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高峰体验(六)

上一章: 下一章:

李曼君离开了,而冯万樽也开始为隆吉下注。

三亿是相当大的一个数目。隆吉希望在两个月之内完成这件事,一周只有两场赛事,一个月只有九场,两个月仅仅十八场赛事。就算他用二十场来完成这一投注,每一个赛马日也需要投注一千五百万。此前,冯万樽还从未在一个赛马日动用超过五百万的。而现在,他一场马所动用的现金就是一百五十万。

一场投注一百五十万甚至二百万,对于冯万樽来说,也不算是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隆吉不能同时用几个账户,必须是同一个账户。只有同一个账户才能显示他的钱来得清清白白,如果像冯万樽一样,同时使用好几个账户,虽也能显示这些钱来自香港马会,可有关部门或许不会如此耐心,一个账户一个账户去核对。隆吉既然是要洗钱,就一定要洗得尽人皆知,同一个账户,从香港马会获得了二点五亿赌金,隆吉便可大肆宣传一番,万一有机构要调查此事,只要将此账户交给他们一看,一切就都清楚了。假若同时用了许多个账户,调查部门可能就会怀疑,为什么用这么多账户?说明你的本金不少嘛,这些本金从何而来?

因为不追求利润率,胆子也就大得多。有时候,那些明显会胜出的马,敢于投注,虽说独赢可能只有一点几倍的赔率,一旦胜出,连赢和单T,赔率还是很可观的。当你的资金足够大,又能从中选出三匹必胜马的话,你就以这三匹马进行组合,胜出的概率非常大。实际上,当冯万樽将那三亿元投进去二亿的时候,隆吉的账上已经有了二点五亿元,余下的一亿就等于是冯万樽他们赚的了。

隆吉欢天喜地。这三亿元曾让他大伤脑筋,现在终于彻底解决了问题,不必为这笔黑钱提心吊胆了。

此事过去不久,豪哥又接了一单生意,使得冯万樽差点跟他翻脸。

冯万樽的行事风格与雪茄鼎爷和卦爷这些人不同。他们虽然在圈子里非常有名,可对普通人他们绝对不愿接近。许多人想尽办法,希望和他们成为朋友,他们拒人于千里。即使是像冯万樽这样的朋友,算是很深的交情了,可是他们本人的情况、公司在哪里等也都讳莫如深。当然,冯万樽也从来都不打听这些,自然不知道,雪茄鼎爷以及卦爷其实是极其神秘的。冯万樽不同,他虽然没有刻意张扬,却也没有刻意低调。他的公司又有些特别的股东,比如胡超女、朱文豪、严倩琳和陈士俊。这些人都是朋友遍天下的人,因为冯万樽没有刻意低调,他们也就乐得替冯万樽宣传。有了这些义务宣传员,又因为冯万樽确实是很快成名,其名声甚至超过了雪茄鼎爷和卦爷,他也就成了万众瞩目的人物。

冯万樽的名声传遍了世界各国的职业赌马集团和其他一些组织。以前,许多这类集团通过间谍手段获得冯万樽的投注组合,对冯万樽的能力有了更进一步了解,他的名声就更大起来了。最近一段时间,马神集团加强了安全管理,取得其投注组合不容易了。一些这类集团就另外打起了主意,希望通过正常渠道来买到冯万樽的赌马必胜软件。

最初,因为遵守母亲的遗嘱,冯万樽不准备涉足赌博,所以他确实计划通过这套软件来赚钱,甚至准备将出售这套软件来作为自己事业的。可现在,他的想法完全变了,胡超女所说是对的。他不是在赌博,而是在经营一项事业。既然经营一项事业,这套软件就是他的事业基础。自从人们知道他有这样一套软件后,其价格也是直线上升,目前已经到了三百万美元,可他的态度异常坚决,不卖。

日本那家财团最早听说雪茄鼎爷的名声,派了一些人在香港建立据点,希望获得雪茄鼎爷的投注单。可是,雪茄鼎爷是这方面的高手,他们几经努力,最终也未能成功。他们进行各种努力的时候,听说香港有了新马神,比雪茄鼎爷还厉害,便派人打听,摸清了马神集团的一些情况,并且知道他们的安全管理很薄弱,喜出望外。他们选定了朱文彪,并且取得成功。

