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传奇终结者(一)

上一章: 下一章:

李曼君竞选港姐失败了,但因为媒体的宣传,她虽败犹荣。

媒体是一种极其媚俗的机构,表面上,他们披着公正的外衣,实质上,他们在利用一切机会捞钱。他们很清楚,想捞到更多的钱,就一定要让媒体广受关注。因此,一旦出现轰动新闻,他们便会像苍蝇叮臭蛋一样蜂拥而至。社会一旦渐趋平静,他们便会挖空心思制造新闻。本届港姐选美,入选的三甲均十分平淡,有媒体抓住了这一点,在李曼君落选一事上大做文章,他们抛出一种观点,认为李曼君实际上是被不公平的比赛规则给害了。媒体甚至替她找来了一顶“凤冠”,称她为“未得到凤冠的港姐”。人们普遍同情弱者,这一新闻受关注程度出乎意料的高,因此,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关注此事。有一家媒体甚至从李曼君的检验医生处得到消息,知道她的排泄物中含有泻药成分,便以此为根据,认定李曼君失去参赛资格是被人暗算。此消息一出,舆论顿时大哗。一些媒体开始猜测这个背后暗算李曼君的人是谁。集中起来,主要有两种推测,一种推测,暗算者是阿添,此人一贯卑鄙,显然干得出这种事。还有一种猜测认为,肯定是组委会指使人干的,空出一个名额后,他们又可以大捞一笔了。但媒体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阿添身上,对于组委会的指责很快被掩盖了。

有记者希望就此采访李曼君。冷静之后的李曼君,不想让媒体对此深究。她很清楚,攻击组委会,便等于攻击香港无线电视台。香港无线电视台拥有香港电视百分之七十的收视份额,等于就是香港娱乐圈。得罪了这个强大的机构,任何人都无法在香港娱乐圈混下去。李曼君保持了足够的理性,始终未就此事公开表示态度。

最尴尬的还是冯万樽和朱文豪。只有他们最清楚,下泻药事件,既不是阿添所为,也不是组委会所为,而是他们两人合谋,买通一名厨师干的。冯万樽始终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只要李曼君选美成功,自己就永远地失去了她。他必须制止李曼君美梦成真。要想制止这件事,最有实力的人是胡超女。冯万樽为此给胡超女打电话。胡超女认为李曼君根本不适合冯万樽,他必须经历阵痛,才能重生。因此,她不赞成对此采取任何手段。她本人因为在中国内地发展房地产事业,无暇回香港,这种观点在电话中又无法说清楚,只好找个借口,说可以打招呼,但估计不亲自出面作用不会太大。

冯万樽转而求助朱文豪。朱文豪说:“这件事好办,你说吧,你想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他的潜台词是,我早就烦这个女人了,你如果想让她消失,我立即就让她消失。冯万樽当然不会要她消失,甚至从来都不曾想过,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让她落选。他们当然不知道,失去了那个背后力量的强大支持,李曼君已经绝对地落选了,就算他们什么都不做,李曼君也不可能进入三甲。朱文豪虽然有很多社会关系,但要左右这项赛事,他还是没有直接的办法。他想了一个间接的办法,恰好其中一名厨师是他在道上的兄弟,他便请这名厨师吃饭,又给了他一笔钱,这名厨师便在李曼君的食物中下了药。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此事反而助长了李曼君,使得她的曝光率远远高于当选港姐。而李曼君也早已经认定,此事是阿添所为,对阿添的仇恨又更深了一步。她暗暗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阿添搞臭。

香港娱乐大亨梁辛源,在香港属于政商两界的重要人物,在商界,他拥有几家上市公司,在政界,他虽然没有具体职务,但因为有深厚的人脉,所有政界人物也得看一看他的眼色。他的四家上市公司中,辛源娱乐是最差的,基本只亏钱不赚钱,但就是这间娱乐公司,旗下拥有香港娱乐界一半以上的一线明星,就算最初不是明星,只要和辛源娱乐签约,一样会大红大紫。近年来,香港几大音乐奖项,百分之七十都被辛源娱乐旗下的艺员拿走,辛源娱乐因此成为香港娱乐圈第一大公司,梁辛源也因此成为香港娱乐大亨。

