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高峰体验(五)

上一章: 下一章:

李曼君重新回到了深水湾,再一次和冯万樽过起了二人生活。

毕竟曾经离开公司,又因为对赌博没有好感,她拒绝再回到快活谷。冯万樽曾邀请她去公司上班。在他看来,如果没有一份工作,她在家里肯定会七想八想,搞不好,又会受那个圈子的诱惑。至少有一份工作,她的日子会过得充实一些。可是,她说她厌恶那种工作,想到自己是一个赌徒,她不仅厌恶那种工作,甚至还会厌恶自己。

她厌恶赌场,而他却厌恶娱乐圈。

恰在此时,台湾媒体爆出消息,指某香港女星前往台湾卖淫。消息称,某台湾富豪看中了香港某女星,通过中介公司谈妥价钱,陪一个星期付新台币二千万。岂知两人在台北某酒店住了一晚,富豪后悔了,要终止约定。该女星与黑社会联系紧密,中介公司又是黑道组织的,当即打了一个电话,香港黑道因此杀向台湾。而该富豪也不是善主,在台湾一样有些手段,台湾黑社会闻风而动。台港两地黑道兄弟齐聚,警方大为紧张,派出大量警员弹压,事情因此曝光。

冯万樽抓住这次事件,在李曼君面前大讲特讲,暗指娱乐圈没一件干净事,还说这位女星:“当她的老公,随时都要准备好救心丸,否则肯定活不长。”

李曼君心里当然不受用,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香港的报纸八卦,这种事你也信?”

冯万樽为了证实这件事并不是八卦,便给严倩琳打电话。严倩琳证实说,确有其事,不过,香港的这个帮会与他们没什么关系,所以具体情况她也不十分了解,只是听道上的朋友提到过此事。

香港黑道组织虽说以帮派或者源头分工,但实际上也以从事的行业分工。朱文豪的帮会主要从事赌博业,以外围马为主。而这次前往台湾的香港帮会则是以淫媒为主,表面上是合法的娱乐公司,实际上是个淫媒集团,主要介绍香港女星和各地富豪进行性交易。香港许多人曾见识过一份价目表,将每一位香港女星的过夜价格详细列出。这份价目表曾被香港媒体公开,当事人随后予以否认。但事实上那是一份真实的价目表,只不过一定得通过淫媒中介,你自己找上门,就算开再高的价,这位明星也是不干的。

正因为彼此所干的行业不同,严倩琳对淫媒的相关内幕也只是道听途说,并不了解详情。

李曼君便说冯万樽拿鸡毛当令箭。冯万樽不服,又给胡超女打电话。胡超女可算是香港娱乐圈的百科全书,所有公开的和未公开的内幕她都非常清楚,尤其涉及大富豪以及黑道的各类风流韵事,她无不深知其详。

胡超女说,何止这事是真实的,香港很多女星都靠干这种兼职赚钱。这其实也非常容易理解,你拍一部片子能赚多少钱?那些成名女星拍一部世界级电影,或许能赚几百万,而一般的二三线女星拍一部电视剧,得到的酬劳只有几十万,甚至仅仅拿几万元。与此相比,拍一部一线品牌的广告,可能获得几百万。而陪大富豪睡一个晚上,便可能是获得几百万,当红一线且年轻未婚的女星,睡一觉的价格上千万。一个晚上就能挣到好几年的收入,又没有任何后遗症,这种钱,有几个人不想赚?

至于新闻提到的那位女星,胡超女还说出了另一桩未公开的事件。这个女星原属于另一个淫媒集团,多年来,该女星通过这个淫媒集团赚到了不少的钱。赚这种钱是需要付出的,该女星常常受到那些变态男人的虐待,事后甚至不敢上医院去求治。另一个淫媒集团觉得这个女星的钱好赚,便数次与其接洽,均被拒绝。拒绝的原因仅仅是这个淫媒集团的老大曾利诱她拍过一部影片,她陪淫媒集团的老大又睡觉又拍片,竟然连当初谈好的极低报酬也没有给她。

冯万樽得到这一类消息,便在李曼君面前津津乐道。他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告诉她,娱乐圈是个淫乐圈,希望她翻然悔悟,彻底断了那个念头。李曼君自然不这样看,她始终认为,任何一个社会阶层都可能有那样的人,也一定有洁身自爱的人。她肯定自己就是那洁身自爱者。她甚至想,假若她不洁身自爱,真与阿添上了床,可能已经进入娱乐圈了。这恰恰证明,她和其他那些人完全不属于一类。当然她不会将这话告诉冯万樽。

