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高峰体验(四)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天,冯万樽来到了办公室。

这是几个月来冯万樽第一次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公司里所有的职员都在交换自己的意见,觉得这件事非常特别。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还有更特别的事在后面紧跟着冯万樽,朱文豪也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朱文豪来到他的办公室只有一件事,商量对付泄密的方法。

冯万樽说,他也曾与雪茄鼎爷以及卦爷交换过意见。他们说,这种事是很普遍的,不仅仅香港有,澳洲等也都有。香港的情况是很吸引马迷的,每年有八百亿的彩金,这个数目对世界上任何一个赌马集团都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为了这笔彩金,不知有多少人愿意铤而走险。能够得心应手地赢得这些彩金的集团却并不是太多。这是一个技术性太强的活,除了技术之外,你还得是这方面的天才。一些集团知道自己干这件事不行,便转而关注情报,只要发现有这方面的高手,便使尽一切手段与这类公司接近,不择手段地获取其情报。雪茄鼎爷和卦爷提到了几种常见的手段。最常见的是利用移动电话。一般情况下,赌马集团下注都会非常关注赔率的变化,因此他们的下注单往往会在最后时刻出现。如果用公司的电话,太容易被查出来,用移动电话,随便找个机会就拨出去了。不过,移动电话毕竟体积太大,携带不便,公司只要规定,上班时间不准带移动电话或者移动电话统一管理就可以杜绝了。因此,那些实力强大的公司肯定不用这种方法,他们更多的是用间谍手段。对此,两大集团的做法是,高薪聘请职业间谍高手进行防范工作。

对此,朱文豪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首先将公司的安全纪律再梳理一遍,该加的加,该改的改,然后向全体职员公布。这次的纪律与以前相比,严厉得多,包括一律不准带移动电话上班,除了公司的电话,一律不准使用通信器材等。

重申纪律的同时,朱文豪在公司里安装闭路电视监测系统,对公司内部进行全方位监视。

朱文豪甚至连厕所也要安上闭路电视摄像机。冯万樽不同意这样干,因为这是严重侵犯隐私权,如果有某位职员告上法庭或者闹到媒体上,麻烦就大了。告上法庭,公司肯定没有半点获胜机会,将不得不赔一大笔钱。如果闹上媒体,肯定会成为轰动全港的大丑闻,最终怎样收场,恐怕都难以找到好的办法。朱文豪放弃了在厕所安装闭路电视监视系统,却不肯放过这一死角。他花了很多精力,让人设计了一种监测装置,只要有人在监测范围内打移动电话,装置便会有一个红灯亮起,且发出警报,查出电波发出的位置。

那些背后搞鬼的职员,知道厕所没有安装摄像机,以为那里安全,便躲进那里发布消息。谁知电话刚刚接通,朱文豪便极其突然地出现,对那名打电话的职员说:“你不必打了,自己亲自去买吧。”

连续炒了几名职员,很快,其他职员也就知道,朱文豪一定在公司内安装了更为精密更为先进的装置,否则,他不可能非常及时地出现在职员打电话的现场。此后,打电话透露消息的事情虽然没有了,但消息还在外泄。看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雪茄鼎爷和卦爷说的,他们可能用上了更为先进的间谍手段。

朱文豪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将这件事管好。他把严倩琳调到了马神集团。李曼君没有来集团上班,冯万樽的秘书一职暂时空缺,他便让严倩琳临时担任冯万樽的秘书,实际上,让她专职管理公司的泄密事件。他本人则离开香港,去了美国。

半个月后,朱文豪从美国回来,带回了一个大胡子的美国人史佩斯。

史佩斯原是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一个监听专家,对世界上各种监听手段和器材了如指掌,还掌握着目前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反监听装置。不久前,史佩斯才从中央情报局退休,他原打算去世界各地周游一番,然后再安排自己的晚年生活。恰在此时,朱文豪通过关系找上门来,希望他来香港。史佩斯一想,这件差事不错,只是帮一家公司反监听,这活儿应该不是太累,钱赚得轻松,也容易完成。

