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马神出世(一)

上一章: 下一章:

听说骆波出事的消息时,冯万樽正在组建自己的赌马集团。

那天和胡超女一起离开悦华楼,回到家,兴奋的冯万樽紧紧地把胡超女搂在怀里,激动并且感激地说:“姐,你真是太厉害了。”

胡超女说:“哪里是我厉害?是我老爸厉害。他们才不会怕我,而是怕我老爸。人就是这样,身后没有一座山为你遮风挡雨,你就别想长成大树。”

冯万樽说:“那也需要你有长成大树的潜质吧。”

胡超女说:“都对。”

冯万樽说:“当时,我简直觉得你就像电影上的女英雄。”

胡超女听了,哈哈大笑,说:“我告诉你,我当时就当那是在演电影。你想想,那么大的场面,你以为我不怕呀!如果不是当成演电影,我可能早晕菜了。”胡超女并没有说假话,尽管她平时大开大合,横行无忌,那也是在一些看起来不怎么重要的场合,像今天这样的大场面,心中不装着一个大大的怯才是怪事。胡超女完全是鼓着一口气,直到进了家门,才确信自己不仅安全,而且将这件事摆平了。

松弛下来的胡超女自然兴奋,特别是冯万樽主动抱了她,她的兴奋便如海啸一般,铺天而来。很快,他们便滚到了床上,疯狂地亲热起来,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即使如此,她仍然没有睡意。她问冯万樽:“阿樽,现在这件事应该已经过去了。澳门的事也已经了结,你有什么打算?”

冯万樽还真没有仔细想,最近搞得他如此紧张,既然已经没事了,他想出去好好地放一下风,让自己的神经松弛一下。至于以后,有的是时间考虑,也不急在这一时。

胡超女说:“我替你考虑过了,其实,你可以自己组建一个集团参与赌马。”

冯万樽立即予以否定,说:“不不不,我再不干这行了。这几年我经历的所有磨难都是因为赌博。现在我才知道,当初我妈咪为什么要我发誓,一辈子永远不赌博。”

胡超女爱怜地拍了拍他的脸,说:“你呀!你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妈妈的乖宝宝。”

冯万樽说:“我妈说的是对的呀,我为什么不听?”

胡超女说:“可是,你认为这几年你的不顺是因为赌博,这是一个认识性错误。”

冯万樽略想了想,胡超女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他的不顺是因为萧厚昆要在能叔面前受重视,所以设计陷害了他和他的父亲。他不是因为赌博才陷入危机,而是因为想通过赌博来化解危机。赌博能化解危机?显然不能,相反,赌博确实可能引发某些危机。

胡超女说:“坦率地说,以前我对赌博也没有好感。你想想,我家上上下下一窝子赌徒,吃的就是赌博饭,为了保住这张赌牌,可以不择手段,不讲感情,可以尔虞我诈、兄弟反目。我从小就不喜欢赌徒。可是很奇怪,我喜欢开叔。我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后来,我上了东方夜巴黎,不得不自己当起了赌场老板。就算这时候,我还是憎恶这个行业,看到那些赌徒在东方夜巴黎的种种行为,我恨不得把那条船炸沉。你肯定不知道我回香港后为什么要进娱乐圈,因为我痛恨家族产业,痛恨赌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你上赌船了,下面的人告诉我,有一个年轻人在出千。我说,那就按规矩办吧,我甚至懒得了解相关细节。可是,时隔不久,我手下的人跑来对我说,胡姐,你应该去见一下这个人。我没想到,竟然是你,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并没有出千。

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我想,如果我们没办法改变潮汐对轮盘的影响,就算你在那里一直赌下去,我们都无权阻止。因为你遵循了所有规则。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我们的社会就是一个大赌场,每一个人的人生就是一场赌博。社会的所有一切法律制度就是这个大赌场的游戏规则。如果一个人严格按照这个赌场的规则行事,他的任何行为不仅不应该受到责罚,而且应该受到奖赏,他绝对是一个好公民。这件事令我重新了解很多东西,尤其是赌博这个行业。别人告诉我,其实,赌博是一个组合词,是由赌和博组成的。赌主要是赌徒和庄家之间的博弈,博则是博彩,是赌徒和赌徒之间的博弈。我于是想,在赌博这个领域其实也存在两种人,即赌徒和赌鬼,两者的区别在于个人的情绪管理。

