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六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星期五下午两点时分,黄梧都和驻地部队的首长们正在天上人间***城歌舞升平着,迷迷糊糊的几位军政头脑们搂抱着三陪小姐时不时地拿起话筒抽羊角风似的吼几声慷而慨的主旋律歌词,用于表过对给了他们幸福生活的党和人民的感恩之情。

一上午风平浪静的海峡不经意间风鼓浪涌了起来,进而很快变化成风急浪高了。排山倒海的架势好像要把人吞噬了似的。

玩得正起劲的黄梧都突然接到码头村支部书记吴月桂的电话报告,凌晨本村十三条渔船出海捕黄花鱼。目前还有一条船没有回港,海上风浪很大,边防海警的执法艇已出海搜救。

“哦,知道了。”黄梧都一手舍不得怀里的小姐,一手拿着手机慢条斯理地回答着说。

电话这头的吴月桂双手护着耳朵和话筒等待着,想听明白黄书记接下来要说的指示,过了好几秒钟,电话那头除了嘈杂的音乐声和男男女女的调笑声外,什么指示都没有,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四蹼多钟的时候,正在参加市政府会议的白三立接到在码头村指挥搜救的王荣富副书记的电话后,匆匆赶到现场时,船上的三个人已找到两具尸体,还有一人失踪。

白三立协同区领导再过细了一番搜救和善后工作后,才想起来严厉地批评吴月桂:“按应急响应规定,你应该第一时间报告镇里的!”

“我第一时间向梧都书记作了汇报,我以为他会组织人马下来的。。。。。。”满脸疲惫又委屈的吴月桂解释着。

王荣富副书记不满地发了话:“黄梧都说他父亲高血压发作了,但怎么样也得通知你赶回来处理啊,人命关天啊!”

白三立回答说:“我该检讨,但除了您,确实没有第二个人告知我码头村出了海难事故。”

第二天,海西效能办就新港镇在码头村海难事故中应急迟缓一事,在全区发文做了通报批评,白三立及分管副镇长被效能告诫三个月。

白三立被效能告诫之后,王荣富副书记特地找他谈了话,除了作为区委副书记场面上该说的话外,还特别安慰勉励了他,并说他也知道,事发当天黄梧都并不是真的在照顾他父亲,遇上这样的党委书记搭档,要求白三立要更多担待,做事做人多绷紧一根弦。

领导如此推心置腹,白三立还能多说些什么呢?

他诚恳地再次做了检讨,说:“主要责任还是在我,死了三个人,我当镇长的还能逃避什么责任?政府要多做具体工作,今后我们要举一反三,大力加强机关效能建设和应急管理。”

忙忙碌碌了几个月,新年元旦就快到了。

黄梧都很想利用元旦好好向新港镇老百姓宣传宣传他的丰功伟绩。

他刚露出这个念头,田壮壮等两三个心腹干将马上给他策划了方案。

黄梧都专题召开了党委会,决定成立元旦节庆领导小组,由他亲自担任组长,下设办公室,由田壮壮任办公室主任,具体负责节庆筹备工作,责成政府提供全力的经费支持。

根据田壮壮提出的方案,节庆主要得办好一场联欢晚会,制作好一张反映近半年来新港镇改革开放新成绩新形象的宣传影碟片。经费开支初步预算二十五万元。其中联欢晚会十七万元,具体细目为邀请天上人间专业演艺人员五万元,聘请晚会主持策划公司四万元,购置专业音响设备四万元,抽调学校老师排练及工作人员误工补贴一万元,不可预见费用三万元,委托制作影碟片八万元。

白三立语气婉转地提出了不同意见:镇党政班子刚到任时间不长,总结宣传成绩是不是早了一点?上级一再明文通知压缩非生产性开支,镇财力非常紧张,联欢晚会建议小型化,由镇机关干部、学校老师自筹节目即可,不必外聘演员及专业主持策划公司。。。。。。

白三立还没有说完,黄梧都就口气生硬地打断了他的话:“白镇长的意见虽然很有道理,今天是开的党委会,党委是领导核心,我是班长,是核心中的核心,请政府摆正位置,围绕党委意图开展工作就行了。”

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节目彩排时,晚会总策划在田壮壮的陪同下,对着既是演员又是观众的抽调教师及学生方阵谆谆教导:“晚会正式开始的时候,你们是“人类灵魂工程师”和“祖国的未来”,该热烈鼓掌时要热烈鼓掌,特别是黄梧都书记亲自献演的节目,掌声时间不得短于三分钟,要达到“掌声雷动”的现场效果。要懂礼貌;当然其他人表演完也要鼓掌,要尊重别人的劳动。”

晚会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观看影碟片《辉煌新征程》;第二部分——文艺联观晚会;第三部分——“新港之旅”庆祝舞会。

《辉煌新征程》宣传片也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贫穷落后的昨天。引用黄梧都接受记者采访时的概括叫:“我上任以前,新港镇除了海滩上的白沙子,渔民捕捞的白带鱼和白虾米外,真是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