朱文彪被炒鱿鱼后,日本财团并没有放弃。他们和朱文彪合作的时间不长,却已经赚到了巨大收益。日本经济一直不太景气,要想在日本本土赚到大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亚洲其他国家。他们来到香港市场,最初只是一种试探,但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赚取了几倍的利润。这是做任何生意都难以达到的目标。正当他们准备调集更多资金大干一场的时候,朱文彪被赶出了马神集团,他们的财路便这样断了。

他们并没有放弃朱文彪,而是将他找过来,希望通过他想办法弄到赌马必胜软件,甚至表示保证不将这个软件用在香港市场。其实,世界上赌马的国家很多,他们完全可以拿着这个软件去日本、澳大利亚或者英国参与赌马,那样的话,对冯万樽是一点影响都没有。朱文彪便通过严倩琳试探冯万樽,岂知冯万樽一口回绝。二号首长

一计不成,他们又想出一个办法,希望通过朱文彪去偷那个软件。朱文彪被炒了鱿鱼是不错,毕竟他的哥哥是股东,他再去马神集团,冯万樽也不会赶走他。听了这个计划,朱文彪立即说,这不可能。其一,他本人根本不熟悉电脑,不懂得怎么偷。其二,公司现在请了那个史佩斯,厉害得很,他根本不可能得手。但朱文彪毕竟感激人家不放弃他,便想出一个主意,想将卢永安拉进来,毕竟他是电脑专家,应该用得着。

卢永安立即否定了他们的想法。他说自己是搞电脑的,他接触那个软件之后,便知道那确实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软件,至少在选马等方面非常先进。他也曾动过那个软件的念头,想搞清这个软件,自己再复制或者按照他的方式重新编写。他的想法和这个日本财团所想一致,如果能够掌握这套软件,不要说自己参与赌马,就算是卖软件,应该也可以赚钱。可是,他很快发现这件事非常难。冯万樽是电脑高手,他将这套软件分解成了好几个不同的部分,而且设置了重重密码。他在密码中设置了很多程序地雷,谁如果想去碰它,地雷就会爆炸。最轻微的后果是死机并且丢失一些数据,严重的话,可能整个硬盘都会被毁灭。所以,一般人只能用这个软件,而不能试图去解密码。只要拿不到源代码,就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个软件。

日本财团听了卢永安的话,虽然并不准备完全放弃获得赌马必胜软件的企图,却也意识到,既然暂时搞不到这套软件,不如先弄出一个替代品,既然有那么多人想得到这套软件,这就是市场。他们希望卢永安弄出一个模仿程序,问他有没有把握。卢永安毕竟在马神集团工作了很长时间,又是编程方面的高手,知道冯万樽那个软件的编程原理,便说完全一样的肯定弄不出来,但如果是弄一个似是而非的应该问题不大。

花了几个月时间,卢永安弄出了这套软件,标为“赌马必胜3.0版”,并且注明版权所有人是冯万樽。日本财团拿到这个软件后,立即通过自己的渠道销往黑市,竟然广受欢迎。

日本有一家以汽车生产为旗舰的大型集团公司,其香港派出机构也买了一套这种软件,但很快发现这是一套极不完善而且编程水平很差的软件,实用性很低。他们公司有着大量的电脑人才,这些人分析之后认定,这套东西是仿冒品。这家生产汽车的集团,却又不是日本三大汽车公司,所生产的汽车份额很少,市场空间也不大,加上日本经济景气指标持续下降,公司的经营日益困难,只好另辟蹊径,多向发展。他们往香港派出一个机构,目的就是想从香港马会分一杯羹,以弥补收益的不足。

这家公司也听说了冯万樽有一套成熟的软件,正想通过某种办法直接向马神集团购买,恰在此时发现市场上有这样一套软件,便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买下来之后,这家公司才发现软件有很多问题,根本不可能是原件。同时,他们的电脑人才也认定,编写这套程序的人应该接触过这套软件,因为有某一部分编得很严谨。说明此人接触过这一部分。

