘了吧?如果不是她,那又会是谁?冯万樽便向严倩琳说:“姐,你别开玩笑了,哪里有什么女人找我?”

严倩琳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大堂刚才打电话告诉我的。说是好大阵势,是开着法拉利跑车来的。”

法拉利跑车?自己认识的人中,有开法拉利跑车的?他想到了一个人,但又觉得不可能。自己到香港来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联系过,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在这里?会不会与东方夜巴黎有关?人家既然找上门来了,躲肯定不是办法,反正也没什么事可干,不如去会会吧。

来到大堂一看,真是胡超女。冯万樽大为惊讶,说:“姐,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胡超女认真地看了看冯万樽,说:“看上去,感觉还不错。”

冯万樽说:“还算过得去。”

胡超女说:“下午没什么事吧?如果没事,跟姐去说说话。”

冯万樽要开自己的车,胡超女说:“那么麻烦干什么?上我的车,我们好说话。”

坐在车上,胡超女多少带点幽怨地说:“你好狠心,一离开就把姐给忘了。”

冯万樽连忙解释,他其实一直没有忘了她,常常都会想起,只不过,自己的身份不同,还属于在逃犯呢,所以不得不小心,请她谅解。

胡超女说:“什么在逃犯?早就不是了。”

冯万樽不明白她的意思,希望她解释清楚。

胡超女说,他离开之后,她便采取了一些行动,首先是找了几个人了解相关情况。其实,澳门马会的处境很微妙,澳门和香港非常近,香港赌马极度繁荣,对澳门赌马形成了巨大影响。两地的赌马差不多前后开锣,澳门不仅赌过马,还赌过狗,赌过赛车,可是,但凡这一类赌博,在澳门都搞不起来。赌马好不容易撑下来,利润却是相当微薄,经不起风浪。港澳面临回归,早在回归之前,就有人说,香港、澳门如此之近,没有必要两地赌马,早应该合并。以前之所以不能合并,是因为香港属英国,而澳门属葡萄牙,几年后都回归中国政府了,大家都怕中国政府会将澳门赌马归并香港,敏感时期谁都不想出事,澳门马会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了这一前提,又有了胡超女在背后活动,这件事早已经冷处理了。胡超女说,马会确实上报了司法厅,司法厅也立了案。但因为马会催得不紧,司法厅又有很多案子要办,发现冯万樽已经逃离之后,再没有采取行动。这种案子,因为没有签发通缉令,一般情况是挂了起来,可能永远都不再去过问了。只有两种情况,这件陈案会被翻出来,一是嫌犯出现,而马会方面又催得紧,二是有新的案子带出来。马会那方面,胡超女已经打过招呼,他们答应,只要冯万樽不再在澳门马会生事,保证不会再追究。因此,这件案子算是不明不白地处理了。

胡超女将冯万樽带到了希尔顿酒店,他们并没有去房间,而是去了咖啡厅。

毕竟很长时间没见了,彼此显得有些生分,冯万樽选择了一个和她对面的位置坐下。

胡超女说:“怎么坐那么远?来,坐过来,让姐好好看看你。”

冯万樽只好坐到了她的身边,她便伸出手,捧住冯万樽的脸,看了个认真仔细,并且说:“不错,还是那么帅。”说过之后,便送上自己的唇,开始吻起来。

胡超女似乎有点急不可耐,服务员敲门,她只好将他松开。胡超女没有点咖啡,而是点了一瓶波尔多红酒。在红酒送来之前,两人开始说话。

冯万樽说:“既然已经没事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害得我这一年多来天天提心吊胆。”

胡超女说:“这能怪我吗?你走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在香港买一台CALL机,然后把号码告诉我,我会来看你。你和我联系了吗?还有,我给你的银行卡,你用过吗?”

冯万樽一想,确实如此,不仅没有和她联系,也没有与陈士俊联系,还有自己的好同学萧厚昆,也是好久没有联系了。这些人如今混得怎么样?故人相见,勾起了他的思乡病,思乡原来是对故人的一种特别情绪。他真的好想立即回一趟澳门,和朋友们好好地聚一聚。转而一想,恐怕还是不行,那件案子虽然如此了结了,可自己的麻烦并没有了结呀。当初父亲欠下的那笔债务,现在滚成一个天文数字了吧?别说是天文数字,就算是按以前的数,自己目前也还不起。

胡超女当然不知道他心里想着这些,而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说。她说,如果不是他不久前去了一趟东方夜巴黎,她还真的不知道他的情况。他去东方夜巴黎后,手下立即给她打了电话。她说:“有件事,我要向你道歉。我让人跟踪了你,才知道你在这里。”

冯万樽说:“我已经想到了。其实,我到东方夜巴黎,也是因为想你。”

胡超女马上变了脸,说:“你哄姐呀。你如果想姐,会带一个女仔过去?”

