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五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新港二十万吨级码头群建设方案规划论证会在海西市政府召开的时候,白三立言辞恳切地建议,位于规划红线图边缘地带的三保宫和杨氏清代古民居应予避开保护。

白三立的建议句句在理。

首先,三保宫是纪念明代航海家郑和下西洋时在海西市祈风祭神的实物建筑。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而且周边信众达几万人口,在台湾、东南亚地区有广泛影响。

杨氏清代古民居是典型的海西风格红砖瓦建筑。海西红砖建筑蕴涵建筑、石砖木雕工艺、民俗文化等多种元素,独具科学、历史、文化研究价值。

杨氏古民居的建筑格局是以厅堂为主轴的单体建筑,俗称“五间厢”大厝。屋脊起翘呈鞍形,两端脊头起翘成“燕尾脊”,大门两旁的墙头厝卷书上绘有清代名家书画。

古民居厅堂的每一根石柱上都刻有喻世劝善的对联,除了其他古民居里常见的联对以外,最有特色的是晚清重臣左宗棠的“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坐,向宽处行。”传神地寄托了主人高处着眼,低调为人的精神情怀和人生追求。石柱的醉顶刻有仙人驾鹤图,并饰以祥云和童子。柱子刻有神情各异的人物,柱胸则是西洋神话中的天使,镂空的雕刻工艺术把天使用权的肢体翅膀及衣襟表现得活灵活现。柱身和柱头之间用只现出头尾的神龙巧妙相衔接。柱脚刻有“憨番扛厝角”的人物形象,只见两个壮实的洋人单腿蹬立,双手托举,另外两个头朝下以手指着地,双脚向上举起,惟妙惟肖的“二指禅”功夫造型。这些作品都是出自当年建造南京中山陵的惠安石雕师傅。

古民居厝内饰有大量石、砖、木雕细作。厅堂雕饰考究,横楣用格心板肚分别拼成“福”、“禄”、“寿”三个大字。佛龛以漆金雕得富丽堂皇。门窗则用金线、菱形图案及名人书画点缀连接。廊檐的檐衍,用梁底面整体施雕,挑檐垂筒倒吊有莲花、圆雕花蓝,花卉、博古、瑞兽、仙人等精美雕艺满布头拱、驼峰等构件。

白三立正在积极推动杨氏古民居和周边县、区的红砖建筑捆绑申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工作,并得到海西省文化主管部门和专家的首肯支持。

古民居的第四代主人杨思石现居北京。诗、书、画、印无不精研,是颇具大家气象的当代中青年名画家。他的直系血亲均散居全国各地及欧、美洲,这幢保存完好的古民居是杨思石在老家硕果仅存的根。

而且三保宫和杨氏古民居位处码头群规划红线的边缘,红线完全可以靠海边向外位移八十米,丝毫不会影响码头群的规划建设功能,当然填海工程量可能应相应增加。会导致建设投资成本的提高。但相对于文物保护的意义和人文承载的价值而言,增加的投资成本应该是可以承担的。

白三立还建议,设计院在规划前期应多深入田野调查,事先应多征求当地意见,而且涉及文物保护单位的应邀请文物管理部门出席论证会。

设计院的专家倒没有表示异议,白三立发言的时候,他们都认真地做着记录。旧邦惟新

主持会议的万乌眼瞅着市领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耐着性子等白三立说完话,口气生硬地否决道,乡镇要有大局观念,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做好征拆群众工作,规划设计这种大事是市政府和专家为主考虑的,这么大的码头群,难道还要为一两座什么宫庙、古民居让路?

邮席会议的李军副区长一声不吭,低头做着笔记。官场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形成了这样一种风气:上级对下级哄着护着,下级对上级捧着抬着,同级对同级包着让着,有好争着上,没好处就退让。白三立刚当上主官不久,好像还来不及学习适应这样的氛围,不,确定切地说,是他的内心从本能上在抵制着这种风气。对待工作和事业,有的人即使天埸下来也无所谓,很不幸,因为白三立长得高,他必须顶着。黄梧都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他的心里有点幸灾乐祸,但外露的心思一瞬间就藏得无影无踪。

