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四百四十五章 真话代价最小

上一章: 下一章:

放下电话后,王桥翻看了日历,七月十二日是星期六。他在星期六上画了一个圈,又在七月十九日画了一个圈。前者是要到堂叔家里去,后者是吕琪将于十九日从大洋彼岸回来。这两个日子是重要的日子,与事业和爱情有关。

他走进电力家属院,在院内散步,反复思考与王国栋见面之事。虽然这是堂叔与小辈的会面,可是王国栋身份不一样,不能以普通长辈视之。

王氏家族卫字辈亲戚在山南全省的人数不多,但是也有近十个。这一次王国栋作为长辈只点了王卫东和王桥两个人,这说明王卫东和王桥进入了王国栋的法眼。

王卫东的大哥王卫国目前是沙州公安局副局长,级别和位置都比王桥要高,只是王卫东的光芒太耀眼,让大哥王卫国总是出现在其阴影之下,不引人注意。

王国栋则与王桥有三年之约——三年之内让王桥自由发展。

此时距离约定之时只过去一年时间,王桥已经成为了昌东城关镇党委书记,这是没有依靠家族助力取得的成绩,算是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而且,昌东县委班子将有所调整,王桥是最具有冲击县委常委的人选。

王桥的优势有两条,一是处于城关镇党委书记这个得天独厚的位置上,二是在城关镇工作一年来做了好几件全县醒目甚至是在全省都有影响的事,以其治理城关镇的业绩得到了多数同级干部的公认。其劣势也有两条,一是年龄轻,是最年轻的乡镇党委书记;二是担任党委书记的时间短,只有一年时间。

最终能否成为考察目标,还是取决于多方面因素。

他决定,此事暂时不向堂叔求助,还得凭自己的真本事。

俗话说,好事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刚到七月,静州市委组织部发布了《中共静州市委组织部考察对象公示通告》:

根据工作需要和民主推荐情况,经研究,王桥等4位同志被确定为考察对象。市委组织部将于近期派出干部考察组,对他们进行考察。参照《省管干部考察对象公示试行办法》规定,现予公示,征求党员、群众和单位的意见……

在公示期间,个人和单位均可通过来信、来电、来访等形式,向公示受理单位或干部考察组反映公示对象在德、能、勤、绩、廉等方面的情况和问题。以个人名义反映的提倡留真实姓名;以单位名义反映的应加盖本单位印章。反映考察对象的情况和问题,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得借机诽谤和诬告。

公示时间:从2003年7月2日至2003年7月9日止,共7天。

受理单位: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

公示出来以后,王桥再次成为昌东县机关干部热议的焦点。

王桥倒是定力十足,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只是,他暂时将企业办王渝生提交的检查报告压了几天,没有立刻上报给县委县政府。从检查报告中,他知道牛清德的矿山的尾矿库存在着安全隐患,若遇大暴雨,不一定能够保证安全。只是报告涉及到牛家,牛家有县委副书记牛清扬,还有从各方面都支持牛家的县长华成耀,王桥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没有节外生枝地将报告递给县委县政府。

他只是给企业办发出要求,先给牛清德的矿山发出安全隐患整改通知书,并留下记录。

考察结束后五天,王桥提前一天来到了省城阳州,与姐姐王晓见面。

“什么?旧乡那个女老师在国外出了车祸,失忆了?不会这么巧吗,又不是演电视剧。”王晓听到吕琪的事,十分惊讶。

王桥苦笑道:“现实往往比电视剧更狗血,比小说更离奇,我就是遇到了这事,吕琪确实被撞了,失忆了。”

王晓是最了解弟弟感情生活的人,掰起手指头算了一下,道:“中师那位同学、红旗厂那位、李宁咏,再加上这位吕琪,你一共谈过四次恋爱,到底喜欢那一位?”

王桥自嘲道:“十年时间,我交往了四位女友。其实十年前杨明就离开了,准确地说,十年时间交了三位女友,也不算花心大萝卜。现在晏琳和李宁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与晏琳还能成为朋友,与李宁咏已经反目成仇了。客观地说,这三位女子都很漂亮,还全都是静州一中毕业的,与她们分别谈恋爱时,我确实是真心的。有时,也在掂量到底最喜欢哪一位。现在有答案了,当我听到晏琳的准确消息时,尽管她受到创伤,我仍然是欢心鼓舞,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十年时间,让我明白,我心里确实没有忘记吕琪。在这一点上,晏琳很敏感,她没有看错。”

王晓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道:“张晓娅怎么办?”

