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四章(三)

上一章: 下一章:

两天之前杨思石从北京给白三立挂了个电话,说他想利用到海西省参加“海峡两岸艺术名家喜迎奥运书画联展”的机会,顺道回老家看看,希望有时间和白三立聊聊。

白三立本来的安排,这两天准备到外地跑一趟、协调同家乡贤开办的建筑企业,争取把部分企业所得税拿到新港镇来工票,聊以弥补上级下达税收任务的巨大缺口。

接到杨思三的电话后,白三立二话没说,马上推迟了日程安排。

自从上次拆迁闹剧之后,白三立和杨思石虽然没有再见过面,但却借助电话常来常往。他们彼此很快就都发现,两人之间很有共同语言,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和领悟都有相似之处。

成了知已之后,白三立尝试着邀请杨思石,能不能考虑回家乡搞个工作室或艺术馆之类的载体,借以营造氛围提升新港镇的文化品位。

刚开始的时候,杨思石说他对家乡有些失望。白三立笑着说:家乡无论怎样,都是你永远的根。旧邦惟新

杨思石幽幽地说,虽然我在家乡的根很深,介于面以上的部分早已枯萎,既没有新抽的枝条绿叶,更没有希望的花朵果蒂。

白三立顺着他的思绪往下说,虽然枝叶暂时枯萎了,但只要气候适宜,阳肖充沛,加上勤于浇灌,春华秋实,还用担心没有根深蒂固的那一天吗?

一来二往,杨思石的心里开始有了松动。估计这次回老家,这事有谱了。

白三立从动车站接到杨思石,海西城内外已是一派华灯初上,倦鸟归巢的黄昏向晚景象了。

征询过杨思石的意见,白三立先带他去海丝美食街,杨思石点了一份厦门沙茶面,带南洋风味的,那是他自小就熟悉的口味。白三立推荐了一份崇武鱼卷汤。

小时候,杨思石的奶奶经常做厦门沙茶面给他解馋。虽然都叫厦门沙茶面,但海西流行的沙茶面做法,却是区别于正宗厦门口味的槟榔屿风味。这种做法,是从厦门随老一辈华侨流播到南洋群岛,经过几代华侨厨师的变异改良,形成别具特色的槟榔屿风味手艺,再随归国华侨回中国大陆的。套用现在的说法,这种现象就叫出口转风销。

杨思石奶奶的一汴好手艺,还是她小时候在槟榔屿就学到手的,特别对小思石的胃口。每逢奶奶煮的沙茶面,小思石能比平常多消灭一碗,总得等扔掉筷子后才发觉吃撑了,然后用一只小手反复摩挲着圆滚的肚皮。

味道好极了!杨思石礼节性地表扬了过来征求意见的美食店老板,等老板走开后,才又补充了一句,跟我奶奶比起来还差一大截呢。

说完这话的时候,杨思石和白三立不由得相到对视笑了起来。

鱼卷汤怎么样?奶奶也做鱼卷汤吗?白三立笑着问。

鱼卷是加工好的食物,显示不出奶奶的手艺。杨思石很崇拜的口气认真说道。

我还记得,奶奶告诉过我,正宗的崇武鱼卷,是要用马鲛鱼加工的,还得加荸荠。

登记好住宿后,杨思石提议,逛街喝酒唱歌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兴趣,就在房间里克档盘棋吧。

下哪一种棋?白三立问道。

围棋吧。上学时喜欢下象棋,后来就改成下围棋了。

杨思石说着从旅行袋里取出围棋来。围棋的三面六十一个点与天过于宙相互对应,拥有无穷无尽的可能变数,需要整体性把握和辩证思维,当然战术上也有局部的精确计算技术操作,而且围棋下的是加法,体现的是群体的力量,随着双方落子,一个个棋子联合负只取决于将帅的存亡,而且下的是减法,一将功成万骨枯,甚至仅剩光杆司令,活脱脱封建等级社会的文化产物。

“呀,艺术家就是不一样,我也下棋,怎么就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层呢?”白三立很赞同地说。

