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七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黄梧都利用元旦联欢晚会在专题影碟片中为他主政新港镇以来的丰功伟绩做了总结宣传,上级的各种年终检查也铺天盖地接踵而至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里,邓小平顺应历史潮流的农村改革政策,很快释放了被束缚几十年的农村生产力。农村基层刚过上几年宽松的日子,大概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坐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的上级官员们,又慢慢地加强了对三农工作的领导力度了。

用白三立的话说,天下之“长”多多,最难干的就是乡镇长了。

因为镇村基层在上级没有代言人,上面随便哪个部门,都可以罗列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有权有利的事务收上去。现在没在乡镇所在地的工商、税务、公安和土地等“七所八站”十几个机构,是乡镇的重要职能部门,但其人、财、物都归上级主管部门管理,乡镇没有管理权,叫做“管得着的看不见,看得见的管不着”,只能“隔岸观火”。有人统计了一下说,上面三十三个“大盖帽”,管着乡镇两个“戴草帽”(书民镇长)。同时,乡镇有钱的“孩子”“都被抱走了”,“条条”竟象一把刀,把乡镇“块块”蛋糕切光了。

而那些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统统一脚踢给基层。踢下来的都是没有油水的单位和难搞的工作,比如站着的——义务教育,躺着的——计生人流,跪着的——民兵训练。然后层层下达指标签订责任状,年底再给你来个检查评比甚至一票否决。所以很多乡镇驻地表面上很繁荣,实际上是“三步一卡拉,五步一酒吧,满街雅马哈,财政干巴巴”。

据白三立不完全统计,由他签发出去迎接上级检查评比的文件通知已多达二十几份,还不包括党委群团系统的。

这些年来,上级对下面的检查考核越来越多,越来越细,而且各种检查考核的主要方式都是听主要领导汇报,查验档案资料,比较数字增减,而真正到田间地头转转,到群众家中走走的很少。

上面不切实际,基层也只得敷衍对付。要把这些工作全部落实,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但我们智慧无比的基础干部自有妙策。

总的对策是能抓就抓,能丢就丢;该认真的要认真,能糊弄的就糊弄;面上广覆盖,点上抓典型;指标难完成,大胆拍胸脯;工作有缺陷,接待来弥补。

比如上级主管部门要求基层对口设置机构,而且都要求有人员、有办公场所,有挂牌子。

新港镇分管政法工作的党委副书记就在他仅有15平方米“综治办公室”的抽屉里,事先准备了司法所、148热线服务办、“四。五”普法办、安全文明创建办、法律援助中心、法律顾问室、交通安全办等大大小小十几块牌子,每一块招牌都代表着上面对应的一个主管部门,哪个部门要来检查时再把对应的牌子连夜挂上。

每年年底,镇党委秘书都要起草一个包罗万象的“大杂烩”式的工作汇报,或长或短地把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工作全部体现在里边。至于内容,上面的“婆婆”自己会去找。

备检文字资料,镇里各个分管领导早就组织人马连写带抄生搬硬套准备好了。

汇总起来总共有党建、经济、维稳、计生、武装、农村农业、社会事业等十五大类四十八小类一百二十六盒档案盒,每个档案盒外都打印有一张资料目录表。

宣传委员对就应制作准备了十五个活动宣传图板,哪条线哪个部门通知来检查,宣传干事一大早就在镇政府大院左侧宣传栏挂上对口的图板。

当然,按照毛泽东主席“胸中有大局,手中有典型”的教导,各分管领导也从年初开始就分别精心培育加工了一两个拿来得出手的典型点。

正是万事俱备,只待检查的时候,分管三农工作的副书记郑重其事地给黄梧都汇报工作来了:

“黄书记,今年大面积征用海域滩涂,海水养殖的指标经统计同比下降了百分之三十。我请示了白镇长,白镇长的意思是项目建设导致养殖面积减少是客观事实,该下降就下降,让我再请示你一下。”

“保守!别人都增长就新港下降,我们一年不白干了呢?我们的政绩怎么样体现?”

“海蛎、贝类单产都有一定上限的,面积减少那么多,产量很难调上去啊。”

“傻B,把海蛎壳、贝壳一起计进去,产量不就上去了,不一窍!”黄梧都不满地开导着。

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也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但因为GDP崇拜,对很多主要经济指标,各级政府既无视规律,也不顾实际情况,都只允许增长,越快越好,有些数据,都快顶破天空了。

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早就知道了“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荒唐现实。

这套统计工作的心得,黄梧都早就了然于胸而且百试不爽了。

一曰提前法。把未实现或尚未完成的指标数字,提前统计上报。比如农业虚报产量、企业虚报产值,虚报农民人均收入等,也可以解放思想把计划数字或未来的构想的数字,“预支”当成事实数字上报。

二曰估算法。不必烦心劳神通过调查研究、实地摸底或经过统计部门抽样调查统计,只须凭领导主观意志,“合理估算”就可以了。

三曰平均法。在平均数的里头,往往包含着远远高于或低于平均数的问题。比如群众深恶痛绝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就是典型的例子。

四曰累算法。既可以重复交叉,又可以重复计算。比如对一个统计项目既可以作这样的统计,出这样的数字,也可以做那样的统计,出那样的数字,也就是坊间讲的“万能数字”。

上述“出数”妙术,既可单独使用,也可同时混合并用。

其实也不能眼睛只盯着苛求黄梧都这些人民公仆们。别的领域也全部都是真真假假的,假论文假奶粉、假酒假烟假币假唱。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道不尽。就说春节联欢晚会的假唱吧,全世界也就只有泰国人妖也是假唱的。

虽然也曾经有老干部在工作通报会上向黄梧都发难过:“大跃进”时为了放卫星,还需提前发动农民,把周边地里的水稻连夜集中移放在同一丘,现在与时俱进了,只要坐在办公室里,轻轻动动笔尖,数字后面高, 兴加上几个零随你便!

