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传奇终结者(六)

上一章: 下一章:

趁着他喝酒的机会,一名保镖溜到外面,给朱文豪打了个电话,将所发生的事情汇报给他。

其时,朱文豪正与严倩琳在一起。因为冯万樽的一句话,朱文豪同严倩琳的关系终止了差不多一个月。这一个月来,经朱文豪一再努力,终于出现了转机。他很清楚,这时严倩琳非常反感冯万樽,所以对着电话连话都不敢多说,担心刚刚出现的转机又付诸东流,自然更不敢去快活谷了。

“谁的电话?”严倩琳看似无意地问。

“一个朋友。”朱文豪觉得这句话没有太多说服力,便又补充说,“明天的夜场马,他想向我要点贴士。”

严倩琳似乎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说道:“是那个疯子吧?”

朱文豪抱住她,对她说:“管他是谁,现在我只想好好爱你。”说着,便用唇堵住了她的嘴。

虽然朱文豪在严倩琳面前不敢再提起冯万樽,但他对冯万樽的担心却是毋庸置疑的。在所有可能中,他最担心的一种可能就是冯万樽重新与李曼君相见。他原以为,只要冯万樽肯接受其他女人,事情慢慢就会有转机。没料到在这关键时刻,李曼君却又突然打电话给他,使得事情急转直下。

这新的打击会给冯万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朱文豪完全不敢想。

令他大为意外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冯万樽竟然出现在公司里。像是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他进入办公室后,便向手下要了本赛马日所有参赛马的资料,认真地研究起来。

在这个赛马日中,前九场赛事,冯万樽都没有过问,任手下指挥投注。到了第十场马,他突然表示由他来指挥投注。

朱文豪早已经听手下提到过,这场马赛是最不明朗的一场赛事,参赛的十二匹马,似乎都有胜出的可能,又都似乎没有实力。朱文豪听过汇报后,便问他们:“你们准备怎么办?”几名高级职员一致表示,因为没有把握,所以最好放弃。

现在,冯万樽要自己指挥投注,那也就是说他并不想放弃了。

朱文豪听到这一消息,心中暗吃一惊,连忙跑到操作部,见冯万樽也在这里。

冯万樽在操作部指挥投注,朱文豪能够想起来的,这还是第一次。

这场赛事,冯万樽选中了三匹马,他的第一组合是“天外来客”第一,“得意非凡”第二,“传奇终结者”第三。第二组合是“天外来客”第一,“得意非凡”第三。第三组合是“得意非凡”第一,“传奇终结者”第三。围绕这三匹马,他投入了大量独赢、连赢和单T组合。

朱文豪不好干涉冯万樽下注,便退了出来,找到周昕微等几个人,问他们对这三匹马有什么看法。他们说,这三匹马都有胜出的实力,也有胜出的天时地利。问题是他们曾做过多次模拟操作,每次改变输入数据之后,得出的结果则完全不同。除了这三匹马以外,还有另外两匹马胜出的可能也同样非常大。但从赔率来看,目前“天外来客”的独赢赔率是二十三倍,“得意非凡”的独赢赔率是九倍,而“传奇终结者”的独赢赔率是四十八倍。如果这三匹马跑出,回报率确实非常之高。但也不可忽视一点,另外两匹可能胜出的马却是热门马,现在离开闸还有十几分钟,赔率都已经到了五倍以下。在一场赛事中出现了两匹夺冠热门马,本就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现在又多了三匹可能跑出的“黑马”,这种热闹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再加上第三大危机是另外七匹参赛马,实力同样不弱。其中某一匹跑入三甲也大有可能。如此一来,这就成了一场最不明朗的赛事了。

“那么,阿樽赢的可能有多大?”朱文豪又问。

周昕微说:“大概百分之五十吧。”

“我想,能有百分之三十就不错了。”另一个人说。

朱文豪越来越放心不下了,立即给雪茄鼎爷和卦爷打了电话。他们的回答跟周昕微等人的说法一样,这是一场最不可把握的赛事。他们认为,值博率非常高,但风险也非常大,所以他们都没有投注。

比赛正式开始,果然是他们说的五匹马始终跑在第一阵营,而且,冯万樽所选的三匹马则一直处于第三到第五名。还剩最后三十米,这种格局并没有改变。朱文豪暗想,完了,这个赛马日,周昕微等虽然赢了一百六十多万,已经算是好成绩了。但是,冯万樽却可能输掉五百万。

就在他这一闪神的工夫,身边的人全都一齐叫了起来,他们叫的不是马的名字,而是叫道:“马神!马神!马神!”

