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高峰体验(七)

上一章: 下一章:

冯万樽和朱文豪之间的矛盾很快就解决了,但同曼君之间的麻烦却没那么容易解决。

像朱文豪这种人,只要向他讲清了道理,变化也就在瞬息之间。可女人毕竟不一样,就算她们明知错了,也会找出其他理由来替自己挽回面子。面子是她们最输不起的东西,也是她们一生最重要的东西。

豪哥为了卖软件赚钱,在冯万樽和李曼君之间扔下了一颗炸弹。这颗炸弹有着很强的破坏力,以至于冯万樽不得不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也未能将两人之间的裂缝修复,甚至直接导致了冯万樽最终的人生悲剧。

有人说,感情在争吵之间生长,这种说法实在是在自欺欺人。感情就像一块玉,最初是完美无瑕的,一旦出现裂痕,就永远无修复的机会了,就算用某种手段将其黏合,其裂痕仍然存在,而且这一裂痕也必定成为最脆弱的部分。这次事件虽然已经解决,但两人心间都留下了阴影。冯万樽觉得,自己和李曼君之间,看来并不如当初想象的那般美好、那般和谐,在性格等方面,李曼君远不如林雅婷更适合自己。而李曼君则觉得,冯万樽对自己用情虽然甚深,但毕竟不是将全部感情放在自己身上,他的第一爱人是赌马。她虽然很难说清这是好还是不好,却也隐约觉得,自己如果将一切寄托于他对自己的感情,结局将可能很惨。至少,自己还应该找点其他的寄托。

情人之间,最麻烦的是出现各怀鬼胎的现象,一旦对彼此的感情产生怀疑,这种怀疑便可能引导自己的情感走向歧路。尤其身边有第三者,从背后猛推一掌,很可能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是否真实了。

李曼君所遇到的就是这么回事。她这次回香港,原是打算回来同冯万樽小聚,因为严倩琳所托,加上事涉自己的利益,她便答应了下来。结果,两人不欢而散,李曼君孤枕独眠,第二天一早便独自返回了外景地。

李曼君向阿添提到过自己的男朋友,但并不详细。李曼君向他请假,说是想回香港休息几天,他很清楚,她是想男朋友了。他虽然不乐意,却也不好阻挠,只好表现出非常大度,批准了她的假。李曼君竟然只在香港住了一个晚上,除了和男朋友闹矛盾,还能有别的解释吗?阿添很清楚,此时的女人最脆弱,只要自己抓住这一机会,定然能够将李曼君弄到手。他暗暗加紧了攻势,在工作上帮助她,在生活上照顾她。他所做的一切,果然令李曼君大生好感,有时连自己都弄不清楚,冯万樽和阿添两个人,到底哪一个对自己更好一些。

就在此时,一个意外的机会改变了李曼君的一生,也彻底改变了她同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

他们所拍的电视剧中有一个次要角色,原准备让一位大牌明星来客串,但是那位明星在启程前往外景地的前一天得了重感冒,而十天后,她又要开拍另一部戏。摄制组无可奈何,只好考虑临时换人。这种情形,在以前的拍摄中也曾遇到过,通常都会从工作人员中找人顶替。制片人找阿添商量,阿添提了几个人,其中就有李曼君。制片人便说,那好,明天让这几个人试一下镜,然后再决定。

李曼君的镜头感非常好,往镜头前一站,整个人都活了,比平常显得生动得多。

阿添对制片人说:“我觉得曼君不错,你觉得怎么样?”

