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24节

上一章: 下一章:

徐其哲秘书长说的改革,其实就两项。一是用车,一是发文程序。按程一路看,也只是对中层干部的一个约束,对其它两位副秘书长和办公厅的副主任,也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他们本来都有专车。但是,程一路考虑再三,取消了办公厅副主任的专车,但是副秘书长的专车,仍然是保留着的。副秘书长是对秘书长负责,换句话就是对省委负责:而办公厅副主任,则是对程一路负责。这情况完全不同,因此改革的方式也不同。在发文上,程一路对原来的发文程序进行了修订。除了副秘书长分工联系的工作,由各位副秘书长直接签发外,办公厅文件,原则上由办公厅主任签发。或者由办公主任审核,提交秘书长直接签发。

程一路这样做的目的,无外乎是节省开支,理顺程序。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事会有人在其哲秘书长面前提意见。本来,下一步,他还打算对办公厅内部人员进行一次轮岗,看来现在是不好这样干了。如果再干,别人就可能不是在其哲秘书长面前说了,而是要到卫东书记面前去说了。不过,轮岗还是要进行的。他在南州时,每次到省委办公厅来,就感到一种特殊的氛围,浓厚的官僚气息,和彼此间积存的隔阂。他看着也不舒服。相信其它地市的领导来,也会看着不舒服的。

既然自己有这方面的经历,那就必须要扭转这种局面。至少要通过轮岗,激发大家的积极性和危机意识,提高服务水平,让来办事的人满意,让各地对办公厅形成一种更加合适的印象。

然而,其哲秘书长也说了,这事只有暂时缓下来了。

按照刘凯副书记的布署,程一路决定动身到西江。临走之前,他召开了办公厅主任扩大会议,包括了两个巡视员和各位处长。

会议一开始,程一路就把徐其哲秘书长的话,原原本本地给各位进行了传达。

他一传达,大概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一般情况下,这种情况少见。怎么会把领导的批评,完完全全地告诉给大家呢,这乍看起来,不是没面子吗?其实,这一招恰恰体现了程一路的风格。欲取之,先予之嘛!

果然,程一路话锋一转,“办公厅的改革,也仅仅只是制度层面上的一些调整。怎么就涉及到了副秘书长与办公厅之间的协调呢,我看,我们的有些同志在意识上还是有距离。会议上赞成改革,内心里墨守陈规。表面上积极改革,内心里消极应付。甚至,有些同志反对这种改革,下一步深入下去,会触及到某些利益。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办公厅内部的改革是必须坚持的。而且,请为平同志和来琴同志考虑,对办公厅内部副处以上干部,实行轮岗。”

齐为平点点头,来琴正在看手机。程一路继续道:“大家对轮岗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综合考虑,统一调度。一旦决定,坚决执行。”

正说着,手机响了。是齐鸣。

程一路只好停了话,接了手机。齐鸣问:“听说省纪委……”

“啊,我正在开会。稍后回你电话吧。”程一路说着就挂了。

“我们的改革,不是要让大家难堪,而是要让大家都能进一步提高认识,强化工作能力,扎实地干好工作。同时,我再一次重申:办公厅的改革仅仅限于办公厅本身。改革方案拿出来后,要进行集体讨论,然后提交其哲秘书长最后定。”程一路说完,看了看表,“今天因为我马上要到西江,会议到此为止。请大家深入思考。多提意见。散会。”

说是办公厅扩大会议,结果仅仅就程一路一个人说了一通话。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一是告诉大家,我程一路是开诚布公的,包括领导的批评,我也是公开的。二也是向大家打个招呼,改革不会因为个别人的意见而改变。办公厅本身情况复杂,特别是一些老处长,正处都十几二十年了,关系熟,人情多,纪律性不强。加上副秘书长后面跟的秘书,以及其它工作人员,本身又是办公厅的,但又长年跟着副秘们,办公厅对他们的约束几乎是零。如果不从制度上加强建设,办公厅的效率是很难提高的。

