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马神出世(四)

上一章: 下一章:

这场赛事开始时,无论是雪茄鼎爷还是卦爷,都不看好“大将风范”,没有一个人在独赢彩池中投它的注。

赛事正式开始前五分钟,“大将风范”出现大落飞,赔率从十九倍直线下跌。

像雪茄鼎爷和卦爷这样的超级高手,自然不会漏过这一现象。即使如此,他们仍然没有投注,因为他们知道,有落飞并不一定就会胜出,超级高手玩手段,以扰乱普通马迷的心态,故意在彩池中施放烟幕,也是完全可能的。同样的手法,他们就常常运用。

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骑师在最后时刻连开七鞭,这七鞭可谓玄机重重,却又完全在比赛规则之内,没有丝毫违规之嫌。超级黑马胜出,自己未能预料,对于超级赌徒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而整个赌场中,除了那些盲拳打死老师傅的散客投中之外,没有职业赌徒投中,对于其他职业赌徒来说,也算是一种安慰。判断是否有职业赌徒投中,有两个最直接的标准,一是赔率是否很高,二是有没有大落飞。一匹此前没有得到任何关注的马,赔率却低得令人难以置信,无疑说明有大笔资金托着,这种资金,除了超级集团,大概不会是别人。另外,单场的独赢彩池,怎么说也有几百万彩金,能够迅速将十九倍赔率打到十一倍,那也就说明,这笔资金不是普通散客所有,绝对是一笔大资金。

赛事一结束,两位超级高手就互通电话,希望知道是否对方落注。接着,他们又分别打电话给其他一些次重量级的职业高手,他们也同样没有在这匹马身上落重注。于是,两位超级高手便想,香港马坛似乎有一颗新星正在冒出,这个人是谁呢?

两人不约而同想到了ChinaMax,或许,在那里可以打探到一点消息。

赌马既是职业高手与普通马迷之间的博弈,更是职业高手之间的博弈。兵书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赌场上,了解对手的性格特点、战术手法、实力基础等也同样重要。举个简单的例子,通常来说,赌马是一场职业赌徒与普通马迷之间的博弈,因为普通马迷永远不可能像职业赌徒那么专业,所以,职业赌徒常常都是普通马迷的对立面。然而,这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于职业赌徒来说,他们所建立的赌博信念并非那么阵线分明,将自己以外的所有投注者都假定为敌人。敌人越多,投注量越大,自己方面所获得的赔率就越高。如果某个职业赌徒很善于迷惑他的同行们,故意运用一些特殊的战术,让一些职业赌徒站到自己的对立面上去,则毫无疑问是在替自己赢钱。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异常重视马坛中可能冒出来的后起之秀。

当日,雪茄鼎爷和卦爷相继来到ChinaMax之后,立即看到了与同事们一起把酒庆祝的冯万樽,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认定,那个刚刚赢了大冷门的人,很可能就是面前这个混血儿。

他们记住了这个人,却没有显山露水,谁都没有主动与冯万樽接触。

职业赌马集团是一个十分神秘而且低调的社会阶层,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成为香港社会的焦点人物,甚至从来不曾在主流媒体上露过面。一些赌马秘籍一类的刊物常常会提到马坛高手和他们的实战战例,但那些东西看上去更像是由金庸、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演变而来的马侠小说,甚至连一些招数也完全是武侠的翻版。正因为如此,人们不太相信马坛真有超级霸主存在。

事实上,马坛超级霸主确实存在,只不过他们替自己涂上了很好的保护色,在冯万樽之前,很少有人愿意浮出水面。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形,根本原因在于主流社会对以赌博作为一种职业的否认。尽管在香港这样开放的社会,而且是一个赌马风行的社会,主流价值观仍然认为,正当的职业一定要为社会创造财富。相反,赌马不仅不能创造社会财富,而且是从别人手里获得财富。主流社会或许会偶尔去澳门博彩,或者在香港赌马,但对于他们来说,那仅仅是偶尔为之的娱乐,而永远不可能成为一项事业。二号首长