他们通过这套仿冒软件找到了烂仔三,向烂仔三开出的价是一千万美元,附加条件是,他们通过正常的交易途径,可以在合同中标明,他们公司保证不在香港用这套软件参与赌马。他们还绝对保证,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出售这套软件。如果违反,将重金赔偿。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千万美元,令烂仔三动心了。他苦苦思考了几天,决定去找严倩琳。严倩琳听说后,觉得这事并非不能做。毕竟人家不用于香港赌马,对冯万樽没有丝毫影响。再说了,现在只不过是3.0版,卖掉之后,冯万樽可以进行升级,再弄出一个4.0版。那时,就算他们用在香港又能怎样,肯定没有这个好吧?严倩琳甚至还想到一个主意,冯万樽不是有1.0版和2.0版吗?卖1.0版给人家,有点太过分了。2.0版呢?似乎也不十分地道,为什么不能将2.0 版和3.0版综合一下,弄出个3.1版?商人嘛,只要有钱,那是一定要赚的,尤其是在不影响自己的情况下,怎么能让它轻易溜走?

但是,对于冯万樽是否接受这笔生意,严倩琳还真没有把握,她因此和朱文豪商量。

如果她对朱文豪说,这笔生意是烂仔三拉来的,朱文豪很可能一口回绝。她采取了一点策略,只说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朱文豪也觉得这笔生意不错,无本万利,绝对可以做。但冯万樽这个人一根筋,要说服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事不能急,得从长计议,看准时机,再想办法。

恰在此时,一家美国公司找到朱文豪,愿意以一千五百万美元买下冯万樽的软件。

朱文豪顿时想,如果将这个软件同时卖给日本公司和美国公司,岂不是可以赚到二千五百万美元?这两家公司都答应不用于香港赌马,对冯万樽一点影响都没有。额外多赚一大笔钱,为什么不干?

问题是怎样才能说动冯万樽呢?那套软件的版权毕竟属于他,他不肯出售,谁都没有办法。

“能不能找曼君试试?”严倩琳想出一个主意。

“对,就找她,只要她肯出面,阿樽大概不会不同意吧!”这个建议让朱文豪顿时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确定这个方案后,豪哥和严倩琳就静等李曼君归来的消息。李曼君在内地拍外景,这是一部几十集的电视连续剧,实地拍摄的部分不算少,时间长达三个月。那两家公司见朱文豪这边迟迟没有答复,以为是价格问题,便又各加了二百万美元。而此时又有一家英国公司插了进来,他们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消息,知道豪哥正与另外两家公司洽谈,一开始就出价二千万美元。

与此同时,朱文豪还得到一个消息,有些公司正准备通过其他途径购得这套软件,甚至听说冯万樽有个同居女友,但一时还不知其姓名。严倩琳暗想,如果他们知道了曼君的情况,又单独同曼君商洽的话,这单生意很可能就没有自己的份了。她决定前往曼君的外景地,直接找她谈。

李曼君在外景地干了三个月,每天的事情非常单调,就是记清楚某一场的哪个演员穿什么衣服、做什么事之类。因为电影电视往往将一些相同相近的镜头摆在一起拍,比如,这个镜头拍的是吃饭,结果将许多吃饭的镜头摆在一起。下一个镜头吃完饭后出门,遇到下雨,而下雨的镜头很可能在一个月后拍。过了这么长时间,如果没有场记,很少有人能够记清上次拍吃饭的时候,演员穿的什么衣服,戴的什么耳环,背的什么包。这些东西如果搞错了,镜头就穿帮了。这种事琐碎而且无聊,如果不是期望能够成为演员,李曼君才懒得干这样的事。阿添深知李曼君的想法,便不断地对她说,自己一定要选一个好本子,给她准备一个角色。同时,他也在不断暗示,要想得到这个角色,那是一定要付出的。毕竟是成年人,又在这样的环境中,有几次喝了点酒,还真的差点被阿添得手。

