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美好时光(四)

上一章: 下一章:

不久以后,冯万樽迎来了他的另一次辉煌。

那是星期二的上午,李曼君将汇总的数据资料送到了冯万樽的案头,他十分认真地看起来。一匹名叫“出云威龙”的马引起了他的注意。

“出云威龙”即将出战的是周三晚的尾场,胶地一千一百五十米,负重一百三十磅,排位第五栏,骑师昆雨。

冯万樽的分析人员所提供的数据中,值博率非常之高,具体评价是,“出闸敏捷,有前速,步幅大,翻掌快。因为提前发力,末段速度不继而败。骑师的策略有值得商榷之处。”

对于马,冯万樽太熟悉了,他四岁的时候就被认为对马极其的敏感。六岁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带他去澳门马场。那里有很多是父亲的熟人朋友,大家都要冯万樽选一匹马,冯万樽脱口而出:“四号”。在场的人都非常惊讶,因为香港人不喜欢“四”这个数字。冯良开问儿子,为什么选四号,他说,因为四号翻掌快、步幅大。结果,四号入V。翻掌快、步幅大,为什么就能赢?理由很简单,通常情况下,翻掌快的马步幅一定小。别说是马,人也是如此,如果注意观察一下人们走路,脚掌接触地面时间短的,往往都是小步幅迈着细碎步子的人,这很容易理解,你不可能在前脚落地之前翻掌,翻掌的速度一定与前置腿跨出的时间相适应。步幅大了,伸腿的时间自然会长,翻掌就不可能快了。但有极少数马,翻掌既快步幅又大,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完成步幅跨度的时间极短。正因为如此,步幅大、翻掌快的马就是绝对的好马,万中难遇其一。

看到这样的评价,冯万樽眼睛顿时一亮。他立即向李曼君下达了一道命令,将“出云威龙”的资料调来。

他非常仔细地研究了这匹马的比赛资料,最后认定,技术部门提供的评价是正确的,这匹马确实步幅大、翻掌快。有了这一特性,便具有了夺冠的绝对实力,最终是否胜出,取决于其他一些因素。比如出闸速度、骑师、排位、场地、赛事经验,等等。如果这诸多项均处于优势地位,这就是一匹毫无争议的冠军马。

冯万樽有一种习惯,发现某一匹马有可能大爆冷门时,他会适时地将这一研究结果告诉某些身份特殊的人,包括雪茄鼎爷和卦爷。事后,有媒体评价说这表示他具有博大的胸怀,因为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职业赌徒会同别人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也有媒体说其实这正是冯万樽的高明之处,他非常直接地告诉自己的竞争对手,自己将投注某一匹马。为了避免撞车造成彩金被摊薄,其他人自然不会投注了。他如果将这些消息告诉普通马迷或者非顶级赌马集团,结果冷门也会变成热门,最终,他可能胜了比赛,却输了钱。

雪茄鼎爷的套路和冯万樽是基本一样的,他更依赖于科学严谨的数据分析,尤其是他手下有一位电脑神童,他的投注全由电脑神童得出准确的数据结论。

和冯万樽通话的时候,雪茄鼎爷同时干着几件事,左手拿话筒,右手握鼠标,嘴里还叼着雪茄。冯万樽提到某一匹马,他便用鼠标点出这匹马的相关资料。冯万樽提到“出云威龙”时,雪茄鼎父双击鼠标,电脑中立即显现了这匹马所有的资料。雪茄鼎爷不可能将所有数据告诉冯万樽,他甚至不太可能有时间将所有数据看完。他告诉冯万樽,他的电脑显示,“出云威龙”的值博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七。

值博率是根据一定的公式计算出来的。虽说每一个职业赌徒使用的公式略有不同,却也大同小异。既然公式接近,为什么结果却千差万别?根本原因在于你所代入的数据。由于对某个项目重视程度的不同,评价不同,给出的数据自然不同,结果也就完全不一样了。比如说步幅,冯万樽可能打十分,雪茄鼎爷却只打了九分。而翻掌,冯万樽打十分,雪茄鼎爷却只打了八分。