而在这个阶层内部,却有着很强的竞争。他们很清楚,对于职业赌徒来说,客观上他们是从广大业余马迷那里赚取自己的利润,实际上,真正有实力使得他们赚取利润成为难点的,并不是普通马迷,而是另外的职业集团。他们投注的时候,通常都会避免与其他集团“撞车”,大家都在开锣前最后的十分钟内投注,如果把握不准,两大集团碰到了一起,很可能将赔率打到极低,最终即使胜出,也很难有赚数。

要避免这一点,就需要知道彼此的投注习惯和方法,尤其需要经常联络。

另一方面,对于高手来说,没有对手才是最大的悲剧。有人常常会谈到“孤独”、“寂寞”这些词,孤独是因为茫茫乾坤竟然无以为伴,只能处于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孤立之中。寂寞是因为凡尘喧嚣,浮华过眼,却无法与精神世界形成呼应。可见,无论孤独还是寂寞,都是相对存在的,是一种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失衡。对于高手来说,没有对手才是真正的孤独和寂寞,这种感受不是高手的人是很难体会到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更希望香港马坛能够出现超一流的高手。

香港马坛很可能冒出一个年轻高手这一点,令雪茄鼎爷和卦爷虽不说高度紧张,却也并没有完全不当一回事。那天从ChinaMax离开后,他们立即着手对冯万樽进行调查,很快,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送到了他们面前。

接下来的一个赛马日,雪茄鼎爷向冯万樽发出了一个试探气球。他让自己的秘书给冯万樽打了一个电话,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希望同冯万樽喝茶。这个电话是李曼君接的,她根本不清楚雪茄鼎爷是何许人也,仅听名字,像是一个黑社会大佬。她很清楚,冯万樽出道之前,虽然和朱文豪一起行过一段时间黑道,但现在他已经彻底脱离了黑道,所以拿不定主意是否应该告诉冯万樽。

正在这时,冯万樽按响了面前的铃,叫她进去。她推门而入,问他有什么事,他报出一匹马的名字,希望李曼君将全部资料尽快送到他这里。李曼君答应一声,正准备离开,突然想起那个电话,便又停下来,转身问他:“对了,你是否愿意见一个叫雪茄鼎爷的人?”

“雪茄鼎爷”这个名字从李曼君的口里说出,冯万樽确实大吃一惊。自从上次听朱文豪提过这个名字之后,他再也没有听到别人提起过。“你认识雪茄鼎爷?”他问。

“刚才有一个电话。”李曼君说,“对方自称是雪茄鼎爷的秘书,她说雪茄鼎爷有一个茶会,如果你参加的话,就给她回电话。”

“你立即回话,说我参加。”李曼君正要出去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说,“算了,还是将电话号码给我,我自己来打。”

李曼君送电话号码进来的时候,发现冯万樽非常兴奋,颇为不解地问道:“这个名字听上去像黑社会大佬,他是什么人?”

“我也是只闻其名。据说他是当今香港马坛盟主,曾经创下过一场赢得彩金三千万的最高纪录。从那以后,再没有人打破这项纪录。”冯万樽说。

冯万樽原以为,自己说出这个数字之后,李曼君会目瞪口呆。实际上,李曼君并没有惊讶,相反,还显得不以为然。

“这个数字好像对你没什么影响?”冯万樽好奇地问。

李曼君说:“三千万算大吗?我听说,有人赢过四千万。”

冯万樽立即明白李曼君为什么一点儿都不惊讶了。确实有人在三T彩池赢得过巨额彩金,这并不是什么新闻,三千万、四千万乃至五千万都有。然而,赢得三T和赢得其他彩金,对于职业赌徒来说,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三T池是累积池,可能一连几个月没有人投中,彩金便累积数千万。而这笔巨额彩金被领走,更多的是运气,而不是技术。职业赌徒绝不干这种凭运气搏击的事,所以,他们极少在变数极大的六环彩、三T一类的彩池中搏击,甚至双T都很少。而其他彩池,你若想一场中三千万,那也实在是太难了。

香港马会一年的投注额是多少?八百亿左右。一个雪茄鼎爷,一场就可以拿走三千万,一年能拿走多少?百分之一?百分之一可是八个亿呀。雪茄鼎爷岂不是一年便可以跃上百富榜?这样一个人物,为什么媒体竟然连一篇公开的报道都没有?

