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高峰体验(一)

上一章: 下一章:

总体来说,从夏威夷之旅开始,冯万樽开始了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其间虽然也曾有过几次拗撬,但并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这种小摩擦反而使他们的感情进一步加深,使得他们不断地检讨自己,调整自己。

那是一段极其甜蜜的日子,冯万樽希望将这种日子固定下来,因此在同居几个月之后,他准备以一种非常正式的形式向李曼君求婚。

然而,他没有料到,强风暴就在他计划美好未来时悄然而至。

那天是公司的休息日,李曼君要出去办事。早晨起床后,两人吻别。冯万樽对李曼君说:“下午早点回来,我有话对你说。”李曼君正好也有话要对他说,所以愉快地答应下来,然后分别出门。

冯万樽去超市买了许多菜,然后回到家开始准备晚餐。他的厨艺不错,但他从来都不会自己动手。今天需要特别的气氛,他才会想到亲自下厨。他当然不知道,李曼君是去拜访一位在艺员培训班担任重要职务的朋友。

虽然答应过冯万樽会早点回家,但李曼君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出现在楼下时,她看到楼上没有亮灯,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会不会因为自己回来太晚,他生气离开了?她原计划只是见一见那个朋友,向他咨询一些考试方面的问题。可那个朋友安排了十分丰富的活动,晚上还一起吃饭。她有求于人,不好拒绝,所以未能及时赶回家。她诚惶诚恐地走到门口,听到里面似乎有音乐声传来,心情更加紧张起来。有音乐声表明他在家,却不开灯,这说明什么?他是睡着了还是坐在黑夜里听音乐?

她犹豫了一下,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将门打开。当她正要伸手去开灯时,突然有一个人影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把将她抱住,对她说:“不要开灯。”

李曼君吓了一大跳,惊叫了一声,待弄清确实是冯万樽后,嗔怪地说道:“搞什么鬼,将我吓得半死。”

“你站在这里,别动。”他说,然后闪身走进餐厅,那里很快就有一种特别的光线射出来,音乐声也开始显得更飘逸、更浪漫。李曼君好奇心大起,她知道,那种氤氲的光线并不是餐厅里的灯发出的。她正要冲过去看看,冯万樽已经闪身而出,伸开双手将她轻轻搂住,踏着音乐的节拍以舞步走向餐厅。

出现在餐厅门口,李曼君呆住了。餐厅里点燃了好多支红蜡烛,四周摆了许多鲜花。正中是他们的餐桌,桌上摆着几碟精美的菜式,还有一瓶红葡萄酒。灯光氤氲,音乐妙曼,花团锦簇,还有比这更浪漫、更美妙的夜晚吗?为了这个夜晚,冯万樽可真是煞费苦心。

“今天是什么日子?”她问。

冯万樽不说话,只是深情地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松开她,走到一束最大的花前,将那束花捧起来,走向她。李曼君极其突然地明白过来,顿时心跳加快了,她甚至能够听到自己心脏强烈搏动的声音。

他捧着鲜花,在她的面前单膝跪下来,将鲜花递给她,说:“曼君,嫁给我吧。我愿一生一世做你的红蜡烛!”

她几乎想脱口而出答应他。但理智告诉她,这不行,虽然她一直都向往穿嫁衣的日子,但是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去报考艺员培训班,那可是她很小就开始做的一个梦呀!追求自己的梦想和结婚,这是她人生中的两件大事,而这两件大事,极其突然地出现在她面前,需要她进行选择。如果她马上结婚,当然就不可能进艺员培训班了。相反,如果进艺员培训班,以后还有机会结婚。

她并没有接过鲜花,而是在他面前跪了下来,第一次向他谈起自己的梦想。没料到,听了她的话,冯万樽的反应强烈得令她恐惧。

“什么?你要报考艺员培训班?不,我不同意。”他大声地说。

“为什么?”她说,“我想追求自己的梦想,这不好吗?难道你希望我待在家里当师奶?你知道我不会的。”

冯万樽态度坚决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他说,如果她追求的梦想是别的方面,他肯定会无条件支持,但是,她如果是想成为一名艺员甚至是一名明星,他坚决反对。有关那个圈子,一直都是人们热议的话题,记得读大学的时候,流行过几本关于好莱坞的书,谈的全是好莱坞混乱的男女关系。他记得最深刻的是一本谈好莱坞著名女星的书,在那本书里的一位女明星,出席一个PARTY时站上酒桌,然后将自己脱得精光跳舞。还有一位女星,最喜欢在自家的房屋顶上裸体晒太阳。那些女星看起来风光至极,可实际上,她们为了得到角色,不得不去求一个又一个大导演。其中有一位大导演,他的大办公室里有一张长沙发,不知那里睡过多少女明星。女明星们总是用外套将自己裹紧,里面什么都没穿。