别说是雪茄鼎爷,就算是冯万樽,也不会太过关注那些值博率太低的马。

接着给卦爷打电话。这次卦爷倒没有拿美女打比喻,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显然非常重视冯万樽的判断。对于冯万樽提到的所有马,他都要进行一番甄别。不过他的方法又完全不同,他所依赖的是易经。

事后,卦爷告诉冯万樽,他为“出云威龙”算了几卦,卦象显示不明显,所以他没有投。卦爷算的第一卦是出场时间。这个时间是周三夜场的尾场,卦象显示,“出云威龙”与这个时间不合,结论是凶。再算地点,沙田马场还算与“出云威龙”合,结论是不凶不吉。所跑场地是胶地,与“出云威龙”合,显示是吉。与骑师配合,卦象显示不凶不吉。与其他参赛马配合,凶多吉少。此外还有栏位、赛程、负重等,基本都是不凶不吉。据此,卦爷得出结论,“出云威龙”胜出的机会微乎其微。

此前,“出云威龙”参加了两个赛季的比赛,每个赛季各出战四场。

第一个赛季,“出云威龙“作为新班马出赛,四场都是沙田草地,分别是一千米、一千四百米、一千四百米和一千二百米。初战负重一百二十八磅,出战沙田草地一千米,赔率七十五倍,入三甲。二战负重一百二十八磅,跑沙田草地一千四百米,赔率猛降到三点三倍,结果仅拿得第四名。三战赛程场地和负重与二战相同,排位由前战的九栏变为五栏,赔率为四倍,夺得冠军。四战沙田草地一千二百米,负重增加七磅,排位靠近外栏,第十三栏,赔率二点一倍,入V。

有了如此骄人的成绩,第二赛季自然成了热门升班马。一战沙田草地一千四百米,负重一百三十三磅,栏位排在第七。按说,此役负磅、排位等各外在条件都不错,虽然是升班马,却也不至于差到哪里去。赛前,被很多行家看好,赔率到了四点七倍,虽然不算大热,对于升班马来说,已经够热了。可谁也没料到,它竟然跑出了第十二名,令许多人大跌眼镜。第二战,还在沙田,第一次出战胶地,赛程一千一百五十米,结果仅比上一战好一点点,跑出第十名,基本摆了尾。第三战,又回到沙田草地,一千二百米,仅列第九。第四战沙田胶地一千一百五十米,夺得第四。

同一件事,在不同赌徒眼里,得出的判断可能完全不同。冯万樽很清楚雪茄鼎爷以及其他马迷不看好“出云威龙”的诸多原因,其中最大一条原因很可能是赛事的安排。“出云威龙”被安排在这个赛马日的尾场,即使此前对它有些信心的马迷,也可能会改变主意。尾场是当日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高潮赛事,马会对于尾场比赛往往极其重视,无论是赛事的激烈程度还是赔率的变化程度,都要显示这种激烈和高潮。马会深知马迷的心理,在比赛马的安排上处心积虑,表面风平浪静,而又暗藏杀机。经常参战的人都有一种感觉,尾场看上去通常都是没有悬念的比赛,结果却往往是冷门迭出,令人大跌眼镜。只有悬念丛生,才更能引起马迷参赌的兴趣。

不仅仅是马会,练马师也非常注重尾场的激烈程度和可赌性。没有人比练马师更清楚自己的马,为了某一匹马在尾场胜出,练马师此前往往会做许多的细致工作,比如负重的变化、骑师的配备、赛程的安排,等等。如此精心安排,所为何事?说到底,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爆出冷门。靠什么来爆出冷门?肯定不是那些看似稳操胜券的马,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场赛事就太没意思了,也会影响马迷们下一个比赛日的投注热情。

