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章(三)

上一章: 下一章:

五月一日围垦大坝合拢仪式,因为海港区的群体性事件打乱了既定的活动方案,市领导忙着处置事件,原来定在海西大酒店的盛大庆祝酒会也临时取消。

仪式刚一结束,黄梧都就坐着新买的桑塔纳小汽车匆匆赶往机场,赴大连“招商引资”支了。据司机从机场回来后透露,同行的除了茶店老板小芳,还有省里刚退居二线的人大刘副主任,当然老领导也带着一位女孩,不太像是他女儿。

为了维稳工作的需要,上级明文规定,节假日期间乡镇党政两位正职必须有一人留守值班,黄梧都外出了,白三立当然照例在镇里值守。

庆祝酒会既已取消,白三立挽留了王荣富副书记到镇食堂用午餐,他已交代食堂煮了萝卜咸饭,另外加了一个海蛎煎,一个黄花菜煮带鱼汤,处划庆祝了大堤合拢,同时也欢度五.一节。

萝卜咸饭是海西一带的农村家常饭,既能填饱肚子,而且又是清淡健康的绿色食品,很合王副书记口味。

正宗萝卜咸饭的做法,要选择八分肥两分瘦的带皮的三层肉,加入八角、盐、酱油卤出味道后,佐以泡水后切成碎丁状的香茹和小长条状的白萝卜丝、海蛎干、虾仁等备成配料,然后以三分之一的大米及三分之二的配料比例用铲子炒三分钟左右,让米和配料充分混合入锅蒸煲,煲熟的萝卜饭一起锅,清甜的萝卜味马上溢满了整个厨房,品尝一口,那溢着油的三层肉,带着海的味道的虾仁、蛎干,即使是经年未归家的游子,都会在梦乡中流着口水忆起那诱人的香气。

海蛎煎更是名声在外的海西名小吃,当年还接待过来海西视察的胡耀邦总书记哩。

“黄花菜又叫金针菜,学名萱草,还有个文艺范儿的别名,叫忘忧草。”

白三立介绍道,问陪餐的镇人大主席陈成业有没有关于忘忧草的诗词吟来听听。陈主席中文教师出身,新港镇本地人,工作之余喜欢研究地方文史,对古诗词很有兴趣,人称陈诗人。不过陈诗人对现代诗一点兴趣也没有,他认为,诗歌除了语言美,意境美,讲究的就是韵律美。平平仄仄平平仄,有的到处发表诗歌的新体诗人,居然没有听说过平仄,甚至出现过什么样李花体桃花体乌七八糟的新诗,现在当诗人门槛也太低了。所以陈成业对安在他头上的诗人桂冠并不感冒。

陈诗人沉吟了片刻,摇头晃脑地用标准的低沉男中音吟道:“今朝风日好,堂前萱草花。持杯为母寿,所喜无喧哗。”

“这是元代诗人王冕的诗。”陈诗人吟毕介绍着,“孟郊也有一首咏萱草的小诗:“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

“哦,原来金针菜就是古代的康乃馨啊!”王副书记开玩笑着说。

“黄花菜还有药用的功效”白三立说

“医书上记载,忘忧草安五脏利心态。”

“对,曹植曾作赋《宜男花颂》,说安“福齐在姒,永世无昌”。”陈诗人补充道。

“好!今年五.一节中餐真是令人难忘,物质精神双重享受啊!”王副书民总结道。

餐毕办公室主任签单,连同驾驶员五个人吃了七十五块钱。

午饭后,陈主席提议到灵源寺找圆通禅师喝茶。

灵源寺坐落在新港镇西北小山上,始建于唐代末年,弘一法师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海西弘法时曾挂锡过,跻身海西“十八景”之一,自古以来,就以“灵、奇、秀、险”为特色。恰如山门那副对联:“是真仙灵”、“殊胜境界”所描绘的,早已是闻名遐迩的风景区。

小山虽然不高,海拔只有200多米,但因为周遭海沙小平原,小山独处其中突兀直矗,很有“登仄岳而小名山”的强烈对比感;加上海西地处亚热带,一年四季草木葱郁,难怪郑板桥会在灵源寺留下“天然图画的”的墨迹。

白三立到新港镇工作以后,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景物。他每天必到山上晨练,既锻炼身体又呼吸了新鲜空气。沿途一路欣赏美景时,又同时放松了心灵,理清了一天的工作思路。