梁辛源对李曼君很感兴趣,主动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她是否愿意担任一部二十集电视连续剧的女二号。李曼君很清楚,只要搭上辛源娱乐这条线,肯定会红。问题在于,你若想红,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坊间的传闻称,辛源娱乐的所有女艺员,无人没有和梁辛源上过床。极少数梁辛源有着浓厚兴趣的,这种关系会一直保持下去,绝大多数在梁辛源失去兴趣之后,会担任梁氏财团的公关小姐。对于李曼君来说,这已经不算一件事,关键在于借助梁辛源可以达到她的目标。随后,两人在一间酒店里商谈了具体细节,李曼君迅速签下了这份合同。

李曼君很清楚,如果自己将此事告诉冯万樽,他们之间又会闹出很大一场不愉快。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给冯万樽留下一张纸条,搬去了酒店。冯万樽回到深水湾的家,看到那张纸条,顿时狂怒,将家里所有一切砸了个稀巴烂,然后离开家,喝酒去了。

不久,香港媒体开始报道梁辛源的这部新片,大量的篇幅并不是在宣传梁辛源或者女一号,相反,李曼君的版面比任何一个人都突出。她抢尽了女一号的风头,甚至有消息说,女一号因此和她争风吃醋。可惜这样的争斗没有结果,因为李曼君的背后有梁辛源的支持。二号首长

圈内早已经有一种传说,李曼君以落选港姐的身份,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一重要角色,是因为和梁辛源做了交易。只不过这一消息未能得到证实。狗仔队们于是开始了一场秘密追缉行动,他们散布在梁辛源以及李曼君可能出现的所有场所,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晚上,抓到了李曼君离开梁辛源居所的镜头。

梁辛源在香港有很多处居所,其中有一处在何文田。这是一幢单独的别墅。凌晨一时许,梁辛源家车库的门开了,狗仔队因此一拥而上,拦住一辆从里面开出来的车子拍照。梁辛源大概知道躲不过去,只好让他们大方地拍照。坐在梁辛源旁边的正是李曼君。对于记者们提的问题,两人一概不答。

第二天,李曼君戴着墨镜的照片被刊载在所有报纸上。其实,不必看文字便可以知道,李曼君那么晚去导演的寓所干什么。朱文豪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和严倩琳一起赶到马神集团,还在路上的时候,朱文豪便已经下达指令,将所有的报纸清走,任何人如果将此消息告诉冯万樽,立即炒鱿鱼。其实,他也很清楚,这一消息很难不让冯万樽知道,除非此事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或者冯万樽一直将自己关在办公室,不见人也不接听电话。

冯万樽进入办公室前,显然已经得知了这一消息。他是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进办公室的。严倩琳听到他对着电话说:“曼君,我们不要这样互相折磨了好不好?就算我以前错了,现在我们重新来过还不行吗?”接下来,不知李曼君在电话中说了些什么,冯万樽突然恶狠狠地说:“我要杀了他!”便猛地将移动电话砸在了地板上,电话顿时碎成几块。

严倩琳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冯万樽却向她命令道:“你马上给豪哥打电话,让他到我这里来。”

朱文豪其实已经在办公室,听到响动,立即赶出来,正好看到狂怒的冯万樽,也看到严倩琳将冯万樽往他的办公室里推。两人进入办公室后,朱文豪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门外等。过了一会儿,严倩琳从里面出来,并且返身将门带上。朱文豪走上前,小声地问道:“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何止是知道这么简单。”严倩琳说,“你留神点,他像是要发疯了一样。如果他失去理智,你千万不要跟着他冲动。真是,从没见过男人为一个女人疯成这样的。”