于是,史佩斯带着一大堆精密仪器,来到马神集团。

朱文豪还在向冯万樽和严倩琳介绍史佩斯,这位老兄却懒得和他们搞这种礼节性的相识,而是握过手之后,立即拿出一个仪器,对着冯万樽的办公室扫了一番。很快,那部仪器上面有一个指示灯闪起来。他拿着仪器向前走,指示灯的蜂鸣器则叫声越来越大。后来,他停在办公桌前,弯下腰看了看,又伸出手,到桌子下面摸了一阵,弄出了一大块口香糖,而口香糖里面包裹的是一只“臭虫”(美国中央情报局将所有微型窃听器称为臭虫)。

看到这东西,在场的三个人目瞪口呆。原来,那些人无孔不入,竟然将窃听器装进了冯万樽的办公室。

史佩斯非常内行,几下就将这只窃听器拆卸了。接着,他又拿着仪器在房间里晃动。冯万樽和朱文豪等人均觉得奇怪,难道这个房间里还有窃听器?令在场所有人惊讶的是,史佩斯竟然在冯万樽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五只“臭虫”。他的办公室有两部电话机,每部电话机的听筒里面都被安装了窃听器。

这五只“臭虫”被清除,在场几个人都意识到,公司的泄密情况远比他们预料的要严重得多。

接下来,史佩斯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去公司的其他办公室转了一圈,大约三个小时后,拿着一大堆“臭虫”回到了这里。他将那些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说:“这可能还只是一部分,我还需要用两三天时间,进行一次更仔细的清理。”他向三个人介绍说,这些产品分别出自俄罗斯、美国和日本,其中以日本的精密度最高,也最先进。虽然很难由这些窃听装置判断出有一些什么样的组织在打着本公司的主意,但可以肯定,这些“臭虫”的背后联系着一些世界一流的超级大机构。

听了这一番话,冯万樽和朱文豪禁不住暗吸了一口凉气。二号首长

那些超级集团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赢钱。问题是马会并非在当赌场大老板,他们所充当的角色只不过是赌场判官,除了抽取佣金之外,他们绝对不会赔一分钱。赌徒在马会所赢的钱,也正是其他赌徒所输的钱,马场赔率的变化,是随着投注额的大小而变化的。举例而言,独赢彩池中有三匹马,分别为甲、乙、丙,投甲胜出的注码有三万元,投乙胜出的注码有二万元,投丙胜出的注码有一万元。如果甲马胜出,投乙和丙的三万元归投甲者所赢,赔率为二倍。如果乙胜出,则投甲和丙的四万元为投乙者所赢,赔率为三倍。若丙胜,输方为甲和乙,注码共有五万元,则赔率为五倍。

事情当然不是如此简单,在所有注码中,马迷投注之后,马会立即抽走部分佣金,政府也立即划走税金,这两笔约占总额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以上例为代表,若甲马胜出,则胜者所得的彩金六万元需要减去百分二十,为四万八千元,除掉本金三万,赚数为百分之六十。可这百分之六十马迷还不可能全部拿到,必须缴纳个人所得税。如果某一匹马的赔率被大量的投注打得很低,风险就大了。还以上面三匹马为例,假若投甲马的注码不是三万,而是三十万,而投乙马和丙马的,仍然分别是二万和一万。那么,甲马胜出,赔率就只有一点零一倍,获赔是三十三万,扣除百分之二十的佣金和税费,能够拿到的赔付只有二十六万四,还不算缴纳个人所得税,与三十万本金相比,已经亏了三万六。

何况马神集团的风险还不仅仅是这些。他们是组合投注,有相当一部分投注,只是为了增加保险系数而设的。假若你赢的组合未能赚到钱,输的组合又输掉了一大笔本金,后果就非常严重了。

