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章(二)

上一章: 下一章:

上午参加完海西市政府的新农村建设推进会,赶回新港镇时已是将近中午十三点半了,往回赶的路上,驾驶员打开了车载音响。在车上,白三立喜欢听南音、洞箫、二胡和佛乐,那曼妙悠扬的曲调对整天绷紧的神经就是极好的抚慰。

白三立泡了包康师傅方便面对付过咕咕叫直抗议的肚子后,拿了张《海西日报》靠沙发上,刚想放松一下挺直了大半天的身子,忽然听到走廊外人声鼎沸由远及近,很快就响起了急从中杂乱的敲门声。

早已忘记了疲惫的白三立知道又出了什么乱子了,急匆匆刚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一群盯眼睛且脖子的年轻人反扭着一个西装领带皮鞋全副武装的中年人拥了进来。

白三立前天见过中年人,是田壮壮带来的朋友。好像姓周,是海西市某私人医院的院长。侯卫东官场笔记

狼狈的周院长眼神慌里慌张地看着白三立,既有些闪忽逃避又好像乞求白三立帮他解围的样子。全然滑前天的风度。

周院长准备组织医生到新港镇为老年人免费义诊送药,希望能以镇政府老龄委的名义出面通知各村老协会组织老人们来参加。

田壮壮刚介绍完周院长的来意,周院长就从笔挺的西装内袋掏出皮夹递 给白三立一张名片。

白三立把名片前后翻了一下,唬人的衔头印满精美纸片的正反两面:顾问、学术总监、秘书长、副会长、总干事、常务理事、兼职教授——头衔足有十几个之多,只是衔头前面的机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名堂。

白三立心中顿时有了几分警觉,他微笑地对田壮壮说:义诊是好事,但是要有卫生主管部门的公函,政府一般也不宜出面强行组织人来参加,尤其是义诊机构的资质要慎重核实一下。

名片这种随便自己印制的玩意儿,很多是经不起推敲的。有的冠着国家级字眼的,只要交够一定的人民币,即使你一字不识,也马上给你一个副理事长当当,反正又不用发工资给你。有的就好比猪八戒口中念念不忘的“天蓬元帅”,早已是今生投世之前的荣耀了。因为那个组织早就关门大吉找不着北了。有的虽然机构还在,但当初授衔的时候就像联合播种机撒下的谷子,天女散花般撒满一地。铺天盖地的“理事”,一个空壳机构,哪有那么多事情可理?

在白三立那里碰了软钉子后,田壮壮带着周院长直奔黄梧都的办公室。

其实按照田壮壮一贯的做派,他只看黄梧都的眼色行事,其他人他根本不放眼里。这一次之所以先把周院长引见给白三立,目的很简单,他知道白三立一向关注弱势群体权益,想借机表现一下,我田壮壮一心在为老年人办实事好事。

黄梧都对田壮壮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一下子满口答应,当然田壮壮并不告诉他事先已找过镇长。

只要能办成事,周院长可不管找的是书记还是镇长。他一边连声又是感谢又是鞠躬,忙不迭地把手得包里原画想送给白三立的一大盒血燕放在黄梧都的茶几上。

有了镇里的金字招牌,周院长放心地为新港镇的老年人义诊起来了。

连续几天,周院长不知从哪里雇来的老中医、老专家巡回着开展老人养生专题讲座。毫不吝啬地频繁使用“药到病除”、“无效退款”、“三个疗程根治”、“无毒副作用”等字眼吸引着饱受病痛之苦的老人们的眼球。

特别是“免费诊断”、“免费试用”、“现场抽奖有礼”等从高音喇叭里飘出的蜜饵,更是让老人们争先恐后地掏出在口袋里雪藏已久的人民币,因为他们很是担心 错过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也不能都怪老人们贪小便宜,他们也是被逼无奈。看病难看病贵早已是广受诟病的事实。全世界医生都靠技术吃饭,中国的医生靠卖药大处方用设备多检查生存,看病能不贵吗?在美国,好的医生在街区诊所就可以找到,而我们只能在大城市的大型三甲医院里去求,看病能不难吗?

凡是接受了义诊的老人们绝大多数都被诊断出缠身的疾病,再不及时治疗,恐将时日不多。

就是个别平时能吃能睡身体硬朗着的老人,原先只是抱着好奇心来凑凑热闹的,也会很快被老专家宣称的最新医学研究成果洗了脑:

联合国际生命科学院研究指出,肠胃咻每天定植高活性、高含量的双歧杆菌,就可有效绝缘多种常见疾病,人类预期寿命将达到140岁。

也蛤 该周院长要露馅。就在他心花怒放地数着如哗哗自来水从老人们口袋流向自己皮包里的大团结,准备傍晚就收摊溜之大吉的时候,一个老家在新洪镇的江湖游医搅破了他的黄梁美梦。

