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二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灵源寺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事宜,省政府已原则通过推荐名单,并转报国家文物局待研究。

对照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申报要求,灵源寺还是有明显的优势,但各地申报单位很多,名额有限,历年评审竞争都非常激烈,省文物局领导建议海西区应及早和国家文物局联络沟通。

白三立多次向区政府汇报,参照其他地区的成功经验,希望由区领导亲自带队赴京,以体现领导重视,增加把握性。

但在海西区,文物保护工作似乎不在领导关注的重点范围内,如果是招商相资工作,恐怕主要领导早都亲自出马了。

分管副区长推心置腹地对白三立说,我这个排名列末座的副区长,管的要么就是安全生产这种没人想管的烫手山芋,要么就是文化工作这种无关紧要可有可无的事儿,主要领导不吭声,我也不好擅自去北京。

王荣富副书记虽然很重视此事,省里这一关多亏他做了很多工作,但因为不属他的分管职责范围,他也说不上话,更不好主动要求跑北京。

经事先和驻京联络处联系,白三立和阳春木只好自己上北京了。

他们提着一大箱土特产匆匆往海西国际机场,刚办理完登机手续手,广播里女播音员甜美悦耳的声音却说出了令人沮丧的消息:到北京的航班延误,请旅客们在候机厅耐心等候。

飞机准点早就成了小概率事件,就象几年前中国最新的一颗气象卫星还没有上天之前的天气预报一样,电视机前的老爷爷老婆婆早都知道,除了那个叫“局部”的倒霉地区永远“有时有小雨”外,彤着光鲜的气象先生小姐嘴里说的其他天气信息全是一派胡言乱语。

据中国民航局主办的某杂志披露,中国内地民航班延误率高达近50%,比例远远高于日本、韩国、台湾和香香港等国家和地区。

刚开始旅客都还耐心地等待着新的消息,随着时间的流逝,近两个小时过去了,飞机似乎还没有飞上天的想法。

旅客们的心情着急焦躁了起来,个别人甚至骂起娘来了。

问讯处突然吵吵闹闹乱哄哄的,原业有个旅客和工作人员一言不合,旅客愤而把手中的饮料泼向了工作人员,正心烦无聊的旅客们顿时拥了过去凑起热闹来。

一直在候机大厅里看着书和杂志的白三立和阳春木相视着苦笑了一下,阳春木似有所思着说,在我们国家,还有好多和经济建设同等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好。

白三立合上手中的书本,他在旅途中总是习惯带着一本书,带着的书本好像也一直给他的旅程增添了丰富多彩的色彩。

折腾聚在一起个多钟头,本来早该抵京的飞机终于顺利起飞了。

得知航班延误的消息后,海西区驻京联络处李主任改约了预定的饭局,吩咐食堂给白三立和阳春木留着饭。

因为老家在新港镇的缘故,李主任对白三立俩人来京的安排很是上心。

驻京办的历史可以溯源到封建社会的京城会馆,直到1950年初,北京还有370多所会馆。会馆的职能可以有联系联谊、互助救 急、寄钱存物、短时歇息等等。

白三立的祖上上京赴考时都是借住在当时的海西会馆里。

新中国建政后,会馆就变成了驻京办。蓬勃发展到现在大概已经有3万多个驻京办了。

各地驻京办的主要职责,总离不开“跑步(部)、向前(钱)、争取拨款、争取经济指标、争取优惠政策”这些地方关注的内容。

古往今来,会馆也好,驻京办也罢,其功能除了台面上的光荣任务外,都还衍生出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特殊作用,比如拉关系,跑项目、搞接待等等不一而足。

早在清朝中后期,就有捐功名捐官的勾当存在。一些有钱人家的子弟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没有本事靠正规途径求取功名,又梦想着戴上顶官帽威风威风,很简单,备足盘缠,到京城会馆托托门了拉上关系,白花花的银子很快变成一顶顶光彩炫目的官帽子,而且只要经营得当,投入的成本很快连带高额的利润回收回来,正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进入新时代后,由于相当大部分的资源都集中在北京,地方政府想发展要政绩,官员想发达要进步,企业想发财要项目,眼睛还是一样得紧紧盯着北京。

中央也曾经三令五申要裁撤驻京办,但是效果好像都不理想。

问题的症结还在于政府的体制。早就有人总结出政府运行的“四化”倾向:政府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获利途径审批化、审批方式复杂化。

有位人大代表经过调研后发现,中国人一生最多可能要办400个证件,其中常用的证件证明就有103个。

比如目前很赚钱的房地产投资项目,从获得土地到办完手续的整个审批流程,最少要花费272个工作日,需经过土地获取、方案审查、工程许可、联合图审、施工许可、预售许可、竣工验收、房产证办理8个阶段,并且需要10多个不同部门的100多名官员在30份文件上签名、盖章。

国务院曾经有一次痛下决心 取消了789项行政审批项目,其中部门自己设定的就有620项,占比79%.

