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高峰体验(三)

上一章: 下一章:

朱文豪和严倩琳一起来到了冯万樽的公寓。

保镖开门,见到朱文豪和严倩琳,顿时手足无措,对两人说:“豪哥,倩姐,冯总说,他不想见任何人。”保镖以身子挡在他们面前,看情形,并不准备让他们进去。

“浑蛋,找死呀!”朱文豪骂了一句,伸出手,猛推了保镖一把,抬腿就往里面走。

保镖没料到豪哥会推自己,而且力度奇大,向后退了几步,便让开了门。朱文豪迅速跨进去,严倩琳跟在后面,也走进了公寓。可进来之后,他们立即明白被挡驾的原因了。冯万樽已经喝得大醉,正躺在客厅的地板上睡觉。如果仅仅是躺在地板上,还不能算是疯狂,可冯万樽不喜欢开空调,穿着衣服太热,加上大小便以及冲凉都很不方便,所以他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房子里面又闷又热,空气中充满了呕吐物的酸臭味,极其难闻。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冯万樽竟然睡得又香又甜,身上挂着许多汗珠。

看到冯万樽竟然裸着身子,严倩琳颇为尴尬,骂了一句“真是个衰人”,便几步越过客厅,向楼梯走去。

朱文豪当然不至于尴尬,他走近冯万樽,推了他好一阵,竟然未能将他推醒。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感觉空气令人窒息,不禁大怒,向两个保镖招了招手。两个保镖立即来到他面前,他突然伸出手,抓住那个最先走到面前的保镖,挥手就是几个耳光。啪啪啪一串清脆的响声过后,朱文豪怒不可遏,问道:“你该不该打?”

保镖哪敢说半个“不”字,立即谦恭地说:“该,该打。”

朱文豪指着另一个未挨打的保镖,说道:“你说,为什么该打?”

第二个保镖说:“我不知道。”

朱文豪更是大怒,扑过去,对这名保镖拳打脚踢。

打过之后,朱文豪命令说:“把他给我弄醒。”然后离开客厅,上楼与严倩琳汇合。

两个保镖叫了半天,根本无法将冯万樽弄醒。只得跑上来向朱文豪复命。朱文豪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又给了保镖几个耳光,说:“你是猪呀!你不会用点方法?去,往他身上泼水,把他给老子泼醒。”

没过多久,楼下传来咆哮声。保镖按照朱文豪所说的办法,用凉水将冯万樽泼醒了。醒来之后的冯万樽大怒,对保镖大骂,并且动手要打他们。保镖只好胆战心惊地解释,豪哥和倩姐来了,在楼上。

冯万樽听说朱文豪和严倩琳来了,立即进卫生间清洗自己。保镖找出他的衣服,等在卫生间门口。冯万樽穿好衣服,上楼来见朱文豪和严倩琳。冯万樽的酒还没完全醒过来,走路有些不稳,说话也有些打结,说:“豪……豪哥,倩姐姐,你们……们怎么……么来……来了?”

严倩琳带点责怪地说:“你看看你,都把自己搞成什么样了。”

朱文豪可不是来同他假客套的,语气倒是和颜悦色。他对冯万樽说:“阿樽啦,曼君在我那里住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如果你再不去接走,恐怕就再不是你的人了。”

冯万樽思维有些迟钝,问:“曼君……君?在……在在你那……那里?”

严倩琳说:“人家曼君可是个好女孩,你始乱终弃,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我?始乱终弃?”冯万樽的气血上涌,话顿时顺了很多,“你们有没有搞错?我始乱终弃?她要进娱乐圈,你们是知道的。那是个什么圈子?你们难道不比我清楚?什么人想进娱乐圈?不都是那些想出名想发达的人吗?他们靠什么出名?靠什么发达?不就是靠不要脸吗?不就是靠和那些导演、编剧、制片人上床睡觉吗?她想通过当演员发达?当演员能怎样发达?能一个月赚几千万?显然不能,那么你们说,她想要什么?不就是想出名!不就是想过那样的生活!到底是我始乱终弃,还是她抛弃我,想去过那种生活?”二号首长

严倩琳说:“人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只不过刚入社会,社会经验不足。你去问问,全香港有哪个女子少女时候的梦想不是当明星?她想当明星有什么错吗?你就发那么大的火,再说,就算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你也不应该向她发脾气呀!你不是爱她吗?你的爱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你忍心让她那么痛苦吗?”

“算了算了,这只不过是误会。”朱文豪在一旁当和事老,“过去的就过去算了,也不要管谁对谁错了。人嘛,谁都不是圣贤,哪能不做点错事?你阿樽难道就从来没做过错事?如果没有做过错事,你怎么从澳门跑到香港来了?再说了,人家曼君只不过想当明星,明星确实星光四射,吸引人呀!像她这么好的条件,做一做明星梦,有什么错?我说阿樽,这件事我可不帮你。确实是你的错,你的心眼太小了嘛。”

严倩琳说:“就是,现在是什么社会?文明社会,法制社会,自由社会,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梦想的权利。曼君不是你的物品,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凭什么想要她怎样,她就一定得怎样?”

