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高峰体验(二)

上一章: 下一章:

严倩琳答应见萧厚昆,两人约定在咖啡厅见面。

萧厚昆提前了十分钟到,严倩琳却迟到了。萧厚昆等了足足半个小时,严倩琳才姗姗而来。萧厚昆见来见自己的是个大美女,心里便大为后悔,怎么都没想到,冯万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混出这样的天地来,财富等先不说,身边美女如云,他的那个秘书李小姐已经够让人垂涎了,现在又有这个严小姐,也是比那些电影演员还漂亮。在香港这种不太容易见到美女的地方,冯万樽身边竟然集中了这么多美女,可见,他的生活过得非常潇洒写意。而自己当初挖空心思,不就是希望生活能过得好一些吗?可如今呢?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竹篮打水一场空,想想冯万樽的成功,自己的失败,他心里的不平衡就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严倩琳在他的对面坐下来,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开门见山地说:“萧先生是吧?你想进马神集团工作?”

萧厚昆说:“是的。我和阿樽是大学时的同学。”

严倩琳说:“这么说,萧先生也是电脑高手?”

萧厚昆连忙解释说,冯万樽大学时的专业是哲学,计算机只是他选修的专业。冯万樽修了两个学位,而他只修了一个。严倩琳“哦”了一声,问道:“那么,萧先生觉得自己适合什么样的工作?”

萧厚昆说:“我只想跟阿樽在一起。如果将来有一天阿樽走向事业辉煌,我能对我的儿孙说,我见证了那一切,我就心满意足了。”

严倩琳说:“你的意思是说,你要以忠诚追随阿樽?”

萧厚昆说:“是的。我要将我永远的忠诚奉献给阿樽。”

严倩琳说:“这比较好办,阿樽忘我地工作,生活却是乱的,吃饭睡觉都没有规律。我也一直想物色个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包括他家的清洁卫生等。这件工作很简单,我会给你一个具体的时间表,你按照这个时间表,去阿樽的家,将他家的卫生搞好。比如,将地板清理干净;将衣服送去干洗,然后分门别类整理好。”

萧厚昆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料到严倩琳会给自己安排这么个工作。毕竟,他是冯万樽的同班同学,大学毕业生,严倩琳竟然给他安排这样一份工作。那不是污辱他,而是在污辱冯万樽吧!他当即变了脸色,说:“我不是太明白严小姐的意思。”

严倩琳觉得,自己能够拨冗来见他,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她当即说:“你不明白吗?我看你心里很明白。”

萧厚昆还不甘心,说:“严小姐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严倩琳站起来,带着厌恶地说:“一定要说清楚?那我问你,阿樽的父亲冯良开老先生是怎么过世的,你比阿樽更清楚吧?”

萧厚昆的脸一下子白了,辩解说:“开叔是赌博的时候脑出血过世的,这件事,樽哥也是清楚的呀!樽哥不在澳门的这段时间,我每年还去给开叔上坟。”

严倩琳说:“看来,你太高估你的智商了。那我再问你,冯老过世后,阿樽在澳门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清楚吧?阿樽离开澳门之后,你去了能叔那里做事,深受能叔的信任。你怎么取得能叔信任的,你能告诉我吗?”

萧厚昆还有些不甘心,说:“我之所以去能叔那里工作,还是因为樽哥。开叔和胡老虎以及能叔,是很好的朋友。能叔一直很照顾樽哥的,樽哥突然离开了澳门,不知去向。能叔就找到我,问樽哥的情况,我就这样认识了能叔。”

严倩琳冷冷地笑了一声,说:“接下来,你会告诉我,能叔退休了,在胡老虎的集团里没有人罩着你了,所以,你就离开了,是不是?”

萧厚昆说:“是啊。原来严小姐已经调查过我。”

“需要调查吗?”严倩琳说,“你大概不知道,阿樽最艰难的那段日子是谁在帮他吧?是胡超女。你以为,你和能叔做了什么,能瞒得了别人,但瞒得了超姐吗?我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姓萧的,我警告你,离阿樽远一点。如果不是阿樽心好,想放你一马,你有十条命也活不到现在了。你看好,那里是门,你现在就从我眼前消失,能滚多远就滚多远。今后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在阿樽面前晃来晃去,我肯放过你,我的弟兄也不会放过你。”

萧厚昆做了亏心事,其实根本没脸来见冯万樽。只不过能叔退休之后,他莫名其妙被炒了鱿鱼,在澳门再无法立足,只好来香港碰运气。在香港换了两间公司,最后进入了一间香港赌马集团。这间赌马集团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开门见山地告诉他,之所以录用他,是因为他和冯万樽曾经是同学,他们希望他利用这一关系,进入冯万樽的公司工作,为集团搜集情报。

