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美好时光(三)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个月开始,冯万樽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公司。进门第一件事,就是通知李曼君,将公司各部门的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个会。

冯万樽并不是一个好的公司负责人,公司成立以来,他还没有正儿八经地开过会。这次开会的目的,是要向大家通报一下上个月的总结。整整一个月失利,对公司的士气是一大打击。他听到一些议论,说冯万樽并没有传说的那么神,他其实也是在赌运气。上个赛季,他的运气好,所以大家都把他当神了。这个赛季,他的运气已经走了,所以赌一场输一场。对于这类议论,冯万樽并不在乎。关键是士气不高会影响到大家的工作热情和效率,从而会对军心造成影响。要开一个这样的会,当然适合集中所有员工。可是,冯万樽不习惯在很多人面前讲话,公司也没有那么大的会议室容纳所有人。

所有主管到齐后,李曼君过来通知冯万樽,同时带给他一个消息,有一个叫萧厚昆的人找他,说是他的老同学。

萧厚昆?他找到这里来了?冯万樽大大地感到意外。他的第一想法是,坚决不见。继而一想,见一见又何妨?有关他的一切是胡超女说出来的,自己也懒得去证实,只是今后不和他来往就是了。没想到,他竟然找上门来了,他想干什么?

冯万樽说:“你安排他在会客室等吧,我开完会见他。”

会议开得很短,主要是冯万樽说话,其他人只是听和记录。

冯万樽说,公司成立这么长时间了,彼此虽然一直在工作中接触,但坐在这里正正经经地开会还是第一次。其实他不喜欢开会,可今天这个会非开不可。会议有两个议题,第一是强调纪律,第二是检讨上个月的失利。

关于公司的纪律,冯万樽强调说,所有职员进来时,公司都曾向他们宣示过纪律,其中最关键的一条是,严禁泄露公司买马的信息,一经查实,立即予以开除。可实际上,这条纪律始终不曾执行过。为什么没有执行?这与他个人的某些想法有关,他觉得,大家既然在赌马集团工作,利用公司的信息,适当参与一下,能够为自己赚取一点利润,也不是一件很大的事。他也希望公司职员能够跟着公司一起成为富翁。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强调过要执行这条纪律。他很清楚,公司有很多的职员跟着买马,有赚的也有亏的。但是今天,他必须强调这条纪律,如果必要,他也将执行这条纪律。为什么?他听说有人拿公司的信息出去卖钱。而且,公司的信息非常值钱,马神集团的投注组合已经值十万元了。这是上个赛季快结束时他听说的价码,当然,经历了上个月之后,这个价码很可能下跌了。但他相信,很快行情还会看升。

职员利用公司信息自己买马,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职员拿公司的信息出去卖钱,他就绝对不能姑息了。理由很简单,公司职员自己买马,投注额有限,对于赔率的变化影响不大。也就是说,对公司经营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但职员出售信息,情况就不一样了。谁肯拿十万元来买这样的信息?肯定是那些实力雄厚的赌马公司,他们的赌本可能比马神集团雄厚得多,他们出手,将会导致大落飞。马神集团的投注额与赔率有直接关联,如果赔率降幅太大,那么将会直接影响公司的利润率,甚至导致公司亏损。

如果严格限制公司职员赌马,断了他们的财路,似乎也不合适。冯万樽对此思考了很久,最后想出一个办法,在公司之外再设立一个账户,将职员的赌金集中起来,由公司安排投注,最后,按照各人所投赌本的比例,从这个账户分得红利。这个账户可以由公司专人管理,一经入股,个人不得动用,所有职员将不准以个人名义参与投注。此后,凡是个人投注或者拿公司的投注单出售者,一经发现,立即开除。

对这个方法大家都很拥护,但也有人忧虑,即使如此,也很难杜绝个别职员徇私舞弊。他们也听说,公司有个别职员一直在干出售信息的事,从中赚了不少钱,这个人后台很硬,甚至明目张胆,完全不将公司的制度放在眼里。

听说有这样的人,冯万樽暗吃一惊。公司里谁的后台最硬?要说,肯定只有李曼君。李曼君参与买马是他同意的,而且数额也不大。难道说,她还另外在干出售信息的事?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得慎重处置了。他说:“真有这样的事?谁告诉我这个人是谁?”