接下来的三天里,史佩斯的工作卓有成效,不仅清除了公司内部的所有窃听器,其中还有一种叫壁虎的窃听器。据史佩斯介绍,这种壁虎是窃听器中比较难缠的一种,使用这种窃听器,根本不需要接近甚至深入目标,只需要相隔一段距离,用一种仪器将壁虎射出,壁虎便能附着在建筑物的墙上。这类窃听器,是世界各国为了窃听敌对国的大使馆而研制的。各国大使馆的防窃听技术都非常高,很难将窃听装置带进去。所以,有人便想到这种办法,将一只壁虎安在大使馆的墙上,里面说话,这只窃听器全部能捕捉到。这类窃听器的麻烦在于,你今天清除了,明天他还可以再补上,你在这里清除了,他在那里补上。

尽管如此,朱文豪和冯万樽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毕竟有史佩斯在,这些雕虫小技应该再也不能起作用了。

史佩斯却给他们这种观点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史佩斯说,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虽然将那些集团的装置清除了,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公司内部已经有不少人被收买。最可怕的是,公司内部到底有多少人在从事这项工作,无法估计。这才是最大的潜在危险因素,防不胜防。而那些集团,尝到了不同程度的甜头,他们肯定不甘心就此退场,定会使出更为先进也可能是更为极端的手段。他们一定会选择集团内部最薄弱的环节入手,而这个薄弱环节到底是什么,他目前还一无所知。

听了这话,冯万樽和朱文豪的面色顿时严峻起来。事后,朱文豪对冯万樽说,他原以为,只要请到了史佩斯,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听了史佩斯的话后,他才意识到,事情确实没有这么简单。这么多的窃听器,说明公司内部干这件事的人为数不少,可又很难将这些人全部揪出来。在这种形势下,大概只有一种办法,努力找出某一个人,来一个杀鸡吓猴。

冯万樽一时没有明白,问朱文豪:“怎么杀鸡吓猴?”

朱文豪说:“你忘了,我们是帮会,当然是用帮会的办法。”

冯万樽明白了,所谓帮会的办法,就是将这个人灭掉。人们之所以肆无忌惮地干这件事,自然是因为这件事没有风险或者风险不大。一旦此事危及性命,还有多少人敢干?或许,确实还会有人铤而走险,毕竟收益太大嘛。但也一定有很多人会退缩。当一件事只有少数人干的时候,处理起来自然要容易得多。然而,冯万樽坚决反对采取这种非常手段。他说:“我宁可花一亿元来进行防范,也不愿花一万元去进行你所说的非常手段。非常手段看起来干净利落,花钱也少,却后患无穷,一旦动了杀戒,你就得一直杀下去,没法收手。”这种事绝对不可能保证万无一失,就算万无一失,与冯万樽的为人原则是背道而驰的。他之所以劝朱文豪终止黑道生意,也恰恰在于,他不愿在法律上冒任何风险。现在,就算有再多的人来泄密,只要他把握得好,还是有钱可赚的。违法的事一旦干出来,结局很可能就是坐牢,那时,所有的一切全都会被这个莽撞的决定毁掉。

在马神集团里,冯万樽是最大的股东。朱文豪虽然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却还是将所有职员召集起来进行了一通训话。他明确向职员指出,内部有人吃里爬外。在这一通训话时,他有意用了许多江湖黑话,那是为了提醒各位职员,他是走黑道出身的,如果他用上黑道手段,结果会怎样,他们心中应该有数。他警告这些人,此前的一切,既往不咎,但如果此后仍然有人胆敢做这种事,后果自负。

对于那些职员来说,这里的薪水虽然相当诱人,但与那些幕后集团所出的价码相比,却又相距十万八千里。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人根本不将朱文豪的警告当一回事,抱着侥幸心理,希望一举成功。

公司有一名叫陈达成的职员,出卖情报替自己捞了不少好处。史佩斯一到,拆除了他的“臭虫”,等于断了他的财路。他背后的集团不断在催他,希望他想办法再将“臭虫”弄进去。陈达成背后的集团是香港的一间外围马集团,内部没有尖端人才,所使用的设备和手段比较老土。陈达成急于为自己捞取好处,虽然明知危险,也决定冒险一试。他经过一番冥思苦想,想出一个办法,谎称自己有胃病,吃不惯公司替职员准备的盒饭,自己打电话叫外卖。

