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章(二)

上一章: 下一章:

根据白三立的提议,新港镇党政联席会议对征海补偿方案修改意见进行了专题研究,王荣富副书记和李荣副区长参加了会议。

白三立建议对原方案作两个方面的大幅度修改。

关于补偿范围。因为国家层面尚未对片海补偿工作作出法律条文上的规范,原方案只好参照征地相关政策,提出只对前三年至今有从事浅海作业及滩涂养殖的村民,按实际征用的浅海滩涂面积进行补偿。

因为几个涉海工程在三年内,将使世代以海为生的渔民们丧失绝大部分的作业海域,所以建议参照片地政策,对全体渔民按八十年代解散渔业社时所分得的作业工具(包括船、渔网及其他辅助工具),海域滩涂面积(包括海蛎附殖的石头等)全部给予补偿。

因为白三立提出的内容具体,数据翔实,可操作性很强,且附有全体涉海群众签字盖章的书面反映材料,大家一致赞同应按此修改,王荣富副书记、李荣副区长表态区委、区政策层面由他们俩负责汇报。

关于补偿款享受对象。因为有些消息灵通者、事先得知政府的建设计划,在近一两年抢占其他村民暂抛荒的大片海域,从而成为所谓的养殖大户,甚至有人勾结外村劳改释放人员,蚕食破坏渔民们的作业海域非法经营海砂场,所以白三立建议除个别与村集体签有承包协议,长期合法经营的养殖大户给予100%补偿权益外,上述两种对象只能享受10%的补偿权益,剩余70%应补偿原作业渔民,20%归村集体所有专款用于公益事业,这也是进村入户时绝大多数干部群众的呼声。

白三立语音刚落,等不及其他人发言,黄梧都就满面笑容地看着王副书记和李副区长说:“集体研究工作的目的是集思广益,何况还有区领导参加,征海组的同志搜集了很多群众意见,但群众的意见如果都是真理,还用浪费区委区政府领导的时间来开会研究吗?啊?”

说到这里,黄梧都侧身瞟了一眼与他相邻而座的白三立,继续笑眯眯地说:

“我看,白镇长提出的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大家会票支持,第二个建议嘛,就不要讨论了,还是维持原来市、区政府已出台公布的方案吧,已经采纳群众意见修改了原方案50%,市、区政府的权威也应维护吧,100%推翻已公布的方案,算怎么样回事嘛,至于群众的工作,征海组继续下去做。”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初来乍到的王副书记也不好再说什么,王副书记没有意见,李副区长和白三立也不好说什么。

镇党政班子的其他成员们更是明白,在这样的场合,他们好像是多余的人,更没有必要发表多余的意见了。

白三立和征海组的辛苦工作成果,就在这样的集体研究中被折成一半。

两面三刀个星期后,区政府常务会议才正式批复同意了新港镇上报的修改建议方案。

为了多采纳群众的意见,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最大限度地争取群众的理解支持,新港镇的征海补偿工作进度因修改方案而拖延了近一个月时间。

因此,李荣副区长和白三立参加市政府重点项目调度会时挨了批。

市政府分管领导严厉地说:

“因海西区优柔寡断,至今还停留在征求群众意见的阶段,听说什么样还要修改补偿方案,限半个月之内和海港区同步完成全部补偿工作,元旦围垦工程要举行开工典礼,届时省领导要亲自出席,海西区可不能拖后腿误了大局,李荣同志,听清楚没有?”

白三立看得很明白,当全世界都在研制奔向太空的飞行器时,我们各个层级的一些领导人们,仍然不合时宜热衷于做表面文章,只为了尽力让马车工队跑得更加整齐划一.在这样的场合坚持已见,显得不合时宜的只能是他白三立,但他心里很亮堂,群众工作无小事,该说的还得说.

“我是海西区新港镇的,我先说点意见。”白三立对李荣点着头说:

“新港工作拉了后腿,我先检讨一下,但修改方案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特别是确保群众利益理顺群众情绪。我们有信心有决心按市政府的统一部署在半个月内同步完成全部补偿工作。而且我保证我们的工作完成之日就是画上句号之时,而不会是无尽的省略号或问号、感叹号!”

虽然不甚明白最后一句话的具体含义,市领导还是满意地点着头说:

“你就是新到位的镇长,叫白三立来着?好样的,我可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到时如有闪失,让省领导把你们万乌扔海里去!”