制片人说:“是,不错。我觉得她有成为大明星的潜质。好,就用她吧!”二号首长

这个人物本身就是一个大明星,虽然只有七个镜头。但每次出场,明星派头十足。李曼君演这个人物,十分传神,活灵活现,获得整个摄制组的一致好评。片中的几位大牌明星看了李曼君的表演,都说她天生是当演员的料,不干这一行,真是太可惜,也都纷纷鼓励她,希望她继续努力,将来一定可以成功。制片人在拍完最后一个镜头后,和李曼君来了一个激情拥抱,对她说:“你表演得太好了,我的下一部片子一定要和你签约。”

当天晚上,阿添约李曼君去外景地附近的一家酒吧喝酒庆祝。李曼君正高兴着呢,便欣然前往。李曼君问阿添,她是否应该和制片人签下一部片约?阿添立即反对。他说,香港女星很少有一开始走演技派路数的,那条路走起来非常艰难,而且要花很多时间,少则一两年,多则四五年,有些甚至一辈子都是三流艺员。如果想出名,有一条捷径,那就是选美。如果进入三甲,自然不必说,即使那些未入三甲者,如果有广泛的观众缘,也会迅速走红,绝对不会常常连小角色都捞不到。

经过阿添的一番分析,李曼君怦然心动。

正应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得意忘形,乐极生悲。李曼君太兴奋了,多喝了几杯,结果醉了。阿添则抓住机会,将她带进了酒店房间,稍稍用点手段,她就依了。

这件事的发生,或许可以归结于许多的外在因素,比如,她对阿添原本就有好感,或许潜意识中猜到未来可能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再有,她和冯万樽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不愉快的事,使她极度的痛苦和烦恼。还有,当时她喝多了酒,情绪有些失控。如果一定要找原因,可以找出一百条一万条。而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冯万樽其实早就已经料到,即任何人都有性格弱点,如果有人想利用这种弱点,而你又给了他这种机会,那么结局就是一定的。

事后,李曼君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冯万樽,但事情毕竟已经发生,在具有礼貌性性观念的娱乐圈生活了这么长时间,随处可见的都是礼貌性或者习惯性上床,她和阿添之间的关系,除了礼貌性和习惯性之外,还加上感激性。这个开始也就顺理成章了,此后继续保持这种关系,也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

李曼君从外景地回到香港,本年度的选美已经开始,她只能等下一年了。

毕竟分隔了一段时间,而且分别的时候两人又是矛盾重重,加上和阿添在一起,身体和心灵都显得融洽得多,再次和冯万樽在一起时,李曼君显得有点缺情少趣,心理上跟不上来,勉强做爱,她便显得生涩僵硬,缺少主动和配合。冯万樽虽然也感受到了这一点,却并没有往深处想。只要李曼君能够同他生活在一起,他就觉得从未有过的幸福。

在公司方面,冯万樽也遇到了一些麻烦。史佩斯告诉他,上次烂仔三事件之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了,这令他十分不安,可能会有更大的风暴正在酝酿中。为此,他向冯万樽要求一大笔预算,加强公司的保安系统。冯万樽一开始并不担心,他告诉史佩斯,要想盗走软件并不容易,因为他早已经设置了多重障碍。

史佩斯说:“以我当间谍的经验来看,障碍是人设的,就一定有人能破解。至于高科技这种东西,我不是很了解,是不是真的就没有人能够解开呢?”

“这倒不是。”冯万樽说,“比如密码这种东西,其解密的难度主要是在时间上面。有的密码需要用好几十台计算机同时工作几个月才能解开。用这种方法盗取国防资料还可以,如果是盗取软件,就没有太大价值,因为几个月后,这种软件很可能已经过时,已经有新的更高级的软件代替它了。”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的赌马必胜软件4.0版即将完成,那是一套更新更实用的软件。

“也就是说,即使有了更高级的版本,我们现在所用的版本都是最先进的?或者有人拿到这个版本之后,就可以根据我们的版本研究出更高级、更新的版本?”史佩斯问。

冯万樽作了肯定回答。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我们的防范措施还要加强。不仅新版本不能外泄,就是旧版本也一样非常重要。”史佩斯很快拿出了一个全新的计划,这个计划甚至包括了公司的办公室结构。冯万樽批准了这一计划。