朱文豪说:“算了算了。你看看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何苦?去给她道个歉,将她接回来,别再闹下去了。”

两人一唱一和,硬是拉着他去严倩琳家,甚至连花都替他买好了。

早在一个月前,李曼君已经完成了她的考试。结果自然是大失所望,她落选了。

落选之前发生了一件事,李曼君无法肯定,这件事与自己的落选是否有关。当初,李曼君从英国回到香港,目标十分明确,进入艺员培训班后跨入娱乐圈。不过,她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决定先找一份工作。她必须积攒一点钱,用以支持她在艺员培训班的生活。早在她去英国读书时,便已经清楚,家庭肯定依靠不上,所以,她在英国读书时的所有费用,全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挣来的。在任何情况下,她都不可能再向家里伸手要钱。工作的同时,李曼君很注意艺员培训班的动态,并且通过熟人介绍认识了阿添。阿添在香港娱乐圈也算是一个名人,艺员培训班的招录,主要由他负责。一方面,李曼君也知道,阿添很好色,对她身体的兴趣远超过对她这个人的兴趣。不过,她有信心把握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让阿添占了便宜去。另一方面,她又确实希望通过阿添进入艺员培训班,有了阿添的承诺之后,她才正式报名。可她没料到的是,考试前夕,阿添突然被调离了。尽管阿添离开之前对她信誓旦旦,说是和新来的负责人已经说好,肯定录取她。结果却令她失望,落选了。她认真思考,觉得阿添其实并没有出力,最根本的问题,可能是有一天晚上,阿添想和她做爱,她严词拒绝了。

落选之后的李曼君,情绪糟糕到了极点。她面临一次新的人生选择,是继续参加培训等待下一次考试,还是找个单位继续上班。回到马神集团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可她与冯万樽闹到了如此地步,怎么都不肯向冯万樽低头。偶尔,她也会站在冯万樽的角度想一想,认真回想冯万樽那天说过的话,觉得他的担心并非多余。但另一方面,她又恼恨他竟然对自己不闻不问。他这是对自己有情吗?真正有情的人,会对自己的爱人置之不理吗?

艺员班放榜那天,李曼君的情绪灰败到了极点,偏偏这种心事又无法对人言,她就一个人跑到酒吧去喝酒,结果将自己喝得大醉。当时有几个烂仔,见李曼君相貌出众,又有了七八分醉意,便上前纠缠。那名酒保好心,担心这样下去会闹出事来,便向李曼君要电话。李曼君喝得糊里糊涂,随口报了一个号码,接电话的正是严倩琳。接到电话后,严倩琳带了几个兄弟,赶到了那间酒吧。那几个烂仔将李曼君围在中间,一个劲儿地灌她喝酒,不时借着酒劲,在她身上摸上一把。

严倩琳走过去,往那里一站,抓起一瓶酒,猛地往桌子上一砸,大声叫道:“都给我听好,立即给我从这里消失。”

李曼君已经喝得很醉,睁开眼看严倩琳,竟然没看清,问道:“你……你是谁呀。”

几个烂仔见又有一个美女出现,顿时瞪大了眼睛,叫道:“哇,靓女呀!来,陪我们喝杯酒。”这个说话的烂仔,竟然在严倩琳的脸上摸了一把。

严倩琳勃然大怒,一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啪”的一声响。几个烂仔的脸色顿时一变,同时站起来,要对严倩琳动手。其中一个烂仔刚刚举起手,这只手立即被严倩琳的一名手下抓住了。那个烂仔还没来得及反应,便一连挨了十几个耳光。这些耳光打得极其凶狠,那个烂仔的嘴角和鼻子都流血了。另几个烂仔见势不妙,动都不敢动。

严倩琳说:“还不滚,找死呀!”

几个烂仔听了这话,立即溜走了。严倩琳则扶着李曼君,一起回了她家。

当天晚上,朱文豪给冯万樽打电话,可冯万樽现在住的家里根本没有电话,移动电话又关机了。朱文豪一定要找到他,也不是没有办法,他既可以找两个保镖,也可以直接去他的住处。不过严倩琳觉得,这事还是暂时以不变应万变。毕竟李曼君醉得不省人事,无法了解她对此事的态度,一切等她醒过来之后再说。

后来,严倩琳多次和李曼君聊天,试探她对冯万樽的态度。她确实爱冯万樽,同时也恨冯万樽。严倩琳要将她现在的情况告诉冯万樽,她坚决不同意。严倩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让她住在自己家里,再慢慢想办法。可一住就是一个月,仍然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她和朱文豪都觉得,这事不能拖了,拖的时间越长,越难以解决。他们才不得不下定决心,去当面向冯万樽问清楚,看一看他的态度。