第二部分:旧貌换新颜的今天。观众除了看到个别省、市、区领导的镜头及白三立的一个背影外,全是黄梧都深入重点项目工地的特写镜头。

第三部分:走在希望的田野上。黄梧都照着稿子磕磕巴巴地用他特有的海西腔普通话念了五分钟,对新港镇未来的展望。

宣传片放完时,会场前两排的“祖国花朵们”在带队老师的示意下,卖力地拍着小手,会场中后部的掌声很是稀拉。不知从哪个角落还响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哨声。

文艺晚会节目还没有结束时,除了镇村干部和教师学生们承担着“政治任务”外,其他观众席早已空空如也。

近段时间正流传这样的一个段子:某电视频道上前十分钟领导人都很忙,中间十分钟全国人民都很幸福,后十分钟外国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说的大概就是老百姓对这种程序化宣传的意见。

庆祝舞会开始后,学生方阵也在老师们的带领下离开了会场。无聊地坐了二个多钟头后,白三立终于等来了似乎可以体现他积极支持参与庆祝的舞会了。

白三立上大学的时候,华夏大地正兴起大跳交谊舞的热潮,提任学生会主席的他,当然跳得一曲曲标准、娴熟的交谊舞。

只不过参加工作以后,除了每年“五。四”青年节等节日中小学举办的联欢晚会外,社会上流行的跳舞地点都是在歌舞厅、KTV等娱乐场所。而白三立从不涉足这些地方。

八小时之外,白三立只有两种爱好:运动和学习读书。运动,除了锻炼身体,还能磨炬人的意志力,这是白三立的体会。现在还在坚持学习读书的人,除了学生和专业人士,在党政机关里,早已成了濒危动物了。很多人都在为了权位、金钱和其他所谓的世功一刻不停地你争我夺。但白三立明白,只有知识和健康、快乐是真正永远属于自己的财富,谁也没办法算计抢走。白三立曾经在会上阐述学习对于行政干部的必要性。他说,就像法官不一定都得当过小偷,但必须通过学习懂得贼情,否则一定是个糊涂官乱判案。听着虽然全都大笑起来,但相当多人笑过之后,却不以为然认为白三立是在唱高调。

当慢华尔兹的旋律低调婉转的时候,白三立动中蕴静,行云流水似的舞了起来。

第二支曲子是轻松活泼的维也纳华尔兹,白三立好似穿花蝴蝶、出谷娇莺地跳起了快三步。

热情奔放、活力四射的伦巴也难不倒他,只见舞池中的白三立步点频密,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风格豪放的探戈把舞会推向了高潮。白三立那顿挫有力的舞步,棱角分明的动作,犹如傍铁板铜琶,歌“大江东去”,流露出一股健武之气。

舞会上中小学校的音乐老师们都惊讶于白三立对一支支舞曲和谐的理解演绎,没有相当音乐舞蹈艺术素养的人是难以把握得如此恰到好处的。

其实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无论什么种族、哪个国度、其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认识音乐,用音乐娱乐提高生活情趣。

组成人类社会的人等族群何其繁多,人们的思想秉赋气质又是何等丰富炯异,要做到和而不同、美美与共,就好比中国古代发明的乐器“笙”,其高低且细大小不同的七要根管子,都自觉围绕着主旋律演奏出美妙的曲子,这就是中国人古而有之的智慧,不求一味同一,只求在大主题下追求和谐,既保留了个性,彼此又能找到共性。

《孝经》上说“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中国传统文化人都很重视音乐的社会教化作用,琴、棋、书、画是他们必备的学识素养。

“音乐通乎政”,大街小巷上流行什么音乐,可以从侧面知道为政者之得失、社会民风之好坏。

时至今日,雅乐和流行音乐的较量依然没有停止过,只要人类社会存在一天,这种比拼就会继续下去。

传统知识分子焚香抚琴,意境追求是第一位的:静坐入定,轻轻拨动琴弦,弹指间流泻而出的是曲径通幽的静谧林泉,徐徐入耳的是松涛流瀑。。。。。。抚琴而毕,但觉心性宁静,灵魂如洗。

遗憾的是,多少良莠不分的东西,假借改革开放的名义,混淆了人们的视听,君不见,把收视率、票房收入场作为作品水准高低的衡量标准,高雅的艺术形式和作品反遭排斥。更令人忧虑的是,虽然供着素质教育的由头,学习声乐、器乐的孩子越来越多,但下一代的气象并没有随之提升,原因就是不少家长逼孩子学习音乐,眼睛里盯着的就是高考可以加分的功利目的,早已背离了音乐教育的本质。

整个舞会下来,每支舞曲白三立都绅士地分别邀舞一位不同的女干部或女老师。旧邦惟新

不管新购置的高级音响播放哪一支曲子,黄梧都都只和天上人间的那些演艺小姐几乎面贴着面挪舞着,也就是俗称的“KTV舞步”。当然如果不是碍于这样的场合,“几乎”两个字早该省略掉了。

其实新港人民早流传开了两句话,一句叫“有文凭没知识,有知识没文化”;一句叫“白天文明没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指的是什么样人,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舞会一结束,黄梧都在充分肯定田壮壮工作成绩的同时,交代他今后不要再安排这样的交谊舞会了。

元旦过后的第二个星期六晚上,电器公司拉来了一套同型号的冒牌货,把镇政府大礼堂的那套四万元高级音响拉到了黄梧都家的客厅里。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