王桥道:“我和张晓娅并没有实质性关系。准确地说,是长辈们谈起了这事,我和张晓娅从来没有当面谈起这事。更准确一些,自从长辈们谈起此事后,我和张晓娅压根就没有见过面。”

王晓摇头道:“这个问题不要小看,毕竟曾经有过动议,得到过双方长辈的默认,你和张晓娅都没有明确反对。如果处理得不好,你的形象要在张、王两家面前受损,这会直接影响你的前程。张老爷子就是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典型,如果当初张老爷子作出另外的选择,说不定会有另外一番成就。”

王桥想了一会,道:“我已经打定主意。吕琪在我心目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如今有了这个机会,我不愿意放弃。”

王晓追问道:“就算政治前途受到影响也不愿意放弃吕琪?”

王桥态度渐渐坚决起来,道:“是的。”

王晓专注地看着弟弟,眼光中有点怜惜,道:“你太象爸爸了。小时候,我们在一起聊天时,你多次说不会成为爸爸一样的人,实际上你就和爸是一模一样倔强。我爸倔强了一辈子,结果民办教师身份都很难搞定,你如果学他,说不定将来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

王桥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我认命。”

王晓叹息一声,道:“优秀的男人都是些不可救药的犟拐拐。”这时,她想起了一心想将生意迅速做大的丈夫李银湘,他也是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让人爱恨交加。

“你打算如何处理此事?”王晓强行将李银湘压在心低,没有表现出情绪波动。

王桥道:“我和卫东哥都获得防非工作先进个人,明天参加省里的表彰,会后要去见堂叔,就是我和王卫东两人,在他家里。见面之后,我准备找到冉阿姨(注,前天写成了吴立勤,出错了,抱歉),给她讲最真实的情况。我考虑过的,讲真话成本最小,造成的后果也是最小的。”

“你不能和张晓娅在一起,真是遗憾。我特别喜欢张晓娅,聪明,善良,有教养。不能成为我的弟媳,太可惜了。”王晓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道:“你刚才说过,吕琪失忆后,对你一点都没有印象,她印象最深的是这几年发生的事。这意味着,你们两人也有可能不能重新好起来。”

王桥道:“确实如此。”

王晓道:“你能不能等到你和吕琪有了确定结果以后,再和两家长辈谈这件事情。”

王桥摇头道:“我不会脚踩两条船,脚踩两条船是极度危险的。我现在想要和吕琪重新谈恋爱,就不能还把张晓娅抓着不放,当备用品,这是品行问题。”

王晓哭笑不得地道:“我的傻弟弟,别人当官都是越来越奸滑,你怎么越来越古板了,一点都不知道变通。”

王桥有意让气氛轻松一些,开玩笑道:“这是我们王家的本性,加上一点真正的智慧。”

“有时候爸爸固执得让妈妈哭笑不得,你也差不多,有时真恨不得打你几巴掌。你和冉阿姨先谈吧,然后我去和吴阿姨谈。这一年,我和吴阿姨走得很勤,关体系很好,我当面给她解释,道歉。”王晓伸手拍了弟弟的后脑勺。这是小时候经常做的动作,这十年基本上没有如此拍过弟弟的后脑勺了,今天忍不住就想拍。拍过之后,她看到弟弟又想说话,道:“你不许说话。你肯定是要亲自去给吴阿姨说,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

“我是你大姐。才生出来就见过你的糗模样,我比爸妈都更了解你。”

“那你和吴阿姨先谈吧,我还是得亲自登门,否则不诚恳。这种事情必须要亲自面对,否则终究有后遗症。”

与姐姐谈好完事情后,王桥又给师兄雷成打了电话,还将久未见面的吴湘约了出来。王桥、雷成、韩萍以及吴湘四个人吃了一顿火锅,算是非典之后的首次聚会。

七月十二日上午,山南省抗非表彰大会在山南省人民政府礼堂举行。

这次会议规格很高,省里重要领导全部参加,一个不落。大会由省委副书记、省长朱建国主持,********钱国亮出席大会并讲话。省委副书记高义云在会上宣读了《中共山南省委、山南省人民政府关于表彰我省抗击非典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决定》。

在会上,钱国亮在讲话中全面总结了防治非典工作。他指出,面对这场抗击非典的严峻考验……发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团结互助、和衷共济、迎难而上、敢于胜利”的精神,坚持一手抓防治非典这件大事不放松,一手抓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动摇,夺取了防治非典工作的阶段性重大胜利,保持了经济较快发展的良好势头……

他强调,在抗击非典的战斗中,我们既有成功的经验,同时也有深刻的教训,获得了进一步做好工作的启示……要把抗非斗争中表现出来的迎难而上、顽强拼搏、勇于负责、狠抓落实的过硬作风,运用到经济建设和其他各项工作中去,以严谨务实的工作作风和永不懈怠的奋斗精神,努力完成或超额完成今年的各项工作任务。

在领导讲话时,王桥眼光一直在观察坐在主席台上的堂叔王国栋。堂叔王国栋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有着久居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气质。他又有着淡淡的书卷气,这一点和柳溪三道弯的王家人极为相似。

王桥暗自想道:“最妙处在于堂叔是来自外省,在南边生活了几十年,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山南人,这对我们王家子弟是有利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