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元宵节刚过,省政府农村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就宣布了一条大好消息.

教育费附加征收在基层一度成为农民身上的沉重负担,也是造成乡村干群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因素。旧邦惟新

中国在八九十年代刮起一股歪风,很多本应由财政承担的费用都盯在刚刚喘息过来的老百姓身上,什么“人民教育人民办”、“人民公社人民建”。不一而足。反正随便找个由头,都可以成为向农民们摊派集资的借口。

中国的农民可能是最门卫室来顺受的群体,刚建国的时候,面对一穷二白的旧家底,为迅速改变落后的面貌,国家一度实行“剪刀差”政策,以广大农民群众的节衣缩食支持支援工业发展,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还有相当的说服理由。

工业化,城市建设发展到相当水平的时候,世界上多数国家都转向实行工业反哺农业的政策。但我们各级政府的一些人民公仆们,脑子里还是维持着原来的政策取向思维。“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就是这种施政理念的恶果。

白三立还在上大学时,就曾经在政治经济学课堂上提过问:我们国家的经济体制既然是全民所有制的,但我怎么总觉得就是没有农村人的份额呢?那位老教授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作答,只是说了一句: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答案的。果然,参加 工作以后,白三立很快就明白,这个问题确实很深奥。只要到革命老区走走看看,都解放几十年了,那里的面貌还是没有多大改变,就能明白,短时间内想回答清楚这个问题是让老教授很为难的。其实只要再多想一想,农村人口占国人的比例那么高,但各级人大代表中农民的比例却那么少,就能基本了解问题的症结在哪里了。

这征收多年的教育费附加政策能够取消,说盐业还有卓奕笃舅舅的一份功劳哩。

卓舅舅大学毕业后于临解放时去了香港。驰骋商界多年成为业界翘楚,因为深受父辈爱男爱乡优良家风的熏陶,事为表成之后踊跃捐资内地公益慈善事业,是首批荣获海西省政府立碑表彰的爱国人士。也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后最早在大陆投资设厂的港商之一。

为了更好地贡献祖国民族的复兴伟业,卓舅舅中年以后把大部分时间精力投入到社会活动中,特别是在香港回归祖国进程中有积极卓越的作为。

因为这些成就和贡献,卓舅舅连任多届香港立法会议员和全国人大代表。

他不像有些商界人士那样,只是把这些头衔仅仅当成一种荣誉,而是认真发挥这些平台的作用努力为祖国人民服务。

在港英政府时期,为了香港回归祖国早成共识,一向以儒商风雅形象示人的卓舅舅,在立法会上 拍数模怒斥的港英利益代言人;为市民行车安全,他远见卓识首提议案推行司乘人员系配安全带。在全国人大会议上,经过事先深入调研测算,他介提议案,认为以目前国家的财力,完全有能力承担义务教育投入,应立即取消面向农民征收教育费附加的政策,切实减轻农民负担。后来,又领衔提出议案,建议取消在中国自封建王朝以来就一直施行的农业税收。

卓舅舅这些议案,既合情合理又深具可操作性。很快被政府纳入施政政策。每一位有良知的国人都认为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但就是这样利国利民的好政策,也被一些歪嘴和尚念歪了经文。

长期以来在一些地方,基层干部剑拔弩张从农民兄弟口袋里抠出来的教育费附加,并没有全额投入农村教育事业,或多或少都有被挪做他用的现象。导致历年来的教育投入有相当一部分是靠银行贷款或拖欠工程队工程未空转的。就指望着今后征收的款项来填补窟窿。

这上面开个会叫停收费倒是轻巧,基层债务谁来还呢?

区政府的头头脑脑们和财政局的人一拍脑袋就有了好办法。

什么好办法?上级会议精神和正式下发文件总有一段时间差。在文件下来之前折紧征收今年的教育费附加,好填些往年的缺口,这就是打擦边球。

也难为了这些公仆们,光明正大地执行政策经常不到位,打擦边球的歪点子倒有不少,何况文件即使下来也不一定公开,那些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泥腿子成天只知道从土里扒食,哪里能知道政策改变了呢?

而且为了避免承担责任惹麻烦,财政局是只出主意不说话。由各个乡镇自行掌握,反正今年区财政预算是没有这笔支出的,你们自己找米下锅吧。

是否按区政府的口头意见打擦边球,火中取栗征收今年的教育费附加,新港镇党委会形成针锋相对的两种意见。侯卫东官场笔记

以镇长白三立为代表的人自觉站在维护农民兄弟的立场。他们主张,省政府会议已有明确意见,应该坚决贯彻执行。既切实减轻农民负担,又能一举解决消除长期困扰乡群关系的紧张因素;至于今年教育经费的缺口,形象工程砍一两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黄梧都、田壮壮等人则认为区政府既然有口头意见,镇政府认真执行就是,上千上万的款项对财力紧张的镇政府也不是小数目。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何必自找苦吃?忤逆区领导意图可是大事情,农民利益谁看得见?全镇上下务必统一思想,确保半个月内全额片收到位,以免夜长梦多。

黄梧都一锤定音不容再有什么人提出不同意见。

为避免冲突,白三立郁闷地不再发言。

散会后白三立前脚刚回到办公室,陈成业和纪委书记就大步流星地后脚跟了进来。

“明目张胆贪污中央、省、市的好政策,我们为什么不能向上面反映?”纪委书记一副义愤填鹰豁出去的决心。

陈成业也征询地看着白三立:“这种心术不正的人已是路人皆知的,还要维护他什么破形象吗?”

白三立凝重地摇了摇头,片刻后才缓缓地说:“他扯着区政府的虎皮当大旗,我们还是讲究方法为好,有棱有角的好处是别人啃起你来十分方便。”二号首长

白三立给两人递过香烟,并默默地为他们点上火。

烟屁股扔进烟灰缸的时候,白三立提醒似的问了一句:历年征收难度都那么大,这半个月收得上来吗?

两人愣了愣之后,突然会心地笑了起来。纪委书记说:关键时刻还是镇长有谋略啊。来硬的不好,我们就来软的。

“对,区政府口头说要征收,我们就暗示村里收不上来,拖挨到省政府文件正式发下来后就好办了”。陈成业扶掌大笑。

两人告辞离开的时候,白三立提醒道:不要大张旗鼓。找一两个绝对可靠的村支部书记就行了,让他们去转达,务必讲究方法,犯不着跟他正面交锋。

以白三立多年的工作经验,只要是有利于老百姓的事,又不损害他们的自身利益,这些村干部都鬼怪精灵着呢,他们自然各有各的张良计、过墙梯,哪里用得着上面笨手笨脚地替他们着急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