也曾经有一位离休老干部拿着一大摞中央文件,想以他对家乡的满腔热血的殷殷深情说服黄梧都,但老干部马上发现,有些事物不是能以人的良好愿望为转移的。

黄梧老提孙以为然地瞄了那些复印的中字头文件一眼,以一位改革开放新时期成长起来的领导干部应有的口气,帮老干部解放起思想来了。

邓小平为什么要改革开放?就是因为你们的时代思想都僵化了、改革开放的八字真经是什么?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对了,我知道老干部都是工农干部出身,讲太多理论怕你老人家理解不了。这么着,我就说一件我亲身经历的故事吧。旧邦惟新

自小什么鸡肉鸭肉我早都吃厌了,遗憾的事,那天上飞的大雁肉是什么滋味却从来没有机会尝尝。那一年我到河北白洋淀考察,白洋淀听说过吧?对头,就是痛打日本鬼子的那个地方。吃饭的时候我一看菜单乐了,白纸黑字写着“清蒸白大雁”。我指着菜单对接待的当地领导说,就点这么一道。盘子端上来了,是一条鱼,我还以为服务员下错单,如果在海西,早臭骂她一顿了。

谁知道服务员和当地领导干部异口同声地说,这清蒸白大雁,蒸的不是天上飞的鸟,蒸的是水里游的鱼。白大雁,就是当地特有的一种鱼。

哈哈!老同志,文件上怎么写并不重要,关键是实际情况怎么样。中国如此广大辽阔,上面一个文件管得了这么多吗?

黄梧都为自己雄辩的口才得意地大笑起来,老干部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手脚哆嗦地拿起文件指袖而去。

但幸好老干部并不是现任的顶头上司,其实现任的领导也并非傻瓜瓜,他们中的有些人就是因为深谙此道而得以提拔到现在的交椅上的。

“真是一群笨猪,听说春节过后区里就要推荐副处后备干部,可不能让这些人误了我的前程。”黄梧都心里着急起来,马上通知再次召开了年终迎检加温会。

会上,黄梧都语重心长地说: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年终迎检工作关系我镇发展大局和改革开放新形象,务必请大家弦一思想,集中一切人、财、物,确保各项检查成绩在区里各列前茅,总体成绩目标为保三争一,谁也不得拖后腿。具体的准备工作,不就是补补记录,造造材料,加上备检典型点吗?另外,办公室要不惜一切代价搞好检查后勤接待工作,该“意思意思”的部门和领导要提前打点到位,特别是关系到一票否决的指标。”

会后,黄梧都回到办公室又一一对镇里各分管领导面授了机宜。

当办公室只剩下黄梧都和田壮壮两个人时,田壮壮恭维道:“黄书记抓工作落实真是事无巨细,雷励风行啊!”

“嗯,我真放心不下啊,白三立书呆子一个,我只好亲自出马了。”

黄梧都嘴上应付着田壮壮,心里还是有些没底,其实他最担心的还是计生检查。

其他部门要摆平都不是难事,没把握的只有计生局,而且计生检查是一票否决的指标。

现任计生局长顾况,是黄梧都在岭头镇当镇长时的老搭档,当时顾况任党委书记。

说来也怪,别人家的乡镇如果知道带队来检查的是老领导,老同事,都会欢天喜地格外充满信心的,因为老领导,老同事见面三分情,更好沟通,不是原则性的大问题一般都会高抬贵手。

黄书记黄梧都大人却恰恰相反。前不久区委党代会选举区委委员时,黄梧都在曾经工作过的几个乡镇代表团丢票丢得特别惨,直接导致他落选区委委员,害得他很长一段时间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来。

顾况和他在岭头镇时的关系,如果说用“水火不相容”来形容不太恰当的话,那得用“冰火两重天”来表达更为贴切,这是海西区干部群众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当然如果让第三者评判谁对谁错的话,恐怕大多数人都人埂肯定顾况。

这样的老同事当的计生局长,黄梧都还能不寝食难安吗?当然新港镇原来计生工作基础很差,“多子多福”、“早婚早育”等落后婚育观念可是深入渔民的心里,黄梧都、白三立到任前新港镇就隔三差五地经常被区里单列,黄牌警告。一旦享受了计生单列、黄牌警告的高帽,所在单位取消一切评先评优资格,党政正职不得提拔调动,你说我们上进心那么强烈的黄书记能不心忧如焚吗?

想到这里,黄梧都再次把分管计生副书记和计生办主任召唤到办公室,再次过细了可能产生隐患的漏洞,最后咬咬牙使出杀手锏:镇干部采取人盯人的办法对应包干跟踪计生检查组人员,检查组下来之前,红包务必安顿到每个检查人员的腰包里。

黄梧都还在敬业地周全考虑着计生迎检的事情,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是万乌办公室的电话。

“梧都书记啊,在忙吗?好!好!我下周要到省里走动走动,省组卓副部长是白三立的大学老师,我想让白三立陪我上去一趟。”

“万书记用得着的地方您尽管吩咐,我交代白三立多带些土特产,家里的工作我会认真抓落紧抓好,领导您尽管放心。”

万乌那头刚放下电话,黄梧都就拨通了白三立的手机:“白镇长啊,万书记下周准备到省委组织部走走,我跟万书记推荐让你陪他上去见见卓部长,这可是接近领导的好机会啊,你可要安排好,虽忘了在领导面前多汇报新港镇今年来的新成绩。”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