进门之后,女明星们便明确提出要某个角色,然后将外套脱下,躺到那张沙发上。那位导演如果上前和她做爱,就表示角色给她了。他看到那些书的时候,以为那一切只不过是人们在泼脏污。后来,他与胡超女走得近,而胡超女也曾经被那个圈子迷惑,去那里玩了一段时间。胡超女告诉他,有关好莱坞,有关所有娱乐圈,传说都是真的,比传说更加的真实,是人们根本就看不到的。那里根本就没有爱情,只有权力、金钱和性。在这个圈子,性是硬通货,只要你付出性,便可以得到名声和金钱,然后又可以用名声和金钱买到权力和性。以至于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性其实并不重要,只是一种社交手段,就像人们在社交场合上公开握手和拥抱一样。在那个圈子里,性完全可以不必称为性,而代称为握手。如果你能和任何人握手,那么你就一定能和任何人****。

冯万樽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妻子,过着那种随处握手的生活呢?他不想成为各种绯闻的受害者,更不想每天猜测自己的妻子是否真的同某人上过床。

“你不相信我?”她异常吃惊地问。

“我是不相信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他说着,站起来,烦躁地在房间里走动着,并且试图说服李曼君,在那个圈子中,确实有许多成功的女人,但是几乎没有幸福的女人。某些女人,开始看起来她们是幸福而且成功的,但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一种幻象,镜花水月,很快就会在她们面前消失。接着,他点出了一大堆成功女明星,她们确实大红大紫,有些甚至被称为大姐大,但是她们一直被两性绯闻以及离婚风波所困扰。当今那些红星们,则将绯闻当做一种宣传,一种提高知名度的手段,即使没有任何绯闻,也要制造出一些绯闻来。

“曼君,答应我,放弃这种念头,好不好?”冯万樽十分动情地将她搂在怀里,对她说,“你是我的,我不允许别的男人打你的主意,我要完全地不含一点杂质地拥有你。”

同样的话,如果是在深情缱绻的时候说,她会觉得非常动听悦耳,认为那是一种深沉的爱的流露。但现在,她却异常的反感,觉得他是想完全彻底地占有自己,这种占有是异常自私的,是完全不尊重她的。

“不,”她说,“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改变的。”

“那你就当你的绯闻明星去吧!”冯万樽一把推开了她,转身的时候,顺手将那张桌子掀翻了,桌上的菜和酒滚落在地板上,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冯万樽就在这种不和谐的音乐声中冲了出去,并且重重地将门关上。

仅仅五分钟之后,李曼君清理了自己所有的东西,离开了深水湾的这幢别墅。

第二天,李曼君并没有去公司,而是严倩琳挽着朱文豪的手,极其突然地出现在冯万樽的办公室。

冯万樽的情绪极度低落,甚至连招呼都懒得同他们打。

严倩琳将一份辞职报告摆在冯万樽面前,然后问他:“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万樽抓起那份报告,几下就撕烂了,叫道:“走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我永远不想再见到她。”

严倩琳和朱文豪竭力劝说他。但他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他对朱文豪和严倩琳说:“你们如果有机会见到她,就替我传个口信好了。如果退出那个什么培训班,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如果她一定要坚持,那就从此一切都结束了。”

朱文豪也不赞成自己的女人向演艺圈发展。对于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在那个圈中找个情妇,那是风流,或许会传为佳话。如果让自己深爱的女人尤其是妻子涉足那个圈子,那就等于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他很能理解冯万樽此时的心理。严倩琳拉他来劝冯万樽,实在是拉错了人,他坐在冯万樽面前,一言不发。

严倩琳毕竟是女人,她很清楚女人的心中全都装满了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像她这样实际的女人其实并不多。而且,越是知识层次高的女人,心中幻想的东西越是奇特和复杂。说实在话,对于一个爱幻想的女人来说,如果一辈子不闹出点什么特别的事来,她是死都不会甘心的。以她的立场来看,李曼君已经是够幸运了,冯万樽年轻英俊,风流倜傥,短短一年多时间,便已经成为巨富。仅这些条件,在香港他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此外还加上一条,他对感情忠贞专一,在当今世界上,这种男人属于稀有动物。李曼君身在福中不知福,还一定要闹出点什么事来,将自己已经握在手里的幸福断送。这种女人就叫犯贱,活该一辈子吃苦受累。倒是林雅婷,真是与冯万樽再适合不过了,只可惜命运作弄人。

抱着这种心理的严倩琳,又怎么可能劝得了冯万樽?

