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1005章 近水楼台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可能是丈夫的唯唯诺诺刺激了张小佳的母亲,从侯卫东进门就阴下来的脸更冷冷冰冰的,在厨房里面把瓶瓶罐罐的弄得哐当乱响,也不知道宣泄的是什么样的心态。
  侯卫东更不敢久留了。可岳父张新民似有未尽之话,虚拦一下道,“卫东啊,慧慧也大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何况在北京有亲家照顾,我一直放心不下沙州的房子,我想还是回沙州去,那边老工友也多,总有个唠嗑的。”
  侯卫东知道是岳父面子薄些,佳佳又去了茂云任职,给女儿女婿官场惹祸也不是第一次,弄得继续呆在紫云苑,更是显得没脸没皮的,张新民决意回沙州了。侯卫东没有佳佳表态,不敢接话,忙道,“爸,岭西各方面的条件还是好些,我和小佳常跑岭西的,照顾起来也方便,还是住在这好些。”
  张新民苦笑几下,喟叹道,“我给小佳也说说吧,你妈要是不想回去住,就留在这,你们别和她一样,她在工厂里的时候,也是个性强、要面子惯了得。”
  岳母忽的一声突然出现在客厅,肯定一直在注意客厅的谈话,自顾自的在饮水机里接了杯水,狠狠剜了老伴儿一眼。哼的一声不知道又消失哪个房间。
  张新民这才想起来,侯卫东坐那儿说了好大会儿话了,忙道,“卫东,喝点茶吧,”
  侯卫东见丈夫娘的做派,倒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亏心事,克制的握了握拳,仍面不改色,却那还好意思久留,何况这边还有母亲和郭师母的晚宴之约。
  侯卫东忙不迭的起身收拾了画轴,见岳父找茶叶罐子,谦谦笑道,“爸,别忙了,我还有事情的,您别多想什么,好好养身子,多到公园散散步,缺什么和我说,和小佳说都一样的。”
  说完侯卫东下意识伸出右手,职业习惯了的,又忙改过来作阻止客套状,等出来下了楼,侯卫东还摇头自失的笑,官场的职业病都快成神经病了。
  父母陪女儿去北京,这一走说不好就到寒假才回岭西,母亲刘光芬又是好久没有和郭师母见面的。刘光芬挣脱于癌症,郭师母换肾以保命,几乎就是生死两茫茫间,老姐妹共鸣之处颇多。更甚的是侯卫东于情感亏欠郭兰太多太多。侯卫东暗暗道,不隆重不足以表白我心啊。
  回到自家住处,先打了楚飞的电话,在华裕国贸定了包间,再赶过来接。好奇心也好暗生计划也罢,侯卫东把那副张大千的《山居雪初晴》细细揣摩了景观意境,又打开灯挂了起来,远近正侧观摩,越加感觉美不胜收,加上装裱有致,衬上泛黄的宋版纸色,身价端是非凡。
  细心收藏至暗格秘密之处。侯卫东叹道,难怪闻天强地下博物馆收藏丰富异常,还贪婪的四处巧取豪夺。抛开文物字画本身的亿万价值,就以艺术瑰宝的耀眼来说,占有的渴望也是难以抵挡克制的。
  此画是留是交尚在两可之间,市委书记收点什么礼品没有对手撩拨,也是小事一桩,官至正厅些许翻云覆雨,也不过是沧海一粟,你震惊是因为你没有见过世面。就目前行情,做到市委领导级别的,不向上打点个几百万,就能轮的上?一个县委书记除了站对队伍,也还要百万以上的。官场不同菜市场,只有交易行情,没有公开的交易明细,一对一的沟通,当事人不说,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规则如此,正如宁玥所讲,传闻的那幅张大千字画,一旦坐实是真品,对自己未必就是光明磊落的好事,相反的是,不知道侯卫东的政治对手,会想出什么样的版本来构陷呢。雅贿有雅贿的规则,官场附庸风雅多是门外汉,真品本存世不多,特特怎么可能轮到一个小小地委书记触摸的到呢?交上一副赝品才是自全之道啊。