朱文豪说:“你放心,我心中有数。”推门而入。

他连门都未来得及关上,冯万樽便大声地冲他说道:“豪哥,你来得正好,我要杀死那个姓梁的。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我不希望再听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

朱文豪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杀死一个人,对于他大佬豪来说当然不算是一件事。但杀死梁辛源,那就算是一件事。朱文豪很清楚,梁辛源的事业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并非他有三头六臂,恰恰是因为他的黑道背景。就连向华强、向华胜兄弟都要礼让他几分,一般的黑道组织谁敢和梁辛源对着干?想都不敢想。更让朱文豪吃惊的是,这样的命令竟然会从冯万樽的口里传出,他已经完全失常了。一向粗犷豪放的朱文豪,这时也细心了一回,说道:“这件事,恐怕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你难道怕了那个姓梁的不成?”

“干了这件事,整个娱乐圈乃至整个香港都会地震……”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让他死。我发誓,从今以后,任何人敢碰曼君一下,我就让他死,立即死。”冯万樽大叫。

朱文豪答应一声,退了出来。严倩琳站在门边,显然已经完全听清了他们之间的谈话。见到朱文豪,严倩琳便向他使眼色,意思是问:“你打算怎么办?”朱文豪也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严倩琳紧接着跨进来,说道:“你答应了?”

“真搞不懂阿樽。”朱文豪说,“只不过为了一个女人,甚至是一个婊子,就搞成这样。在这个世界上,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就算是想要一百个像李曼君那样的女人,只要他开口,我保证帮他搞到手。”

“人家只认李曼君。”

朱文豪看着严倩琳,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有好办法也不会搞到现在这种局面。”严倩琳说,“只是我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

“可是,阿樽这次是真的动了杀机。”朱文豪说。

“先不要理他。我觉得阿樽本质上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现在只是在气头上,所以才想到要杀梁辛源泄愤。过几天,他的气消了,事情可能就过去了。不过,你要注意,要跟那几个保镖打招呼,如果阿樽命令他们去杀人,让他们一定不能听他的话,否则,事情就闹大了。”

朱文豪认真一想,也有道理。等冯万樽的气消一点,再找机会劝劝他,事情可能就过去了。

冯万樽一直等待着梁辛源被杀的消息,但他等到的却是史佩斯关于上次入室盗窃案的报告。

据史佩斯的调查,那次盗窃案的真正幕后主使人是朱文彪。朱文彪挥金如土,他在香港虽然有自己的住所,也有自己的老婆,但很少回家去住,更很少同老婆见面。大多数时候,他住在酒店里,每天晚上要找一个女人来陪他。据史佩斯所掌握的资料,朱文彪给这些女人的钱,每一晚至少五千元。如果某一个女人令他高兴了,给两三万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另外,朱文彪十分好赌,他常常带着一群女人去澳门赌博,赢的钱都是那些女人的,输的钱则是他的。一场下来,输几百万是小数字。朱文彪之所以有钱,是因为他的背后有一个日本财团,这个日本财团始终在打赌马必胜软件的主意。那次入室盗窃案,就是由这个财团资助,朱文彪暗中找人做的。

冯万樽正有一肚子的怒气无处发泄,待史佩斯离开之后,他立即给烂仔三打了一个电话,约定晚上九点在西营盘的一个码头见面。

烂仔三当然一口咬定他没有干这样的事,对整个事件也丝毫不知情。

冯万樽原本十分狂躁,听了烂仔三的话,气便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烂仔三的衣领,什么话不说,拳头就落了下去。烂仔三原本就是烂仔一个,打架斗殴的事可没少干。在体型上,他虽然比冯万樽差了许多,力量上也大大不如,可经验不知强过多少。两人动起手来,冯万樽也丝毫没有占到便宜。