情绪管理很好的人,既严格遵循一切规则规范,又科学理性程序地从事这项工作。这就不是赌博,而是投资,而是职业行为。这种情形就像股市,股市上永远存在两种人,一种是投机者,一种是投资者。想到这一点,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在赌场其实也有两种人,一种是理性的,一种是非理性的,前者是投资者,后者是投机者。任何投资只要在游戏规则之内,那就是合法的事业,就不应该受到谴责。你现在想想你自己所做的一切,你的情绪管理很好,从来都不会失去理智,从来都不会超越甚至试图改变游戏规则,当然,澳门马会那次除外,那是你误入歧途。你从来都不投机,不搏懵,你不计较一场一时的得失,而是讲究整体利润率,这不是投资又是什么?可惜你妈咪已经不在了,如果在,我去做她的工作,保证能够说服她,我会告诉她,你不是赌博,你是在投资是在赌博这个行业里建立一个投资王国。我相信,你妈咪一定会理解你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冯万樽之所以一再告诫自己要远离这个行业,完全是出于对母亲的尊重以及男人重信诺的品性。同时,他又不断在赌马这个行业转来转去,因为这个行业让他深深地痴迷,不忍离去。这就像爱一个女人,无论那个女人怎样拒绝你,你的面前有多少阻碍,你就是忍不住,要出现在那个女人身边,要做点什么引起她的注意。亲近这个行业,令他兴奋、欢娱,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激情和挑战。远离这个行业,令他痛苦不堪,却又意兴阑珊,常常被一种灰败的情绪压抑着。胡超女的一席话,拨云见日,让他突然明白,母亲反对的,其实只是烂赌,只是投机,而他是一个科学理性的投资者,一个在非理性王国里用理性建立或者维护秩序的人。或许,他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为自己减负的说辞,胡超女替他找到了这个说辞。

他一句话都没说,翻了个身,紧紧地抱住她,深深地吻她。很快,两人又开始兴奋起来。

从第二天开始,冯万樽便开始为成立赌马集团做准备。

因为有胡超女的支持,这件事干得异常顺利。胡超女在快活谷的一幢大厦有整整三层楼的物业,当初,她买下这些物业是想在此建立自己的娱乐公司总部,后来,她不得不退出娱乐圈,这个梦也就破灭了,这些物业也就闲置在那里。既然冯万樽要开始自己的赌马事业,她便将其中的一层楼提供给冯万樽。冯万樽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指挥中心,设立了电脑控制中心、数据分析部、情报部、会计部、操作部、外勤部等部门。他为这些部门配置了最先进的电脑,建立了局域网络,并且从马会搭了一根线,直接接收马会的相关数据。在这个中心,冯万樽安装了自己的赌马必胜软件,同时,他还利用所有时间,对自己的软件进行修改,希望尽快推出 3.0版。

在冯万樽计划的3.0版中,核心部分包括三大部分,其一是数据分析程式,其二是模拟比赛系统,其三是建立在这个数据分析结果之上的自动投注组合序。

冯万樽组建这个赌马集团,有一个相当长的准备过程,这一过程长达几个月时间。在他准备时,香港完成了主权回归。香港又用欢天喜地的赌马,为这一回归举行了一个另类的庆祝仪式。尽管一切都没有改变,可香港人的心情变了。此前,他们一直担心回归后的香港政府会禁赌,现在他们感觉中国政府正在兑现马照跑、舞照跳的承诺,无不欢欣鼓舞。冯万樽当然没有参与这件事,他正全力以赴组建自己的赌马集团。加上一个多月后,香港结束了赛季,这是一个长达数月的平静期。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好好介绍一下冯万樽的赌马软件以及赌马的一些规则。