香港的绝大多数公司中餐是工作餐,由公司统一提供免费的快餐。马神集团的工作餐是由一间公司包下来的,每天这间公司均按照要求装好,再用一个大盒子盛了送到公司。工作餐通常比较单调,换来换去,往往也就那么几样。有些职员不想吃工作餐,可以自己带餐或者叫外卖。

陈达成见公司重新修订了许多规矩,却没有规定在赌马日职员不能自行叫外卖,就想钻这个空子。香港送外卖的公司盛饭的盒子虽然大多是一次性的,但盒子和盒子不同,那些价格较贵的套餐饭盒比较讲究,做成一个餐盘形状,而这种餐盘是两层的,中间一层恰好可以夹带一些东西。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外围集团,外围集团立即找到一家这样的快餐店。具体实施的时候,由这家快餐店送一个盒饭给外围集团,外围集团便在里面放一只“臭虫”,再派一个伙计将盒饭送给陈达成。陈达成吃过之后,将饭盒弃置在垃圾桶里。一只窃听器便这样被安置在公司了。

他确实太低估了史佩斯的能力。人家可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反侦听专家,这点小手段能够瞒得过他的话,这个专家也实在太水了。

史佩斯当然不是火眼金睛,他有精密仪器,这只“臭虫”一出现,他的仪器便发出信号。

信号就是出征讯号。史佩斯知道有一只“臭虫”混了进来,立即开始行动。他四处转了一圈,断定这只“臭虫”就在那盒饭里。他拿眼往陈达成脸上扫了一下,陈达成心虚,连忙低下头,不敢看他。他因此更加坚信这一点。

史佩斯并没有立即处置这只“臭虫”,而是转身进了朱文豪的办公室。朱文豪立即让严倩琳将陈达成叫了过来。就在陈达成离去之后,史佩斯捡起了陈达成扔下的那个饭盒,将夹层打开之后,那只“臭虫”立即现了原形。他于是走进了朱文豪的办公室。朱文豪正东一句西一句和陈达成闲聊,并且以目光示意史佩斯。史佩斯点了点头,朱文豪顿时脸色一变,对陈达成说:“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你被开除了。”

虽说从外围公司得到的钱很多,可被马神集团开除,损失更大。一来,香港的公司非常重视职员的信用,录用一个职员往往要对其进行信用调查。曾经盗取公司情报这样的污点,将使得他在香港找不到任何工作。就算能够找到,其他职位的薪水远远低于马神集团给的薪水。听说自己被炒了鱿鱼,陈达成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还想作最后的努力,问道:“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朱文豪突然发怒了,一巴掌抽在陈达成的脸上,骂道:“卜街,你还敢问为什么?”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陈达成捂着自己的脸,有些中气不足地说:“你,你打人?”

朱文豪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说:“老子打你这个卜街仔了,怎么啦?你去告老子?”

冯万樽立即拉住了朱文豪,然后对陈达成说:“你需要解释吗?你今天对公司做了什么,你心里没数吗?”

严倩琳也说:“你确实是被开除了。你如果知趣,就悄悄地走。如果不知趣,你也可以采取你认为可以采取的手段。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你所做的一切,已经触犯了法律。到时候,送你去坐牢,别怪我们没有事先知会。”

事已至此,陈达成知道回天无力,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还有一名叫赵姗姗的女职员,明知陈达成被炒,很可能与暗中带“臭虫”进来有关,却又受巨大利益驱使,迫切想赚这种顺手钱。然而,公司查得如此之紧,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臭虫”带进去呢?她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想出万无一失的办法。后来有一天,她看到报上有一则新闻,称某位女士进超级市场偷东西,将所偷到的物品藏在底裤里面。自然没有哪家公司敢脱下她的底裤检查,她也就频频得手。但她太贪心了,一次偷了好几样商品,底裤装不住,正被保安查问的时候,一支唇膏从裙子里面滑落下来,掉在地上。