他们见面的时候,冯万樽是带了保镖的。保镖见这里动起手来,便一起跑过来。他们也知道,烂仔三是豪哥的弟弟,不敢轻易帮任何一方,只是想把他们拉开。冯万樽却在一旁叫道:“我们两人间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你们给我滚远点。”保镖一听,只好退了下去,并且迅速给豪哥打电话。

烂仔三虽然灵活,但几个回合下来,体力不支。冯万樽抓住这一机会,大肆攻击。烂仔三实在不是冯万樽的对手,只好跪地求饶。冯万樽根本不放过他,仍然是拳打脚踢,如果不是警方及时出现,烂仔三被他打死都有可能。

两人被带进了警局,朱文豪和严倩琳闻讯后,立即赶去,将两人保释出来。朱文豪当然要问缘由,烂仔三说:“我也不知道,他一见面就对我动手,他简直就是个疯子。”

冯万樽却说:“我是个疯子,怎样?我不光想打你,还想杀了你。”

朱文豪见冯万樽的眼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杀气,暗吃一惊,当即让严倩琳将烂仔三带走,他则陪着冯万樽回家。

冯万樽根本不想回家,而是去了一家餐厅,让自己喝得烂醉如泥。

李曼君的戏拍完了,她也因此回到了深水湾。冯万樽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回了深水湾,却小心地不提她和梁辛源的事。对此,他们心照不宣,都知道那是一片雷区,谁都不去碰。可不去碰,并不等于事情不存在。李曼君所演的电视剧开始热播,收视率非常高,李曼君一炮而红。梁辛源因此又和她签下了新的片约,这次是女主角。

冯万樽从报上得知这一消息后,再也忍不住了,问李曼君:“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李曼君根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对不起,阿樽。”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对不起,对不起,这就是你的理由吗?”冯万樽十分狂躁,“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钱?难道你还不够富吗?是为了出名?现在你已经非常红了呀!是因为你不爱我?可是,你的行动告诉我,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对不起,阿樽,这是我的理想。很早很早以前,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将这当成了我一生最大的愿望。”

“你现在不是已经很红了吗?而且,为了实现这个所谓的理想,就一定……一定……一定要跟别人……”很想说出跟别人上床,但他也知道,这句话如果说出,他同李曼君之间就彻底完了。他虽然狂怒,却也知道这句话是无论如何不能说的。

“我不仅仅是想当明星,还想当制片人,还想有自己的影视制作公司。”她非常诚恳地说,“这是我的梦想,我是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

“想制作自己的影片也没有必要一定当明星呀!你想当制作人,也没有必要走那样的路呀!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给你开一家影视剧制作公司!有必要去跟那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拉拉扯扯吗?你想制作影片是不是?我投资好了。拍一部影片能花多少钱?以我现在的入账,大概让你一个月拍一部没有半点问题吧?你有什么必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呢?”

最初,冯万樽确实是要向她兴师问罪的,到了后来,他也渐渐软下来。有什么办法?他是那么爱她,除了一次又一次伤害自己,麻醉自己,他是绝对不忍心伤她一根头发的。

时隔不久,李曼君果然对冯万樽说,她看中了一部戏,想自己投资制作。

听了这个消息,冯万樽惊得目瞪口呆。他倒不是心疼自己的钱,而是觉得李曼君的行为越来越令他无法理解。当初,李曼君说自己想当制片人,他虽然不认为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却也没料到她会如此迅速地付诸行动。他有一种感觉,李曼君似乎在做一件什么事,而这件事与她在台湾的那段经历有着极大的关系。

李曼君见他并没有立即答应,便说道:“我只是跟你说一声,其实根本不需要你投资,我自己的钱足够了。”

“钱当然不是问题。你也知道的,只要你高兴,花多少钱都可以。”冯万樽说,“算了,别的事情也不说了,你说吧,拍这部戏要多少钱?”