  侯卫东在自家储藏室挑拣一番,拎出来礼品盒蜂王浆、西洋参之类,觉得还是轻了很多,又在张小佳的储藏柜找出盒精美的虫草来,才觉得分量够了。顺手又给父亲拿一提的茶叶出来,才回去接父母串门。
  等刘光芬见了茶叶,呵呵道,三儿,你爸爱喝大包的花茶,还就喜好用大碗冲,这些真空包装的大红袍、铁观音什么的,还真不待见。”
  说完看着侯敬海,侯敬海因为要陪郭师母家,所以刚换了新衬衣,整理着,寸短的头发灰白相间,很是矍铄精神,点头呵呵,“我在基层干**的时候,下去跑一圈,回来口渴的不得了,一大碗花茶,嘿,别提多惬意了。”
  侯卫东陪着呵呵笑,自己毕业分配做了乡镇干部,闷在东阳县青林镇偏僻之地,处境尴尬落魄,在情绪低落之余,也就喜好泡着山茶,坐着藤椅,依着夕阳,看着黝黑的大山吗?不过时过境迁,随着职务升迁,才逐步讲究起来。侯卫东的大哥侯卫国,刑警出身,喝茶就是父亲的风格了,喜好茶缸里大包茶泡的浓浓的,提神解渴,好茶也没有心境,品不出什么味道来。
  侯卫东陪父母带孩子全家过去,心里有些忐忑,郭师母最为焦心郭兰的婚姻大事,始作俑者就是这个意向看好的邻居侯卫东啊。其实社区中心湖西边住的郭兰,心情也一般紧张。
  郭兰为在岭西购买房子,征求过侯卫东的意见,可侯卫东忙的昏天黑地,还真顾不上陪郭兰看房子。俏江南服饰集团在岭西的写字楼租好后,郭兰托了自己的人脉关系。瞄上紫云苑社区人工湖西边三楼的一套大房子,郭兰母女都过眼难忘,湖光粼粼,杨柳依依,正是沙州学院家属楼边的神韵。
  虽是价格咋舌,郭兰也就选择推了推准备还给侯卫东的九十万款项,更别提本要凑整数的十万元利息,稍作装修置办家具电器,也算是在岭西安顿下来。郭兰还有些幽怨,难怪侯卫东住在紫云苑呢,让他操心买房子一直没有下文,对不住,我也遂了母亲的意,买在这里,想来机缘巧合撞破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多了个相互的照应倒是真的,只怕有意无意佳佳会不会感觉到什么……
  没有过几天。郭兰的母亲乐呵呵的对郭兰道,“兰兰,我们和侯卫东家还真有些缘分,我今天在湖边散步,你知道我遇到谁了?刘老师,就是侯卫东的母亲,带着孙女慧慧买菜回来。呵呵,真是巧的不能再巧了啊。”
  郭兰惊诧的从服装设计图纸里把脸移了出来,早就知道是有可能碰到了,可没有想到会这样的快,郭兰车进车出的,真没有碰到过侯卫东家里的人。郭兰平静下来道,“妈,那也太巧了,侯卫东家也住这里啊。”
  “是啊,是啊,刘老师还约我去他们家坐了坐,侯卫东是湖边的8号楼一楼的复式,侯卫东真能干,刘老师有福气,养得好儿子。”
  见母亲开心唠叨不乏艳慕,郭兰就嘟起嘴来,“妈,那我们也换一套大房子得了。”
  郭兰母亲怜惜道,“兰兰,你一个女孩家家,这一两年够难为你的,妈看病花了不少,又在岭西买房子,妈给你添累了,我们两个能住多大,倒是你赶紧结婚,有了孩子,妈妈也学刘老师帮你带孩子。”
  郭兰粉面更添晕红,“妈,看您说的什么啊?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就是要把您身体照看好,事业做开了,我带您出国转转去。”
  郭兰的女装事业越来越好了,不仅得益于郭兰对职场女性追求潮流眼光的把握,也得益于岭西市引领女装时尚风气,就全国而言,岭西的女性前卫敢穿是出了名的,岭西市熙春街的名气,那是一点也不亚于上海新天地、北京王府井。这也是宁波服饰集团大力开拓岭西市场,进而辐射整个国家西南区战略之所在了。
  自那天郭兰就在车后备箱里,备下两套老人的羊绒毛衣,秋天临近,新款上市,郭兰挑选的都是杭州服装同行的毛绒精品,世面上大商场贴了标卖到四五千,其实也就一两千元拿的货。在又一次和母亲巧遇刘光芬时,刘芬之是有眼光的人,看到了坚决不收,太过盛情了。推辞不了郭兰的盛情,也就带回家,就有了今天带侯卫东的回访和晚上的家宴之约了。