正在这时,严倩琳找来了。李曼君确实想念冯万樽,几乎每天都和他通电话,两人深情款款,情深意浓。各种因素凑在一起,她便决定和严倩琳回香港一趟。

自李曼君离开后,冯万樽一直住在快活谷,往往是晚上十点之后才离开公司。这天下午六点,冯万樽接到李曼君的电话,知道她已经回家,便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往深水湾赶。正值香港交通高峰,深水湾又在香港的最南面,冯万樽赶回家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别墅里没有灯光。怎么回事?曼君没有回来?他开门进去,首先见到餐厅里点着三支红烛,而李曼君则非常突然地从背后抱住了他。

他转过身,将她抱在面前,一面吻着,一面走进餐厅。“告诉我,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他问。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小别胜新婚啦!”李曼君说着,主动吻他,“上次是我不好,这次我还给你,向你正式道歉。”

虽说两人都很饿,可两个月没有见面,肯定有比解决饥饿更重要的事。他们顾不得进入房间,甚至顾不得此前一定要履行的程序:洗澡,在客厅就紧紧地抱在一起,癫狂起来。直到心满意足,才手拉着手,进入餐厅,在美妙的音乐声中,享受烛光晚餐。

“曼君,你真美。”冯万樽有些情不自禁地说。

“是不是真心话呀?只怕你心里在说,早成黄脸婆了。”

“是真的,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爱你。我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你呢!”

“又说假话了,我才不相信。”

冯万樽立即说:“都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呢?你难道看不出来,你是我最为宝贵的财富?有了你,我就有了整个世界。”

“太让我激动了。”李曼君竟放下了碗筷,再一次吻他。

高峰体验之后,冯万樽搂着她说,如果她早点通知他今天回来,他会替她买件礼物。李曼君趁机说,根本不必刻意准备,只要送给她一套软件就行了。

冯万樽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她要一套电脑软件?冯万樽手中的电脑软件可不少,但从她的态度可以看出,必是最特殊的一套。赌马必胜软件?除此之外,其他的软件不会有人感兴趣。市场有一套仿冒的赌马必胜软件在卖,这件事,他非常清楚。他甚至懒得公开申明。反正那套软件不便宜,能够买得起的,肯定不是一般人,而是大财团。既然这些大老板要上当,就让他们去上好了。很快,那些人知道上当了,便又通过各种途径来找冯万樽,开出的价码还真的高得让他惊讶。他不禁想,当初自己想通过这套软件开创一番事业,看来,即使走这条路,也一样能成功。然而,他今天肯定不会再走这条路了,他知道,只有赌马,才能让他体验到生命的快意,这才是他最喜欢也最适合他的事业。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些人显然是找到了李曼君。

“是不是赌马必胜软件?如果是的话,我只能请你原谅,那套软件是绝对不能卖的。”

李曼君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刚才你还说什么都可以给我,怎么这么快就把话收回去了?我告诉你,我就是要那套软件。”

“曼君,你听我说,那套软件是真的不能给任何人。就是公司内部我也是极其小心的,将软件分成了好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进行了特殊加密处理,就是防止被别人盗走。”

“你不就是怕别人抢走了你的生意吗?人家已经答应,保证不在香港赌马。”

“你怎么能够相信那些人的保证呢?”

“为什么不能相信?人家是正规公司,这是完全合法的买卖。”

对此,冯万樽真的不想解释。这其实是一个好简单的道理,人家花几千万美元买走一套软件,你真的相信人家只是拿到美国或者英国赌马,而不想通过别的方法把钱赚回来?他的这套软件,准确率非常高,可也需要有能人操作,操作不当,一样亏钱。假若这家买走软件的公司亏本了,倒闭了呢?谁还能保证人家不出售这套软件?就算不公开出售,人家还不能暗中出售吗?一套软件能够卖到几千万美元,卖十几二十家,几亿美元就到手了,谁不想尽一切办法拿去卖,肯定是傻瓜。结果呢?很可能变成一百港元一张的软件盘回流到香港。假若香港马迷人手一张这样的软件,整个香港赌马市场就乱套了。可这样的话,他怎么对李曼君说呢?他有一种感觉,越是理性的东西,越没法跟女人说清楚。

在这件事情上面,冯万樽是寸步不让,而李曼君则是志在必得。两人越谈越僵,最后又争吵起来。冯万樽实在是生气了,大声地叫道:“那些人答应给你多少好处?五千万?一个亿?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好了。”

李曼君也大声地叫道:“现在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我在你的心目中到底有没有分量的问题。”

“让你卖那套软件就有分量了,不给你卖就没有分量了?这是什么逻辑?”

