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三章(一)

上一章: 下一章:

白三立和阳春木坐着车赶往机场的时候,黄梧都“卡”地一声把办公室的门关掉反锁上,平时很少抽烟的他坐在舒适的老板椅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黄鹤楼”牌子香烟,随着一圈圈的烟圈扩散开来,他的心事像烟雾一样弥漫着整个房子。

回味着几十年来一步步往上爬的奋斗历史 ,黄梧都阴郁的嘴角边裂开一丝窃笑,他在心里表扬着自己所独创的升官秘笈。

很多人为了进步的时候,一般都是刻意地先和身边的同事处好关系,营造良好的群众基础。

黄梧都不这样干。一般人普遍走的路线图说明他们智商都太低,黄梧都之以鼻。旧邦惟新

早在他刚脱离教师队伍当上干部的时候,黄梧都就天才地对老婆说,如果想往上升混个一官半职,这干部当的就不能像个人,而必须在领导面前是狗,在同事堆里是鬼,在群众眼里是神!

能让他趴在地上吐舌头摇尾巴的角争可不是一个单位里的小领导,而是能管着小领导的上级领导。

至于小领导们和身边的同事,用得着的时候拉一拉,没有了利用价值时必须毫不迟疑一脚踢开,必要时还得踹上一脚。如果不是不要脸的鬼,这种行事方式,人的脸皮还往哪儿搁?

在群众上怎么扮演神有?套话谎话尽拣群众喜欢听的说,荣誉成绩尽力抢多在脸上贴金,这群众当然就越来截止对你顶礼膜拜了。

二十几年前为了当上没有级别的民兵队长,黄梧都用这番话说服了老婆,让老婆心甘情愿把养了大半年的肥猪卖掉换成钱,黄梧都一个不漏地给公社领导和武装大小干部送了礼。

一年后武装部长快退休的时候,黄梧都推着从供销走后门买来的凤凰自行车到了部长家里,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在武装部长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如果能推荐我接任,您就是我这辈子的大恩人。

心软的部长允诺后,黄梧都抱着一个当时还很稀罕的彩色电视机放到公社党委书记家的客厅里,天天早上跑书记家里抢着刷碗洗衣服扫地板,弄得书记老婆都快失业了。

部长的头衔从“大恩人”身上移到黄梧都头上后没多久,“大恩脸一次回公社领取退休工资时,远远看到黄梧都就热情地招呼着他的接班人,黄梧都却只哼了一声,好像已经不认识这位“大恩人”了。

“大恩人”气得一路上逢人就说,他当时给我磕了三个响头呢!

武装部长椅子上坐了两年多,黄梧都眼馋着刚空缺出来的副书记办公室了。

因为体制改革,已由人民公社改制为乡镇名称的镇党委书记退回了黄梧都硬塞在他办公桌抽屉的大红包后,掏心肺地对他说,现在上面强调年轻化、知识化,副书记人选上面已经有谱数了,你可能得抓紧拿张党校函授大专文凭,过两年再考虑升职的事吧。

碰了软钉子的黄梧都一点也没有气馁。此处不用爷,自有用爷处,处处不用爷,爷往天上住。不到半年后,黄梧都买通领导的领导,很快交流提拔到另一个镇当了党委副书记。

上任之前,黄梧都志满意得地向书记告别,他也不屑于再和书记客套,直截了当地说,此处不用人,自有用人处,我下午要去报到了。

说完,黄梧都昂起头,翘着嘴转身就走。

党委书记冲着他身后毫不客气地回敬道:如果愿意当哈巴儿狗,就是脖子上长着脚趾头的鸡巴废人也能提副书记。旧邦惟新

当上副书记的第二个年头,黄梧都用他屡试不爽的一贯手法,带着糖衣炮弹摸黑敲开了新任区委书记的家门,把一份精心修饰过的简历和一叠连蒙带哄得来的荣誉证书递给区委书记。

区委书记瞄了一眼后,黄梧都着实恭维了一番书记后,又不忘自我吹嘘了一通。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厚着脸皮问,像我这等优秀的干部,书记什么时候栽培提携一下?

早已听得不耐烦的区委书记打断 了黄梧都的话,指着黄梧都带来的一大包礼物说,少来这一套,别在我身上打歪主意,回去踏踏实实做人干工作。

过后不久在一次全区大会上,区委书记还敲着桌子不点名地批评了黄梧都的丑行,警告那些一门子跑官要官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的人要收敛息的行为。

黄梧都微蓝发射的糖衣炮弹,第一次让钢盔铁甲的区委书记给挡了回来,令他心丧失了好一阵子。

幸亏这个不开窍的区委书记当了两年多不到就滚蛋走人了,否则黄梧都可能觉得这难熬的日子实在没有盼头呢!