两人劝了一番,知道不会有效果,他们便告辞出来,给李曼君打电话。

如果说他们因为跟冯万樽抱着同样的观点而无法劝说他,那么他们与李曼君在这件事上的看法正好相反,至少他们认为自己有理由劝一劝李曼君。李曼君与他们相比,多的是知识和幻想,少的却是年龄。年龄就是生活阅历。大多数时候,年长并不是一件好事,年长意味着离生命的尽头近了。但在某些时候,年长意味着成熟,意味着对人生的透彻理解。李曼君所缺乏的正是这一点。

李曼君并不这样认为,她认为她所获得的知识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东西,这些东西足以应付她未来的人生。接到严倩琳的电话时,李曼君刚刚完成了上午的培训课程,这个课程是为那些想进艺员训练班的人开的。培训课程非常紧张,只有一周时间,每天上午和下午都要上课。

在电话中,严倩琳说:“曼君,我们一起喝下午茶去吧。”

“下午不行。”李曼君说,“我下午要上课。”

“那就等你上完了课,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她说。

李曼君很清楚严倩琳到底为什么约她,这就是知识的好处。她已经猜到了,严倩琳一定去劝过冯万樽,但冯万樽这种人固执起来,恐怕用火箭都拉不转头,于是便想回过头来劝她。这实在有些可笑,她李曼君可不是一个普通女人,她对人生有着自己的认识、自己的见解、自己的追求,她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并没有错。既然没错,严倩琳又怎么能劝说得了她呢?

“倩姐,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她说,“我知道你想对我说什么,但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梦想,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可是,你却要放弃阿樽?”她说。

“不是我要放弃他,而是他要放弃我。”在李曼君看来,她追求自己的梦想根本没有错,冯万樽却逼着她在二者之间选择。这是一件极其荒唐的事,爱情和事业并不是同类项,不存在非此即彼,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完全可以二者都选择,也可以二者都不选择。他如此聪明一个人,难道连这一点都不明白?只能有一种解释,他不希望她有自己的事业。这就是她无论如何不肯接受的理由。

严倩琳在电话中劝了半天,李曼君还是那句话,她不准备放弃自己的选择。

当天,冯万樽没有接到李曼君的任何消息。他想,自己昨晚可能太粗暴了一些,女人常常都是比较感性的,作为男人,自己应该耐心地同她说明道理。即使最终自己无法说服她,也应该暂时隐忍一段时间,待适当的时机再以适当的方法处理这件事。他已经准备好,见到她之后,便向她道歉,然后争取一次深谈的机会。

可是,他回到深水湾的别墅后发现,李曼君根本不在这里,甚至连行李都已经搬走了。冯万樽的心情一落千丈,他一个人待在房子里,灯也不开,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

电话响了起来。他想,可能是朱文豪或者严倩琳,懒得接。然而,电话一次又一次响起,他突然想到,会不会是李曼君?如果是她,自己又没接,会不会遗憾终生?想到这一点,他立即跳起来去接电话。可是,由于没有开灯,他将移动电话抓在手里,按错了键,挂断了。

他想回拨过去,毕竟房间里没有光线,他只好走到门口,将电灯打开,再返回拿移动电话时,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立即接听了。传来的却是胡超女的声音:“搞什么鬼?这么半天,是不是和曼君在一起?”

冯万樽说:“没有,我一个人。”

胡超女说:“那你出来吧。我刚从欧洲回来,和朋友一起喝酒,你到蓝岛来吧。”

如果胡超女直接叫他去蓝岛,他可能不会去。这时他心里正烦着呢,想喝酒,听她这样一说,便心动了。加上确实好久没见胡超女了,他心里还真有些想她,便没有犹豫,开车去了蓝岛酒店。

胡超女并不是一个人,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看上去有点面熟,冯万樽又想不起是谁。胡超女见了他,立即热情地站起来,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并且自作主张地往他面前倒了杯红酒。一边倒酒,一边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刘雨青,著名导演。”

胡超女介绍的时候,冯万樽还准备礼貌地握个手,可听说对方是导演,顿时态度变了。他正生着整个演艺圈的气,怎么可能对一个导演有好感?刘雨青这个名字他是熟悉的,香港的一个三流导演,有不少花边新闻,常常是报纸娱乐版的主角。不是因为他拍了怎样轰动一时的片子,而是因为他每拍一部片子,肯定会和其中一个女星闹出绯闻,无一例外。冯万樽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干了。胡超女感到冯万樽情绪特别,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又给他斟上酒。