赵姗姗大受启发。将“臭虫”塞进公司,将会受到严格检查,公司进门处安装了X光机,只要扫描一下包,立即知道包里是否夹私。既然不能通过包将“臭虫”带进公司,能不能通过别的?比如,将“臭虫”藏在自己的阴道里。当然,赵姗姗并不像陈达成那般没有知识,她知道,就算将“臭虫”藏在阴道里,X光机也是能查出来的。只要是金属物品,X光机都能让其现形。为了能够带进一只“臭虫”,赵姗姗去了一趟医院,为自己上了一枚节育环。她已经想好了,这枚节育环如果被查出来,公司要求她出示,她自然出示不了,最后一定得去医院检查。待这一切完成之后,她便将节育环取出来,换成窃听器。再带着这东西经过X光机,自然就能瞒天过海了。

赵姗姗戴着节育环出现在公司,立即引起了史佩斯的注意。他每天都要看这些员工,香港几乎没有人上节育环,这种人更不可能在公司里出现,非常引人注目。不过,史佩斯有经验,他只是稍稍看了看,便知道这是一枚节育环。尽管他觉得此事蹊跷,却没有出声。

赵姗姗戴着节育环顺利地进入办公室,一整天也没有任何事,后来几天,她也都戴着节育环上班,包括一个比赛日,一切都风平浪静。即使如此,她还不放心,在比赛日的第二天,去医院将节育环取了出来。再去上班的时候,她便往阴道里塞进了一只“臭虫”。因为不是比赛日,公司里的检查相对要松一点。她想,自己这样做是一种试探,如果史佩斯有任何怀疑,自己就终止这个计划。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一天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仅这一天,第二天同样如此。第三天是比赛日,她再次将那只“臭虫”塞进了自己的私处,然后极其坦然地来上班。她以为肯定会像前几天一样顺利过关。

经过X光机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史佩斯和她说了句什么,由于她的外语不好,又高度紧张,没有听清。她向他那边跨了半步,反问他:“你说什么?” 史佩斯又用英语说了一句,她还是没有听懂。最后,史佩斯有点不耐烦了,挥了挥手,让她走了。史佩斯和她说话的时候,她的紧张达到了极点,以为史佩斯看出来了,待他挥手让她过去,她心中一阵狂喜。

可是,她并不知道,她第一次带着“臭虫”来公司的时候,史佩斯就已经注意到了。之所以注意,原因很简单,在X光线里,史佩斯能够看到一个发光的小环,这个小环存在的位置要高一些。她换了“臭虫”之后,呈现在X光线里的已经不再是一个小环,而是一个光团。她哪里知道,像史佩斯这种人,整个职业生涯就是在和各种各样的小计谋打交道,太了解人们的心理了。当她第一次戴着节育环出现在公司时,便已经引起他足够的关注。凭着丰富的经验,他已经判断出这是一枚节育环。他虽然不动声色,却对这枚节育环异常小心。当X光线里的小环变成光团时,他知道,自己的猜测被证实了。除了分辨发光体在身体内所处的位置以及光环和光团的区别之外,还有其他一些方法可以证实这是一只“臭虫”。节育环是被固定在身体内的,基本不会在体内活动,“臭虫”却不同,它被任意地置于阴道内,相对于一只“臭虫”而言,阴道内的空间十分广阔,因此,它会随着人体的运动,在那个广阔的空间里随意游动。史佩斯故意和她说了几句话,就是为了让她在X光机前多停留几秒,以便观察这只“臭虫”的游动。

赵姗姗刚刚在自己的办公台前坐下来,面前的电话就响了,是严倩琳打来的。严倩琳说:“你到03号办公室来一下。”赵姗姗的心猛地往下一沉,03号办公室,公司里的人知道这间办公室的存在,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进去,只要是进去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公司。难道说自己也要被炒了?那只“臭虫”已经被他们发现了?同时她又想,不可能,前几天都没出事,今天怎么会出事?