人生能有几回搏?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三年多还没提拔转正的黄梧都铆足劲调动一切社会资源,很快勾搭上新来的万乌书记,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岭头镇镇长。

岭头镇的顾况书记长期在乡镇摸爬滚打,对黄梧都的底细早就一清二楚,从得知黄梧都要到岭头镇那一刻起,他就一边心里暗暗叫着苦,一边时时刻刻不忘提防着他,生怕哪天一不小心被他逼宫篡位了。

论水平,顾况远比他高;论经验,顾况更老到;论形象,黄梧都更没得比;论工作,顾况十足过硬;论做人,黄梧都明显露马脚。这些正儿八经的比法,顾况都心中有数,可以高枕无忧。

但是,如果比手段,比上层路线,顾况就感觉底气不足了。

这也是顾况忧心忡忡的症结所在。

坊间不是有说法吗?群众基础是铜牌,工作实绩是银牌,领导中意是金牌。

顾况寻找到自己的短板后,注意加快了往万乌家汇报工作的频度。但长期的农村工作束缚了他的脑袋,新生代的区委书记哪是顾况这般土生土长的老干部时不时提些土特产就能摆弄得顺意的?

但因为顾况经常把镇里的事情捅给万乌,很快万乌就发现了黄梧都在他面前装饰得光彩照人的一面并不可靠,而且慢慢地就知道了这正面背后刻意掩藏着的面积更大的阴影了。

话虽这样说,就因为黄梧都很会来事,经常能恰到好处地找到万乌心里的痒痒处,所以万乌对黄梧都虽然不是很满意,但偶尔批评一下也只是点到为止。

鬼精的黄梧都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他使出了剩下的下三烂一招,时不时地弄一张人民来信寄给万乌和纪委,但都是一些鸡毛蒜皮或捕风捉影的事儿,实在伤不到顾况的筋骨。

顾况发觉了黄梧都的阴招后,义无反顾地进行了回击,因为黄梧都很不检点,露出的狐狸尾巴一大截一大截的,所巴拉巴拉映黄梧都的人民来信里都有一些猛料。

原来只想坐收渔翁之利的万乌沉不住气了,再这样闹下去,恐怕有一天火也会烧到他万乌身上的。

万乌责成纪委书记分别找了顾况和黄梧都谈话,而且找机会亲自出面狠狠地敲了两个人的脑门。

为避免两败俱伤,顾况和黄梧都的人民来信战争这才偃旗息鼓了下来。

酝酿人事调整方案的时候,因为明白万乌的天平倾斜在黄梧都一边,早已厌倦了这种明争暗斗的顾况也不愿意主动运作讨好万乌。

谙熟于把官帽批发为生财之道的万乌,迟迟不见顾况上门洽谈生意,无奈主动约谈了顾况。万乌试探性地对顾况说,你多年来一直扎根乡镇一线,区委准备照顾一些上了年纪的乡镇一把手到区直部门工作,不知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顾况以前还指望着在乡镇书记任上辛苦五、七载,有没有机会熬出差不解决个副处级待遇。后来他发现没有赤裸裸的交易,这种想法只能永远是梦中花水中月。

既然如此,倒不如到区直机关图个轻松。但他又不愿意让黄梧都捡便宜接任书记,而且以他对黄梧都为人的了解,如果黄梧都就地升任书记,肯定会翻箱倒柜搜集对他顾况不利的材料打击报复他。

顾问我爽快地答应愿意交流到区直机关,但前提是黄梧都必须同时离开岭头镇,否则我顾况还是继续在岭头镇,黄梧都以那幅价值50万元的名画换来了新港镇党委书记的帽子。

从一个连午睡资格都没有的代课教师,爬上党委书记的宝座,这样的成就放在一般人身上都会心满意足的,但黄梧都是个永不言知足的货,他还有很多烦恼,搅得他宁波路常食寝难安。

比如说和他搭档的的镇长白三立吧,虽然从不和他争权夺利,就是表彰荣誉这些虚的精神奖励,也都净归入他黄梧都的抽屉里。说实在话,黄梧都对白三立的与世无争还是很欣赏的。

但烦恼也恰恰出在这一点上。因为白三立的实干、淡泊,具有同样气质的王荣富和他很是志趣相投。

虽然黄梧都千方百计讨好王荣富,但王荣富从不为那些小恩小惠动心,他对干部的评价标准可不像万乌书记那样粗鄙。

黄梧都算计着,坏就坏在王荣富这种书呆子个性上。因为王荣富不但是区委挂钩新港镇的领导,更要命的是他分管的是干部组织工作,还是省委组织部下派挂职的。

因为有这些特别背景,只要王荣富不改变对他的不良印象,他黄梧都要实现继续往上爬溲副区长的理想就会很悬乎。

黄梧都也知道凭自己的德性,要让王荣富对他有好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对不起,王荣富,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曹阿瞒不是曾经教导过我们吗?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