昨天晚上,程一路陪同卞卫东书记出席一个酒会。过后,他简单地把办公厅改革的情况向卫东同志进行了汇报。卞卫东书记说这很好嘛,省委办公厅,就要有很高的工作效率,有很强的组织纪律,有很扎实的工作作风,有很认真的工作态度。这个改革,我支持。这也是今天上午程一路开这个扩大会议的底气。而且,他私下认为,卫东同志看问题相当准,办公厅改革要实现的就是上面的四个有。这四点都做到了,办公厅的改革就成功了。

路上,程一路给齐鸣打了电话。齐鸣似乎很急,一接到电话就问:“省纪委那边是不是介入了,省委没研究吧?”秘书长

“没有。至少省委没有研究。”程一路肯定地告诉齐鸣,同时问:“怎么回事,这么急,是不是有……”

齐鸣叹了声,“咦,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太急…可是马上要召开人代会了。这样一搞,很不好啊。天白同志,你是清楚的。人很固执,也很原则。我一直是支持查南线工程的,但是方式方法上还是要注意。我听说他们搞到了一个小本子,就向省纪委汇报了。这不是把我们南州市委完全撇在一边了吗,这……”

“齐鸣同志啊,这事…啊,我也不好多说。有情况我再向你通报吧。好吧,”程一路知道,再往下说就不太合适了,无论是齐鸣的话,听到这个份上最好。至于他自己,除了如实地说明情况,他不会再对南线工程发表看法的。人已经离开了,再发表看法,那是很愚蠢的行为。何况在南线工程上,程一路清白得就像一碗水,他有什么可说呢。

到了西江,程一路对王浩说:“才几天又见面了,哈哈,看来我对王浩同志还是很有感情的啊!这次来西江,主要是受刘凯副书记委托,想搞个关于房地产业的情况调查。除了西江。我们还将到另外两个地市去。还请王浩同志多支特啊。

“哪里话,一路秘书长能到西江来调研,也是我们高兴的事啊。只是招呼打得太迟了,搞得我们很被动哪。”王浩道:“谢旭书记这两天也到海南谈一个招商项目了,我全程陪同秘书长调研吧。”

“这就不必了吧,你忙。请德志同志陪着就行。”程一路道。

谢德志是西江市委的副书记,早些年曾是省水利厅的副厅长。这会儿,谢德志也笑着,说:“程秘书长来了,王浩同志自然要陪。这样吧,我陪着下去,在市区的调研,就由王浩同志亲自参加吧。”

“那也行。就这么定了。”王浩又叮嘱谢德志,一定要将西江房地产的真实底子交给一路秘书长。“这样调研,也好为省里面出台政策,做一点贡献。

上午,程一路带着省委政研室的杨主任,还有办公厅的张科长,会同谢德志副书记,先在一块商定了主要的调研点。确定了三种类型:一是县级房地产开发,跑一个县;二是西江市房地产开发的概况;三是重点开发类型的比较。在第三类中,又选择了三种:一是商业性开发;二是公益性开发;三是显换性开发。

这个调研方案,目标很明晰,思路也很清晰。谢德志也没提什么别的意见。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也到场,陪同程一路一行,下到了西江市下属的西平县。从西平回来后,直接在市里召开了西江市房地产开发情况汇报会。西江市政府分管副市长刘乐作了专题汇报。在汇报完后,一些房地产企业老总相继作了发言。总体的发言方向,正如程一路预料的那样,西江房地产开发整体是健康的,操作是光明的,特别是三种类型的开发方式,分别有所长,也有所短。但无论是长还是短,都是在国家政策充许的范围内,尊重老百姓意愿进行开发的。而且,用其中一位房地产开发企业老总的话说:“我们西江的房地产开发在全省是最成功也是最好的,关键就是我们建议了一种与政府利益共享的体制。我们的房价全省最低,老百姓得的实惠也是全省最多的。”

程一路插话问道:“什么叫与政府利益共享?”

这老总一下子傻了,好在王浩马上接过了话头,“所谓的利益共享,这个说法是不太确切的。应该是房地产开发,三方分享。政府获得了税收,房地产企业获得了利润,老百姓获得了实惠。”

这个解释近乎完美。程一路笑了下,说:“如果房地产开发真正都能做到这三方分享,那么就很成功也很健康了。值得推广!”