会场顿时起一阵哄笑声。

元旦开工典礼时,排成一个个方阵的人群、粉色的气球、彩带烘托出的盛大热烈氛围,掩盖着一个各级领导想不到的插曲,当然除了海港区的干部群众以外。

著名古建专家陈从周当年为了保护苏州古城,就曾不留情面地说过:虎丘山只有三十多米高,为了领导人来访,还得另造一条上山的公路?领导两面三刀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莫非这样一座小山都上不来?开工典礼上,为了不让领导们锃亮的皮鞋沾着灰尘,油光的头发晒到太阳,组委会不惜花费二十几万元临时搭建了富丽堂皇的主席台,项上一律遮阳伞,脚下全部红地毯,领导们怎么可能未卜先知了解到海港区的干部群众在乎着什么呢?

原来两天前的深夜里,海港区委书记偶然得悉围垦征迁群众正在组织大规模的人马,准备元旦当天冲击开工典礼现场。旧邦惟新

海港区连夜召开了政法委、综治办、维稳办、驻地武警、公安、信访等部门一把手及涉及征海的两个镇党政正职参加的紧急会议,按照“内紧外松”原则,围绕确保不让一个群众到典礼现场闹事的目标,周密地部署了维稳工作措施。

元旦凌晨四点至典礼结束后的一个小时内,所有海港区通往围垦工地的国道、省道、县道连同乡间小道一律封闭并设卡检查,当然对司乘人员只解释说是查处贩毒犯;重点地段、部位共出动八百多名武警、公安人员严阵以待;全体区、镇、村干部除典礼现场有任务者外分成五百个小组,各由一名领导带队全部进村入户、争取把征海群众都堵滞在家中;客车、旅游车等营业车辆当天上午一律停止营运等候安全检查。。。。。。

直到典礼结束,省、市领导离开现场时,刚松了一口气的海港区委书记、区长才发现紧紧抓在手里的手机都沾满了汗水,被堵在家门口和路口等不到交通工具的上访群众无奈地只好对着远处礼炮声和军乐声响起的工地大声咒骂着。。。。。。

元旦开工典礼喜庆氛围背后这不甚和谐的一幕,让有些人才开始明白了白三立在市政府项目调度会上所说的“省略号、问号、感叹号”的含义了。

其实历朝历代都有那么一些自以为比老百姓高明的当权者,在他们刻意粉饰的太平景象被老百姓的行动砸碎之前,都一直认为老百姓是可以恣意欺负的群体。

但元旦海港区群众的行动,还仅仅是一个序幕。

在围垦工程施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不断以信访、上访、静坐、阻挠工程队施工等他们所能采取的方式一次次地向区政府、市政府反映他们的诉求,时机也一次次地重复选择国庆节、人大会议召开、元宵节闹花灯、或者上级领导下来调研检查工作等等地方政府需要特别展示安定稳定、和谐发展形象的关键时段。

虽然群众一次次警告当权者应修正他们的错误,但海港区的头头脑脑们却一次次地以他们一贯的铁腕手段外加一点小糖果,紧决地打破老百姓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梦想!

在这考验耐性的一年多时间里,最苦的除了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的老百姓们,还有我们可恨可亲又可敬的镇、村干部们,他们就像误入风箱中的老鼠——两头受气,却又找不到诉苦的地方。

终于,这个用美丽的色纸裱糊的和谐发展景象,就要被老百姓的维权决心撕破了。

经过建设者们500个日夜的奋战,围垦大堤在五.一节就要合拢了。

五.一节当天,省领导照例又亲临合拢现场鼓劲来了。

合拢工地上,照例又是彩气球飘扬,照例又是军乐鼓声齐响。

当省领导抑扬顿挫、声音洪亮地宣布大坝成功合拢后,现场刚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礼炮声的时候——几十个参加合拢施工的民工动作整齐地摘下安全帽,排成一列齐刷刷地跪倒在省领导面前,几十双手高高地托着“还我补偿款,维护海港区征迁群众合法权益”的横幅。

海西市迅速抽调市、区、镇一千多名干部连夜进村入户,参照海西区新港镇修改后的补偿方案,连夜计算打印分户补偿花名册,第二天全部兑现群众应得的补偿款。

善良的征迁群众领到了补发的款项后第二天,就公推一位喝过些墨水的老先生写了一封充满激情的感谢信给省领导,表达的主题很集中,就是一句话:上面很好,下面好狠。经省领导批示后,海西市委宣传部安排把感谢信刊登在《海西晚报》上,以资见证干群关系亲如鱼水。

一个月后,省政府召开了围垦工程庆功大会,海西区、新港镇分别被表彰为“围垦工程建设先进集体”,王荣富、黄梧都分别获得“围垦工程建设先进个人”的荣誉称号。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