李曼君说,她已经同嘉丰公司的老板林枫谈妥了,这部戏由她和嘉丰公司共同投资。嘉丰公司是香港一家很有实力的影视公司,李曼君刚出道,便可以同这家公司合作,相当之高。原本,冯万樽应该对整部影片的内容和剧组人员等进行一番了解。但是,他担心自己这样做,李曼君会认为自己不信任她,便干脆什么都不问,将一大笔钱按照李曼君的要求划给了嘉丰公司。

时隔没多久,冯万樽从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李曼君接拍了一部新戏,出演女主角,投资人是嘉丰公司的林枫,导演竟然是阿添。这则消息令冯万樽一头雾水,他甚至认定,一定是这则消息搞错了。就算阿添的名声再大,自从台湾那件事之后,李曼君还有与他合作的可能吗?

然而,这则消息白纸黑字,而且又与嘉丰公司的林枫扯上了关系,难道说,李曼君要投资的那部戏,就是报纸上所说的这一部?冯万樽越想越觉得不对,当即给李曼君打电话。

在电话中,李曼君说,这件事一句话说不清楚,待晚上回家后再跟他细谈。

晚上,李曼君回到深水湾时已经很晚,冯万樽仍然一边喝着酒,一边等着她。冯万樽原以为,她说回来后再细谈只是一句托词,令他大为意外的是,李曼君真的与他细谈起来。她说,这部戏请那个男人做导演,是林枫的意思。林枫说,这种艺术片,正适合那个人的风格,而且由他导演,票房也有保证。最初,李曼君坚决不同意此事,甚至一度想撤资。为了这件事,林枫反复对她说,在影视圈中恩恩怨怨的事情不少,其实,人生就是一部恩恩怨怨的粤语残片,这类事情没有什么想不开的。既然要在这个圈子里混,有些事情就一定要学会去面对。她为这件事考虑了很久,也曾想过要征求冯万樽的意见,但仔细再一想,这件事毕竟是自己的事情,这个心结,既然是由自己系上的,总得由自己解开。她不可能任何事都依赖冯万樽,所以她决定以此做个实验,看自己能不能闯过这一关。

听说她的目的是解开心结,冯万樽虽然不无忧虑,却也感到一丝欣慰。毕竟,她肯面对那件事,总比一味地逃避要好。

这件事平静了一个多月,突然有一天,狗仔队抛出了一组照片,全都是有关阿添与他正在执导的那部戏中几个女演员之间的绯闻,其中就有李曼君。这则消息说,阿添最新执导的这部戏,其女演员阵容在本港实属罕见,非常有趣的是,这些女星无一不是因绯闻而走红的。阿添更是绯闻的中心,遇到这种能够将差不多所有绯闻明星一锅煮的机会,阿添当然是乐在其中了。据称,最初阿添不是很乐意接手这部影片,但当林枫将女星名单交给他之后,他立即改变了主意。相信那时他一定知道,此次经历是其猎艳史上空前的一笔。事情果然如他所料,众女星相继投入他的怀中,使他享尽春光。但也因此遇到了麻烦,片场之上,争风吃醋的事常常发生。

冯万樽看到这则消息,承受力终于达到极限。他一怒之下,跑到了片场,正好看到李曼君在拍一场很露的戏,穿着一件很薄的睡衣,里面的肉几乎全都透了出来。作为导演的阿添则在她身边指手画脚,一会儿抬抬她的腿,一会儿又摸摸她的下巴,告诉她摆姿势。冯万樽原本就是满腔怒火而来,见到这种场面,哪里承受得了?当即冲上前,抓住阿添,对准他的面部就是一拳。身材普通的阿添哪里受得住他这一下?这个平常非常得意的大导演,当即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冯万樽还不解气,上前对阿添拳打脚踢。有几个人冲上前,将他们拉开。阿添虽然知道冯万樽,却并不认识面前这个酒疯子,当即命人打电话报警。冯万樽还想上去打阿添,无奈李曼君挡在他的面前。他几次想将李曼君打倒冲过去,却又终究是不忍心。