每个比赛日的尾场比赛强将如林,这恰恰是许多人不看好“出云威龙”的原因。如果站在这样的立场看“出云威龙”,冯万樽也同样不看好。但是,他是学哲学的,此时用上了一种哲学观点,让自己努力地站在马会和练马师的角度考虑问题。既然这场赛事看似毫无悬念,马会和练马师又希望制造悬念,那么,他们将悬念寄托于谁?如果从这一角度思考问题,那太容易得出答案了,全场只有两匹马,具有这样悬念的其中便有“出云威龙”。

再就是骑师和他手中的马鞭。这很可能是别人没有注意而冯万樽极其关注的一个小小细节,这个细节将决定最后的结果。

上个赛季“出云威龙”出战的最后一场,是沙田胶地一千一百五十米,和眼下冯万樽所关注的这场赛事,同一场地同一赛程,甚至连骑师都相同,都是昆雨。前一场赛事,“出云威龙”负重一百三十磅,排在第四栏。栏位很有优势,可只跑出了第四。本场赛事,“出云威龙”抽到的是第五栏,虽说是尾场,但因为是胶地,场地的践踏对比赛影响较小,所以栏位比上一场略差。

前一场赛事,昆雨用了右手鞭,进入冲刺阶段的直路后,总共开了四鞭。二号首长

几乎所有职业赌徒都非常重视骑师手中的鞭,而且对此研究精细入微。看一场比赛,骑师用鞭方法五花八门,令人叹为观止。有的骑师善用左手鞭,有的骑师善用右手鞭,而有的骑师善于左右开弓,还有的骑师只是将鞭举起,并不落下,更有的骑师只是象征性地抽几鞭,而有的骑师却是鞭如雨下。用鞭不同,奥妙无穷。昆雨善用右手鞭,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一旦昆雨用右手鞭的时候,马迷都知道,他希望这匹马胜出,至少希望它能跑出一个好的名次。

昆雨的右手鞭开了四鞭,“出云威龙”并没有胜出,这正是雪茄鼎爷等众多技术派高手不看好“出云威龙”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样也是冯万樽同他们的分歧所在。冯万樽认定,昆雨并没有竭尽全力,而是有所保留。他如果想胜出,至少应该开七鞭以上。整个比赛的奥妙,也就在昆雨少开的这几鞭上。

骑师多开鞭或者少开鞭,并不是造马作弊,是在比赛规则允许的范围内的。

站在练马师的角度想一想,便理解其中奥妙了。为什么要保留?其中的理由深奥无比。拿上一场比赛为例,“出云威龙”排在第四场,既不前也不后,正是赛事由最初的高潮进入沉闷的时候,受马迷关注的程度不高,即使胜出,也不够引人注目。另外,“出云威龙”的赔率太低,只有三点八倍,属于大热门,即使胜出,对马迷也难以产生心理上的刺激。再说,当场比赛,强马对阵,即使“出云威龙”放手一搏,也不一定能够拿得冠军。如果是一场明知不可胜的比赛,是拼尽全力去夺一个低赔率的T或者Q,还是干脆将这当成一场练兵,以待以后更好的时机?选择后者绝对是明智的。至少有两大显而易见的好处,一是因为上一场比赛战绩不佳,下一场将减负重。二是成绩不好,马迷鲜有关注,赔率便会大起来。一旦胜出,引人注目的程度要高得多。无论是骑师还是练马师,都会大大地出一回风头。

如果练马师是将那场赛事当成了一场练兵,那么,他要练的是什么?

简单地说,是练比赛节奏的把握。“出云威龙”的出闸比较稳定,前速较好,弯道表现也还不错,进入直道时,抢位也还可以。那么,要练的大概就是最后冲刺阶段的抢速了。既然只是训练,自然没有必要拼尽全力,只要试一试,开鞭之后,它的速度是否能跑得起来。

这就是仅开四鞭的原因,速度一旦跑起来,对于练马师和骑师来说,目的已经达到。假如他们想抢名次的话,一定会继续开鞭。

所以,冯万樽判断,他们在等待一次好时机。这次选择同样的场地、同样的赛程,并且将赛事安排在最后,一切都像是巧意安排。

这一天的前九场赛事,冯万樽虽然也有投注,但数额都不大,他所期待的就是最后这场。开闸前十五分钟,“出云威龙”的独赢赔率是四十五倍。这个赔率令冯万樽心花怒放,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看来,“出云威龙”等的就是这个一战成名的机会了,无论是练马师还是骑师,定然不会放过。

