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八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几天来连轴转忙的又是当爹又是当妈的黄梧都黄书记,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小芳的生日,今年因为谋取升官花销投资很大,最近放高利贷又被套,黄梧都颇感手头吃紧。前几天家里的发妻刚过生日,也就是煮了一锅长寿面加了几个水煮蛋而已。但无论如何小芳的生日总得表示表示,还是戏曲里唱的好:从来只有新人笑!

给小芳买生日礼物这种事不好交代办公室或司机代宽边。黄梧都上班后就亲自到香港周大生垢宝连锁店选购了一颗红宝石钻戒。开车前往小芳茶店的路上,黄梧都脑袋突然开了窍,打电话交代司机到修车行。给钻戒开张发票报了账。当然玫瑰花和烛光海鲜晚餐更是理所当然由人民政府埋了单。

虽然既无名又无份,但比起在工厂流水线上没日没夜干活也来不了几个钱的小组妹们,小芳除了偶尔会有委屈感外,大部份时间里还是觉得划算的。毕竟如果不是跟黄梧都的露水夫妻这层关系,谁还会来照顾茶店的生意?且店面开张的一切费用包括每年的店租,都像小芳的身体一样,全由黄梧都包了。经常让小芳感觉气愤难忍的是,黄梧都时不时地警告也好旁敲侧击也罢,让她不准瞒着他交别的男朋友。

浪漫的灯光晚餐之后,黄梧都柔情蜜意地陪小芳去了水疗SPA会所,然后回到小芳住处履行男人的职责。

深更半夜时分,身边的小芳早已随着均匀的呼吸气息梦游九洲去了。

连日来心神不宁的黄梧都却正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地时候,床铺好像激烈地摇晃了几下,黄梧都极力想睁开双眼,眼皮却封了铅条般沉重。

大概过了不到三、五秒钟,整个房间真切地摇荡着,钥匙和匙扣相到碰撞的清脆声同时响了起来。

不好,地震!

黄梧都猛 地翻下床,疯了似的打开门冲下楼梯。等他头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觉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这才急忙掉头返回来房间。

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么平静,都不再摇晃了。

按照地质学家的理论,海西省地处两个板块之间的地震断裂带,每年会有几百次之多的无感小震,人体有感小震也会有那么几次。但据史书上记载,最近一次发生的给居民造成实际伤亡损失烈度较高的地震,已是四百多年前明朝的事情了。

黄梧都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他以为小芳睡熟了,直到身边响起越来越响的抽泣声,原来小芳醒来了,而且在伤心地哭着。

黄梧都伸手过去想安慰她,却被坚决地甩开。

“没良心的东西,幸亏不是大震,不然我早被压死了。呜呜。。。。。。呜。。。。。。”

“没听电视上说过吗?夫妻本是同林鸟,灾难到来各自飞。”黄梧都持有持有有词地脱口而出。

“你——”小芳气得噎住了,翻过身背对着不再理他。

自觉没趣的黄梧都辗转反侧着,好不容易挨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找了个供口回到镇政府宿舍楼准备好好补个回笼觉。他自顾说着工作有多忙该上班了的时候,小芳假装睡着了,应都没有应他一声。

刚进入宿舍还没来得及带上门,计生副书记急匆匆地挤了进来。

“黄书记,昨天一直联系不上你,计生局有人透露,我们年度考核总分可能倒数第一。”

“什么?”黄梧都火气腾地就上来了,他从计生副书记惶恐委屈的眼神中确认了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

“走,找顾况算账去!”黄梧都铁棉线钉钉地找准了对象,计生副书记不敢多说,跟着他的屁股上了车。

昂首阔步到了计生局时,顾局长也才刚到办公室。

“顾况,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顾局长还没来得及让座,这才听出来者不善。

“怎么啦?”顾况毫不示弱地看着昔日的搭档。

“你别装蒜,新港计生考核那么好,怎么总评成了倒数第一,打击报复啊?”

“虽然你们现场检查没有发现什么大问题,但几项否决性指标计划外生充率、多胎生育率、两女户比率、社会抚养费征收率你们都是倒数第一,总分还能吗?谁打击报复啦?”

“假公济私!看我收拾你!”