她走进了03号办公室才知道,这是由于建筑的不规则隔出的一个小空间。这个空间很小,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一般公司遇到这样的空间,如果不是在装修的时候切到其他办公室,就是隔开当杂物间。朱文豪来主抓泄密事件时,需要一间特殊办公室,便将这个小空间隔开,在里面安装了一些特殊设备。

办公室里面甚至没有椅子,严倩琳表情严峻地站在那里等她。

“是你自己取出来,还是我替你取?”严倩琳黑着一张脸,语带鄙夷地说。

“什么呀?”赵姗姗已经明白了一切,却又不甘心,还想最后挣扎一下。

“什么?你说什么?”严倩琳恼怒地指着里面的一些设备说,“你看好,这里有两台摄像机,一台X光机。我再说一遍,是你自己取出来,还是我帮你取?或者等你离开公司之后,我找几个人帮你取?”

赵姗姗还是不甘心失败,争辩说:“你是不是怀疑我戴的节育环?”

“浑蛋!”严倩琳顿时现出了黑道大姐大的本色,抓住赵姗姗的衣服,顺手狠抽了她一耳光,说:“你以为大家都像你一样弱智?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找几个男人帮你这浑蛋拿出来?”

赵姗姗知道无可挽回了,为了不让自己太难堪,她提出去另外的房间自己取。

“不行。”严倩琳说,“给两条路你自己选,第一,在这里取出来,并且留在公司,然后清好你的物品,永远离开这里,公司也不会就此事再追究。第二,你可以立即离开,但你明天就会接到公司的律师函,公司将正式起诉你。一旦启动法律程序,公司就无法保证新闻媒体不关注这件事。”

赵姗姗当然知道,香港媒体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八卦的,他们虽然不关注一个像自己这种小人物,却一定会高度关注阴道藏物事件,这事一旦公开,整个香港媒体可能在一个星期内高度兴奋,那么她将再也无脸见人。无可奈何,她只好在严倩琳和两台摄像机的严密监视之下,脱下自己的衣服,取出那只“臭虫”。

另一位职员卢永安是公司的电脑工程师,是一名电脑高手。他将信息加密,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发出。他的工作离不开电脑,即使他在电脑前做什么手脚,也不会被人发现。但他忽视了一点,自己并非职业间谍,史佩斯却是。每个赛马日,史佩斯都会在各个办公室里巡查。有几次他经过卢永安的办公室时,觉得他的神情不对,便产生了怀疑。同样的事情发生几次之后,他便认定这个卢永安心中有鬼,却又不明白鬼在何方。犹豫再三,他还是将此事报告给了豪哥。保卫部的几个人讨论半天,不得要领,便提议说,先炒了他以绝后患。卢永安在公司属于高级技术人员,拿的薪水比普通职员高出四五倍,豪哥觉得此事需要同冯万樽商量一下。

冯万樽听了他们所说的一切,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告诉豪哥,下次再遇到类似的情形,便设法将卢永安调开,让他去查一查。

下一个赌马日,史佩斯和豪哥对卢永安重点盯防,果然发现他的神色有异。豪哥找了个借口,将卢永安带出了他的办公室。冯万樽随后走进去,很容易就从电脑中找到了一个加密文件。公司的网络是个局域网,所有电脑与互联网的连接均通过同一端口,也就拥有了同一个后台。你在任何一台电脑中发送电子邮件,均需要通过公司后台发出并且留下记录。如果不是高手,轻易不敢通过公司电脑发送电子邮件传递投注信息,那太容易被发现了。卢永安则不同,他所发送的邮件均经过加密处理。可是,他即使这样干了,也会在后台留下痕迹。

冯万樽是电脑专家,知道其中的奥妙,他当即对这份文件进行了拷贝,转存在另一个根目录下。随后,冯万樽组织几个解码专家对这份文件进行解密,证实文件的内容果然是公司的投注组合。