严倩琳见萧厚昆的时候,冯万樽在干另一件事——租房子。二号首长

深水湾那幢别墅是为李曼君租下来的,既然她不在那里,他也根本不想回去。到了公司之后,他拿过当天的报纸,翻到分类广告,给一家中介公司拨了电话。他的条件是,房子必须在快活谷附近,其他条件不限。事情还真是巧,快活谷附近恰好有一套公寓要出售,价格很合适,中介公司问他是否有意买下来。

放下电话,冯万樽看房子去了。那是一套空中别墅,在顶楼,上下两层,装修过的,家具齐全,并且可以鸟瞰整个快活谷马场。屋主因为移民澳洲,急着将资金回笼,才愿意以略低于市场价格出售。冯万樽几乎没有考虑,立即交了订金。至于深水湾的那套别墅,他也懒得去理,让它空着。接下来,他返回公司,相关手续让保镖去办了。保镖将他的生活用品清理了一下,拿到快活谷这边的公寓,家就搬过来了。

最初的一段时间,冯万樽心情还算平静,毕竟胡超女答应过他,用不了多久,李曼君就会自己来找他。他默默地等着。曾有许多次,他想给李曼君打电话,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的移动电话二十四小时开着,希望有一天李曼君会主动打电话给他。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可能似乎越来越渺茫。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冯万樽内心的痛苦,绝对不是外人所能够洞悉的。他的生活完全失去了规律,甚至变得有点神魂颠倒。为了不让自己有时间考虑感情方面的事情,他长时间地研究马匹的相关资料,一遍又一遍看VideoForm,常常一整天将自己关在快活谷的房间里,也不吃任何东西。有的时候,他半个小时前才吃过东西,却又突然告诉保镖,让他们叫快餐上来。保镖十分吃惊地说:“你半个小时前才吃过呀!”

“是吗?难怪觉得一点都不饿。”他说。

那段时间,他根本就不去公司,而保镖代替李曼君干起了秘书工作,将数据分析人员研究的报表从公司里拿回来交给他,又将他所签发的投注单传真给公司。他开始改变自己所订立的原则,常常将一个月的计划资金投入一场赛马之中,甚至将下一月的计划挪用。他看赛事分析资料,却不看比赛结果,也不让保镖告诉他自己的中彩报表。他不接听任何电话,包括严倩琳和朱文豪的电话也不接听,他们通过保镖约他出去吃饭,他也一概拒绝。

更多的时候他是独自一人喝酒,常常将自己喝得烂醉。醉了,他便随意地睡下,有时睡在客厅,有时睡在厨房,甚至有时睡在厕所。他不准保镖轻易移动他,保镖曾试图移动他,将他弄醒了,他便大发雷霆,有一次甚至动手打了保镖。

可这样也有一大堆的麻烦,常常喝得烂醉之后,他会吐,吐得到处都是。房间里弥漫着浓浓呕吐物的酸臭味。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因为他不准保镖轻易移动他,也不准保镖帮他清洗,所以他身上脏污不堪。后来,他干脆不穿衣服了,全身赤条条。吐脏了身上,便去卫生间冲洗一番,接着再喝酒。

除了看VideoForm和下投注单,其余所有时候他都处于烂醉状态。

处于这种状态的冯万樽,应该难以赢得马赛的胜利。可谁都无法理解的是,不知是他的赌运奇佳,还是这种半醉半醒让他达到了最佳状态,这段时间,他逢赌必胜,几乎没有出现过太大的错误。

其中最辉煌的是“千变蛟龙”之战,被同道誉为他这一生中的巅峰之作。

“千变蛟龙”是一匹三班马。所谓三班,是指马的赛事资历。一般来说,某匹马在某个赛地出战,一律列为新马,按当地的说法,这种马叫新班马。新班马缺乏比赛经验,又对环境不熟悉,比赛的时候,和其他马自然有差距。为了使比赛更加公平,新班马出赛往往需要让磅,即减少负重。这种情形,有点类似于足球俱乐部赛的丙级队。一个赛季下来,这匹马如果战绩不俗,便可以升班,有点类似于足球俱乐部赛的丙升乙。不过,足球俱乐部赛的升级,往往只有排在最前面的一两支球队,马的升级却要多几匹。这类刚刚升班的马,便被称为升班马。升班马这一概念,后来甚至被运用到了足球比赛中,我们看欧洲足球俱乐部赛事,常常听到升班马这一说法,指的就是不久前刚刚升级的球队。升班马参加了一个赛季的比赛,可以再一次升班,这个班便称为三班了,相当于足球俱乐部赛中由乙级升到了甲级。二班马可以参加三班赛事,这种情形被称为顶班参赛。高班最典型的特征,便在负重的增加。