影响马匹比赛结果的因素有很多,总体来说,不外乎四大方面。第一,马匹;第二,骑师;第三,场地;第四,练马师。四大类中,每一类又有很多的细目,比如马匹,包括其年龄、种源、实际经验、负重、步幅、翻蹄速度、跑完三个赛段所需要时间等。场地也是极其重要的要素,包括草地和泥地的区别、排位的情况、风力的影响。一般人或许觉得,骑师对比赛结果的影响巨大,练马师对比赛结果的影响相对很小或者为零。实际上,练马师的因素非常重要。每一匹马的参赛均由练马师安排,包括骑师的操作,都是严格按照练马师的要求进行的。练马师就像足球比赛的教练员,骑师只是场上的队长。练马师会有意对场地、赛程、骑师等因素进行选择,例如,训练的时候,甚至是参加某些比赛的时候,练马师有意隐瞒某匹马的实力,不让骑师尽力鞭策其马,以便在另一场赛事中成为脱颖而出的大黑马。这种操作并不是造马,而是合理安排战术,是比赛规则允许的。若想知道某匹马是否被练马师隐瞒了实力,就需要对练马师和骑师有足够的了解并且进行极其科学的数据分析。

冯万樽的赌马软件就是对这所有一切进行记录,比如步幅,你不可能去现场丈量,只能事先录像,然后根据录像资料进行测试,再通过科学分析的方法得出一个更为接近的数据。再比如翻蹄速度,同样只能根据录像资料进入测试。将所有数据输入电脑,电脑便会按照事先编好的程序,找出三匹最有实力的马和三匹最可能爆冷门的黑马。然后,计算机会自动根据各匹马的评分情况,对被选出的六匹马中实力较弱的马予以甄别,选定其中三匹。

赌马必胜软件3.0版最突出的部分,是模拟赛事程序。操作者只需要将各种数据输入电脑,电脑便会对赛事进行自动模拟,排出模拟名次。冯万樽在总部建立了一个电脑模拟赛场,这个赛场是一个电子模拟作战室,分别由多台电脑和多个大小不同的屏幕组成。模拟开始,各位电脑操作员坐在每一台电脑前,这台电脑便代表着一匹参赛马。他们只需要将该马的相关数据输入电脑,然后由总控制室启动模拟比赛开始程序,大屏幕上便会出现模拟比赛的赛场情况。此时,屏幕上出现的比赛就是严格客观的赛事,当所有数据准确且无改变时,这个模拟赛事将最接近实际比赛结果。当然,任何一场比赛都不可能严格按照所有客观因素进行,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会改变比赛结果。这些因素非常之多,而且微妙。比如说,骑师的开鞭时间、骑师的鞭数、风力风向的改变、草地比赛中草皮的践踏情况等,都可能影响比赛结果。因此,冯万樽的模拟赛事就会有很多场,第一场是完全客观的赛事,接下来,他会给每一位操作员发布不同的指令,再根据新的指令进行模拟比赛。

反复模拟多次,每次比赛的结果都会有些许不同,甚至由于数值的不同,模拟赛事的名次会有较大的变化。冯万樽所要做的事便是对这些细微的变化进行记录,并且在模拟赛事结束后将全部数据再一次输入电脑。此时,电脑便会提供一个综合排名。这个综合排名是多次模拟之后,根据每一匹马在每一场模拟赛事中的得分情况综合排出的。可以说,这将是一个最接近比赛马实力的排名,也是一个最接近赛果的排名。

但理论并不等于事实,只能说是最接近事实。正因为存在许多确定或者不确定因素,比赛的结果才会不可把握,也才具备可赌性。假设在所有比赛马中要求你能非常准确地把握某三匹马将会胜出,那你会怎么办?你买其中一匹马,获胜的机会是百分之三十三,你如果同时买三匹马,获胜的机会就是百分之百。二号首长

这就是冯万樽赌马的基本逻辑。他此前做大量的工作,只是为了获得这个前三名的名单,在这个名单中,有一个理论上的第一名。这个理论上的第一名被冯万樽称为“胆”,他会围绕这个“胆”建立一系列组合。比如独赢,他会同时投排名前三位的马,而不是投一位。如此一来,三匹马中无论哪一匹胜出,他都赢了。再比如连赢,此时需要投一个较为复杂的组合,马胆分别和理论上的第二名、第三名甚至第四名配对。为了确保一定投中,还得有一个防守型配对,比如以理论上的第二名为胆,与理论上的第一名、第三名配对。如此一来,连赢组合便可能投八组甚至十组。