这样的争吵自然不可能有结果,最后还是冯万樽主动退出战争,离开这个家回到了快活谷。

豪哥很快就知道了此事,第二天约冯万樽一起吃午饭,在餐桌上对他说:“听说你又跟曼君吵架了?你也真是的,这点小事,犯得着跟她斗气吗?”

“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冯万樽提起此事仍然是一肚子的恼火。

“我说你也是太小题大做了,只不过是一个软件而已。坦白地说,这件事是我委托曼君的。”

冯万樽听说是他委托曼君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是你?她不知道那套软件有多重要,难道你也不知道?”

“别激动,别激动,坐下来,你听我慢慢跟你说。”朱文豪扶着冯万樽坐下,对他说,“事情是这样的……”

冯万樽根本不想听下去,而是非常激动地说:“豪哥,我坦白地告诉你,这件事是你豪哥,换了其他任何人,我立即就跟他翻脸。”

朱文豪是那种没有多少耐性的人,听了冯万樽的话,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也多少有些火了,说话的口气也大了几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不过一个软件而已,犯得着兄弟翻脸吗?冯万樽,我告诉你,不要觉得现在你是马神了,就可以不当兄弟一回事了。大佬豪可是在社会上混的,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一套。你到底想怎样?你今天说清楚好了。”

冯万樽确实当朱文豪像自己的亲兄弟一样,而朱文豪也对他用情甚深。他实在没有料到,为了一套软件,竟会闹出如此大的事情来。既然是这样,要翻脸就翻脸好了,虽然有些令人心疼,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话他可要说清楚,他可不想让朱文豪觉得自己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想到这里,他十分激动地站起来,说道:“豪哥,我不知道别人给了你什么好处,你会这样。但我告诉你,那套软件,我是绝对不能卖的。这不是一个钱不钱的问题……”

“那你说,到底是什么问题?”

“第一,软件如果卖了,我们在这一行根本不用做了。第二……”

朱文豪再一次打断了他:“人家根本就不会在香港用,又怎么会影响到我们?你说说,对我们会有什么影响?”

“你怎样保证他们不用在香港?好,就算他们不用在香港赌马,他们可不可以进行拷贝?他们能不能将拷贝卖到香港?还有,就算我们签合同,不准他们卖拷贝,那么他们能不能让这个软件不被盗?如果被盗了,然后又被人拷贝了,我们怎么追究他们的责任呢?还有,他们能不能根据我们的原理编一套新的软件?他们既然能出几千万美元买一套软件,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实力很大,他们根本不缺乏电脑人才。他们完全可以结合我的优点和其他一些软件,编出一套新的软件。如果有了这样一套新的软件,能不能用在香港赌马?能不能将拷贝卖到香港?香港马迷买这样一套软件需要花多少钱?一千港元?二千港元?那么,黑市上的盗版呢?到时候,整个香港人手一套,所有人都利用这种软件会是个什么结果,你想过吗?我们买‘美好时光’,大家也都买‘美好时光’;我们买‘出云威龙’,大家也都买‘出云威龙’,结果就是赔率由二十倍被打到一点几倍。他们不怕一点几倍,他们是在赌博,但我们怕,我们的备选投注额会让我们亏大钱。你想想,这会是什么结果?我们毁了自己的事业,你还能说这件事不严重吗?”

老天,朱文豪暗叫了一声,他确实将事情想简单了。以为就算有人卖到了香港,对他们虽说有影响,也不至于影响太大,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断送了他们原本大好前程的事业。难怪那些人肯出如此高价,原来他们可以利用这套软件赚得更多。

冯万樽还要再说下去,朱文豪已经开始自己扇自己的耳光,一边扇还一边说:“都是我衰,都是我的错,害得你和曼君又吵架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