开会之间,程一路注意到有一位房地产企业老总一直坐在角落里,注视着他而不发言。王浩和谢德志的态度,似乎也不在这个人身上。程一路就直接点名了。让他来说说。结果。这人一说。程一路听出来了。他是个外地人。口音象南方人。

“既然叫我说,我就说啦。我说点不好听的啦,不对的,请理解。我觉得西江的房地产开发,有两个问题,一是泡沫很大,虚数很多,造成了大量房产空笠:二是在房产开发中,黑洞很多的啦。地价自由度高,造成了开发本身的不公平。”这人说着。补充了下。“我是大鹏房地产的总经理。姓朱。”

“你说的这种不公平,具体是指?”程一路引导性地问了句。

朱总正要回答,王浩咳了一声。朱总停了下,还是道:“比如我们这有家房地产企业,通过你们所说的政府显换,将一块国有空地拿到了手,说是部分开发商品房,部分解决职工安置。结果呢,地价是四十万。我们卖地可是一百四十万的啦,这公平吗,”

程一路想终于到了点子上了,看来举报信说的是事实。但是,在这个会上,这个问题是不宜于展开的。他就记下了大鸥房产和朱,然后把话题转到了房地产开发的国家政策扶持上。王浩也松了口气,而那位姓朱的老总,坐了会,却悄悄地走了。

晚上,西江市委设宴,招待程一路秘书长和调查组一行。

王浩说:“一路秘书长是要为我们的房地产开发多鼓与呼啊!特别是现在这种财政体制之下,各级政府最大的税源,不是工业,而是土地。有了地,就有了来源,就有了保证。哪个地方不是靠地在过日子,西江因为这几年人事的变动,加上地处山区,对土地资源的意识不是很强,我们是没有抢到第一桶金哪,可是,我们也不能太落后了,一路秘书长,是吧?”

程一路笑笑,他在市里呆了那么多年,当然对地市一级财政状况十分熟悉。王浩说的也在理,前些年,国家土地政策稍微宽松时,有些地方政府屯积了大量土地。等到土地政策紧了后,再将这些土地拿出来。地价明显上涨,政府获得了大量收益。有的地方,据说达到了上万亩。当然,这些地的处理都是很巧妙的,南州也有。不是记在政府的名子上,而是早已分到了一些大型企业和机关单位的名下。这样,就有效地规避了上级的监督。真可谓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且,这下面的对策,出于上,已经高于上了。

这一上一下,其实对于各级官场来说,是半公开的。国家的土地监督,也似乎没有监督到这一个层面上。土里生金。现在真正成了各级政府掩而不宣的话题。秘书长

酒一杯杯地喝,但是,毕竟是公务酒,再喝也没多大的气氛。程一路最近心情也不是太好,心里老是像窝着一窝草似的,乱得很。因此,跟王浩礼节性地喝了几杯,跟其余人都是象征性地喝了点。酒喝完后,王浩提议大家去喝点茶,程一路谢绝了,说有点累,想早点休息。王浩也就不再勉强,送程一路到了宾馆,道了晚安,便回去了。

程一路进房间后,并没有立即休息,而是洗了一把,又稍稍坐了会,便喊杨主任和张科长过来,让他们跟下午在调研会上发言的那位朱总联系一下,就说程一路副秘书长想见他。杨主任问:“怎么,程秘书长另外有一一”

“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事,我就是觉得这个朱总还有些话没说出来,想听听。”程一路说着,让张科长打电话。在下午的调研会前,程一路已经先让张科长给每个人签到了,签到的同时留下了联系电话。

电话很快打通了,张科长说明了意思,朱总好像有点为难。张科长正要说,程一路示意他将电话拿过来,道:“朱总哪,我是程一路。我很想再听听你对房地产业发展的高见哪。有空吧,我请你喝茶。”

“这…不太好吧,何况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朱总琢磨着。

程一路道:“就是坐着说说嘛。你下午的意见很好。朱总在哪。我直接过去。

朱总还在犹像着,程一路又补了句:“只有我们调研组的人,没西江的。放心吧。”

“那好,我在星乐小区的门前的茶楼等你们。”朱总终于下了决心。

程一路立即带着杨主任和张科长,坐车到了星乐小区,果然看见朱总站在茶楼的门口。大家进去后,程一路说:“真的不好意思,我知道调研中朱总还有话要说,但是…这不,我亲自来听取意见了。”