下面需要为不懂赌马的读者介绍一下赌马比赛的相关知识。

香港赌马,赌的实际上是马匹跑出的不同名次,而不仅仅是某一场的冠军。每一个赛马日有十场比赛,这十场比赛的冠、亚、季军按照不同的方式组合,便能得出几千种结果。马会在几千种结果中选择几种胜出组合模式,按每一种模式设置一个彩池。

最大的彩池是独赢,也就是每一场的冠军,英文字母为V。单场赛事中,投某两匹马夺得第一名和第二名,称为连赢,英文字母为Q。单场赛事中,投某三匹马获得一、二、三名,称为三重彩,英文字母为T,也称为单T。这是最基本的组合,每一场赛事都有。除此之外,还可以将这些基本组合和其他各场的基本组合进行再组合,得出一些新的彩种。比如投相连两场独赢,称为孖宝。投连续六场赛事的独赢,称为六环彩。投第四场和第五场的三重彩,称为孖T。投第三、四、六场的三重彩,则称为三T。

一个赛马日十场比赛,马会便会设十个独赢彩池、十个连赢彩池、十个单T彩池。多个孖宝彩池和多个六环彩彩池、一个孖T彩池和一个三T彩池。马迷投某一种胜出方式,投入了资金被抽取马会佣金和政府税金之后,余款全部汇入这个彩池。马会佣金和政府税金加起来约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马迷投入的资金大约百分之八十进入了不同的彩池用于派彩。而派彩的方法则是将彩池中的全部资金派给赢者。比如说,第一场独赢池有十五万元,买某匹马胜出者有一万注,则每注获赔一点五元,赔率为一点五倍。赔付之后,彩池余额为零。

一般来说,独赢、连赢和单T基本上是当场中彩,即时赔付。比赛结果出来之后,彩池中的余额在理论上便是零。但如果投连续几场赛事的结果,投中率就非常之低了,更多的时候是,一场比赛下来没有一注投中。此时,彩池中的赌金就会转存累积。比如说最难中的三T池,可能连续几场乃至几个月,没有一注投中,彩金便有可能累积几千万。当某一人或一注投中时,哪怕你投入的资金仅仅一注,这几千万也该你获得。

除了对理论上可能胜出的三匹马进行组合以外,影响冯万樽投注的,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赔率的变化。赔率是马会根据各彩池总彩金与各匹马的押注额之间的变化计算出来的。往往只到开闸前的最后一刻,马会才终止投注,因此,离开闸时间越近,赔率的变化越大。冯万樽之所以关注赔率变化,是因为赔率直接关系到他的利润率。如果某匹马已经是三倍大热门,那么,他再投注,赔率很可能被他的大额资金打到二点几甚至一点几倍,即使最终胜出了,除去在其他组合中失去的赌金以及赢得后所付和税费,结果却是亏损。比如说,你买中的那匹马独赢,赔率为二。

你在这匹马上投了一注,十元,获赔二十元。但你在另外两匹马上也各投入了一注,你的总投入就是三十元,获赔只有二十元,即使没有缴纳所得税,你已经亏了十元。这样的马匹,对于冯万樽没有丝毫意义,他不会投注。但是,并非所有的小赔率马他完全不投,实际上,冯万樽将自己的投注组合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赚钱组合,也可以理解为进攻型组合,只要胜出,便会赢得相当可观的收入。第二部分是求稳组合,也可以理解为防守型组合,这种组合胜出,可以盈利,但利润率比较低。之所以投这种组合,是为了保证总体利润率。第三种部分是保本组合,是完全防御型组合,目的仅仅是保障在前两种组合全部失利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保住赌本或者少亏。

