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三章(三)

上一章: 下一章:

海丝文化节海西区分组委会为了“梦回千年。新港怀旧时光民俗节”的成功举办,几个月来费了大量心血。文化节期间,具体策划负责人王荣富,白三立更是食不甘寐不香,诚惶诚恐谨小慎微的,务求每一枝末节都能尽善尽美。

黄梧都虽然是分组委会常务副主任,但因为上有王荣富顶着,下有白三立撑住,他倒是落得个轻松自在,唯一的任务就是代表分组委会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黄梧都一贯喜欢出风头,接受采访任务还是王荣富和白三立投其所好有意安排给他的,也算是知人善任、人尽其才吧。

既不必劳思忧心,又能在电视报纸上露脸显名,黄梧都这些日子里可真是心花怒放了。

但其实真正让黄梧都高兴的事情,却是他挖空心思策划的谋略就要发挥作用了。

黄梧都花了三万块钱买通了一个网络推手,网络推手承诺,文化节期间就能见到效果。当然三万块并不用他从口袋里掏一分钱,都打入文化节期间几家媒体的有偿专版报道费用中一并列支。

为了预防万一,早已聪明绝顶不长一根头发的黄梧都套着一顶假发,戴着墨镜,选择在一家娱乐场所昏暗的包厢里和网络推手见了面。

网络推手建议策制造王荣富网络热点事件的时候,黄梧都还有点犹豫,这样无中生有编造故事,恶意造谣抹黑中伤王荣富,万一秘密泄露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大事。

网络推手安慰他,网络就是自由的虚拟空间,发布虚假信息可是他的专业,在业界里他是公认的行家里手。现在社会上仇官仇富的人特别多,只消他几条火药味十足的微博,保证马上有大明天见我民中灵山岛凑热闹,天量转发和负面评论就会铺天盖地像遭蝗虫一样扑到王荣富身上。

放心吧,网络舆论炒作的威力不是你的经验所能想象得到的,我不敢保证能马红一个人,但如果要搞臭一俱肯定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网络推手信誓旦旦地说,那些网民就像一只只无头苍蝇,哪里有血腥就集中往哪儿扎堆,网络炒作力量就在于调动忽悠网民来达到一个明确的目的,这是传统的平面媒体根本做不到的。

没听说过吗?现在的一些网民,有产有业不求你,交了税费不欠你,想啥做啥不理你,有了问题便 找你,空虚无聊就骂你。

谣言并非止于智者,而是止于下一个谣言。至于下一个谣言你就不用关心了,因为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OK?旧邦惟新

黄梧都咬了咬牙,王荣富你不是时时刻刻注意维护着你的公众形象吗?无毒不丈夫,谁让你阻碍了我的升官大道?你几十年苦心经营的名誉马上就要完蛋了,过一子 子你就得灰溜溜地结束挂职滚回省里去了。

付给网络推手定金后,黄梧都满怀期待又有些忐忑不安地天天盯着电脑屏幕。

终于,黄梧都咬牙切齿的那个关键词出现在一条特大字体的标题中: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上腐化——请看一个挂职干部的堕落。

文章的开头先例行公事式地肯定了王荣富几句话:有一定的理论修养,能说会道,做报告引经所典;干工作思路清晰,作风大刀阔斧。然后话锋一转:王荣富表面上的大会讲话有味、工作开拓有力、舆论报道有彩等等亮点掩盖下的却是作风飘浮、虚夸浮躁、贪污腐化的龌龊。看一个干部,不能光听他说什么,更要看他做什么。

接下来就是凭空想象、东拼西凑的所谓揭开真面目。

如攻击王荣富利用挂职的空名,行拉关系、跑项目、中饱私囊之实,还煞有介事地分析其原因在于派出单位对挂职干部鞭长莫及考核不到位,地方上又不敢理直气壮地监督管理。

说什么王荣富到处插手工程建设、干预地方人事安排大肆卖官鬻爵、傍大款结交流氓黑恶势力。。。。。。

更吸引人眼球的是,耸人听闻地炮制王荣富难耐夫妻两地分居的空虚寂寞,包养情人云云。为制造噱头,还不惜移花接木把王荣富的头像拼接到一张三级片的床头戏图片上。

黄梧都幸灾乐祸地读着这些极尽造谣污蔑诽谤之能事的文字图片,心头莫名涌上阵阵快意。

这些阴谋在虚拟世界里酝酿发酵的时候,我们可敬可爱的王副书记为了事业正忙得晕头转向,做梦也想不到阵阵恶毒的乱箭莫名其妙地射向他。

直到他夫人慌里慌张从省城打来电话,他才知道有人竟然来了这一手。

夫人在电话里抽泣着,一二十年的老夫妻了,她对王荣富是知根知底的,两口子脸都很少红过,她知道丈夫的感情纯度是绝对信得过的。而且网络里的图片刀子一看就明白,除了头像是王荣富的,脖子以下不知是哪个小流氓的肉体,跟她再熟悉不过的那副皮囊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夫人的心里,全然没有一般女人对老公最放心不下的那些敏感事儿。

她也明白,王荣富有自己的理念和坚守,根本不是那种嗅着血腥味就紧盯上的贪官。

八小时之外,她的丈夫唯一感兴趣的就是读书、下棋、打打太极拳,偶尔还会下厨做一道他最拿手的清炖鲫鱼汤。

如果不是特别要好的朋友,当今很多干部所热衷的饭局应酬他都尽量推掉,更不会去结交那些穷得只剩下钱的土豪。

一句话,她对书生本色的丈夫是一百个放心,网络上的那些语言符号,一个字也跟王荣富沾不上边。

夫人真正担心的,是王荣富可能适应不了尔虞我诈的地方官场,或者得罪了什么心黑手辣的货,有人正道上对付不了他,就使出这种下三烂的阴招。

夫人在电话里央求着王荣富,请组织上调查清楚之后,就申请回省里上班,我们惹不起躲得起。

王荣富苦笑着安慰她,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一点相信组织上会给我一个说法。至于工作上的事情,我是公家人,总不至于碰到一点困难就打退堂鼓,只能服从安排喽。

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王荣富还是第一时间当面向万乌作了汇报。然后以书面形式分别向省委组织部,海西市委作了正式报告。

海西区委宣传部也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碰到这种事情,无奈之下只好花了5000元先委托地下公关公司删贴了事。

万乌责令公安机关动用技侦等一切必要的手段尽快破案,他心里头考量着,不能助长了这股歪风,什么时候对着我万乌来也说不定,必须毫不手软露头就打。而且王荣富的娘家省委组织部那边也得有个交代,我万乌可得罪不起。

受部长的委托,卓奕笃致电海西市委书记要求海西市委调查清楚,情况书面报告省委组织部。

公安部门虽然也慷慨激昂地立下了破案军令状,但对于网络这种新生的高科技怪物,目前暂时还没有有效的管制措施,落后的侦破手段更是捉襟见肘。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信誓旦旦的承诺犹如一缕青烟飘散在风中了。

经过慎重调查,网络上列举的罪状都是子虚乌有的诽谤,海西市委如实报告了省委组织部,同时也充分肯定了王荣富是一位德才兼备,实绩突出的优秀挂职干部。

经征求本人同意,省委组织部提前结束了王荣富的挂职锻炼,选送他到中央学校学习培训。

王荣富离开海西区那一天,一些干部群众自发前来送行。特别是黄梧都,眼里噙着热泪,嘴里念叨着:“王书记,好领导,我最崇拜你了!”送了一程又一程,送别的人群都回去以后,他还自己开着车一直送到高速公路入口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