第二天的夜场赛事结束后,冯万樽带着李曼君来到ChinaMax。

盟主就是盟主,号召力特强,李曼君走进这里,才知道香港马坛有如此之多的高手。以前只认识一个冯万樽,还以为他是赌徒中的特例。这次见到了雪茄鼎爷和他的助手电脑神童,见到了独行侠卦爷和其他一些高手。就雪茄鼎爷来说,除了雪茄不离口的形象有几分黑道枭雄的味道之外,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名教授。更奇特的是电脑神童,对于他的美洲血统来说,他的身材不算是太高大,就是在东方人中也只能算是中等。他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头发显得乱糟糟的,没有太多的言语,但一眼就可以认定他是一个思想者。这些人物中最令冯万樽感到惊讶的,却是这个电脑神童,他竟然说不出一匹马的名字,也根本无法完整复述一场赛事。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合见到他,你绝对会认定他对赌马一窍不通。

事后,李曼君曾和冯万樽谈起过对电脑神童的第一印象,她说,电脑神童的外表很容易让她联想起一些熟悉的名字,比如伏尔泰,比如在美国大红大紫的电脑奇才比尔?盖茨,比如中国数学家陈景润。

而卦爷似乎非常注重他的中国文化传承,不像其他人一样西装革履,而是一袭长袍马褂,手中摇着一把折扇,胸前吊着怀表,怎么看都像一个从中国古装戏中走出的人物。

李曼君原以为,在这里见到的人都是像电脑神童一样的,有点疯疯癫癫。如果这些人中有几个狂躁症患者,她是一点儿都不奇怪的。一个赌徒的世界嘛,那还能是一个什么正常的世界?至少在她的心目中,赌徒的世界是一个疯狂的世界。可走进这里之后,她大吃了一惊,这哪里是什么疯狂的世界?出现在这里的人又哪里有半点儿印象中赌徒的疯狂?他们一个个温文尔雅,学富五车,这和她平常见到的上流社会的聚会有什么区别?

雪茄鼎爷见到冯万樽,首先来了一个激情拥抱,接着,递给他一支上等的古巴雪茄,并且说:“嗨,你的‘大将风范’表现不俗!”

当时,无论是冯万樽还是李曼君,都不清楚雪茄鼎爷这一礼节代表着什么。不久以后他们听说,雪茄鼎爷主动给别人递雪茄,有记录可查的只不过三次,第一次是电脑神童所编写的选马程序为他创下了一场一千万的纪录,他当场给了电脑神童一支雪茄。第二次是同卦爷相识的时候,他给了卦爷一支,但卦爷只喝酒不吸烟,对雪茄更是没有兴趣,转过身找了个机会,将那支雪茄悄悄转送给了自己的助手。冯万樽是第三个从雪茄鼎爷手中接过雪茄的人。

冯万樽没料到如此容易就认识了雪茄鼎爷,大为激动。在他看来,雪茄鼎爷是个神秘的大人物,要认识他,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朱文豪和骆波曾经多么想和他交上朋友!可想了很多办法,也未能见上一面。自己意外地接到了雪茄鼎爷的主动邀请,这不是莫大幸运?冯万樽说:“能认识鼎爷,是我最大的幸运。”

雪茄鼎爷一阵大笑,说:“我不算什么,有两个人物,你一定要认识一下。”他拉着冯万樽来到小单间里,先介绍卦爷。

冯万樽原想和卦爷握手,可见卦爷并没有握手的意思,仅仅是向他打了个拱,他便也打了个拱,说:“早闻卦爷大名,如雷贯耳,晚辈这里有礼了。”

卦爷说:“后生可畏呀,你这一战威震江湖,哈哈哈!”