刘雨青看在胡超女的面上,对冯万樽显得很热情,端起面前的酒杯,向冯万樽敬酒。冯万樽也没有拒绝,端起杯子,又是一口干了。

后来,冯万樽才从胡超女口里知道,她在娱乐圈混时认识了刘雨青。刘雨青一开始就展开对她的追求,那时她对刘雨青还是挺有好感的,觉得这个人有才华有抱负,只是运气不好。她曾动过心思,要帮刘雨青一把,找机会让他拍几部好片子。有一次,她还真的差一点和他上了床。他们约定当天晚上到一间酒店见面,可在当天上午,她听到一条消息,说是前一天晚上,刘雨青从一位女星的家里出来。胡超女受了娱乐圈的影响,并不认为性关系是一件特别的事,但她同时又觉得,他应该为此给自己一个说法。她给他打了电话,向他提起此事。他很坚决地否定了。胡超女顿时觉得这个男人好虚伪,对他没了兴趣。对于这个圈子的人来说,做爱不算一件事,兴趣才是最大的事。

此后,两人的关系一直保持,但再没有向前进一步。刘雨青似乎一直都想将那件事完成,而胡超女的想法已经完全不同。她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刘雨青其实是想通过她投资几部片子让他来拍。胡超女说,如果他直接对自己说或者定一个投资回报标准,她倒不反对帮他一把。商人,在商言商,投资了,肯定希望有所回报。可是,他不这样想,而是想将她弄上床,然后再以这种关系取得她的投资,她便有点恶心的感觉了。

他约了胡超女很多次,这次是因为她刚从欧洲回来,难免有些寂寞的感觉,想见冯万樽,又知道他身边有李曼君,心里觉得大为不爽,就答应了刘雨青的邀请。可是,见面之后,他大概急于和她上床,老讲一些黄色笑话,她大为反感,便给冯万樽打了一个电话。

冯万樽知道,自己又一次成了胡超女的救生圈。他倒不在乎这个,很早以前他对她说过,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他乐于为她做这件事。

刘雨青当然不希望冯万樽在这里,又见冯万樽一个劲地喝酒,便想早点将他灌醉,以逼他离开。冯万樽心里不爽,也想醉,便一杯接着一杯喝。胡超女一开始就发现冯万樽今天情况不对,便也不管刘雨青,拉着冯万樽走了。

出了蓝岛酒店,胡超女见冯万樽有点醉意,便问:“曼君在家吗?是不是送你回深水湾?”

冯万樽说:“她不在家。”

胡超女问:“不在家?你们闹矛盾了?”

冯万樽说:“她走了,不要我了。

胡超女有点明白了,招手叫来了自己的车,把冯万樽拖进车里。

冯万樽问:“去哪里?我想喝酒。”

胡超女说:“去我家喝吧,我那里什么酒都有。”

到了胡超女家,冯万樽便自己去拿了一瓶威士忌。胡超女知道他已经有点喝多了,便抓住酒瓶,不肯给他。他便求胡超女,说自己心里难受,恨不得想杀死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将自己灌醉了,好好睡一觉。胡超女心软了,陪着他喝。一瓶酒很快被喝完了,冯万樽还要喝。胡超女知道,他已经醉了,便拉住他,不让他再去拿酒。

冯万樽说:“姐,你别拦我,让我喝。”

胡超女一把将他抱住,说:“姐不让你这样作践自己。”

让胡超女大吃一惊的是,冯万樽竟然哭了起来。

这时,胡超女才感到事情严重了。当初,他的父亲去世,他面临人生的空前危机,不惜上船赌博,不惜与黑道为伍,以身试法,最终甚至逃亡,可无论多么艰难,他都咬着牙挺着,从不掉一滴泪。如此坚强的一个男人,现在却哭成了泪人儿,能不让她心疼吗?她劝说了半天,反复追问,他才说,李曼君不要他了,抛弃他去娱乐圈发展了。

胡超女说:“原来是这件事呀,多大个事?你把详细情况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上你。”

于是,冯万樽对她说,李曼君其实早就想去娱乐圈发展,只不过他一直不知此事。从英国回香港后,她一直都在为进入娱乐圈做准备。前不久,认识了娱乐圈的一个叫阿添的导演。这个阿添当导演虽然不出名,但搞关系似乎有一套。他在电视台小有权力,报考艺员培训班的人,都要从他那里过一手。他答应李曼君,让她进入艺员培训班。

胡超女说:“阿添是吧?我知道他,你放心好了。我保证用不了多久,李曼君会自己回来找你。”

冯万樽听了,又惊又喜,问道:“真的?你有什么办法?”

胡超女说:“她不是想进艺员培训班吗?我让她进不成,她就只好回来了。”

冯万樽有点不相信,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胡超女说:“总之,我有办法,你不用管。”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跟个沙比一样说道:

    二笔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