冯万樽当即异常尴尬。想胡超女,他并没有说假话。可对胡超女的感情,同对林雅婷的感情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不同的感情,他又怎么能向胡超女解释?令他没想到的是,胡超女在这方面看得很开,之所以语带嗔怒,也只是想在他面前撒娇,并不真想兴师问罪。她的语气接着一转,说:“我听说那个女仔非常清纯可爱,是你在香港谈的女朋友?”

冯万樽摆了摆头,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胡超女又一次惊讶,问他为什么。他简单地将林雅婷的情况说了一下。有关这件事,他不想让胡超女问得过多,便找了个机会转移话题,问她知不知道萧厚昆目前的情况。冯万樽在澳门的两个好朋友,一个是萧厚昆,一个是陈士俊。胡超女知道前者而不知道后者。按冯万樽所想,萧厚昆大学已经毕业了,要么开始读硕士学位,要么离开学校找到工作了。

让他没料到的是,胡超女立即说:“快别说那个姓萧的了,我不想提他。”

冯万樽吃惊了一下,问道:“为什么?”

胡超女说:“你还以为他是你的朋友。我告诉你,这个人太不是东西了,他在你背后做了很多坏事。”

冯万樽根本不相信萧厚昆会在他背后做很多坏事,反复追问,胡超女才说出真相。

这件事说来话长,不是一两句能够说清楚的。冯良开第一次带冯万樽去她家,那时他才只有两三岁。他给她留下的印象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他非常漂亮可爱,完全像个洋娃娃,特别喜欢说话,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语速特别快,大家都喜欢逗他说话。另一件事冯万樽可能不记得了,他似乎从小就喜欢特别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喜欢吻女孩子的嘴唇。她的初吻就是被他强行夺走的。那时,她才十五六岁,觉得他很好玩,便把他抱在怀里玩。不料他趁着她不注意,吻了她的唇。不是那种普通的吻,给人的感觉是真正的男女之间的吻,那个吻让她心惊肉跳。此后不久,她出国读书了,回来后,又一直在香港发展,回到澳门的机会很少,虽然见过冯叔几次,但一次也没有见冯万樽。直到冯良开的葬礼上,她才又一次见到他,没想到当年那个调皮的孩子已经长成了帅小伙。

冯良开是跟着胡老虎出道的,差不多同时出道的还有能叔等人。叶汉与胡老虎闹翻之后,胡老虎便培养了一批年轻人协助自己控制赌权。这批年轻人后来冒出了几个精英,比如冯良开,也冒出了几个会来事的人,比如能叔。但是,冯良开与能叔之间却存在很多矛盾,早在胡超女去外国读书之前,冯良开便已经脱离了胡老虎集团。尽管胡超女与冯良开的感情很深,毕竟她已经成年,有自己的世界,与冯家的来往非常之少。对于冯良开的去世,胡超女虽伤心和惊叹人生无常,却也没有太关注。直到在东方夜巴黎意外遇到冯万樽,她才觉得自己对冯家关心太少。但那时,她以为冯万樽成了烂赌鬼,深为开叔养出这么个儿子而震惊和遗憾。

后来知道,冯万樽并不是出手,她便以为,冯叔身后或许没有身家,冯万樽需要自己养活自己。她因此拿出一百万,希望冯万樽利用这笔钱安顿好自己。可后来,他却告诉她,那笔钱用来还债了,而且不是他的债,是他父亲的债。这件事给胡超女又一次触动。因为他不让她插手此事,她也就不准备过问,在她看来,冯叔是不至于欠很多债的。不料后来冯万樽被人打了,她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的复杂。但那时候,她因为自己有些事需要处理,来不及过问。又过了一段时间,她听到一个消息,能叔曾带人去过她家。可这件事没有任何人告诉她。她认真思考一番,想明白了一件事,能叔去她家,肯定不是为了找她,而是找冯万樽。她因此想到,冯万樽的那些债务很可能是欠能叔的。这就让胡超女奇怪了,冯叔怎么可能欠能叔的债?这笔债务可能有问题。