有了这种潜在的对立,日子就不可能再平静,总是磕磕绊绊,牵牵扯扯。

那可以算是一段清闲的日子,她都将自己关在家里看电视或者看书。然而,清闲的日子并不那么令人惬意,时间一长,便觉得无聊,情绪也就大大地坏起来。

冯万樽建议李曼君像香港其他师奶一样,没事的时候,找人吃茶或者打麻将。可是,李曼君偏偏最厌恶过这样的生活。冯万樽又说,不如去找点什么事做,比如开个服装档。李曼君又觉得那是一种维持生活的搞法,时间一长,会让自己蝇营狗苟,俗不可耐。冯万樽于是再一次提起让她回公司上班。自她离开公司之后,他再没有用秘书,某些事让保镖干了,而保镖干不来的事则由他亲自动手。可李曼君说她对那项工作没有半点兴趣,干一件没有兴趣的工作,无异于自杀。

不久,李曼君找到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是阿添介绍的。阿添离开艺员培训班后重操旧业,当起了电视剧导演。导演的权力不小,至少在某一部电视剧中,权力仅次于制片人,某些时候,连制片人也得听导演的。导演要在剧组安排一个普通工作人员,那是小事一件。

这件工作虽同李曼君想当明星的梦想相距甚远,可毕竟是向前跨出了一大步。不仅仅一个李曼君想跻身于这个圈子,还有其他很多人也都希望曲线救国,先将一只脚跨进娱乐圈,然后再慢慢想办法。尽管是导演阿添介绍,还是要面试,这事的最终决定权在制片人。接到阿添的电话,李曼君将自己打扮一番,去了片场。到了片场一看,已经排了长长的队,很多做梦的女孩参与竞争,李曼君竟然排在了第二十六名。尽管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可为了一个小小的场记,竟然要如此激烈地竞争一番,她还是很不受用。她想既然来都来了,还是进去试试吧。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制片人见到她之后,立即说:“就是她了,通知其他人,他们可以回去了。”

如此顺利,倒是让她大大地意外了一次。从片场回到家,冯万樽还没有回来。她想,应该怎样将这件事告诉他呢?他反对自己做艺员,可现在这份工作只不过是职员而已,应该不会有麻烦吧。思来想去,最后认定,如果告诉冯万樽,又会闹出一场大矛盾。想一想心里憋屈,只不过是一份正常的工作,却要闹得如此紧张,这算什么事?好在冯万樽一心扑在自己的赌马事业上,第二天又是比赛日,他看中了一匹马,正全副心事扑在这匹马上,倒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忧心忡忡。第二天一早,冯万樽出门上班了,李曼君也很早起来,将自己打扮一番,去了片场,正式开始了这份工作。

香港电视剧通常都是低成本运作,绝大多数镜头都在片场解决了。但也有些镜头需要真情实感,外景肯定免不了。李曼君当了快一个月的场记,冯万樽只知道她经常早出晚归,却不知道她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一个月后,片场的工作已经完成,需要去内地一个旅游城市拍外景,她必须跟着摄制组一起去。她曾考虑过骗冯万樽说自己去内地旅游。犹豫再三,她觉得骗他毕竟不是办法,还是决定说真话。但不能说自己已经在电视台上了一个月的班,只说自己面试通过了,明天就上班。反正去外景地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到时候再告诉他。

听了她所说的一切,他有好一刻没有出声。后来,他们一起看一部日本电视剧,剧中有女主人同别人偷欢的情节。他便含沙射影,说:“一个女人,一辈子不偷几次情,是死都不会甘心的。”

李曼君知道他这话是在影射自己。自己所要追求的是梦想,是一份成功的事业,而在他的眼里,似乎觉得她要进演艺圈,只是为了争取偷情的机会。他难道真是这样想的吗?李曼君真的生气了,晚上睡觉,他往床上钻,她就转身跑到客厅,躺在了沙发上。她也想过像上次一样离家出走,转而一想,那次自己似乎并没有占到便宜,反倒差点弄得下不了台,所以打消了这一念头。几分钟后,冯万樽来到了客厅,十分主动地拥抱她、吻她。她也不反抗,只是趁他松开自己换气的时候,一扭身进了房间。二号首长

冷战打了三天,两人都觉得有些累。让李曼君主动求和,她是绝对不干的。冯万樽似乎看出了这一点,这天一早出门,没过多久就返回来了,手上捧着一束鲜花。他将花送给她,然后对她说:“我们不闹了,讲和,好不好?”