警方很快赶到现场,询问冯万樽是李曼君的什么人。冯万樽表示他是李曼君的同居男友,但李曼君却对警方说,她根本不认识此人。

冯万樽因此大受刺激,被带到警局后仍然大吵大闹。他没想到李曼君竟然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万念俱灰,心想,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不如让法院判自己几年,后半生在监狱中度过算了。真是那样的话,看李曼君心里怎么想。

警方事后征求阿添的意见。阿添收到了来自朱文豪的警告。朱文豪托人告诉阿添,自己忍受他已经多时,如果不是冯万樽阻拦,他有十条命也活不到现在。他如果对冯万樽不利,先把后果想好。阿添自己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亚洲金融危机,香港受到巨大冲击,房地产大跌。阿添原想买几套房子等价格涨上来后大赚一笔,却不想成了负资产。此事如果再闹下去,他的名声受损,日子就会更难过。考虑各方因素之后,他只好决定不起诉冯万樽。

既然事主不想追究此事,警方也乐得少些麻烦,同意保释。

朱文豪和严倩琳办好保释手续,将冯万樽领出来。刚刚离开警局,冯万樽立即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在快活谷的公寓,进门第一件事,便是开了一瓶酒,将瓶口对着嘴,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接着,他又开了第二瓶,刚刚喝了一口,朱文豪和严倩琳冲进来,抢过了他手中的酒瓶。

当天晚上,李曼君赶到快活谷的公寓,见冯万樽醉得不省人事,朱文豪以及严倩琳在一旁照顾他。

朱文豪见到李曼君,气便不打一处来。他指着李曼君叫道:“你还有脸往这里跑?你看看,都因为你,你将阿樽毁成了什么样子。到了这种程度,你还不够,难道要害死他,你才安乐吗?我问你,他到底哪一点对不起你,他什么地方亏待了你,你要这样害他?”

听了这一番话,李曼君满腹的酸液往外涌,眼泪刷刷地流下来。

“你在这里做一副可怜相,做给谁看呀!”严倩琳指着李曼君说,“我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朱文豪更是完全放开了自己,将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他说:“我告诉你,李曼君,像你这种烂女人,在我的眼里早就已经是死人了。如果不是考虑到阿樽对你一往情深,没有你他肯定活不成,就算你有十条命,也早就见阎王去了。你如果不想那么早死,趁早给我滚,立即滚。”

可是,李曼君直直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只是哭,根本不走。

严倩琳虽然同样恨死了李曼君,却也深知朱文豪的脾气,此时就算是将李曼君千刀万剐,也难解他心头之恨。李曼君如果继续留在这里,豪哥一怒之下,真可能送了她的命。严倩琳也不能理解李曼君这个女人,将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伤得如此之深,她还折腾什么呢?难道她真要害死冯万樽才肯回头吗?另一方面,她又比朱文豪理智,她很清楚,此刻冯万樽一颗心全都在李曼君身上,即使伤得如此之深,也从没有动过李曼君一根头发。如果豪哥打了李曼君,冯万樽酒醒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来,谁都无法预料。

当时,严倩琳拉了李曼君便向外走。到了门外,严倩琳实在忍不住,对她说:“总算我们曾经朋友一场,我再最后劝你一次。你将阿樽伤得太深了。这是一个深爱着你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女人若想得到一个真正深爱着她的男人是不那么容易的,一百个女人中,有九十九个没有这么好的命。你的命好,竟然遇到了一个。可是,我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竟然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他。你于心何忍?”