三人沿着风化后苔痕斑驳的石阶拾级而上,茂密林木送来的阵阵清气沁人肺腑,让人忘却了山脚下的凡尘俗事,心境顿觉宁静无比。到得半山腰,便可发觉山势雄伟,岩崖陡立,山崖又峰并崎如丫。山上有白水岩、朝天阁、仙灵桥、仙井、仙足迹、仙棋盘、仙茶树、仙排阁等胜景,以及宋代朱熹、王十明、明代张瑞图等历代文人骚客留下的摩崖石刻。转过晚晴亭边,一方石刻静立在南风微熏的草木丝中。

“我到为植种,我行花未开,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王副书记轻声吟道。旧邦惟新

石刻上的字体,是弘一法师阅尽人世春色,绚烂至极而归于平淡后所成就的弘体书法,短短的二十个字结体布局匀称,书风萧散古拙,单体则掐头去尾,删繁就简,充盈着空灵旷远的禅意。一行三人欣赏着石刻上的一笔一画,犹如一次次对着一代高僧精神风骨的膜拜礼赞。

“这是弘一法师挂赐灵源寺近半年后,缘尽离开时的志别诗。”

白三立轻声向王副书记介绍着,“诗中体现大师崇高宽广的胸襟,意境远在同处民国时期另一著名文化人胡适的名诗“我从山中来,带来兰花草”之上,难怪美学大师朱光潜极力推崇弘一法师“以出世的精神做人世事业”的慈怀大爱理念。”

“弘一法师在灵源寺时曾写过“少出山门”的便签。”

陈主席顿时也来了兴致,“大师平时恪守出家人的清规戒律,终日避世绝俗,绝不贪恋朝市繁华,但于弘法求世则勇往不辞,抗战时期曾在海西市题写过“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的条幅勉励僧众,并身体力行之。”

“我们先直登最高处的观日台,欣赏欣赏“天然图画”再到灵源寺,”陈主席导游着。

站在观日台上直目日光下金光闪闪的海面,但见海中岛山点缀,海岸边田园村庄自然景致错落环绕。这山外绕水,水拥环山的绝色景观让人彻悟了回归自然,净化心灵,升华境界之美妙。

“灵源寺景区虽然体量不大,但只要身临其境,这别样的海光山色和厚重的文化积淀,除了尽收四时风光的流连陶醉外,不同的人还能见仁见智,心悟各自的修行体验。”

王副书记虽然是初临景区,但却很快沉醉于这人间佛境,极乐净土中,俨然有了超然物外、脱俗忘机的感悟。

三人沿着遍植兰花的小径进了灵源寺、圆通禅师和灵源寺风景区管委会主任阳春木已沏茶等候多时。

“请领导品尝,这红茶是寺里自己栽植焙制的,种植过程从不施肥和农药,水是山后的山泉水,纯绿色健康食品。”阳春木热情地添着茶。

品尝了几杯香敬之后,王荣富顿觉神清气爽,他站直身子欣赏起寺宇建筑艺术来了。

灵源寺主殿硬山屋项式,屋宇直耸,纵深向上递高,前殿层项沿两侧双坡急泻,整体结构浑然天成,气势夺目。

大殿的梁柱形式丰富多彩颇具特色,有宋、元、明不同朝代的莲花式柱、方柱、圆柱和蟠龙柱等。

古今书法大家的名联墨迹是灵源寺的一大珍宝,有朱熹撰联、弘一法师所书的“此界藏身”;有梁披云的“古刹重光”题画,还有赴朴初撰联并书的“法含万象,月印千江”等等。

殿内以纵横交错的斗拱,重叠繁复环环指向屋顶正中心,构成穹隆形藻井,俗称“蜘蛛结网”。藻井悬空倒挂,不用一根铁钉,万钧梁架浑然一体,构设精密,匠心绝人伦,藻井当心间尤为瑰奇灵巧,是古代南建筑美学的宝贵结晶和遗存。

珩梁上的几十尊飞天,下半身嵌入柱榫内,上半身拱起向前,色彩斑斓的羽翼形似仙鹤,汉译“妙音鸟”,古印度佛经梵文里叫“迦陵频伽”。佛教的传说,鸣声清雅的妙音鸟来自喜马拉雅山,佛陀讲法时会萦绕其身侧载歌载舞。在建筑工艺上用妙音鸟代替斗拱,联接珩梁,分担其承载压力,巧妙地将宗教、艺术与建筑有机融为一体,极具创意和想象力,让人在庄严肃穆的法界享受轻松的美学韵味。