  对于刘光芬带儿子的登门,郭师母如对大宾,谁也想不到那么短时间,侯卫东出息到市委书记,一方大员,郭兰的同学同事看望她的时候,谈论的主题,往往是侯卫东,这个让他们这些故交旧友引以为豪的人物。
  侯卫东在官场呼风唤雨,纵横驰骋。特别是在主政茂云之后,刷新茂云气象,打黑除恶,引进重要项目,高速立项,开拓新区,政绩赫赫。古往今来,凡是成就大事者,无不需要一批人追随左右,以及同僚的鼎力相助。那么,人家为什么愿意追随你?眼前的实际利益无疑更能打动他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有自己的队伍和圈子,你要用理想号召人,还要用利益团结人。这些念叨侯卫东好处的同事故交,都直接或间接受到侯卫东的庇护。例如任林度沙州的驻京班主任,静海县委副书记李兵,沙州市委办副主任杨柳。茂云是侯卫东的大本营,就更不用说了,朱小勇、邓铁军、李云、贺广全、晏春平,依附于侯卫东的圈子无形已经形成。
  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政治大舞台上,纵然主角更换,舞台却依旧,背景与游戏规则也依旧。这个舞台背景就是中国传统的政治制度官场文化和潜规则,以及由不计其数的中下层官员组成的政治系统。在中国官场形成的一套基本的传统和制度,或者说就是一种基本的游戏规则。只要你登上这个舞台,你就必须遵守这套规则,否则,您就无法表演下去,这就是圈子的游戏,山头、派系,的规则,许多政治人物的命运,能延伸道何种境界,往往取决于你所在的圈子。
  见刘光芬身后侯卫东提着大包小包寒暄,“伯母好,早就说看您,事情太多,实在是—”
  郭兰的母亲忙招呼道,“赶快进来坐,刘老师、卫东,哦,侯书记,来就来了,带什么礼物吗,兰兰快-”郭兰一身知性优雅的职业女装,已经笑吟吟的虚扶着刘光芬了,“伯母,伯父怎么没有过来。”
  刘光芬对郭兰是说不出的喜好,这孩子气质好,礼貌得体,温馨和暖,太可人了,要说比起来,佳佳也好、李晶也好,都不是刘光芬心目中理想的儿媳妇形象,它是做老师习惯了,就喜欢带着书香的女孩。
  刘光芬握着郭兰的手,慈祥笑眯眯的,弄得郭兰心里扑通通的,“你伯父和孩子都在下面等着,我知道你妈是爱干静得,上来踩脏了地板麻烦了,兰兰,你看用不用给你妈带件衣服,我们一起出去吃饭聊吧。”
  两位老人像老姐们结伴出来,后面郭兰和侯卫东目光交叉,是说不出的炙热,侯卫东问道,郭兰,这么不告诉我一声,你和师母还好吧。
  郭兰想赌气说,想了想处在侯卫东的位置,在这个时候也难,就调皮格格道,你侯大书记公务繁忙,见一面那么难,我搬到这里,不久近水楼台了吗,我和林总共同在你茂云的项目,你审阅了吗?”
  侯卫东有些不好意思,还没有报道我这里来,你将报告直接给楚飞吧。
  郭兰呵呵道,晏春平去了西路,现在你的秘书那个楚飞我不太熟悉,我把报告给招商局了,不知道师母时候转到市委,你可别叫我在台商哪里没有面子呢。
  侯卫东知道郭兰是面子薄,不远拿自己私事走捷径,就是正儿八经的公事,也是扭扭捏捏的,体谅别人委屈自己这就是郭兰,要是朱晓琳、李晶,不先斩后奏就是好样的了,其实就是郭兰一个短信对他来讲,也是至关重要的。
  刘光芬执意要郭师母和自己坐一坐侯卫东的车,也就带着慧慧,司机秘书的享受了一把。侯卫东的私家奥迪现在是侯敬海的坐车了,出入紫云苑,都是知名豪车,反而是侯敬海的皮卡太惹眼了,不得不给了女儿张小英的纺织厂了。侯卫东担心和郭兰一辆车不合适,还是选择和父亲同一车。郭兰笑吟吟在自己车里看着侯卫东,侯卫东也为自己的拿捏摇头。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hz说道:

    缘分天注定,近水楼台却是刻意为之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