李曼君哭着说:“倩姐,你帮我劝劝他。其实,一切都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都是那些记者闹出来的,我跟那个人没有半点关系。”

“没有半点关系?你这话鬼信呀?事到如今,你还说假话?你这个人真是没救了。”严倩琳勃然大怒。转而一想,就算说再多话,也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她缓和了语气,说:“算了算了,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想干什么,你知道就行了。一个人最怕的就是她自己做的事,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李曼君情不自禁地扑进严倩琳的怀里,哭着说:“倩琳姐,我知道,你和豪哥都很恨我……”

严倩琳说:“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对阿樽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我也清楚。这种虚伪的眼泪,还是留着你自己去洗干净身子吧。”此时的严倩琳对李曼君充满了憎恶和鄙视,如果不是因为冯万樽,她可能连话都懒得同这种人说半句。她想推开李曼君,但李曼君将她抱得很紧,哭得也非常动情。看情形,她似乎有天大的委屈一般。

严倩琳有些忍不住了,说道:“你读的书比我多,我是一个没有读过书的粗人。大道理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一点,人一辈子,有的人要追求事业,有的人要追求金钱。一辈子就那么短短几十年,追名逐利,到底为了什么?终极目的,我看只有一个,那就是幸福。求名求利看起来都不容易,叫我说,真正难的是求幸福。我这人实在,知道幸福难求,能抓到一点就紧紧地握住,怎么都不肯放手。求幸福这种事,最怕的就是贪多不化,有了幸福还想更多的幸福,结果连到手的幸福都丢掉了。要我说,人就是犯贱,只有等失去之后,才知道什么是最珍贵的。”

严倩琳也不指望能够点醒李曼君,但她觉得,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李曼君至少会有所触动,或许一个时期内会有所收敛。可事实上,她想错了,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事态很快进一步恶化。

传媒追踪的结果,导演阿添与几位女星的纠缠不断变出新花样,甚至发展到在拍片现场演出全武行,你扇我的耳光,我往你脸上吐口水。继冯万樽跑到片场对阿添大打出手之后,又有一个女星的男友扬言要找阿添算账,使得阿添那段时间不敢去片场。另有一位女星,原与另一位男明星拍拖,甚至传出不久要结婚的消息。但因为阿添的介入,两人闹翻了。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传媒穷追猛打的结果,又一次爆出猛料。

本片的女一号李曼君与阿添之间,原本就有过一段恩恩怨怨。阿添是李曼君入行的引路人,可算是她的导师,也是发现她的伯乐。曾几何时,为了感谢阿添,李曼君投桃报李,与他打得火热。却不料,半路杀出一个风骚十足的台湾三级艳星侬丽。侬丽久经沙场,而李曼君则是初出道,两相比拼,力量的悬殊可想而知。大败之后的李曼君从此退出娱乐圈,差不多十个月后,她以全新的玉女形象复出,角逐港姐意外落败。李曼君和阿添之间显然有未了之缘,这次又再次走到了一起,两人迅速擦出火花。却不料内里还有乾坤,原来林枫之所以答应由李曼君出任该剧的女主角,幕后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在此之前,李曼君已经成为林枫的红颜知己。

林枫的妻子曾多次行动,想将李曼君和林枫捉奸在床,却未能成功。林枫得知李曼君与阿添旧情复燃的消息之后,大为愤怒。想当初,阿添入行,只不过是一个跑龙套的角色,是林枫的大力提携,他才有了今天。为了摆平这件事,林枫约阿添讲数。林枫威胁说,如果阿添不离李曼君远一点,他将会采取严厉措施,将阿添打回原形,令他在娱乐圈永远无法立足。林枫虽然是影视界的泰山北斗,但阿添毕竟也不是一个新手。他当即针锋相对,表示无论如何,绝不退让半步。林枫当场翻脸,表示要让阿添退出该片。阿添也立即提出,退出可以,但需要高额赔偿,毕竟他们之间有合约在先。阿添出道,原受到林枫多方提携,没料到经过时间和金钱考验的感情,却过不了美人关,由此结下仇隙。

此事闹了一段时间,但一直未影响到影片的拍摄,据传是李曼君长袖善舞,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将他们拾掇得服服帖帖,表面上倒也风平浪静。

那段时间,演艺圈是从未有过的热闹,也是从未有过的混乱。对阿添的指责之声鹊起,甚至有人提出香港演艺圈应该永久封杀阿添,以平定事态,还香港演艺圈一个安宁。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