至于赌场上,冯万樽迎来了最辉煌的时期。马神集团的赌本已经多达几亿元,单场投注额大大增加,提高到了数百万,获得的派彩自然也就越来越丰厚了。偶尔他也会有失败的记录,但与成功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每一个赛马日,如果获得的派彩只是几百万,他会觉得自己是完全失败了。最为辉煌的一次,他创下了香港赌马史上单日赢得亿元彩金的最高纪录。

那是刚刚完成隆吉的洗钱计划后不久。隆吉那笔钱付清了,而他的账上增加了一亿元赌本,他将这些赌本分摊给余下的赛马日,单日赌本增加了一个很大的数字。此时,他的技术团队给他送来了几匹马,其中一匹名叫“彩云出岫”的四岁马,引起了他的高度兴趣。

“彩云出岫”是一匹新班马,本赛季才参加香港赛事,此前参加过三场比赛,每一场成绩都差强人意,最好的一次也是出战第一场,求战欲望极强,竞技状态也非常好,一举夺得第四名。第二场,马迷认为它有夺冠实力,入T应该没有任何问题,赔率大升。结果却只是跑出了第五。第三次出赛,马迷仍然寄予厚望,岂知仅仅夺得第六。

冯万樽反复研究赛事录像之后,认定“彩云出岫”之所以战绩不佳,与马匹自身无关,只是练马师和骑师的战略如此。“彩云出岫”的第一战,骑师仅仅开了四鞭,甚至不是在冲刺阶段,而是在中途,后两次比赛,骑师一鞭未开。冯万樽因此认定,假若骑师开七鞭以上,入T应该完全没有问题。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到了第四场赛事,“彩云出岫”的独赢赔率高达二百多倍,成了大冷门。冯万樽认为练马师一定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即使拿不到第一,也定会拼尽全力,拿到第二或者第三。冯万樽的投注组合,便以“彩云出岫”为胆,排出了进攻型组合。结果,“彩云出岫”以一百七十八倍独赢赔率爆冷,这一场下来,马神集团获赔四千八百万,加上其他九场,获赔总数达到一个亿,扣除五百万赌本,实际收益九千多万。

此时的冯万樽,赢钱已经不是奇事,只是赢多少的问题。实际上,冯万樽的利润率非常之高,最差的比赛日也有百分之十以上的利润率,最好的却是百分之几百。以前,即使百分之三十的利润率,获得的钱也不是太大,毕竟赌本太小。现在赌本大了,即使百分之十的收益,也可以支付半个月的费用了。正因为没有了后顾之忧,冯万樽开始为所欲为。

马迷中有一部分人专买落飞,没有落飞的马不买。这种做法,显然是有一定道理的。能够出现落飞,肯定不是普通马迷所为,他们的力量太散,资金量太小。之所以落飞,肯定是大资金投入的结果,除了职业赌马集团,别人没有这样的实力。职业赌马集团拥有专业的分析团队,他们的分析,往往很有代表性。

冯万樽有心跟这些马迷开个玩笑,让他们受到一点教训,同时也为自己制造赢钱的机会。

有一次,冯万樽的数据显示,一匹名叫“万里追风”的六岁马最有可能赢得本场赛事。认定这一点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人,甚至众多的马迷也同样追捧它,赔率被打到很低,开锣前十五分钟,赔率已经被打到了四倍。如果是在以前,冯万樽肯定不会在这样的马身上投注。可现在,他想玩点技巧,一面下令投注“万里追风”,一面命令投注另一匹赔率四十七倍的“得意洋洋”。

在冯万樽所进行的多次模拟比赛中,“得意洋洋”的排名仅仅是第十。也就是说,除非其他九匹马全都出了意外,否则,“得意洋洋”完全没有胜出的机会。往这样一匹马身上投注,等于将钱往水里扔。若在以前资金实力不强的情况下,冯万樽连试飞都不会选择这样的马。然而,赌场上的胜负却并不是这样计算的。他大量投“得意洋洋”,造成大落飞现象,很可能会有许多盲目的马迷跟着落注。如此一来,彩池中的资金便多了,而“万里追风”的赔率也就跟着水涨船高。