更有甚者,很多部门并不真心愿意放弃手中的审批权力,应对改革的坏招迭出。有的把没有“油水”的审批事项分拆成几项叫分拆充数法,有的把含 金量高可捞好处的几个审批事项合成一个叫打包保留法,有的把“油水”充足但又找不出理由搪塞的审批事项偷换概念说成是政府的管理职能,即拒绝改革的管理箱办法。就连一向是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深圳,也曾在两轮审批改革时把80多项审批事项归入“管理箱”。

被民间誉为“钱血宰相”的朱镕基,也是直到中国加入WTO后,才迫切地明白,机构改革的核心基实是审批制度的改革。

只要类似的审批制度一天还存在,驻京办就有一天存在的理由。不是吗?慑于中央举起的大棒,后为有的驻京办把地址迁到天律、廊坊等北京周遭地区,大部分地区以成立民间性质的北京商会承接驻京办的职能,不管什么形式,实质都换汤不换药。

风尘仆仆赶到联络处后,已是晚上7点多钟了。白三立和阳春木也顾不上吃饭,李主作拗不过他们,塞给他们两瓶水和几个面包后,开着车直奔文物局专家庄研究员的家去。

说明来意后,白三立恭敬地递给庄研究员灵源寺的申报材料简本。

庄研究员粗略翻阅后,指出一些需要进一步充实的地方,充分肯定了他们所做的工作。

庄研究员欣赏地说,在乡镇一层,很少见到如此重视文物保护的基层干部了。

紧守着一颗对我们祖先历史文化的敬畏之心,世代传承保护,并不断发扬光大其中蕴含的要主义精神,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经之路。

现代工业文明离不开速度、效益、规模这些追求。

形象地说,文化传承更像润物细无声的雨化春风,塑造完善人格于无形中。商业化活动却在不断瓦解我们灵魂深处传统传承的耐心。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享受便利现代生活方式的同时,必将以失去自律与快乐为代价。

举个典型的例子。故宫可以说是我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一个符号,星巴克咖啡分店却堂而皇之在故宫经营了七年之久。后来虽然迫于文化界人士的压力才停业,可是几个月后却以紫禁城咖啡店的名头恢复营业,而且挂了个“中华老字号”的招牌。很多游客都觉得很糟蹋人,故宫的管理者却不当多大一回事。

在山河破碎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西南联大、商务印书馆、《大公报》等文教机构都能坚韧不拔地把守着文化精神的关隘,在一些人口口声声喊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今天,却屡屡在文化阵地上丢盔弃甲。

这就是很多现代病产生的文化根源。

中华民族的复兴,绕不开中华文化的繁荣昌盛。作为一名文物工作者,我们更要坚守民族传统、保护、挖掘和开发传统文化遗产,为中华文化的传承发展多做一点工作。

受到庆幸研究员精彩见解的启发,白三立把已经落实实施的新港镇农村建设计划也一站式做了汇报。

除了灵源寺和新建成的文化休闲广场为龙头项目外,新港镇有不少村落人文历史悠久,甚至可追溯到东汉时期。独特的山海风情中,有众多保存良好的古民居、千年古井、百年古树,传承有序拥有广大受众的南音、布袋戏等特色艺术遗存,更有活灵活现的南岛语族民俗服饰文化元素,新港镇在保护历史文脉,因就砚光、弘扬特色艺术文化的基础上,着力在优化基础设施,改善村民生活条件,提升公共服务水平上下工夫,争取早日建成文艺写生采风基地,鼓励村民参与乡村旅游投资,让古老的新港镇焕发新的生机活力。

庄研究员有点惊讶于白三立的淡定,这是很多地方上来的干部身上所睽违的气息,这种气息,就是在一些文化工作者甚至文化人的身上,也是日渐稀缺的了。

庄研究员关切的口吻笑着说:“听说在地方上,有信念的干部很难发达的。”

庄研究员的直率,倒让白三立愣了愣,他微笑着看着眼前初次谋面的长者,突然意识到自从离开学校以后,他脑袋里的心思,总要经过几道网筛过滤,才能变成嘴巴里说出的话。

阳春木担心冷了场,接过庄研究员搞乱茬说:“白镇长喜欢读书,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确实很难得。”旧邦惟新

或许是感动于庄研究员的厚道,白三立推心置腹地说,在基层工作这么些年头,我经常墟为越明显的发觉,诱惑很多,陷阱很多。这读书思考,讲大道理是解决价值观人生观的问题。讲通俗些,也就是埋头拉车的时候,记得经常抬起头看看方向,否则 这路走得就不会很踏实,甚至会有翻车跌跤的危险。坚持读书思考,就像在一锅汤里加了点味精,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能让人的一生充满鲜美的味道。

况且这镇长镇短的,我只当作是一种职业,一个工种而已,力所能及多做些好事罢了,谈不上发达二字。我的想法,有很多事情远比职务来得更重要。

其实如果要说想法,我倒一直有个明确的计划。在适当的时候,扔掉公务的干扰,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这样的人生才符合我的理解,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白三立说着话的时候,庄研究吊带直微笑着时不时点着头。

阳春木若有所思地说,以我对白镇长的了解,他今天说的可都是心底话。除非工作上的事情,不然他不会委屈自己,更不会去适应一些所谓的潜规则。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