黄梧都的挽起双臂,冲上去抓住顾况的领口,一记内勾拳就挥向他的手脑勺,幸亏被计生副书记和闻声而来的计生局干部拉住了。

在场的人分成两帮分别护着顾况和黄梧都。

“太过分了,地痞流氓还是国家干部啊!”顾况愤愤的都嚷着。

“我跟你没完!”被众人半推半拉着离开计生局的黄梧都大呼小叫着:

“如果没有人拦着,我把你扔五楼下去!”旧邦惟新

到新港镇检查计生工作的人员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相约着纷纷到纪委退了红包。

一打听到万乌书记从省城回来了,顾况拉着一个当时在场的下属好当见证人,一溜小跑着到办公室向他做了汇报。

被拉过来当证人的计生局干部是生物专业毕业的,他边证明着顾局长被打的具体细节,边借机卖弄自己的专业知识:人所以区别于动物,就在于大脑皮层进化前额叶的功能区,让人类可以压抑住随意暴力攻击的动物本能,做出理性反应,用包容、尊重、耐心去理解对方,黄梧都的那一挥拳脚,生理学家有理由猜测,他的前额叶功能区估计发育不全。

万乌哼哼哈哈地听着,安慰着顾况说他会主持公道的。

打发走顾况后,万乌委托纪委书记找黄梧都谈了话,私底下又打了个电话告诫他要按常理出牌,不要违反了游戏规则云云。

虽然万乌没有多少责备的口气,但黄梧都还是感受到领导不悦的心情。特别是纪委书记找他谈话时,明确提出要他把心思多花在工作上,不要老是让老干部反映说他白天文明没精神,晚上精神没文明,要他多琢磨事少琢磨人云云。

连遭打击的黄梧都给阳春木打了个电话预告后,第二天一大早带上老婆上灵源寺添香祈福去了。

按照阳春木的张罗引导,黄梧都夫妇虔诚地刚出 这个殿又进那修学叶,真是有佛必拜,逢神就跪。

折腾了大半个上午,花去好几百块香火和添油钱之后,阳春木提议到圆通禅师那里歇歇脚品品茶。

心事重重的黄梧都在回廊曲折的寺里,上上下下左弯右转了几十个台阶后,不小心前额猛然撞到一根石廊柱上,随着“哄哟”一声,他颓然跌倒在地上。

当他下意识地用手后着额头抬起脑袋时,顺着老婆和阳春木表情诡异的目光,他看到廊柱上刻着一副对联:

若做亏心因虽求无益

但行积德果不拜何妨

他推开了俯下躲扶他起来的阳春木,懊恼的说

“镇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改天再来喝茶吧。”

临上车之时,恢复了威严表情的黄梧都又给阳春木留下一个指示:

“回廊台创要多安装一些防护栏,安全要舍得多投入。”

自灵源寺下山后,他们既没有到镇政府,也不是回家里,而是一路直奔,找到位于海西市郊区的大开元寺门口对面的风水大师洪地理。

洪地理祖上从清代开始就是有名的风水世家,几百年来除1949年建国后文革期间短暂沉寂了二、三十年外,方圆百十公里之内,但凡达官 贵人家有什么婚丧喜庆上梁赞士诸类大事,总喜欢礼请洪家子弟给把把风水指点吉祥禁忌。

日程已排到一个月之后的洪地理,在黄梧都夫妻的再三恳求下,终于答应调整安排,下周六到他家里和新港镇政府转转。

星期五下午,黄梧都格外关心地和白三立商量着:

“最近好几招人工作、检查刚忙完,周末放假让弟兄倍好 好好休息两天,明后天就由我来值班,你一个多月没休息了吧?也回家里跟弟妹小侄聚聚吧!”

周六上午九点钟一过,洪地理就被黄梧都的司机接着,分别到他家里、办公室和镇政府大院认认真真勘看到正午,然后神情肃穆地给一心盼来救 苦救 难神机妙算的黄梧都指指点点面授机宜,之后拿着黄梧都给封的两万元大红包,午饭也顾不上吃就被下一个东家派来的皇冠车接走了。

按照洪地理的指教,住宅和办公楼的风水都很好,就是进出镇政府大门的道路直对主办公楼,正冲了黄梧都这位主政者,因为道路两边店铺林立不好改道,所以应对解策就是把建得富丽堂皇的门楼式大门拆掉左扭45度重建。

还有一个小细节,就是根据五行学说,3楼属“木”,而黄梧都命里缺“木”,应由现在的4楼搬到3楼办公。

4楼搬3楼还不是小事一桩,黄梧都跟原先在3楼办公的白三立商量说,我年纪大了,爬4楼不方便,我们俩人的办公室对调一下吧。虽然现由听上去有些勉强,好在白三立不讲究这一套,当天就让办公室安排人搬妥了。

大门改建工程在黄梧都事必亲躬的督导下,也很快在春节到来之前就完工了。

黄梧都忐忑不安的一主终于安顿下来了。

只是新港镇的老百姓对这座黄书记亲自设计施工的新大门,是左看右看上看下年地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几天后,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幽默感的新港人就给镇政府新大门起了个外号:“歪门斜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