雪茄鼎爷又介绍电脑神童。电脑神童正在玩手提电脑,听到介绍,站起来和冯万樽握了握手,用英文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便又坐下去继续玩他的电脑。

李曼君是冯万樽唯一带着的跟班,自然沾了冯万樽的光,在这里有了一席之地,只不过是末席,也是席上唯一的女性。卦爷和雪茄鼎爷都有秘书或者助手,他们还轮不上坐到这里,而是坐在隔壁的一个单间里。

雪茄鼎爷抽了一口雪茄,转过身来问冯万樽:“你是怎么发现‘大将风范’的?”

冯万樽发现“大将风范”的过程非常复杂。首先,他的电脑软件将“大将风范”选在了前三甲,于是,这匹马便进入了冯万樽的视线。接下来,他们进行了很多次模拟比赛,结果出人意料,每次模拟,选在前三甲的马匹均有所变化,只有“大将风范”竟然没有一次跑出第一,却次次都在前三甲。相反,该场其他几匹马,名次的变化非常之大,有两匹马,在两次模拟中竟然连前三甲都没有进。综合排名之后,“大将风范”就排在了第一。

这个第一令冯万樽迷惑不解,一个未得到过一次第一的马,为什么综合排名跑到了第一?难道说是电脑软件出了问题?他仔细看过各种资料,认定电脑软件没有问题。因此,他开始重视这匹马了,开始更深入地研究。结果他发现,这匹马的状态极其稳定。

接下来,冯万樽做了一件事,让黑马部将该场赛事所有参赛马的自身条件进行单项排名,比如步幅排名、翻掌速度排名、爆发力排名、冲刺速度排名,结果“大将风范”竟然夺了六个第一。

据此,冯万樽认为,“大将风范”绝对具备了超级黑马的本质,所差的仅仅是一个比赛节奏的把握。他和李曼君一起看的那场赛事录像,“大将风范”因为后续力不继而落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冲刺的时间提前了,消耗了体力,显然是骑师节奏安排出错,而不是“大将风范”能力不够。因此,冯万樽在前一天给练马师打了一个电话。他分析“大将风范”上次落败的原因后,给练马师提出建议,将开鞭时间安排在最后五十米,而且要连续开鞭。

如果这样介绍,显然太冗长,冯万樽长话短说。他说:“我分析VideoForm的时候,发现‘大将风范’翻掌的速度比其他马都快。所以,我做了一些测试,发现‘大将风范’参加的几场比赛中,翻掌速度一直是最快的。当时我就认定,‘大将风范’绝对具备了黑马本质。但有一点,我又完全不能理解,既然 ‘大将风范’如此出色,为什么一次都没有跑出来?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长时间。”

卦爷的兴趣提高了,问冯万樽:“后来,你是怎么解决的?”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没有别的办法,还只有从VideoForm上找原因。”冯万樽说,“我反复看VideoForm,最后我发现,在整个赛事的大部分时间内,骑师即使不开鞭,‘大将风范’也一样能凭良好的体能和卓越的素质保持在第一阵营。因此我设想,假如整个赛程的前段骑师不开鞭,那么,‘大将风范’既保持在第一阵营,也充分保存了实力。其他参赛马则不同,为了保持在第一阵营或者保持领先优势,骑师不得不开鞭,因而使得参赛马消耗了相当大的体力,到了最后阶段,冲刺力是绝对不够的。相反,‘大将风范’却具备了足够的冲刺实力。所以,我给练马师提了个建议,希望他同骑师商量好,到最后五十米的时候开鞭。”

雪茄鼎爷和卦爷都“哦”了一声。电脑神童对此似乎没有半点兴趣,仍然在他的手提电脑上玩游戏。他们当然清楚,超级赌徒一般都有练马师或者骑师的电话,比赛前,他们会提一些建设性意见,但这些意见练马师或者骑师是否接受,那就与他们无关了。诸如何时开鞭、比赛节奏怎么安排等,只是技术性问题,这类问题不涉及造马,是规则允许的。而练马师或者骑师往往有很多超级赌徒朋友,即使超级赌徒不主动建议,有些练马师或者骑师也会主动打电话,商量比赛技巧方面的问题。