冯万樽立即签下一张投注单交给李曼君。

这是一张试飞单。以前试飞,冯万樽往往根据需要选择某个彩池,投下一千元左右试一试。现在公司员工有了自己的账号,他便改变了方法,拿那个账号来试飞。以前试飞不在乎是否赢,关键看彩池的资金量。现在拿员工的账号来试飞,自然要考虑他们的收入,所以,投注单基本和最终的公司投注单一致,只是数量小些而已。

员工账号的注全都投下了,赔率变化很小。冯万樽因此填了第二张投注单交给李曼君。李曼君拿到下注单一看,心中暗暗称奇。以前冯万樽签发的注单都会明确指示投多少,但这次的投注单并没有注明资金数,而是注明赔率。他要求对以“出云威龙”为胆的三个组合平衡下注,直到“出云威龙”独赢的赔率到二十倍为止。将赔率从四十五倍打落到二十倍需要多少资金?如果没有其他人投注,需要几百万吧?谁说冯万樽是一个极其理性的赌徒?有时候他也疯狂得很嘛。

事情的发展极其出人意料。李曼君回到办公室,拿起球杆准备继续同冯万樽打球,却发现冯万樽的注意力集中在电视屏幕上。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转过头去看,发现冯万樽正盯着赔率的变化,“出云威龙”出现大落飞,赔率直线下跌,已经跌到了二十五倍。从下单到现在,只不过两三分钟时间,赔率下跌如此之快,似乎不止是马神集团独家的功劳。

恰在此时,电话响了。李曼君接起一听,是雪茄鼎爷。雪茄鼎爷对李曼君说:“告诉阿樽,我和卦爷已经约好了,比赛结束后去ChinaMax,我们要好好喝几杯。”

李曼君并没有立即将这个电话转告冯万樽,因为此时的冯万樽正在接听一部内线电话。这个电话是操作部打来的,因为赔率已经到了二十倍,而他们的注码投入非常之少,比平常少多了,远远没有达到当日的计划。他们向冯万樽请示,是否继续投注。面对电话,冯万樽没有丝毫犹豫,说:“继续投,只要不打到十倍以下,就一直往下投。”

李曼君暗自吃惊了一下,打到十倍?是冯万樽的资金在起作用还是另有大户在投这匹马?如果是跟风客在追捧,那么自然没有问题。但如果不是呢?只能说明一点,内部有人在搞鬼。这次的赔率大落飞如果是由内部引起的,那问题就大了,说明事情已经发展到不仅仅是自己拿点钱去赌,而且是与某些实力财团在合作了。作为秘书,李曼君觉得自己应该提醒冯万樽,让他在这方面注意一下。转而一想,他之所以一脸的严肃,大概早已经想到这点了吧!

这一战实在太关键了,冯万樽再也没有心情打斯诺克,而是走出了办公室,到了黑马部。那里同样有一间大办公室,里面除了四面都是电视机外,中间也摆了一张球桌。有时候冯万樽会偶尔出现在这里观战。冯万樽走进这里时,马会已经停止本场的投注,“出云威龙”的赔率被定在了十一倍。

冯万樽双手抱胸站在电视机前,口中叼着一支雪茄,面无表情。

马匹已经准备好,只等一声锣响了。这一刻,马神集团反倒是清闲下来,该做的都做了,他们只需要等待一个结果。

李曼君见冯万樽的表情显得轻松了些,便小声说:“刚才雪茄鼎爷来了一个电话。”

冯万樽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他说什么?”