在这种场合,黄梧都才不会轻易发言呢。“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托一片心”。黄梧都不但烂熟于心,而且继承发扬其精髓,创造性地总结出三个三分之一原则:三分之一的真话尽量少说,三分之一的假话看情况说,三分之一的废话尽管发挥着说。

拆迁方案公开以后,三保宫的信众很快推选出八个人组成的护宫委员会。

护宫委员会分别致信海西市、区两级政府及文物保护局。除了市、区文物局派了两个工作人员到现场看了一下后,所有的反映信如石沉大海,没有引起什么样人的重视。

这段时间来,白三立的日子很不好过。上面领导只是一味地交任务,反复提醒月底之前施工队要进驻现场甭理地上物,副市长甚至在码头项目调度会上不指名地批评说,个别乡镇干部屁股坐错椅子,没有大局观念,老是做群众尾巴。

王荣富勉励白三立道,我知道你是受委屈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别往心里去。我们只能尽力而为,让事实说话。

憋闷归憋闷,白三立还是抽调得力干部再次加强了片迁工作组,动用一切社会资源认真深入做群众思想工作。

眼看着中旬已过,信众们的口气并无丝毫松劲,而且采取了一系列强硬的措施跟政府对着干。

护宫委员会发起了护宫万人签名仪式,呼吁海外信徒捐资捐款,并分别以台湾、东南亚所在地三保宫董事会的名义上书海西省、市宗教局、文物局提出诉求。

白三立和工作组还了解到,为应对政府可能采取的强拆,护宫委员会组织了三千人的老阿婆护宫队,在三保宫佛像前烧香立誓与三保宫共存亡。同时组织了一百人的队伍,分散到省城周边隐藏起来,如果政府强制清场,这百人队伍能上能马上集结到驻省城的外国领事馆广场静坐,并根据需要随时兵分两路,准备一路进京上访以扩大影响。

还有一个正在酝酿发醇的绝妙策划,这个 策划创意超出了海西市上下大小官员的想像力,再一次教育我们高高在上的干部们,毛泽东主席的那句语录尚有现实意义: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发展动力。

距离政府拆迁清场的日子还剩5天,一场名为“把根留住。乡愁”的艺术品展览在杨氏古民居拉开了帷幕。

久未回乡的杨思石用一部中巴车把几十个艺术家和记者拉到他太爷爷的老房子,后面还跟着一部装满布展道具及艺术展品的大卡车。

杨思石在老房子的大厅里召开了简短的艺术展览新闻发布会。

杨思石声文并茂地说,新港是他的摇篮血迹,祖辈的文化脉息,是他梦中的常见主题。作为一个长年在他乡工作生活的游子,他一直希望,几十年后等他树已枯叶将落的那一天,太爷爷的老房子会是那根虽然无形,但却强韧胜似钢丝的琴弦,拨动他无处依托的乡愁。因为世事难料,也许这只会是一种奢梦。所以他作为今天的主人宣布,“把根留住。乡愁”艺术品展览会正式开幕,至于闭幕的主持人和具体日期的答案,他已没有权利作答!

致词完毕,他泪流满面地向前来捧场的宾至如归客三鞠躬以示谢意,然后转过身,跪倒在地上对着祖先的遗像磕了三个响头。

作完这些后,杨思石的脸上已没有了泪水,他神色肃穆地和北京一起来的朋友们蹬上中巴车,头也不回地绝尘而去。

王荣富和白三立闻讯而来时,老房子只留下杨思石工作室的一个工作人员在指导前来帮忙的乡亲布置展品。旧邦惟新

老房子正面墙上铁红油漆刷上的拆迁序号“D101”,已被艺术家在旁边添上妙笔生花的笔墨,变成一个五花大绑,只待验明正身执行抢决的囚徒头像。

进入大门,一盏射灯强烈的光线照向案桌上供奉的杨氏祖宗灵牌和照片,两侧挂着杨思石早年的成名书法对联作品。杨思石太爷爷和太奶奶遗像下面,布置着他的一幅题为《梦乡》的作品,表现的是江南水乡景物的水彩画。