对于练马师来说,冯万樽所提的这个建议值得一试。练马师很清楚,“大将风范”绝对具备了王者潜质,可为什么一直拿不到冠军?他会在不同的比赛中安排各种不同的战术,以便更全面准确地把握这匹马。冯万樽所提出的方法,成了练马师的测试方法之一,他为什么不试?这也是冯万樽在最后时刻大喊一声开鞭,而骑师似乎听到他的命令一般连抽七鞭的原因。

李曼君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只好耐着性子听。她没想到,这些人的知识面极其广泛,学问之深令她惊叹。她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个领域原来集中了如此之多的奇才、怪才、全才和尖端人才。听他们深入交谈,发现他们身上既具有艺术家的素质,又具有科学家的严谨和学识,还具有哲学家的思维方法。不知不觉间,李曼君受到了影响,她不仅不再反感那些赌徒,甚至对他们有了某种程度的敬意。

就拿电脑神童来说,十三岁的时候曾入侵过美国五角大楼,因此被美国军方和联邦调查局列入黑名单,认定他为最危险的人物。对于赌马,他一窍不通,也没有丝毫兴趣。如果不事先知道他是这个领域的传奇人物,你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个痴迷电脑的堕落少年。整个晚上,他都在玩电脑,几乎不和别人搭话。如果说雪茄鼎爷看重他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卦爷凭什么也如此敬重他?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竟然目中无人地视其他人如无物。然而,卦爷不仅尊重他,而且很喜欢他。

冯万樽说:“这一点儿都不奇怪。就像我们公司,有好几个电脑方面的专才,他们懂得赌马吗?现在可能懂一点儿皮毛,但在进公司之前,一窍不通。雪茄鼎爷自己就是一个赌马专家,他没有太多的必要再用一个赌马专家。他需要什么?他需要自己弱的而别人强的那些东西。赌博是一门独特的科学,也可以说是一门独特的艺术,需要集中各种学科的知识、人才、学问,雪茄鼎爷具备其一,电脑神童具备另外之一。至于说卦爷尊重和喜欢电脑神童,你觉得不理解,我可以告诉你原因。任何人,当他到达一个环境之后,便会努力地适应这个环境。比如说,你当了我的秘书,你就一定要努力把秘书这个工作做好,电脑神童进入了赌马集团,就一定要努力成为赌马专家。这是普通人的想法、看法和做法。可电脑神童不一样,他很清楚,即使他再努力,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赌马专家。既然如此,他为何不专一行?能这样想的人已经十分可敬了,何况,他不仅这样想,而且目不斜视地这样去干,这种人不仅仅是可敬,简直是可畏。”

对于卦爷,李曼君也有自己的不解。她能感觉到,冯万樽和她进去的时候,卦爷有点不以为然。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卦爷应该有六十岁,年龄是冯万樽差不多三倍,而卦爷的国学功底极其深厚,诸如《易经》《论语》这一类在常人眼里极其深奥的国学经典,他可以大段大段地背出来。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和冯万樽坐到一起吧。卦爷对冯万樽不以为然,李曼君是完全理解的。令她想不到的是,时间不长,她就感觉到了卦爷对冯万樽态度的变化。当晚的活动结束,卦爷和冯万樽似乎已经成了忘年交。二号首长全集

至于此前李曼君对冯万樽印象不好,仅仅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不喜欢赌徒。

可随着与冯万樽接触的加深,她对于赌徒的认识开始变化了。她渐渐感觉到,冯万樽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种纯粹的赌徒,他们之间确实存在很大的距离,这种距离恰恰是自己的偏见和认识的浅薄造成的。他们之间的差别,并不仅仅是对赌博的认识,而是对人生的理解,以及对传统价值观的认定。她甚至开始觉得,冯万樽并不是赌徒,而是赌博这个领域中的科学研究者和实践者。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她开始认识到一个根本事实,那就是任何领域都有其科学性。你不理解,那只是因为你暂时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当然,李曼君的这种改变,与她参与赌马并且大有斩获有着巨大的关系。

第一次赌马,她赢了十八万元,这笔钱确实给她带来了巨大惊喜,从而也使她体验到,人的情感就像是一潭水,绝大多数时候风平浪静、无波无澜,但是,经不起刺激,一旦刺激出来,这潭水便会活起来。

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对冯万樽的好感在悄然增长。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