李曼君接过鲜花,似嗔似怒地说:“谁跟你闹了?是你自己要闹嘛!”

冯万樽说:“好好好,都是我不好。今天,我不去公司了,我向朋友借了一艘游艇,我们出海去玩,好不好?”

“不好不好!”李曼君口中虽然说不好,表情却已经明白无误地大声叫好,并且已经开始收拾行装。

他们来到铜锣湾的私人码头,乘上游艇,驶出维多利亚港,向蓝塘海峡驶去。李曼君是第一次乘游艇出海,特别兴奋。她一会儿跑到冯万樽身边,要他教她驾驶游艇,一会儿又跑到游艇的最前端甲板上,挺立着,让海风吹拂着她的一头秀发。游艇驶过鲤鱼门,海面开阔起来。冯万樽调整了一下方向,将游艇交给电脑自动驾驶,他牵着李曼君的手,一起来到甲板上。

游艇上有一套最先进的音响设备,冯万樽走过去,放上一张唱片,音乐声顿时在海面上飘逸。冯万樽轻轻拉过李曼君,挽着她的腰,轻盈地跳起舞来。对于某些人来说,跳舞或许是给别人看的,因此一定得有良好的环境。冯万樽和李曼君是为了尽情地享受二人空间,对于环境没有任何要求,哪怕是在海面上,海浪不断地摇撼着游艇,甲板起伏颠簸着,令两人很难走出正常的舞步,即使东倒西歪跌跌撞撞,两人仍然兴致盎然。

跳了一曲之后,他们回到桌前,冯万樽倒了两杯酒,跟李曼君一起品起来。

然而,世上的许多事情其实并不是十全十美,常常都会有一些嘈杂和不如意。正如目前,他们很想有这样一个美妙的时光享受彼此的爱情赠予,而移动电话却十分不知趣地响了起来。冯万樽正沉浸在美妙的心灵享受之中,根本不想接听这个电话。但电话响得非常固执,似乎他不接听,就会一直响下去。

电话是豪哥打来的,他正在深圳谈一笔大生意,希望冯万樽立即赶过去。冯万樽根本不想离开李曼君,他说他没有香港身份证,过境很麻烦。朱文豪却说,他已经替冯万樽办了一张香港身份证,严倩琳已经帮他去拿了。这个理由不成,他只好直言相告,自己正同李曼君在一起,准备在海上待两天。

在豪哥的眼里,男人一生中只有“事业”两个字,女人在男人的世界里根本不应该有地位。你可以爱一个女人,那是你对女人的施舍。你也可以完全不必爱一个女人,而女人是一定要找男人去爱的。因此,对于成功的男人来说,永远不愁没有女人爱。他不喜欢那种整天和女人腻腻歪歪的男人,觉得这种人很难干成事业。他也知道,冯万樽的最大弱点就是情感,这个弱点很可能毁了他的一生。可是,最难改变的,恰恰是一个人对情感的态度。朱文豪想了很多办法,也根本不可能让冯万樽稍稍跳出情感的旋涡。

朱文豪不想和冯万樽谈太多,只要求他将电话交给李曼君。

在电话里,朱文豪的第一句话就说:“我要借阿樽两天,是不是要向你打个借条?如果要的话,我马上派人送过去。”

李曼君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但豪哥待自己不薄,又以尊重她为第一要素,主动代他向自己请假,如果连这个面子都不给,也就是不给冯万樽面子了。再说,她马上就要去内地拍外景,后天就要走了。表面上冯万樽虽然不再计较此事,到真的出行那天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既然他要去深圳,自己离开就会少些麻烦。她当即说:“好哇,我就借给你两天,借条以后补上也行啊!”

浪漫之旅就此结束,返程路上,李曼君多少有点不太高兴。冯万樽当然有所觉察,便说:“要不,我再给他打个电话推掉吧!”

李曼君说:“不好,我可不想当恶人。”

“既然这样,我们下次再找机会好好玩一次。”

冯万樽赶到深圳阳光大酒店豪哥的房间,见豪哥正陪着一个中年男人聊天。这个男人看上去不像是中国人,说的也不是中国话。豪哥见了他,连忙替他们作介绍。那个男人名叫隆吉,是泰国人。豪哥介绍说,隆吉在泰国北部有很大的势力,很早以前,就跟他和骆哥是好朋友,相互间帮过不少的忙。

冯万樽听了这一番介绍,心中暗自愣了一下。这么说,这隆吉是泰国黑社会的人?不是说好了不再做偏门生意的吗?