走到冯万樽这里一看,他们立即明白了,他对李曼君的爱,要比李曼君对他的爱深得多。于是,他们生拉硬拽地把冯万樽拖了过来。

李曼君当然不知道冯万樽是被拖来的,也不清楚他献给自己的一大束花其实是严倩琳早已经买好的。她见冯万樽亲自负花而来,也就顺势而为,将他嗔骂了几句。而朱文豪也不失时机地说:“有什么好闹的?到了晚上,还不是要躺在一张床上爱得死去活来?懒得理你们,你们的问题你们自己去解决,现在我们吃饭去。”当即一手拉着冯万樽,一手拉着李曼君入席。

席间,严倩琳见两位客人似乎有什么话说,又不好当着主人的面说,场面显得有些冷,她就主动找了个话题,说道:“阿樽,我听人家说,这次在‘千变蛟龙’身上,你至少赚了一个亿,是不是真有这么多?”

冯万樽说:“你听谁在那里乱说?差远了。”

“不可能吧?”严倩琳说,“那天,雪茄鼎爷给我打电话,说你至少有这个数呀!”

冯万樽说:“雪茄鼎爷是从落飞推算出来的。其实,落飞这种事是很难说清的。”

朱文豪不明白了,问道:“为什么不能说清?”

这种事,李曼君明白一些,她毕竟是他的秘书,所以说:“关键是公司里有些人把投注单卖了,有很多人跟着投注,赔率自然就被打下来了。”

严倩琳大吃一惊,说:“怎么可能?我在公司的时候,不是制定了规矩,任何人不准泄露公司机密吗?而且,我亲自组建的一个部门专门负责这件事的。”

李曼君指着冯万樽说:“这要怪他。他心太好了,总想让别人也跟着赚点钱,所以对这类事抓得不太紧。结果,公司里人人都在卖消息。”

朱文豪说:“怎么能这样?那这事一定得管一管。”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李曼君说:“怎么管?防不胜防呀!”

朱文豪说:“这事我来处理。”

吃过晚饭,严倩琳拿出很多水果摆在客厅里,又倒了四杯红酒,他们便坐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严倩琳问冯万樽,如果不是消息外泄,在“千变蛟龙”这匹马身上大概可以赚多少钱?冯万樽说,具体很难说清,但他估计,八千万应该问题不是太大。严倩琳又问实际赚了多少,冯万樽说,具体情况他没了解。比赛一完,他就喝酒去了,没有过问。他估计,三千万只会多不会少。

朱文豪大为惊讶,这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消息外泄这件事,目前他们所能赚到的钱会多出一倍。这笔账绝对不能不算,如果说,一场马就少赚了四千万,那么一年下来要少赚多少?即使不这样算,一场少赚四千万,那也差不多是他整个外围集团一年的收入。朱文豪因此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地将此事解决。

看电视的时候,冯万樽和李曼君紧紧挨在一起。冯万樽主动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经历了诸多风雨,她也意识到,还真是冯万樽对她好,现在被他这么一拉手,整个人就像快融化了一般。她也顾不得矜持,身体慢慢地向他那边靠近,后来干脆坐到了他的腿上。他则双手从后面环过她的腰,将她抱住。他们确实有很多话想说,但在这里有些不方便,便干脆什么都不说,只是紧紧地抱着。

严倩琳清楚他们此时的心情,便说:“我知道你们今天晚上还有很多事要做,算了,我也不留你们了,你们快点走吧!”

朱文豪则开玩笑说:“曼君住的那间房也不小呀,床还算结实,你们随时可以用。”

这当然是笑话。他们有自己的家,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二人当即告辞,因为冯万樽没有开车,只好打了出租车,也没有去快活谷,直接回了深水湾。

一进门,两个人就迫不及待地抱在一起,深深地吻着。

冯万樽向她道歉,说自己太粗暴,因为听说太多娱乐圈的脏事,所以一听说她要进娱乐圈,就立即失去了理性,说的那些话太伤人。李曼君也自我检讨,说她也有错。这件事,她不应该等到那时候才告诉他,应该一开始就做些铺垫,让他有一个心理上的过渡。事后,冯万樽想起这次的风波平息,才意识到,李曼君虽然回来了,可她对娱乐圈的心并没有死,她只承认自己没有事先做好工作,却始终不承认这个选择是错误的。这便说明,他们之间的裂缝根本就没有弥合,只是因为命运的变故以及彼此的思念,掩盖了真相。

两人这场矛盾闹了几个月,所有的情感经过了长达几个月的发酵,自然是浓烈而甘醇。短短的几句话之后,两人便迫不及待地亲吻起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