情报部的主管报出了一个名字,这个人绰号烂仔三,全名朱文彪,是朱文豪的亲弟弟。

这些人抛出朱文彪,也是想看看冯万樽的态度。如果遇到这样的人,冯万樽不敢管,那么,所谓的纪律也就是白纸一张,什么意义都没有。冯万樽明白这一点,对主管们说:“文彪的事,我先找他谈一下。你们下去传达,纪律必须执行。从今天开始,再发现这类事件,我不会给任何人留情面。”

接下来,谈第二件事,即上个月的赛事检讨。冯万樽说,前段时间,他有一个星期没来公司上班,他利用这个时间干了一件事,即对上个月的赛事进行检讨。最终,他找到了失利的原因。新赛季开始,马匹的竞技状态改变了,但是,他们的工作思路却没有适应这一改变。新的赛季开始已经一个月,马匹的状态恢复良好,这种影响已经不会那么大了。因此,他相信,从第二个赛季开始,公司的收支情况将会大大改善。他希望各位主管向本部门解释这一情况,加强对他本人以及对公司的信心。

开完会,冯万樽并没有立即见萧厚昆,而是让李曼君将朱文彪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烂仔三朱文彪是朱文豪的亲弟弟,在家中排行老三,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早年跟着哥哥朱文豪混黑道,名声很臭,因此落得个烂仔三的诨名。有一次,烂仔三跑到广东因为一些事闹出了人命案。内地出了人命案是要判死刑的,为了自己这个弟弟,豪哥不得不让另一个人顶了弟弟的死刑,烂仔三则被判了八年。后来,豪哥又出面斡旋,获得两年减刑。烂仔三出狱后,朱文豪已经明确表示,从此不再过问他的事。

毕竟是亲兄弟,他的日子过得不好,朱文豪难以安心,嘴里虽说不管,心里还是牵挂的。严倩琳深知这一点,负责马神集团人事的时候,和冯万樽商量,能不能给他随便安排个职差,让他有一份收入,至少让他日子能过得下去。严倩琳说,朱文彪的薪水可以从她或者豪哥的红利中支取,不算马神集团的。

冯万樽想,朱文豪和严倩琳待自己不薄,安排一个职位也不算一件特别的事,便将他安排在了情报部。反正朱文彪在外面的关系不少,情报部有什么跑腿的事就让他去干,薪水自然算公司的。从前几个月的情况看,朱文彪的工作还过得去,也没有给公司惹事,倒像是安分守己。冯万樽觉得,这件事自己做得总算是各方都满意。今天听说朱文彪很可能拿公司的情报卖钱,顿时引起了警惕,同时也觉得这件事有点儿棘手。

朱文彪进入办公室,对冯万樽十分恭敬。冯万樽以普通员工对待,热情地请他坐下,并且让李曼君给他倒了一杯咖啡,这才进入正题。

冯万樽说:“你进入公司半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好好聊过,你感觉怎么样?”二号首长

朱文彪说:“感谢冯总,我在这里做得很开心。”

冯万樽说:“你是豪哥的弟弟,你要知道,这间公司既是我的,也是豪哥的。豪哥和倩姐在公司都有股份。”

朱文彪说:“这个我知道,倩姐对我说了。”

冯万樽说:“你知道就好。既然公司也是豪哥和倩姐的,那么,公司的利益如果受到损害,其实也是豪哥和倩姐的利益受到损害。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维护公司的利益。”

朱文彪说:“这个不用冯总说,我心里清楚着呢。是不是谁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你告诉我,我收拾这卜街的。”

冯万樽说:“据我所知,确实有人在损害公司的利益,把公司的投注组合秘密地拿到了外面,给了别的赌马集团。”

朱文彪突然变色,说:“有这样的事?哪个卜街的干的?我烂仔三容不得这样的人。”

冯万樽说:“谁干的,我不想过问了。我有一个原则,下不为例。以前的事,算我没有说清楚,但从今天起,我要立一个规矩,如果有人做了这样的事,我不管他是谁,我这里绝对不能再留。刚才,我已经和主管们开了会,宣布了这件事。你是豪哥的弟弟,所以,我特别把你叫到这里来,告诉你一声。无论如何,我们是自己人,自己人不能拆自己的墙,不能让我和豪哥没面子。”