豪哥接着介绍说,隆吉想找他们帮个忙。他手中有三亿港元,想托冯万樽拿到香港马会去滚一下。隆吉已经答应,只取走其中的二点五亿。冯万樽又是暗惊了一下。这可是洗黑钱。隆吉交给他的三亿港元是黑的,经过他在马会滚了一遍之后,隆吉再取得的二点五亿就是通过香港赌马获得的钱,这些钱就合法了。这类事情,黑社会常常干,世界各地的马会、赌场等均会遇到同类情况。正因为黑道组织常常利用这类场所洗钱,警方对于这类活动也就盯得特别紧。若是在从前,五千万元对于冯万樽甚至是豪哥来说,都算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可今时非往日,如果运气好,一两个赛马日下来,他就可以赢得这个数。为了这区区五千万去冒坐牢的风险,实在太不值。

冯万樽不想答应,但豪哥似乎很希望他接下来,在一旁说,隆吉是一个很够义气的朋友,当年他和骆哥刚刚出道不久,在香港得罪了人,只好逃到泰国去避难。谁知那伙人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也赶到了泰国,要将他们赶尽杀绝。正是隆吉不惜跟朋友翻脸保住了他们。

冯万樽内心深处的挣扎非常痛苦。为此出面的毕竟是朱文豪,他又怎么能不顾豪哥的情面?痛苦再三,思考再三,他只好说:“既然这样,豪哥你说了就算数。”

当天晚上,冯万樽单独跟朱文豪在一起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豪哥,我们说过不干这种事的。”

朱文豪说:“我知道。可是隆吉找到我,我不好推脱,毕竟他是我和骆哥的救命恩人。阿樽,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向他说清楚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朱文豪说是要陪隆吉在深圳玩几天,他甚至建议冯万樽在深圳留几天。冯万樽确实想在这里留几天,毕竟难得来深圳一趟,深圳有他一段情呀!可犹豫了半天,最终他还是决定返回香港。无论和李曼君怎样磕磕绊绊,毕竟他现在是和李曼君生活在一起,现在去找林雅婷,两人相对,他将如何以对?冯万樽第二天一早就回香港,直接去公司了。而隆吉也真是快手,已经在香港马会开了账户。当冯万樽得到这个账户的时候,心中有些不高兴。他怀疑隆吉早就已经开了账户,只不过事后通知他一声而已。谁知回到家里,又一件令他心烦的事接踵而来。李曼君告诉他,她要去内地拍外景,是临时任务,明天一早就要走。

“阿添是不是也去?”冯万樽问。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李曼君突然愣了一下。她担心冯万樽会胡思乱想,从来没有提起过阿添的事。他突然提起阿添的名字,似乎暗中调查过自己。她心中很恼火,却又不想在离家前大闹一场,只好说:“他是导演,应该会去吧。”

“那你就不要去。”他非常决断地说。

“我去不去,跟阿添有什么关系?”

“阿添对你不怀好意,你该不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吧?”

“你怎么会这样想?他只是一个很关心我的朋友,我们之间是非常清白的。”她也清楚阿添对她不怀好意,可这种事,自己想一想可以,从他的口里说出来,她心里极其不爽。她看问题的角度显然不在于阿添是否对她心怀鬼胎,而在于冯万樽对自己的不信任。

“我当然知道你们之间是清白的。”他说,“但是,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帮你?根本就是别有用心。”

“你不要将他想得那么坏好不好?难道男女之间就没有可能成为朋友,就不能发展友谊?”她显然有些动气了。

“男女之间发展友谊的第一前提,就是性。”

“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跟你简直就没有道理可讲。”

冯万樽却还在说,他是男人,他很清楚男人。世界上很多男女之间看上去有着深厚的友谊,但是这种友谊的发端是因为性。只不过因为后来的发展,看上去似乎与性背道而驰,而男人又不想失去这个对自己有益的朋友,关系才以友谊的方式保存下来。

李曼君根本不想听,也不想同他说话。这一个晚上,他们又在冷战中度过。

第二天,是李曼君离家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她也不想以这种心态离家,便很主动地吻他,见他似乎还有些不高兴,便以和解的语气说:“行了,我的醋宝贝,我记住你的话,以后尽量和他保持距离,好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