供桌之前,排着一列杨思石祖辈珍藏多年的江加走木偶作品。好像是一群列队齐整的人在作着忏悔。

左侧厢房第一间房子,主题为“消逝的文明”。展览的作品有《梁思成记忆中的北京古城墙》、《楼兰遗思》、《圆明园里的灰烬》等国画作品。

第二间房子是书法展室,正对门的墙上是焦墨书写的横幅篆体巨字《急匆匆的现代化》,三面墙壁上挂满十几位书法名家风格各异的古代田园诗词墨宝。房了中间地板上矗立着一尊装轩艺术,整片灰蒙蒙的色调没有一点生机的地球上,坐在铺满钞票大地上的三个人,眼泪汪汪朝向不同地分别仰望着三面墙壁上的古诗词作品。

右侧厢房的一间房子原样保存着杨思古祖辈留下来的古眠床、太师椅、紫砂壶、花瓶、清代书柜包括半书柜的线装古书,挂满半墙壁的老照片,以及六封南洋侨批。这个房子杨思石用自己的篆刻作品命名为《文革劫存》,告诉人们他心中的忧虑:这引起历经十年文化浩劫风雨而幸存下来的祖辈传家宝,不知今后命运将会如何?

右侧厢房的另一间房子,则是八件雕有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拆迁、文化、文物保护、新农村建设等法律法规字样的石雕、玉雕、木雕创意作品,都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级别的艺术家连日来赶制的声援作品。

事先杨思石征得捐赠艺术家们的书面同意,所有展品都钉死甚至焊接在墙体、地板上,为的是向政府官员表示,如果老房子不保,所有展品都将义无反顾地一起殉葬。

月底最后一天的前一个晚上,三千名老太太分成两个梯队开始在三保宫全天候值守,包括食宿都在宫里就地解决,还在宫的前后门及四个墙角、天井中放置了八桶满满的汽油。

赶在天黑之前,杨氏古民居东南西北四个门全部用坚固的钢门焊死,杨思石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已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偌大的古民居里,只留下照片里的杨思石列祖列宗在守护着艺术展品。

连日来网络上图文并茂地把杨氏古民居炒得热翻了天。

气急败坏的万乌在区委小会议室狠狠地训了黄梧都、白三立一通。

王荣富沉默了十几分钟后,试探性地问万乌,要不我打个电话把再现场情况向分管副市长汇报一下?李荣面无表情地看着万乌,又像是赞同似的颔了颔下巴。

万乌闭了一下眼睛,叹了一口气后,有气无力地示意王荣富打个电话。

王荣富按了手机上的免提键。

听完王荣富汇报的情况后,副市长在电话里传达了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意见,安定稳定压倒一切,如果群众意见确实强烈,规划红线图作稍许调整也是可以考虑的。

特别是那位艺术家,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对他的情况都有所听闻,能诗工书善画精印,艺术圈里人称“杨四绝”,影响力很大,不能因为拆迁的事黑了海西市的对外形象。总之,副市长说,你们在一线,最有发言权,请你们根据实际情况决定。

压在小会议室里与会人员心头上的那块巨石,顿时灰飞烟灭不知去向了。

万乌恨恨的口气对王荣富、李辉说,你们分头去新港镇、规划设计院落实一下吧。

宣布散会后,万乌示意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留下来商量个事情。一定要灭了这股气焰,这些刁民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万乌恶狠狠地说,什么叫民主法治?民主就是你是民我是主,法治就是想办法治你,好啦,具体办法你们去落实吧。

本应惊心动魄的一天戏剧性地平静结束了。

筋疲力尽的白三立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突然一骨碌爬了起来。

喝了一杯俨俨的浓茶后,白三立拨通了杨思石的电话。

出乎白三立的意料,杨思石心平气和地再三感谢政府的让步,一句情绪的话都没有。

聊了十几分钟后,白三立把话题引到他的想法里。

白三立诚挚地邀请杨思石回家乡建设一个艺术馆或工作室,政府将提供一切方便支持。

杨思石爽快地答应可以考虑,他会找个机会回新港镇认真探讨这件事。

过了不到一个月,护宫委员会的八个成员都遇到了小麻烦。有四个人在耍扑克牌时因为设了每盘一元钱的输蠃,被公安局拘留了一个星期。三个人因为无证照骑摩托车分别被交警人车俱获。还有一人家里无证经营小卖部被工商部门查封。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