边下着围棋,杨思石提起了开办艺术馆的想法,白三立很高兴地听着,当即表态一定全力支持一路绿灯。

第二天一大早,白三立就陪着杨思石现场踏勘了几处适宜的选址点。杨思石最后还是看中了灵源寺山脚下的一座小丘陵,位置就在民俗文化广场附近。小丘陵卢勇石嶙峋,天然生长着六棵飘须垂髯的古榕树,周边峰峦叠翠,吸雾饮雨,其实就是一幅不必再加人工画饰的天然山水画。

土丘上的山石林树等于自然景物全数保护下来,人工建筑就建在中间那块平地上,只要再因地制宜 ,随境置景精心补缀一番,顺着杨思石手指的方向,果然是浑然天成的构思。

虽然艺术家的性情都有些疏散,但杨思石做起事来却很有些雷厉风行的做派。审批手续镇政府专人跑完后,一年时间不到,榕溪园艺苑就举行了开苑仪式了。

为了纪念这一文化盛事,白三立特地仿文言体写了一篇《榕溪园小记》,全文如下:

榕溪园小记

榕溪园者,盖园中天生六古榕,遍植修竹,效曲水流觞雅风凿溪兼利泄洪排水之功,思石君新辟艺术馆也。馆址择杨子家山灵源东南坡,负北山而纳朝阳,苍山心翠柏,异彩纷呈。刘克庄诗榕溪阁曰:“榕声竹影一溪风”,应此境也。

址本草莽荒野,古榕且屡遭农人挞伐,杨子慧眼独观,举凡构思设计造景细节,必自亦返乡躬亲,畏以平生学养功力,布局则虚实相生,亦幻亦真;景琢则随类赋彩,清逸自然。甫成,世人皆叹“化腐朽为神奇”。

三伏时令午茶于古榕下,五尺之外,烈日如炙;而六榕荫及,流风清韵,如置冷宫,竟浑忘荫外酷暑午时天矣!耳目周遭,竹影漓漓,幽兰株株,荷池田田,石阶级级,鸟啭啾啾,溪流潺潺,凉风习习,风流蕴蕴之妙不胜枚举,皆顽朴天成,不见匠心痕饰也。竟陶陶然以为误入桃源里,清风绝俗,醉啜香茗,谈文说艺不觉天已向晚,俯身荆棘小很萌攀援而上山顶,西望夕阳斜挂灵源、楼阁山,云蒸晚霞蔚,倏忽斑斓,缥缈摇曳胜似逍遥小蓬莱,顿悟昔年弘一上人挂锡心缘。回峰东眺,极目海峡舒缓逍遥,各领风骚。远则岞海辽阔,岛浮似鼋,帆影点点;近处涛风扶岸,波光如金,沙滩渔妇盼归,稚童嬉水,诚“天然图画”迷人复温馨也!

夜餐则大麦粥佐以“咸海瓜鲑”等小海时鲜,宋室端宗御封“珍珠粥凤眼鲑”是也,历八百年沧海桑田,崇善古里食馐风物犹存,善哉。

明月既望,很径往艺术展厅,虔然观赏揣摩书画名作,恰惟穿棱时光,上溯唐宋元,犹重明清,复有民国现当代,宾客如饮醍酩,醺醺然赞曰“真艺术盛宴也!”

噫!余生也有幸,职事新港十载,因缘际会,庶几恳便神交古贤,拜结时俊。文韬武略似襄惠公,尘世化外咸倜傥不羁如弘一高僧俱缘结新港;名家巨擘手迹藏集一馆之榕溪园,似此佳作钩沉艺冠东南,犹 如枭鸟在林,潜龙在渊;所谓“一雨之润,万卉并育”也。嗟乎,与木石居,与鹿游,沐出世心性,竟成入世伟业;纵往来古今人事代谢,发古崔巍留增胜迹,丈夫行世,高山仰止,夫复何示主?晚晴老人偈云: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庚寅年仲夏樟香园主人文以记之。

按照白三立的设想,下一步准备以灵源寺和榕溪园艺苑为龙头,发挥示范引领的载体作用,依托新港文化休闲公园,逐步打造形成海西特色的公共文化平台,探索实现深度文化对接的成功模式。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