当然,也有极少数情况,冯万樽会脱离电脑的计算,在某一个组合中投入极大的额度。进行这种决策,他需要一个根本前提,那就是某匹马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这匹引起他高度重视的马,往往具备一些必要条件,比如赔率极高又具有超级黑马本质。赔率极高,说明这匹马并没有引起职业赌马集团或大资金的注意,投注额极少。而他本人恰恰注意到了这匹马诸多极其细微的优势,这些优势极可能导致它最终的胜出。

因为是集团作战,冯万樽不太可能亲临现场观察练马,所以,他特别重视VideoForm,即录像赛事分析。为此,他组织了一个极其专业的队伍对晨操、试闸和正式赛程进行全程多方位的拍摄,然后由专业人才对这些录像进行分析,从而得出数据。

然而,冯万樽的集团毕竟刚刚组建,每一个部门都需要专业人才,一时之间,这类人才很难找到。比如电脑人才,他可以从自己此前的同学中挑选几个,再在香港本地招募几个。根据实际使用情况,再决定这些人的去留。数据分析人才暂时难以找到,他可以边用边教,自己培养,只是他本人需要亲力亲为,比较难的是一个专业的VideoForm拍摄队伍。好在香港的赛马已经相当成熟,马会周围有一大帮以此为业的专业人才,他们往往组成一个团队,以非常专业的器材和手段,对晨操、试闸等全过程进行录像,然后将这些录像资料出售给需要者。冯万樽希望建立一支自己的摄影队,他为此去马会泡了几天,广泛接触了很多该类人才,最后找到一个因为效益不怎么样,准备解散的团队。冯万樽将他们召集起来,对他们说:“维持你们这个团队需要多少钱?我来投资,但有一点,你们不需要再替别人服务了,只做我一家的生意。我会给你们提一些具体要求和操作规程,你们必须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来。我能向你们保证的是,让你们赚钱,并且比你们以前赚至少一倍以上。”

后来,这支队伍经过冯万樽的培训和淘汰筛选,成了冯万樽集团中最为稳定的一支队伍。

还需要介绍的是,冯万樽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甚至完全不懂管理。要建立一间公司,就不能不管理。比如说,你需要招很多员工,这些人分为不同的部门,整个集团需要规章制度,各个部门需要规程,平常还需要对此督促检查。公司组建之初,琐事一大堆,仅仅是招收各种员工,就会令冯万樽烦死。好在有豪哥与胡超女的全力支持,胡超女从她的公司抽调了人事部的两个管理高手,由严倩琳负责,建立了一个临时管理团队,负责相关的日常事务。

所有准备工作做好后,集团正式宣告成立,朱文豪为集团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叫马神集团。但是,冯万樽并没有举行任何仪式,他要将这个开业仪式的时间推后,利用一场精彩赛事来庆祝集团的成立。

新的赛季到来时,冯万樽的公司其实已经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可以开战了。但他像一个极有耐心的猎人,又像一个最顶尖的狙击手,可以长时间不眠不休地伏在观测点,仔细地观测猎物,耐心地等待最佳机会。新赛季的最初两个月,冯万樽只进行模拟投注,既借此机会训练队伍,也耐心等待一次最佳机会。他需要一个初战告捷的开门红。

机会说来就来了,这是星期三的夜场,被冯万樽选中的是新马一千六百五十米赛事。冯万樽的数据分析库提醒他,这场赛事中,六匹实力马,其他三匹可以不必考虑,由于各种原因,它们在此战中将会战绩平平。另外三匹马:“潇洒舞士”、“美好时光”和“快乐写意”,将是本场的主角,整个战斗也将在这三匹马之间展开,可以说,这是一场三匹马的战斗。赛前,“潇洒舞士”已经是大热门,各大报的马经版均有专门的文章对其进行介绍和预测。相反,冯万樽注意到的另一匹马“美好时光”却是大冷门,几乎没有哪一个马评人提到它。而冯万樽通过自己的软件系统进行的赛事模拟,明确无误地告诉他,“美好时光”是本场赛事的 “胆”。

