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四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按党内组织程序完成了科级干部人事调整后的第二个月,各乡镇陆续召开了党员代表大会和人民代表会议,以便履行法定程序.

新港镇党员代表大会根据海西区委的批复也如期开幕了.

新港镇党委组织委员小林向代表们书面介绍完党委委员候选人履历后刚回到座位上,就被脸色铁青的黄梧都拉到会场外训斥。

“我1960年出生的,你是怎么样介绍成1958年?我是西南大学本科文凭,你怎么样写成党校函授大专?”

林组委委屈地解释着:“我会上念的履行介绍是区委组织部根据干部桉案整理,经分管部长把关后打印下发的,你说的出入问题我事先也向上面交涉过,部长的答复我会前已向你汇报过,你档案里体现年龄的最早材料1958年,虽然有一张材料写的1959年,还有一张1960年,但材料都是前年的,而且有涂改的痕迹,也找不到相关的佐证,按规定以最早的材料为准。至于你的学历,第一学历小学毕业,后来分别通过函授取得电大中专和党校大专文凭,西南大学专修班结业证书不属国民教育系列。。。。。。”

“别说了,叫你改你就改过来,还狡辩!会后小心找你算账!”

会场里正在酝酿候选人名单的代表们,纷纷把目光惊异地投向外面的大呼小叫。

大会胜利闭幕后,代表们议论纷纷:旧邦惟新

“其实已偷改了好几次年龄,1958年也不是真实的,他弟弟去年已过50岁生日,难道他比小弟还年轻?”

“党校函授也是请人替考试,西南大学更是用公款交了三万元,就寄来结业证书的。”

“刚才那个党委工作报告还是秘书写好的,他都念了十几个错别字,还大学本科!”

牢骚归牢骚,代表们还是按照亲临大会指导的区委组织部领导的要求,把会议开成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让黄梧都高票当选了。

紧接着转入人大会议筹备工作。

因为围垦工程补偿和其他中心工作任务繁重而日程紧迫,白三立只好见缝插针,结合工作开展边调研熟悉情况边征求代表们的未来三年镇政府工作的意见。

这一天他和陈成业带着几名干部到了码头村。

海西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大多在私营企业里上班,和机关干部一样有着朝八晚五的作息时间约束。有工作需要进村入户时,白三立都是在凌晨六点或晚上七点左右到群众家里才不会吃闭门羹。

上午八点半时,他们已经分组走访了二十几户征海群众,回到村委会碰头了半个钟头,能上能下上召开村两委会议,对一段时间以来的补偿工作进行了回头看,对存在的问题研究提出整改意见。

开会的时候,支部书记吴月桂带在身边的小儿子,五、六岁的模样,可能起得太早没睡够,时不时拖着器腔叫两声,吴月桂烦了,压低嗓音训斥着:“间隔不够犯计生刚罚了款,还哭!”白三立接过话茬说:“违反计生是你大人的错,怎么好赖在小孩子头上?”大家都扑哧着笑了起来。

村两委会议结束后,白三立和陈成业把吴月桂留下来,提醒她说,陈大发海砂场侵占群众滩涂面积的补偿款应实事求是补偿给群众,还有她小叔子是假冒的养殖大户,申报补偿的260亩花蛤养殖场是在年初才刚运了一些劣质花蛤撒在海里,目的就是骗取国家的补偿款。

吴月桂涨红着脸说:“我小叔子的事,我们再组织人到海区核实一下,陈大发沙场恐怕很难,梧都书记前天刚下来沙场调研,充分肯定陈大发是农村致富能手,围垦补偿工作不准损害致富能手的合法权益。”

白三立刚想发火,陈成业干咳了两声:“白镇长,码头村的人大代表们已在隔壁会议室等候多时,我们先去召开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会吧。”

开完会回镇里的路上,陈成业关切地对白三立说:“人大会前还是先稳住,不要撕破脸皮,等你选举后再说。”

“难道新港镇的代表们就这么没有是非观念?再说我也不在乎丢几票,难道还能落选不成?”

“你在明处,他们在暗处,还是讲点策略为好。”

人大会议筹备工作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突然发生了节外生枝的事。

蒋忆苦出事了。蒋忆苦是经黄梧都推荐提拔,从岭头镇带到新港镇的副镇长候选人。

蒋忆苦原先是岭头镇的一个村党支部书记,去年在区委从优秀村主干中选拔乡镇公务员时,经黄梧都的大力帮忙考上了,今年又双喜临门提拔到了新港镇,如果不出意外,人大会议开完后就是正儿八经的副镇长了,岭头镇的其他农村党支部书记对他可是羡慕嫉妒恨啊!