豪哥原想根据这一线索查清卢永安的文件发给什么人。但冯万樽告诉他,这份文件是发给国外的一个网址,注册地址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既然这样,只好按惯例处理卢永安。豪哥打了一个电话,将卢永安叫进冯万樽的办公室,当冯万樽将那份解密了的文件递给他时,他的脸色立即白了,在两位老总面前痛哭流涕,希望能够再给他一个机会。

“这样的话也只有你这种无耻小人说得出来。”朱文豪愤怒地说,“如果不是冯总仁慈,你有十条命也活不到明天,快给我滚吧,免得我看了心烦。”

岂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号首长

史佩斯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线索。某一个赛马日,他经过一名高级职员的办公室时,发现这名职员正在大声地报最新投注组合。此事当时就引起了史佩斯的注意,他对这间办公室及其周围进行了极其严密的检查,使用了最为先进的仪器,结果令他大失所望。办公室里没有安装任何窃听装置,办公室墙外也没有壁虎一类的窃听器。更为特别的是,办公室的窗户是关上的,虽说单层玻璃隔音效果不是太好,却也能够起到相当的隔音作用,他在此发音,很难有人在另外的房间完整地录下来。他的办公室里没有电脑,因为他根本就不会用电脑。

此后,史佩斯对这名职员严加监视,发现每一个赛马日,他都会故技重演。

只有一种解释,他确实是在向某人透露情报。问题是他怎样将情报发出去呢?史佩斯苦苦思索着。最后,他想到此人或许使用了某种他还不了解的最新科技产品,于是给自己在中央情报局的同事打了一个电话。那个同事告诉他,最近有一种新的窃听装置,被称为声波遥感窃听器。这种窃听器被安装在离窃听现场一百米以内,通过测定某一物体的振动频率记录一些特殊的数据,再利用电脑将这些数据予以还原,便可转化为声波。例如,一个人在房间里说话,窃听器就会测定这个房间窗玻璃的振动频率,便可以将此人说话的内容进行还原。要想让这种遥感窃听的效果最佳,可以将那个房间里的窗户玻璃换上一块特制玻璃。

史佩斯对公司周围的建筑进行了极其周密的调查,发现对面一幢写字楼有一扇窗正好与这位职员办公室的窗口相对,空间直线距离不超过二十米。他趁那里没人的时候,利用特工手段溜进去查看了一番,果然发现了一台声波遥感窃听器。

豪哥听说此事后,当即变脸,问史佩斯:“告诉我,这个卜街叫什么名字?”

“朱文彪。”史佩斯的中文不是太标准。

“烂仔三?”这个消息确实令豪哥吃惊不小。本来,朱文彪进公司工作,他是坚决不同意的,但冯万樽已经答应下来,他又看到文彪工作还算积极,以为他真的脱胎换骨了。毕竟是亲兄弟,如果他真的立地成佛,作为哥哥,他当然乐意帮兄弟一把。没料到,他现在竟然干起了这种事情。听到这一消息后,朱文豪气得半死,当即带了自己的保镖就往烂仔三的办公室赶去,他准备将烂仔三猛打一顿,然后赶出公司。

冯万樽此前已经得到了消息,考虑到朱文彪的身份特殊,便想找豪哥商量一下。刚到豪哥的办公室,他就听秘书小姐说豪哥找烂仔三去了,他又往烂仔三的办公室赶。他到达门口,便听到朱文豪在大声地叫骂着。冯万樽推门而入,见这两兄弟已经打了起来。他连忙将朱文豪拉开,对他说:“这件事还是让我来处理吧!”