圆通禅师向王副书记述说着灵源寺的历史文化掌故后,白三立适时地汇报道:

“灵源寺历史悠久,是海西市仅存不多的唐代古寺,台湾、东南亚信众极多。特别是弘一法师纪念室,经多年来历任主持和管委会的传承努力,宝藏弘师文物数量、品位、都不亚于在虎跑寺的纪念室藏品,圆通禅师学养深厚,两年前经再三敦请来寺住持,老阳主任等协同有为,镇里正组织专门班子搜集整理提升资料,准备报请省政府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王书记在省里广识人缘,省政府这一关到时垦请助上一臂之力。”

“用得着的地方,随时吩咐。”王副书记爽快地回答。“难得三立兄和圆通师、老阳有这么强烈的事业心,我哪有不帮忙的道理。我担心的是有的人老对工作不上心,天埸下来都没他事的样子。”

白三立知道王副书记指的是谁,也不好多插嘴。

颇有正义感的陈诗人可不管这么多:“新港镇之在不幸啊,区委竟然委派这种人来当书记,也不怕贻误一方事业。”

阳主任可是“新港通”,黄梧都上任两年来的所作所为,他听闻得最多:“干脆吃喝玩乐自顾腐化不干工作也就算了,还到处搬弄是非,处处掣肘白镇长,社会上都议论这家伙意识很坏啊!”

白三立示意阳主任和陈主席别再多说。

圆通禅师双手合十:“罪过。罪过,出家人本不该妄断世事,依我的观察,白镇长做官的意识很淡,做事的追求却很强,深得弘师倡导的以出世精神做人世事业的精髓,但我记得白镇长上次到寺里,春木给抽的签诗是“苏武牧羊”,也许运该注定新港镇有此一劫吧。”

基于党内规章制度的约束和个人的修为涵养,王荣富、白三立、陈成业都不再多说什么,但大地上一切众生的功德过失,都逃避不开灵源寺上众神灵及普罗百姓的审视,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圆通禅师幽幽地讲了个故事。

我刚到寺庙里当小和尚的时候,经常与师兄弟们争吵。

有一天师父要求我禅坐闭上双眼,然后意念想像分别在自个心房里建座城堡和画只小蚂蚁。

在心里做完两件事后,师父启发我:“偌大一符合城堡,是你用心造的吗?”

“是啊,城里的亭台楼阁、一砖一木,都是我用心思构造的。”

“那只小蚂蚁,也是用整个心画的吗?”

“当然,如果不用上整颗心,根本画不成想像中的那只小蚂蚁。”

师父这时才亮出他真正要我悟出的事理:“这就对了,世上人说一心不能两用。每个人都有一颗心,这心大小也都差不多,抱负宠远的人,心里的世界就像他的眼界那样宽阔;视野窄逼的人,他的心里只能容得下一只小蚂蚁。”

听完圆通禅师讲述的故事后,众人会意一笑。

我在分析,导致目前这样的人文状况,圆通禅师缓缓地说,原因是文化大革命。后果是中华民族几千年薪火相传的核心价值观被拦腰截断,截断以后虽然假以时日也可以渐次恢复。但伤口很深,元气大伤,不经长期的艰辛努力,很难复原。文化的断层比肉体的伤筋动骨更可怕。五四运动把先秦诸子以来的历史大统抛弃得差不多了,但中国要走出封建帝制的阴影,不动这个大手术,现代化转型就无从入手,代价虽然巨大,却可以说是很难绕得过去的。但文革把五四的传统也反荡殆尽了,我们现在为什么说是文化大劫难,就是站在这个历史视角上说的。那十年的恶果,人的问题社会的问题,可能需要几代人来克服才能偿还得清楚的。现在旧的病根新的原因错综复杂,交织在各色人等身上表露出来的,正是问题的表症。

白三立很有感悟的回味道:“基实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凡是有理想,肯为社会担当责任的人,都会把自己的内心修炼强大,不只安顿好自己,而且能从容地安顿下别人,大而扩之甚至能安放下整个世界。”

两年来的郁闷心结,品啜着一小杯一小杯红茶,沁澜着五个人的心脾,不知不觉,倦鸟归林的啾鸣声提醒他们夜晚已将来临。正是山寺方半日,浮生已经年。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