也是合该败露。原来蒋忆苦当支部书记时收了一个村民的二万块钱,答应让他末经批准在自家承包地上盖座房子。

蒋忆苦一离开岭头镇,那个倒霉蛋村民刚浇完第一层楼板的违法建筑,就被城建执法局给拆除了,房财两空的村民咽不下这口气,实名举报到了区纪委。

嗅觉特灵敏的黄梧都第一时间赶到万乌书记的家里,不但阻断了火势往他身上烧的可能性,而且万乌书记还答应让黄梧都就地另外推荐一名新的候选人,在镇人大会上直接提名参选。

离开万书记家后,已是晚上近十一点。一下午紧张得近乎虚脱的黄梧都哼着轻快的KTV舞曲把车径直开往小芳的茶店。

一阵疯狂的温存过后,小芳枕着黄梧都的手臂问:“下午听岭头镇的人来泡茶时说,蒋忆苦进去了,有没有你的事?”

“放心,蒋忆苦这小子辜负了我的苦心栽培,万书记已定调案子只查到副科级,而且还让我在新港镇另外物色一个人参选副镇长,万书记跟咱是老弟兄呢!”

黄梧都起身抽了一根软中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得给田壮壮打声招呼,让他马上活动活动,多们几张推荐票。”

田壮壮是黄梧都早年提干前当小混混时的小兄弟,原来在区公安分局,因曾牵涉到某黑社会案件,被晾了十几年。最近黄梧都利用区委出台的科级以下干部轮岗交流规定,以新港镇党委的名义打报告把他调到镇里任团委书记,田壮壮很有枯木逢春的得志感,对黄梧都更是死心踏地了,在最近撰写的学习党章心得体会结尾段情不自禁地写道:“让我们紧密团结在英明的黄梧都书记身边”,云云。成为早已不相信威权的新港镇干部群众茶余饭后的笑话谈资。

第二天上午黄梧都又对民主推荐测评会进一步做了周密的安排。

林组委在党代会时已失去黄梧都的信任,会务工作还是交给镇组织干事小吴操作放心。

海西地方有一句民谚,叫“十二月乔南风马上报”,说的是天气变化迅速的现象。自从在党代会上得罪了黄梧都后,黄梧都就处处给林组委小鞋穿,甚至于在干部大会上公开宣称:大学生没用。虽然有大学学历的班子成员有好几位,但大家都知道黄梧都这次针对的是林组委:我就是不用你,你有知识有水平又怎么样?靠边站吧你!林组委会后对安慰他的人说,因为无知可以信口开河,因为无耻可以肆无忌惮。这样无知无耻的小人,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黄梧都单独把小吴召到办公室面授机宜。为防止有人不听话,他要求小吴对出席会议对象的座位进行统一安排,凡是可疑的人一律分别安排一位自己人同座,以免出现监督真空。

为确保万无一失,黄梧都当天花板下午亲自驾车,带着田壮壮逐一拜访了一些社会头面人物,让他们帮忙拉拉推荐票。

民主推荐测评会结束后,林组委提出应按规定当场计票公布。

黄梧都不容置疑地说:“最近重点项目很紧张,大家都先去忙吧,区委组织部的同志和小吴留下来计票,结果明天在党务公开栏公布。”

其他无关的人全部离开会场后,黄梧都对田壮壮说:“你先带组织部的领导们到海西大酒店,我随后就到。”

组织部派来指导民主推荐测评会的人,早已被黄梧都和田壮壮安排的娱乐活动和赠送的礼品、购物卡摆平,一句表示异议的话都说不出口。

会场只剩下他和小吴的时候,黄梧都眼看着田壮壮还得差三十多张赞成票才能过半数时,亲切地拍拍小吴的肩膀说:

“小吴,你表现不错嘛,接下去推荐后备干部就应该轮到你喽!”

看着小吴感激的笑容,黄梧都适归地转换了话题:“田壮壮过半数应该没问题,我先回办公室,你统计完再到我办公室,我们一起到海西大酒店接待组织部的领导。”

二十分钟后,小吴气喘吁吁地送来了计票情况:田壮壮以58%的赞成票获得推荐。

过了两天,区委组织部就安排下来对田壮壮进行个别谈话了解。

谈话对象当然是尊重新港镇党委的安排,名义上是党委的安排,实际就是党委书记黄梧都的安排。

个别谈话当然更是顺利,参与谈话的人一致配合党组织又为我党推荐发现了一颗优秀干部苗子。

当月底召开的新港镇人民代表会议上,白三立正式当选新港镇人民政府镇长,田壮壮等四人当选为副镇长。

人大会议结束的当天晚上,志满意得的田壮壮喝得醉醺醺的,猛然间甩手打了同酒席拭目以待一名镇干部一巴掌:

“他奶奶的,收了我的花花公子名牌衬衣,民主推荐会竟然不投我一票!”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那位镇干部虽然挨了一巴掌,但也不好很大发作,何况同桌上的人都劝着,只好学那水鸭子,鸭身软乎乎,鸭嘴硬邦邦地回敬一句:“有些时代专才吃香,有些时代通才吃香,有些时代奴才吃香,哼,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