朱文彪说:“冯总,你放心,我不是食碗面反碗底的人,我心里有数。”

冯万樽说:“你心里有数就好。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吧。”

朱文彪离开之后,冯万樽又给严倩琳打了个电话。严倩琳是道中人,对这种吃里爬外的事反应异常激烈。这类事如果发生在帮会,此人即使不被三刀六洞,至少也不可能四肢健全。可人毕竟是严倩琳弄进来的,自然不会如此极端。她说:“你还和他谈什么话?我和豪哥说一声,直接炒掉算了。”冯万樽说,由于他管理不严,公司里参与私人赌马的不少,朱文彪只不过比别人走得远一些。他如果处理朱文彪一人,似乎有点儿说不过去。他一方面决定抓紧管理;另一方面单独和朱文彪谈话,希望他从此收手。

严倩琳自然清楚冯万樽在和自己讲一个“情”字,心存感激,便要约他一起吃午饭。冯万樽说,中午肯定不行,他这里还有件麻烦事需要处理。严倩琳问他是什么事,冯万樽说,犹大找上门来了。严倩琳知道冯万樽过去的一些事,但并不十分详细。她说:“犹大?谁是犹大?”

冯万樽说:“算了,懒得说。”

严倩琳说:“如果你不好处理,交给我帮你处理最好。”冯万樽一想,倒也是,如果需要的话,把他直接交给严倩琳好了。

挂断电话后,冯万樽便让李曼君叫萧厚昆进来。

萧厚昆西装革履,头发打过摩丝,显得很亮,领带也是精心挑选的,鲜红耀目。见到冯万樽,十分热情地说:“哎呀,樽哥,你现在可混大了,见你一面真不容易。”他想和冯万樽来一个激情大拥抱,可冯万樽坐在大班椅上,双腿交叉着搁在大办公桌上,并没有起身,只是淡淡地说:“厚昆,好久不见了。请坐。”

萧厚昆显然感到了冯万樽的冷淡,只好在对面坐下来。

“你从澳门突然消失了,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萧厚昆说,“我托了很多朋友打听,直到前不久,我听人说你在香港,立即就投奔你来了。”

冯万樽说:“是吗?你怎么样?”

萧厚昆叹了一口气,说:“我是什么人,别人不清楚,你樽哥还不知道?智商没你高,学习成绩没你好,又没什么特长。从进学校第一天起,我就认定一个事实,这一辈子跟着樽哥混,肯定有一个好前程。没想到,你说走就走了,招呼都没打一声。害得我这几年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混,也没混出个人样。”

冯万樽说:“这几年,你都做了些什么?”

萧厚昆说:“我呀?什么都做过,但一直没个正当职业。你也知道,像我这种智商不高的人,虽然勉强弄了个大学文凭,但要找个好的工作,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一直是高不成低不就,混一天算一天。我知道,你樽哥一定会混出一番大事业来的,所以,我只抱定一个主意,等有一天,你樽哥发达了,我就来找你。既然你在外面闯,家里的事我自然就要照应着点了。这几年,你没有回澳门,开叔那里,我一直都去,初一、十五我会去上炷香,烧点纸。”

冯万樽“哦”了一声,说:“那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听陈士俊说,有一段时间你在胡老虎的公司里做,那里不是很好吗?”

萧厚昆说:“别提了,是在那里做了一段时间。那种大公司很难做,我一直都非常努力,结果呢,不小心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就被他们炒了。”

冯万樽问:“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萧厚昆说:“当然是跟着你樽哥。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冯万樽愣了一下,问道:“你想到我这里来工作?”

“是啊。”萧厚昆说,“要不,我一听说你的消息,立即就赶过来了?”

“你想来我这里工作,我很欢迎。”冯万樽说,“不过,这件事我说了不算。我这个公司最大的股东不是我,人事方面我说了不算。我可以给你一个电话号码,她叫严倩琳,是我们的董事,所有行政方面的事务都归她管。”冯万樽拿过桌上的便笺纸,写下一个号码,递给萧厚昆,说:“本来,我应该留你吃饭。可真的很不凑巧,中午我已经有个饭局,马上就得出去。要不这样,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我的秘书李小姐,她会替你安排。”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