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一章(二)

上一章: 下一章:

又是一个载歌载舞的不眠之夜,也许在每一个政通人和的太平盛世里,每一个夜晚都会上演这样的人间喜剧。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偶尔也会有举世皆浊唯我独清者发出这样的疑问,但大多人还是乐耽于享受这样歌舞升平的气氛。陈成业自然不属于干部队伍中的污浊者,但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也不想扮演愤世嫉俗独清者。

有人请他去歌舞厅KTV娱乐娱乐的时候,陈成业通常的态度是走群众路线逢逢场作作戏,而不是像白三立那样坚决绝缘于三陪场合。侯卫东官场笔记

因为不是常客,三陪小姐们对陈成业不是很熟悉,但从请客的人又是递烟又是敬酒的殷勤劲儿,她们就能猜出陈成业的大致身份。

几杯酒下肚之后,唱了几支歌,跳了几曲舞,小姐们对彬彬有礼的陈成业顿时有了几分好感,她们早就很厌烦那些浑身酒臭动手动脚的客人们。

“看样子你是个当领导的,区政府还是镇政府的?”她们主动和陈成业套起近乎,希望陈成来能多照顾她们的主意。

陈成业倒不想多说,请客的老板借着酒兴乘机向小姐们显摆,“大名鼎鼎的陈诗人,新港镇人大陈主席,你们竟然不认识,好好伺候,小费加倍给你们!”

听说是新港镇的领导,小姐们叽叽喳喳说开了,“新港镇的镇长,真是个大色鬼。”“可不是,好像三辈子没见过女人,一进来就又抱又搂!”“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又动手动脚的”。有人边说边模仿着那些动作,小姐们忍不住哄笑起来。

“不可能!”陈成业生气地打断了她们的议论。“白镇长从来不出人这种场合,别胡说八道。”静州往事

陈成业突然想起不久前在另外一家酒店的KTV里,也有小姐说过类似的话。联想到这里,酒劲微醺的陈成业如同冬天里被迎头泌了一盆凉水,他发觉这里边有文章,有人给白三立设套了。

陈成业不动声色迂回了几下,很快就有小姐觉不住气,为了证明她们不是胡编乱造,把手机里偷拍的“新港镇镇长”的照片翻给他看。

真相大白!手机里口口声声称是镇长的人就是黄梧都,旁边坐着田壮壮。

义愤填膺的陈成业没有雅兴继续载歌载舞了,他匆匆赶回镇政府,刚找到白三立还来不及坐到沙发上,一些急促的词语就从他嘴巴里喷薄而出:“无耻,龌龊!不要脸!小人!血口喷人!。。。。。。”

无论怎样搜索枯肠绞尽脑汁,中文系高才生出身的陈成业真有点江郎才尽的局促,他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他的愤慨。

陈成业把来龙去脉说清楚之后,语气还有点急喘:“不能老这样一忍再忍,也得想想办法消除影响!”

自己偷鸡摸狗男盗女娼也罢了,竟然还使出这样的歪招抹黑别人,白三立算是真正领教了黄梧都。自己在明处,黄梧都在暗处,也不知他肚子里还有多少坏水。

“消除影响倒不是重要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是不怕贼光顾,就怕贼惦记,所以也得敲敲他,让他收敛收敛才行。”白三立由衷地感谢过陈成业的肝胆情谊之后,把内心的想法和盘托给了他。

第二天刚上班,白三立找来了田壮壮。旧邦惟新

“近一段时间以来,有人冒充我的名义到处吃喝玩乐找小姐,文化市场是你分管的,请你调查一下,没必要声张,到时情况给我个人反馈一下。”

果真和白三立分析的一样,做贼心虚的黄梧都和田壮壮关办公室里商量了半天后,田壮壮头重脚轻满心虚怯地给白三立反馈调查结果来了:“没有这回事,在新港地面上这样的小人还没有从他娘肚子里生出来呢。我会继续关注,真有人偷吃忘了擦干净嘴巴,一定抓他个人赃俱获!”

响鼓不用重锤,从此以后,冒名顶替玩小姐的事情再也没有听说过。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