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发祥于黄河和长江两大流域,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是以农耕文明为主要特征的。

地处中国东南的海西市,其先民除却少量原住民外,绝大部分都是唐末以后由中原地区科迁徙而来。俗话说得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离开了万里平川的中原故土,虽然带来了先进的中原文化和生产技术,面对七分山地二分水流一份瘠田的丘陵地貌,智慧勇猛的移民们抛却了最初短暂的惶惑,很快把目光投向了陆地东南方向的海洋。

早在宋元时期,海西港就是世界有名的大港口,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其著名的游记中,认为是与亚历山大港并列的东方第一大港。据史料记载,海西港的海洋贸易税收最多时,曾占比南末朝延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朝延里很多达官贵人都把眷属安置在繁华的海西城。

可以说,海西人是最早具备海洋意识,并最早实践海洋战略的中国人群体之一。为支持这个论点,史学家最喜欢引用的论据是诗人谢履的一首诗:

海西人稠山谷瘠,虽欲就耕无地辟。

州南有海浩无穷,每岁造舟通异域。

人稠地瘠,让海西人将求生致富的目光投向大海;异域风情,则成就了海西港的百年风华。

虽历经千年,海西至今仍处处可见“海上丝绸之路”遗存、海丝记忆,如九日山祈风石刻、天后宫等航海祭祀史迹、六胜塔等古代航标、伊斯兰教清净寺和灵山圣墓、海西港出土的海西宋代古船。

素有海洋情结、爱拼敢蠃精神的海西籍乡亲,沿着这条“海丝”之路增向世界。目前,分布在五大洲29个国家和地区的海西籍华侨人达多万人。

但海西这荣耀了几百年的海洋光辉,随着明王朝的海禁政策及海西港的泥沙淤积等主客观原因而慢慢黯淡了。

历史的车轮前进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海西市的经济地位却沦落到了海西省的倒数第一名。

兴旺衰微的历史轮回,使多少海西市的仁人志士扼腕长叹!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使沉沦了五个世纪的海西市,又迸发出美仑美奂的青春亮丽!用经济学家的时髦术语,叫做收益于政策红利。

因为感恩于总设计师的政策红利,邓公上天向马克思述职的日子里,多少海西人吹嘘涕泪。

白爷爷获悉噩耗后,换上久压箱底的黑色西服,系着黑色领带,胸前别着白色纸花,挥泪向北敬洒了三杯地产高梁酒,口中不停地念念有词:德政闻于野,政声人去后。

趁着改革开放春潮鼓涌的东风,海西省把崛起发展的战略目光聚集到新港,名为新港,实与没落沉寂了五百年的海西古港相对应,在白三立刚走马上任时,还只是一个规划中的概念,物质形态的港口,正等待着白三立等建设者们把图纸变为现实。

早在近百年前,孙中山先生在他的名著《建国方略》中,就已提出建设海西新港的构想,指出新港是“世界不多,中国少有”的天然良港。

据港口工程专家介绍,新港深水岸线7.7公里,主航道平均水深15-30米,最深达40米,并且因为地处亚热带,全年不冻不瘀,30万吨级船舶终年都可停泊。30万吨级的概念,就是世界航运业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的船舶通行能力极限,我们可以做个更形象的类比,目前排名世界第三的香港维多利亚港的通航能力也只能容纳吃水12米以内的轮船自由进出。

海西省东南方面对着的海峡是世界货运主航道,该航道从美国东海岸跨过大西洋到欧洲,穿越地中海、苏伊士运河过印度洋到新加坡、香港,然后越过海峡到朝国、日本,再横跨北太平洋到北美洲西海岸。每天有200多艘巨轮从海峡通过,海西省坐拥横贯海峡南北的黄金岸线,却遗憾地没有一个深水码头供巨轮停靠。

读者诸君,上面罗列遨述的种种渊源背景,无论哪位官员任职海西地面,为实现理想抱负也好,为人民群众谋利益也好,抑或累积政绩给自己脸上贴金以为晋阶升职的资本也好,总之无论圣贤小人都会一致选取新港开发建设为施政着力点。

“上面千条线,基础一根针”。再美妙的锦绸玉缕、金丝银线,都要穿过基层这也针眼,任由灵巧的匠手,才级织就华美的霓裳。

围垦工程作为新港开发建设的启动项目,总面积达5万亩,工程海堤总长15公里,项目概算投资10亿元,是迄今为止海西省最大的围垦项目,经历了两任总理、三次提交国务院总理办公会慎重研究同意建设,完工后可为新港开发建设提供丰富的发展腹地。

还在公示期间,白三立就接到分管副区长的电话,要求他马上掌握熟悉情况,两个月内完成征海补偿工作。

白三立开玩笑的口气回答:领导宽容几天吧,也得等正式宣布报到才好介入吧,万一公示期间有人告状被拉下名单呢!

分管领导苦笑着调侃:“三立兄还真有大将风度,新港围垦的片迁户正在组织人马准备热烈欢迎你上任呢!”

果不其然,王副书记带着黄梧都、白三立到新港报到的当天,征迁户就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表示了“热枕的欢迎”。

连日来,白三立和征迁组的干部们分成若干个小组,马不停蹄走访群众,召开座谈会,查阅资料,基本摸清了渔民历年浇海作业及养殖生产总体情况及具体分户的祥实数据,根据原先已出台的补偿方案,征询群众的相关诉求,大体有了解决问题的粗略思路。

要把这些思路转化为可操作的文本方案,除了镇村领导班子先统一意见外,关键还必须争取区委领导支持同意大幅度修改原先已制订公布的补偿方案。

就在白三立和征海组干部们起早摸黑、殚精竭虑地寻找着问题的解药时,别的有些人也没少忙乎着。旧邦惟新

报到当天送走王副书记后,黄梧都应市政协陈副主席之约,驱车直奔海西大酒店的金色年华会所。

走进黄玫瑰包厢时,包厢里的两面三刀个男人摊开抱坐在怀里的妙龄女郎,忙着起身迎接。

陈副主席满面笑容地指着另一个矮胖且黑的男人介绍说:“黄大书记,这位陈老板陈大发,是我在部队时的老兵,也在新港镇发财,大发,快给黄书记安排一位小姐,黄书记喜欢有肉感的,啥 啥 !”

陈大发忙不迭地又是敬酒又是递烟,黄梧都很快融入包厢里粉红色的灯光中。

玩得正高兴的时候,黄梧都很扫兴地接到区委办的电话,通知各沿海乡镇书记半小时后到区委参加紧急会议。

听清楚电话内容后,黄梧都边发出轻轻的呻吟声边对电话那头说:

“哎哟,我晚上突然发起高烧来,刚刚打完点滴,你通知白三立出席会议好不好。”

深夜时分,陈大发才把黄梧都送回家,下车时递给黄梧都一大盒馐精美的冬虫夏草,腰身躬90度角。

“黄书记,养殖场和海砂场的事情还得多请关照,小弟不会忘记您的!”

白三立也刚刚把晚上区委紧急会议部署的工作逐一落实到各沿海渔业村、边防派出所及渔业检查站,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镇政府宿舍。

上级连夜层层召开紧急会议,原来是近日日本右翼分子频频到犯错误鱼岛海域挑衅,香港、台湾保钓人士准备组织人马出海上钓鱼鸟宣示主权,中央出于策略考虑,要求大陆渔船不得出海参与活动。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