朱文豪一看,老天,形势突然之间已经变了过来,现在是五匹马齐头并进了。他激动起来,也开始喊叫,可刚刚叫出“马神”两个字,比赛已经结束,他甚至没有看清到底是哪一匹马跑了第一。

“哪一匹第一?”朱文豪问。

可是,大家都说不清楚。

朱文豪又说:“快,放录像。”

公司对赛事都会进行录像,周昕微立即跑过去,将录像放了一遍,又开始放慢镜头,最后他们一致肯定,第一名和第二名是“天外来客”和“得意非凡”,但到底是哪一匹第一,还不能肯定,这需要马会最后确定。而第三名则很可能是“传奇终结者”和另外一匹马,这同样需要以马会方面最后公布的结果为准。二号首长

对于马神集团来说,最终的排名已经不再重要,可以肯定的事实是,他们胜了这一场,马神冯万樽胜了这一场,既胜了独赢,也胜了连赢,唯一还存在悬念的是单T是否也投中。

这次,不需要冯万樽说任何话,朱文豪便兴奋地叫起来:“走,去ChinaMax,今晚我请客。”

可是,当朱文豪去叫冯万樽的时候,冯万樽情绪不高,犹豫了片刻,却还是跟着去了。一路上,冯万樽一言不发,到了ChinaMax,冯万樽也不像从前那样,大杯大杯地喝酒。朱文豪见了,心中暗喜,这似乎说明乌云散尽。在赌马方面,今天的大胜似乎说明他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而且他喝酒非常节制,也显示了一种好的迹象。这是否说明过去的马神已经回来了?

看到这一切时,朱文豪真想高举酒杯,对全体同事说:“为马神重新回到我们身边干杯!”但是,他看了看冯万樽的表情,见他一脸严肃,担心自己的举动适得其反,便打消了这一念头。

他绝对没有料到,这只不过是更大风暴到来前的宁静。

第二天一早,朱文豪还在睡梦中,就被电话吵醒,他接起一听,顿时大惊失色,也不顾严倩琳对冯万樽的痛恨,说道:“阿樽出事了,我得立即去一趟。”

穿好衣服,正准备出门,严倩琳也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穿衣服,问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他们赶到快活谷时,警方和医院的汽车都停在楼下。

朱文豪和严倩琳赶上顶楼,冯万樽的尸体已经被从另一架电梯运走了,一名保镖和一些警员留在他的房间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朱文豪跨进去问道。

一名警员走向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严倩琳立即说:“阿樽在世上没有亲人,我们既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生意伙伴。”

那名警员认真看了看朱文豪,然后问道:“你是朱文豪?”

“我是!”朱文豪说。

那名警员又转向严倩琳,问道:“你叫严倩琳?”

“干吗?查身份证呀!”严倩琳说。

那名警员递给他们一张纸条,说道:“这是冯先生留给你们的。”

严倩琳接过纸条,见上面写道:“烦交朱文豪先生,严倩琳女士请将下面这句话刻在我的墓碑上——一个赌徒的自白:赢得的是金钱,输掉的是人生。”

他们在看这纸条的时候,那名警员说:“据法医初步检查结果,冯先生很可能是服安眠药自杀,但目前还不能十分肯定。”

朱文豪站在那里,像傻了一般。自杀?冯万樽自杀了?二号首长全文阅读

他突然想到了冯万樽的最后一场马赛,他在经历了许多场失败之后,终于有了一场大胜,赢得了他这一生中第二个单场一亿元彩金。而且,十分巧合的是那个组合,第一名“天外来客”,第二名“得意非凡”,第三名“传奇终结者”。

这个组合不就是一代马神冯万樽的写照吗?冯万樽作为“天外来客”,既偶然又必然地出现在香港马坛,接着度过了“得意非凡”的两年多时间,接着一系列麻烦接踵而来,这些麻烦将他彻底打败了,一个有关马神的传奇也就从此终结。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巧意安排?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