毕竟是第一场赛事,属于开山之战,冯万樽在自己的电子模拟作战室安排了一场观摩,被他请来的嘉宾包括了胡超女、朱文豪、陈士俊和严倩琳。这些人全部是他的股东,却又不是明确的股东。当初,冯万樽在智马集团的时候,建议朱文豪除了外围马业务,最好开辟合法赌马业务。他曾就此事与骆波交换过意见,骆波或许正急于用钱投资房地产的缘故,否决了。但朱文豪见冯万樽实在闲得慌,便和严倩琳各拿了一部分钱,与冯万樽的赌本合起来,总共五百万,在马会开户。后来,新港酒店出事,警方虽然查封了智马集团,可冯万樽的这个马会账户是合法的,又因为他删除了电脑资料,警方并没有得到这个账户的相关信息,这个账户得以保留。新港酒店出事时,这个账户已经有了一千万。

冯万樽组建赌马集团的时候,征求他们的意见,希望以此作为他们的股本。陈士俊成为冯万樽的股东,也是非常特别的。当初,冯万樽为了还债,向陈士俊预支了报酬,说好以后每月从他应得的报酬中扣除百分之二十。可是,还没来得及扣完便出事了,他逃出澳门的时候,陈士俊不仅没有追要那笔钱,还给了他五十万的安家费。冯万樽便将这两笔钱加在一起,算了陈士俊的入股。最特别的大概还要算胡超女。冯万樽到底从她那里拿了多少钱,冯万樽自己也不一定能算清。这次组建公司,胡超女又拿出了整整一层楼面给他做写字楼,租金的事一句未提。如果将这层写字楼的产权算股本,胡超女的股份可能占到整个集团的八成。就算以租金计算,一年下来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所以,冯万樽同样给她算了股权。

离开闸还剩十分钟了,在场的所有人看上去都非常平静。电视屏幕上显示,“潇洒舞士”的赔率是一点九倍,并且继续呈下跌趋势,下跌的速度在加快。“美好时光”最新报出的赔率是九倍,数值似乎还会上升。

冯万樽迅速向他的操作小组发出了指令。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V:以“美好时光”为主,“潇洒舞士”次之,“快乐写意”再次之。

Q:以“美好时光”为胆配对,进攻组合为“美好时光”和“潇洒舞士”,防守组合为“美好时光”和“快乐写意”,防御组合为“潇洒舞士”和“快乐写意”。

T:同样以“美好时光”为胆进行排列。第一组,“美好时光”、“快乐写意”、“潇洒舞士”;第二组,“美好时光”、“潇洒舞士”、“快乐写意”;第三组,“潇洒舞士”、“美好时光”、“快乐写意”;第四组,“潇洒舞士”、“快乐写意”、“美好时光”;第五组,“快乐写意”、“潇洒舞士”、“美好时光”。

由这个组合可以看出,如果冯万樽所看好的三匹马胜出,则无论排位如何,他都会中彩。当然,最好的结果是“美好时光”第一,“潇洒舞士”第二。这种组合,他在独赢和连赢彩池中都是重注,而三重彩彩池中只要“美好时光”跑第二,另两匹马的排位不影响他的中彩,因为这两种组合的投注额是一样的。

马迷为什么力捧“潇洒舞士”而冷落“美好时光”?根本原因是这两匹马曾经有过两番龙争虎斗。第一轮赛事在一个半月前,跑一千米好地,“美好时光” 以领先“潇洒舞士”差不多九个马位的绝对优势夺得冠军。第二轮赛事是半个月前,两匹马在一千二百米好黏地上又有过一番龙争虎斗。“美好时光”挟上次大胜的威势,被捧成本场赛事中夺冠的大热门。然而,比赛结果令马迷大失所望,热门倒灶,输给了当场的次热门“潇洒舞士”一个多马位。目前是这两匹马第三轮的较量,有了前两次经验,马迷普遍认为“美好时光”必输无疑。

然而,冯万樽的电脑系统却给他提供了另外一些带着重号的信息。

其一,上次一千二赛事,“潇洒舞士”的负重比“美好时光”多出一磅,本次多出八磅。其二,上次赛事,“潇洒舞士”的排位情况是正二,本次是负一,上次排位较本次好。而“美好时光”刚好颠倒,上次是负一,本次是正二。其三,“美好时光”大胜那次,跑的是好地,负于“潇洒舞士”,那次则是好黏地,本次赛事又回到了好地。