江湖游医三年前曾跟周院长短暂合作过,不久因分赃不平而闹翻了脸。

在外晃荡已久的江湖游医突然心血来潮,想起来该回阔别八载的老家转转,就在他刚下车走出汽车站百来步的时候,周院长人山人海的义诊现场吸引了他的眼球。

开始只是因为职业习惯驱使江湖游医的双腿迈过去凑凑热闹,但当他游移的目光碰巧掠过周院长那张满面春风的脸庞时,三年前被周院长找垢出门的仇恨突地涌上心头。

江湖游医不动声色地把周院长的秘密透露给了新港镇区里头的几个小混混,然后慷慨地抽出两张百元大钞给了他们作为辛苦费。

被小混混们打中七寸的周院长情急中想起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拨通了田壮壮的电话,谁知电话那头刚听明白了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后,就惹不起躲得起毅然决然地听到的一声掐掉了手机。

知道还有镇领导介入周院长的诈骗丑事时,小混混们突然改变心思,该趁机在新港街头树立些为民请命的豪侠形象了。

他们用一根麻绳把周院长反剪着手五花大绑伺候好,就兴高采烈地和看热闹的人们,前呼后拥着周院长来到镇政府。

早已躲得不知踪影的田壮壮当然是无处可寻,小混混们只好把周院长带到白三立办公室。二号首长

详细了解过事情原委后,白三立打电话给派出所和卫生局监察大队,让执法人员把周院长带回去处理。

接到田壮壮的紧急报告后,黄梧都急匆匆推开大腿边的三陪小姐,火速赶回镇政府。

扑了个空的黄梧都气急败坏地责备白三立,这样的小事情镇政府和派出所这个层面就可以处置了,何必惊动卫生局呢?

白三立解释说,按法定权限,医疗卫生案件就布卫生局和公安派出所办理,镇政府没有执法权,而且也不是执法主体。

黄梧都根本没有心思纠缠什么执法主体执法权的,他关心的只是卫生监察大队做周院长的笔录时,万一把他和田壮壮给供了出来,等于是当着新港镇全体老百姓的面抽他黄梧都的耳光,那可是颜面尽失的大丑闻。更进一步往坏处想,这等丑事传到区领导耳朵里,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呀。

不能让 卫生监察大队做周院长的笔录,更不能让卫生局、公安局立案,除非把案件移回镇里,不然怎么把控得住呢?

黄梧都迅速拨通了卫生局长的电话,言辞恳切地说,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怎么能把矛盾都上缴给上级呢?

卫生局长打着哈哈,按权限规定,卫生局是这类案件的执法主体。如果监察大队还没有正式立案,你们有积极性主动要求自己处理,也不是不能商量的事情,我先找大队长了解了解。

黄梧都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着电话里的卫生局长诚恳地邀请,下个月新港镇准备组织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招商引资,招商团人员还没有最后定,局长您和嫂子的身份证提供一下,我交代手下人一起给你们报个名,办理个护照等手续,我们一起去领略一番东南亚风情吧。

听着电话这头的满腔好意,卫生局长盛情难却地代表夫人一并表示了谢意,然后爽快地说,我马上交代大队长不要接手这个案子,黄书记你安排个人找大队长交接好,就是兄弟、不必客气。

黄梧都忙不迭地在电话这头边把腰身鞠躬成90度角,边一而再、再而三、三番五次地表达着谢意,今后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局长您尽管吩咐。

在黄梧都的亲自协调下,田壮壮接手处理了案件。

倒霉的周院长,到口的肥肉连汁都不剩一点地全部吐还给了受骗的老人们。旧邦惟新

不过令周院长暗自庆幸的是,如果案子不是移回新港镇,吃官司受到经济和刑事处罚是逃脱不了的,想到这里时,周院长满心涌起对黄梧都和田壮壮的感激之情。

拿着失而复得的大团结,千恩万谢的老人们自行组织给田壮壮送了一面锦旗,上书“积极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几个烫金大字。

田壮壮不敢独享盛誉,暗示老人们把锦旗送到了黄梧都办公室,也算是给黄书记挂满墙壁的奖匾锦上添花了。

圆通禅师有一天和陈成业聊到这事时,恰好《海西日报》在组织“诚信社会大家谈”有奖征稿,两人都同时有了灵感,各自命笔分别画了一幅名为“信任”的同题漫画。

圆通禅师漫画的情景是一小伙子骑自行一与一老大爷相撞双双倒地,小伙没敢动弹,二十几分钟后,大爷先起来,问道:你没事吧?小伙子闻言马爬起来说:大爷,你没事我就没事。

陈成业画的是一人在杂货店买东西,客人探着头反复察看担心买到假货,老板则双手张着客人递过来的钞票仔细端详,因为怕收到假币。

他们把漫画稿寄给了《海西日报》,竞双双获得了一等奖。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