冯万樽将烂仔三叫进自己的办公室,狠狠地训了一通。

烂仔三向冯万樽表示,自己只不过是一时糊涂,受利益所诱,干了蠢事。他保证以后再也不干了。

冯万樽说:“你也知道,公司内的其他职员只要有一次就会被开除。我看在豪哥和倩姐的面子上,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好好把握,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烂仔三千恩万谢,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在外面办事的严倩琳听说后立即赶了回来,一见烂仔三,就是一顿臭骂。烂仔三也说,自己确实不是人,以前混得那么差,是琳姐和樽哥拉了自己一把,让自己现在活得有点人样。可是,自己实在是太经不起诱惑了,才干出这种事。他指天发誓,希望严倩琳相信他,以后再也不会干了。

严倩琳并不相信烂仔三从此真的会洗心革面,同时又觉得,在一些关键时刻他总是站在自己这边,为自己出力。比如,她赶走豪哥身边的女人时,以及她想赶走豪哥的老婆,正式成为豪嫂时,烂仔三都是她最得力的干将。他毕竟是豪哥的亲兄弟,冯万樽既然要留他,她也就默认了。

烂仔三确实没有想过要改过,他欠了一屁股的债,还想过花天酒地的日子,顺手就可以得到的钱又哪里肯放过?他根本没有将冯万樽的话当做一回事,而是决定继续干下去。问题的关键在于,声波遥控窃听器不能再用了,他因此再次找到那家日本财团的香港代理机构,对方给了一张电脑磁碟,又反复教会他安装。

一天,公司下班了,烂仔三则故意磨磨蹭蹭,保安催了他几次,他说还有点工作没做完,待做完了就走。保安一离开,他便打开电脑,弄得满头大汗,总算将那个软件安上去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保安又出现在他的面前,还开玩笑地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对电脑感兴趣了。”

他只好讪讪地说:“现在学电脑不是很时髦吗?所以也想学一学。”

烂仔三所安装的软件,是一个自动对非保密文件进行拷贝然后自动转发的装置。有了这一装置之后,公司的电脑只要一启动,所有的非加密文件就会被自动拷贝,然后自动传到另外一台电脑上。公司使用的是局域网,所有信息在局域网内传递,自然不需要加密,因此,这个软件几乎可以捕捉公司所有的文件。

然而,烂仔三的得意日子并没有过太长时间。

如果按照正常思维,自己做了不利于公司的事,被公司开除,再正常不过,怨不得别人,只怪自己太贪心。可有些人并不这样想,他们从来不自省自己的过失,而对他人却是睚眦必报。后来,烂仔三将这些被公司开除的人联合起来,组成了一股势力,与马神集团作对,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公司内部的文件非常之多,这类文件被自动拷贝,电脑系统会自动生存一个备份文件夹。如果是很懂电脑的人或者是能够掌握局域网后台的人,会每间隔一段时间便将这些备份文件删掉。可朱文彪对电脑一窍不通,也没有进入后台的权限。公司电脑的这种备份文件越来越多,以至于公司电脑的运行速度大大下降。真正懂得电脑的人都有一个常识,电脑的运行速度突然异常,如果不是网络出现故障,就是电脑中被安装了意外插件。冯万樽发现此事后,立即将公司几位电脑专家召集起来,大家均说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正在查找原因。

对于专家来说,这一原因并不难查到,他们查看了电脑文件的目录,找到了一个超大型文件包,结果发现,这是一个自动生存文件夹。

接下来的赛马日,电脑专家们将各种数据输入后,电脑却显示正在运算,请等候的指令。这种指令他们常常都会遇到,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岂知,这次比以前任何一次的时间都长,五分钟过去,那项指令仍然没有在屏幕上消失。于是,他们第一时间叫来了冯万樽。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第二天,冯万樽组织公司的几位电脑专家进行综合调查,果然查出被人安装了一套秘密运行程序。史佩斯得知此消息后,立即进行了秘密调查,结果,有一名保安提供了烂仔三曾经接触过电脑一事。

朱文豪知道烂仔三还继续干着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气得七窍生烟,当即要将烂仔三乱棍打出去,从此不认这个兄弟。冯万樽再一次心软,不希望他们兄弟反目。他跑去拦住了豪哥,自己走进了烂仔三的办公室,通知他被炒鱿鱼了,而且永远不准再踏进公司半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