“你们真的想听实话,”朱总疑惑着。

“当然是真的。调研的目的就是要听到实话。”程一路笑道:“不然,我要这么打扰你,是吧,”

“那好,西江的房地产开发问题确实很多。但是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政府行为和领导意志。本来,应该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可是现在…我在会上没说的啦,那个西江塑料厂,一百多亩,严格地讲应该拿出来公开拍卖。但结果呢,”朱总喝了口茶,“出人意料的啦!显换了。杜美公司拿到了地皮,四十万一亩。可是,现在的地价是一百四十万的啦。这怎么公平…”

“他们怎么拿到的呢,”杨主任问。

“那可都是…不能说的啦。”朱总沉默了。

程一路给朱总续了点水,“不要有负担,尽管说。我们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个情况。”

“那我就说了。听我们圈子里人说,杜美的杜总一下子给了王浩市长一百万,还把他孩子送出国了。”当然其它人也都得了好处,不然,怎么会…”朱总看了眼程一路,“我这都是听说的啦,当不得真。”

程一路点点头,朱总提议如果程秘书长不介意的话,他想请大家到西江塑料厂那块地上去看看。程一路当然同意。几个人乘车很快到了现场。这是市中心。周围都是高楼大厦,只有这一块,还是十几排低矮的平房。后面还有一大片空地。从外围墙开始,已经有四五幢房子开始动工了,有的已经做到了六七层高。他们过去的时候,有几个看工地的工人上来问是干什么的。张科长答说是来看看这房子的。我们老总想要这买几套。以后做写字楼。工人们一听,热情也上来了,说这房子快了。再有两个月,就可以封顶。

程一路听了,就问:“这房子都是作为商品房出售,”

“应该是吧,我们也是听说的。”工人们显然也不太知情,谈了会儿,大家便出来了。在门口,程一路看见一幅很大的全景图。从图上可以看出,整个小区都是小高层,除了房子和部分绿化场地外,没有看见其它设施。这里已经纯碎成了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了,那西江市政府所说的“显换”呢?

朱总笑道:“什么显换的啦,都是幌子。不然就要公开拍卖,这是他们想出的点子嘛。”

程一路谢了朱总,回到宾馆。晚上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想,这事儿是有些复杂了。看来举报是可信的。如果真的如举报信所说,或者如刚才朱总所说,那王浩就是太糊涂了。一次收受一百多万,哪还了得,何况,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呢?没意思嘛,至少心里是不得安宁的。杜美房产的老总杜丽,是个在场面上泥的人。早些年,她曾与省里某领导关系密切。在南州开发时,她也曾对程一路出手过,被程一路拒绝了。这个女人搞房地产开发有个特点,不在省城开发,专门到底下各个市县搞开发。这里面就显见出她的心思缜密。避开了省城众多的注视。而且,权力到了底下,更容易被放大。被放大的权力,也就更容易给她带来她所

想要得到的利益。但是王浩…咦!

第二天一大早,王浩便赶过来,陪程一路吃早饭。程一路看着王浩,心想,一个人变化真是看不出来。外表上有什么区别呢,没有,还是当年的王浩。可是一一能有杜丽的一百多万,就难保他没有收受别人的。他自己是否也感到了正走在悬崖之上?

吃完饭,临走时,王浩把程一路拉到边上,小声道:“一路啊,这次你们辛苦了。我一直想问:这个时侯突然下来调研房地产,不是有别的原因吧,”

程一路一惊,知道王浩心里是有些猜疑了。心里有事心里惊嘛。便道:“没有。只是省里马上要出台关于房地产开发的一个文件。例行调研而已。”

“啊!房地产开发复杂啊。最近就有人向省里举报我,说我在某些房地产开发项目上有问题。复杂啊!”王浩问笑着接了话头。

程一路没有做声,只是道了再见,然后上车出发了。

回到办公厅,程一路马上将有关调查的情况,给刘凯副书记作了汇报。

刘凯听了,吩咐程一路:“对调查的情况暂时不要动。等我向卫东同志汇报后,再定。”

秘书长大结局由礼拜五手打,全网首发。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