“千变蛟龙”是两个赛季前从澳大利亚引进的。在澳大利亚,这是一匹新马,基本上没有参加过太正规的比赛,到了香港,自然就是一匹新班马,一个赛季下来,“千变蛟龙”跑了五场,没有一场入T。按说,这样的马往往会被马主淘汰,甚至有可能永远离开赛场。事实也确实如此,一个赛季结束,便传出消息,马主将“千变蛟龙”挂牌出售,售价还非常低。可一个星期过去,无人问津,马主只好再一次降低售价。这次如果再卖不出去,这匹马很可能就会卖去作别的用途了。

偏偏这时香港赌马界出了个神话般的人物冯万樽,无论是马主还是练马师,对冯万樽均充满了尊重,他的意见往往成为这些人的重要指导。某次在 ChinaMax喝酒,一个马主见到冯万樽在场,便上前敬酒,交谈时,提到了“千变蛟龙”,马主问冯万樽对这匹马怎么看,冯万樽没有思考便说:“步幅大,翻转快,跑起来充满争胜勇气和磅礴气势,是好马中的好马。”

马主当即说:“你的意思是,这匹马值得买下?”

冯万樽肯定地说:“绝对值得。”

马主问:“如果我买下,你愿意指导训练和比赛吗?”

冯万樽说:“没问题。”

马主便买下了这匹马,此后的整个训练计划,冯万樽都参与了。

很快,第二个赛季开始了,这个赛季,“千变蛟龙”参加了七场比赛,前四场比赛战绩平平,不值一提。第五场比赛“千变蛟龙”果然发威了,一举夺下第三。第六场比赛“千变蛟龙”的赔率大降,由前一场的七十多倍降到了本场的十五倍。“千变蛟龙”果然不负众望,一举夺得冠军。

也就在这时候,冯万樽和李曼君出现了矛盾,他再没有心情兼顾“千变蛟龙”的训练和比赛计划的制订了。即使如此,“千变蛟龙”仍然以五倍赔率入Q。

第三个赛季,“千变蛟龙”自然升班。可它这次升班显然有些尴尬。毕竟以比赛年龄计算,它应该处于三班,可因为第一个赛季极差的战绩,它仅能位列二班。新赛季开始后,“千变蛟龙”参加了一场赛事,夺得第二名,马主和练马师便想让它“跳级”,也就是顶班作战,直接闯进三班。

对于这场顶班战,马迷普遍不看好。毕竟“千变蛟龙”刚刚才升班,并且仅仅是夺得一个第二。由初班升入二班,负重要加几十磅,再由二班顶上三班,负重又要增加几十磅。“千变蛟龙”升班后的第一战仅仅拿到第二名,似乎已经说明对增加负重的不适应,岂知这一过程尚未完成,练马师又让它顶班作战,负重一下子又要增加几十磅,它能适应得了吗?

结果,“千变蛟龙”的赔率竟然接近二百倍。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冯万樽抓住了这个机会,以“千变蛟龙”做胆,制定了一个投注计划。这个投注计划用尽了一个半月的投注计划。这样的做法,在此前是绝对不可想象的。

最终,“千变蛟龙”夺得第一名。冯万樽赢得了自赌马以来的最高赔率,每十元派彩一千四百四十一点五元,从而创造了香港赌马史上一场赢过四千万元的新纪录。当然,因为他同时使用了八个账户,所以这个纪录也就没有被香港马会获知。

比赛结束,雪茄鼎爷和卦爷都知道冯万樽很可能创造了香港赌马史的纪录,但这个纪录到底是多少,他们不完全清楚。他们根据香港马会派彩的情况,估算了冯万樽的收入。这场赛事,总派彩金超亿元,而“千变蛟龙”最初的赔率超过二百倍,说明没有太多的马迷投这匹马。后来出现大落飞,跌落到一百四十倍,这应该是冯万樽投注的结果。若以此评估,冯万樽在本场应该至少赢得亿元彩金。所以,他们不约而同地给冯万樽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并且约定去ChinaMax 喝酒庆祝。可是,马神集团接电话的人告诉他们,根本没有见到冯万樽,他好长一段时间没来公司了,也不知道怎样和他取得联系。

严倩琳也在比赛结束后给冯万樽打了电话。严倩琳打的是移动电话,可是关机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