果然,由于冯万樽的投注以及跟风马迷的盲目追捧,“得意洋洋”的赔率落到了十七倍,而“万里追风”并没有如惯例般被打到一点几倍,而是定在了二点三倍。独赢赔率在二倍以上的马,连赢和三重彩赔率,通常都不可能低于这个赔率,对于资金实力雄厚的职业赌马集团来说,这样的马绝对值得投注。

比赛的结果并没出乎冯万樽的预料,“万里追风”轻松夺冠,而“得意洋洋”果然只拿到第十名。冯万樽从“万里追风”身上赚了不少钱。但是,他要造成 “得意洋洋”大落飞,就一定得大笔投注,这些资金就像战场上的追风突击队,其作用就是为了最终的大战粉身碎骨。可因为突击队的数量太大,最终虽然赢得了整个战役的胜利,可这种胜利也只能用惨胜来形容。事后一算账,获得的赔付不及投入,实际上亏了。赌马集团不是以赢得某匹马的胜利来计算胜负,而是以投入产出比来计算,所以冯万樽等于输了这场比赛。当然,这样的做法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至少那些投大落飞的马迷在“得意洋洋”身上吃了大亏,下次遇到大落飞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小心。很难估计,在下一场赛事中,有多少马迷在这种大落飞面前心有余悸而止步不前。从这种意义上说,此战虽败,很可能为下一战赢得更大的胜利做了前期准备。正因为如此,职业赌马集团的胜负甚至不是以一场来决定,而是以整个赛季的投入产出比来计算。

也有的时候,某一匹热门马是冯万樽非常看好的,他便再一次将赔率打低,一直低到几乎没有赚数的程度。他很清楚这样做自己会亏钱,但他想通过这种办法将彩池搞乱,以迷惑自己的对手。他当然清楚,自己的对手并不是那些普通马迷,而是职业赌徒,像雪茄鼎爷和卦爷等人一样。他一直试图找到一种方法引导他们同自己对杀。

从实际效果上来看,冯万樽的这种做法显然有欠冷静,其结果也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差强人意。

这种随心所欲带来的失败,极大地影响了冯万樽的情绪。他的保镖发现,他越来越频繁地向他们要酒,他似乎必须依靠酒才能保持自己的状态。他们当然不清楚,出现这种情形与李曼君有着很大的关系。

自从上次李曼君从外景地回来,冯万樽明显地感到,她较以前有了极大的变化。在他的印象中,以前自己每次回到深水湾,李曼君总是在家里等着他,并且总是小鸟依人般迎向他。现在,这一切变了,她的社交活动越来越多,每次回到深水湾别墅,往往都在午夜之后,有时甚至是凌晨三四点。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冯万樽当然需要性生活,每次她都会说自己很累,即使偶尔同他做一回,也让他觉得有敷衍之嫌。这原本是他和她乐此不疲的一件事,没料到却成了她的负担。有时候,冯万樽真想同她大吵一架,但即使是这种机会也不多见,她回来太晚了。她变得特别能睡,往往一倒上床就有了轻微的鼾声,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冯万樽觉得,李曼君在他的面前变得陌生起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有一种感觉,自己正在失去她。这让他感到恐惧,甚至绝望。有好几次,他对李曼君说:“也许,我们应该找个机会好好地谈一谈。”

李曼君反问:“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呀!”

要不然李曼君会说:“我最近比较忙,等忙过这一阵,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如果冯万樽问她忙些什么,她会顾左右而言他。

可是,冯万樽无法冷静。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制造事端,如果他能有办法令这个世界发生一场超级大地震,相信他早就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之所以在一匹三岁新马身上用完了三个月的计划,也正是这种失去理性的结果。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建比终于被艹说道:

    大快人心。
    这样情商与智商低的男猪,现实中搞菠菜不可能成功。作者也真敢编。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