李曼君说:“他说已经和卦爷约好了,比赛结束后去ChinaMax为你庆祝。”

冯万樽明白了,这是一种挑战,也是一场暗中较量。冯万樽即使没有信心,也不能退却,他立即对李曼君说:“你马上给老板打电话,让他准备足够的 DomPerignon(著名的香槟之王)。”李曼君正要离去时,他又说:“你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如果香槟不够喝,将永不光顾。”

李曼君去打电话时,暗想,看来他的把握蛮大的,以前那个冯万樽又回来了。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铛”的一声,闸门打开。“出云威龙”出闸并不是最好,排在了第八,直道的尾端,与领放马相比,有大约七个马位。在场的所有人都暗捏了一把汗。

这是一场短途赛事,眨眼间比赛就会结束。七个马位是一个相当长的差距,远比排在最后一栏要差得多。在场观战的公司职员,即使进入公司时是门外汉,跟了冯万樽这么长时间,也都已经成了大行家,他们深知此战凶多吉少,全都一脸肃然,连出气都不敢重了。

整个弯道,“出云威龙”的排位并没有变化,给人的感觉是熬过了第一波段的僵持。唯一给人安慰的是,它似乎还很轻松。进入最后一段直道,还剩最后的三百米,“出云威龙”总算是超越了一位,排到了第七,可离领放的头马仍然有大约七个马位。在场所有人员都暗捏着一把冷汗,觉得这一仗“出云威龙”必输无疑。冯万樽不得不面对又一次巨大的失败。

就在此时,所有人都听到冯万樽一声大叫:“昆雨,快开右手鞭!”

说起来还真是奇特,这时“出云威龙”刚刚跑完弯道进入最后的三百米直道,骑师昆雨仿佛听到了冯万樽的命令,果然右手高举,重重地打下了第一鞭。鞭子落下,“出云威龙”便如接到发射命令的火箭一般,迅速加快速度。上一场赛事,整个直道昆雨仅仅开了四鞭,可这一次,眨眼之间,昆雨就开了不止十鞭。即使如此,冯万樽还不满意,一个劲儿地高喊:“抽,抽,抽!”昆雨可真是听话,手不停地翻动,鞭子不停地举起落下再举起再落下。事后,冯万樽的高参们认真数过,在这仅仅三百米长的直道上,昆雨竟开了四十五鞭。四十五鞭,这很可能是马赛中的一个纪录,也是此前所有关于“出云威龙”之争议的落点所在。四十五鞭,毫无疑问将一个悬了很久的谜底解开了。换一句话说,当昆雨鞭如雨下的时候,冯万樽那颗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这次,无论是练马师还是骑师,都憋足了劲儿,要争第一了。

剩下最后二百米,“出云威龙”冲到了第六,离领放头马还有五个马位。

这时,昆雨手中的鞭越开越密,越开越重。在场的所有人竟然一齐叫起了昆雨的名字,似乎是在替昆雨加油,而不是替“出云威龙”加油。

最后五十米,箭一样向前飞奔的“出云威龙”已经排在了第三。而在最后的五十米冲刺中,昆雨竟开了十五鞭。于是,在最后一秒钟,“出云威龙”以四分之一马位的优势第一个冲向终点。在场的所有的高参们,同一时间举起双手跳了起来。

这一个赌马日,马神集团第二次突破了单场千万进账,并且创造了本集团新的纪录,获得派彩二千二百余万。如果将职员投注加在一起,整个马神集团赚了二千五百万,李曼君本人的投入为她带来了近三十万的盈利。

冯万樽领着自己的一帮战将,浩浩荡荡开向ChinaMax,去参加赌徒的盛会。雪茄鼎爷和卦爷随后也带着高参们来了,他们友好地向冯万樽道贺。雪茄鼎爷拥抱了冯万樽,然后对他说:“以后我可得提防着点,你简直就是GodofHorse(马神)。”

从此以后,人们再称呼冯万樽的时候,不再叫他的名字,也不叫冯总之类的,而是称他为“马神”。

由此而始,香港一代马神出世了!

处于这种状态的冯万樽,应该难以赢得马赛的胜利。可谁都无法理解的是,不知是他的赌运奇佳,还是这种半醉半醒让他达到了最佳状态,这段时间,他逢赌必胜,几乎没有出现过太大的错误。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