普通马迷之所以相信“潇洒舞士”一定胜出,有几大原因,其一,因为马经版的鼓吹;其二,前次胜利在马迷中形成了心理认同,相反,更前一次的成绩却被马迷忽略;其三,从众心理在起相当重要的作用。

尽管冯万樽力挺“美好时光”,但也可以看出,他并不是盲目的,他在主攻“美好时光”的同时,也将“潇洒舞士”和“快乐写意”当成了备选方案。这个方案给他造成的结果是,如果“美好时光”胜出,他的进攻战略实现,将赢得大钱;如果“潇洒舞士”胜出,他的防守战略实现,略有盈利;如果“快乐写意”胜出,他可基本保存略有亏损。当然,肯定还存在第四种可能,那就是三匹均输掉比赛,那么,他的投资全部损失。不过,在他严密科学的分析之后,这种可能性相对较小。

开赛前一分钟,最后的赔率出来了,“美好时光”七点四倍。

赛闸拉开,“美好时光”果然是占尽天时、地利,一路领先。在场的人都知道冯万樽在“美好时光”身上投了重注,大家一路高声地叫着“美好时光”。第一个直道结束,“美好时光”以领先优势进入弯道。随后,又第一个进入第二直道的冲刺道。此时,“美好时光”的领先优势已经非常明显,“潇洒舞士”进入冲刺阶段后,虽然加快了速度,毕竟落后一个半马身,接近终点时,虽然缩短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却已经无法改变结果。到了最后五十米,“潇洒舞士”似乎有点力有不逮,速度慢了下来。相反,“快乐写意”越战越勇,越跑越快。“美好时光”第一个冲到了终点,“快乐写意”以领先一个马头,比“潇洒舞士”先一步冲过终点线。

不需要反复播放比赛录像来判断排名,所有的马迷凭肉眼已经知道了比赛结果,“美好时光”第一,“快乐写意”第二,“潇洒舞士”第三。

这样的结果虽不是冯万樽的最佳组合,却已经是次佳组合。

于是,所有的人都等着马会报出派彩数据。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独赢每注(十港元)派彩七十四点三元;连赢赔率是二十点一二倍,每注派彩二百零一点二元。三重彩赔率是八十五点一倍,每注派彩八百五十一元。

集团内部再一次欢呼,所有人都跳了起来。

会计部很快算了一笔账,这一战役中,冯万樽总共投入约十五万元,独赢派彩约二十七万,连赢派彩约十九万,三重彩派彩七十万,三项加起来为一百一十六万,扣除本金十五万,盈利一百零一万。

胡超女、朱文豪等人离开了座位,走向冯万樽。冯万樽仍然专注于面前的桌球,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

朱文豪说:“阿樽,不小的收获呀,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惊喜?”

冯万樽打出一杆,将面前的黑球准确地打进球洞,然后走到球洞边,将黑球拿出来,放在固定位置上,说:“才只是一场,还有九场呢。”

胡超女说:“我听说,你这一场投入是十五万,另外九场计划每场投注十万,总投注额是一百零五万。就算另外九场一注未中,你也赢了十一万呀,祝贺祝贺!”说着,她走上前,伸开双臂,与冯万樽热情拥抱。朱文豪、陈士俊以及严倩琳也都与他拥抱庆祝。

冯万樽说:“后面九场相对可能会平淡一些。你们如果有兴趣看,就坐在这里看。没有兴趣的话,隔壁有休息室,可以喝咖啡,也可以陪我打斯诺克。赛事结束后,我们找个地方去庆祝。”

这几个人都是大忙人,除了严倩琳,其他人并没有看完整个比赛。胡超女在看完第二场比赛后离开了,朱文豪看完了第三场。陈士俊在第四场比赛进行到一半时,便被一个电话叫走了。离开之前,他们均来到球台前,与平静地打球的冯万樽拥抱告别。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