胡超女决定好好调查一下这件事。可她刚刚着手调查的时候,又一次出事了,因为造马事件,冯万樽不得不逃出了澳门。冯万樽离去之后,胡超女做了两件事,一是找关系,将澳门马会摆平了,一是调查了冯良开欠赌债一事。这一调查,让她发现,此事的背后竟然有如此深的内幕。

内幕的核心竟然是,有人利用了冯良开和能叔之间的不和。

冯良开和能叔不和,其实只是为了在胡老虎面前争宠。冯良开有绝技在身,自然心高气傲,能叔不同,他没什么特别的本事,只得四面讨好。冯良开看不惯能叔的为人,彼此才会闹得不十分愉快。冯良开离开胡氏集团之后,对能叔没有威胁了,两人表面上又恢复了兄弟之谊。没想到,多年之后,有个人翻出了这块陈年旧疤。这个人就是冯万樽最好的同学萧厚昆。

萧厚昆很早就已经跟着能叔了,只不过在能叔手下一直得不到重用,只是一个小混混而已。能叔倒也不是不重用他,而是希望他好好读书,以便将来派上更大的用场。萧厚昆觉得能叔既然希望他上大学,他就很努力地讨好能叔,考上了澳门大学。让他意外的是,在大学里他认识了冯万樽。萧厚昆早就知道,能叔与冯良开之间有矛盾,便想利用这种矛盾得到能叔的重用。有几次,他试着将冯万樽的一些情况提供给能叔,能叔果然大感兴趣。萧厚昆提供了很多与冯万樽有关的消息,能叔其实没有半点兴趣。时间一长,萧厚昆明白了,能叔有兴趣的是冯良开,而不是冯万樽。然而,他哪里知道冯良开的消息?为了讨好能叔,只能瞎编。不知到底是能叔的引导,还是萧厚昆摸清了能叔的心思,编造了一个谎言,说是冯良开正和几个大财团密谋,想夺得澳门赌牌。

澳门赌牌的含金量非常之高,当初掌握在第一代赌王傅老榕手里,傅家便成了澳门首富。后来,胡老虎夺得澳门首富的头衔,就转到了胡老虎身上。这么多年来,胡老虎最担心的就是赌牌易主,此前,他有钱有势,一般人根本无法撼动他在澳门的地位,所以他并不担心赌牌在自己手上易主。可是,在澳门回归之后,澳门的博彩业将会呈现怎样的变化,他心里没底。他最担心的是,某些权力集团和财团合谋,将赌牌夺走。无论是财团还是权力集团,都需要一个懂得博彩业的代理人,这个人在业内必须有相当的知名度。能叔将冯良开正联络某些财团想夺走澳门赌牌的消息告诉胡老虎。胡老虎虽然震惊,却也不完全相信。他下令能叔好好调查此事。

很难说能叔在这件事情上没有私心或者没有带进当年的意气。最终,胡老虎同意由能叔全权处理此事。能叔因此和萧厚昆一起制订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是要让冯良开在赌界名誉扫地,并且欠上一大笔他永远都还不清的债务。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计划才执行了一半,冯良开便死在了赌场上。

事后,能叔告诉胡超女,冯良开这么年轻,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会以那样一种方式死去。冯良开一死,这个计划自然没有必要再继续了。不料萧厚昆告诉能叔,冯万樽对父亲的死起了疑心,发誓要查清这件事。过了几天,他又对能叔说,冯良开虽然死了,那些财团却不死心,正在秘密和冯万樽接触。冯万樽发誓要夺得澳门赌权。对于萧厚昆的话,能叔并不完全相信,但又不敢不信,因此与胡老虎商量。胡老虎同意了能叔的方案,用那笔债务压着冯万樽,让他一直还不清,直到赌牌顺利过渡为止。

这就是所有一切的真相。

听了胡超女的话,冯万樽目瞪口呆。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那个在自己父亲的灵前哭得比自己还伤心的萧厚昆,竟然是这一切的幕后导演。这无疑说明,自己交了萧厚昆这样一个朋友,却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本来,见到胡超女,又听到自己的事已经了结,他十分高兴。可听到这件事,他的心情忽然异常失落。在那里傻傻地坐了半天,酒也不喝了,话也不想说了。胡超女想了很多办法,希望调动他的情绪,他却像傻了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胡超女实在无能为力了,只好将他送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作者笔下的主人公都像沙比说道:

    作者笔下的主人公都像沙比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