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四章(四)

上一章: 下一章:

(四)

本文为礼拜五秘书网网站独家版权,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再说公安取证后一直都没有任何进展。当中有两次来找过柳大力,因为柳大力是最后接触到傻妞的人。每次柳大力都绘声绘色地介绍傻妞是如何的傻,是如何偷吃他家的肉等等等等,根本说不到正题。他还给公安推断,说傻妞是夜里上茅厕,不小心跌入坑内淹死的。

作为公安,他们接到案件,特别是命案,是件非常棘手的事,若没有破案,那就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政绩,影响到他们的声誉,也直接影响到领导的提拔。在他们管辖的范围内出了命案,从另一个角度说,也是他们治安管理的不到位。所以,对待命案他们都特别地慎重,一般不会轻易认定为“案”,最好是往自杀或意外死亡方面去靠,去找原因。因此,公安听了柳大力的分析推断,一拍即合。公安暗暗地佩服柳大力的才情,认为此人若能作为他们的师爷,他们的结案率就不会如此之低,仅仅百分之十三!也因此,他们的领导在这里都已经干了十八个年头了,而每次的提拔机会都与他擦身而过。

很快,傻妞之死的结论就正式形成,还张贴告示通报:“傻妞因先天智力低下,对事物的正确判断能力差,对危险的估计更是严重不足,加上夜间如厕,视线不清,以致失足跌入厕坑溺亡。瞧,如此推断结论多么顺理成章啊,多么高明。傻妞就这样被定性为失足于厕坑意外溺亡。

然而,作为他的父母见到公安的如是推断,也没能提出什么异议,再说女儿既然已去,人死不能复生,再多的计较又有何用?傻妞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默默地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又是谁人能感受得到?此后,他们经常跑到傻妞的坟前痛哭一场,然而千呼万唤就是不出来。他们责问天地,这样的日子是谁给予的安排?这样的日子哪里是头?答案或是一生一世啊!而今,傻妞的父母更加自责,痛骂自己不是人,在傻妞在世时,他们只顾着田地里的庄稼,早出晚归,根本没有照看好傻妞,也从来没有给她一天好日子过,任凭其随处游荡……

傻妞虽离开了,但一切都将继续向前延续。村里人也因公安的“告示”而为傻妞感到惋惜,也为村里少了一个“开心果”而遗憾。慢慢的,傻妞的事件影响正在弱化,村里一切也正在恢复往日的平静,唯有傻妞的父母无法回到从前。傻妞母亲头发骤白了许多,脸皮像被刀刻的一样,沟沟壑壑。傻妞的父亲头发掉了大半,背也开始驼了,还是满眼布满血丝,经常蹲在大门口,大口大口地吸着旱烟,显得十分的焦虑不安,像似在等着傻妞回家来。

且说傻妞已经离开有一个月了,公安也已下了“定论”,一切本该回归平常,但有关傻妞的话题却是余波未了,一波接着一波,本来慢慢淡化的事件又被一些人重新挑起,以致出现了新的恐慌。

村里的长舌妇阿聪和抠门鬼柳大力两个人特别活跃,四出游说。都说傻妞死前,就已经有了先兆,说什么傻妞的魂魄早已被阎王爷勾走。阿聪绘声绘色地说,那天晚上,她就见到一群白衣女人把傻妞带走,果然傻妞就没了。而柳大力神秘兮兮地说,在傻妞死前那个晚上,他亲眼看到“东坑仔”水面上突然来了一艘“王爷船”,把傻妞载走,第二天,傻妞就死了。说得有理有据,有时间有地点,说得大家浑身发毛,不知如何是好。一时间村里人心惶惶,唯恐遇上“白衣人”和“王爷船”。小孩儿更是夜不出门,早早地就躲在房屋里,而且还要点着煤油灯才能入睡。那段时间,不要说小孩胆小,就是大人们也一样,夜里除非万不得已都不出家门,邻村再好看的电影也动摇不得泉江人“严防死守”家门的决心。

村中老人们说,凡是“东坑仔”有出现过“王爷船”,都预示着随后的几天内泉江会有人死于非命。早些年就曾有多次出现过“王爷船”,过后都应验了人们的传说。因此,大家都知道,王爷船是专门来抓人的,有时要抓好几个,见者都惶惶不可终日。在十几年前的一个深夜里,明月当空,一阵清风掠过,突然一艘“王爷船”出现在“东坑仔”的水面上摇曳着。第二天,村里有两个姐妹柳花和柳红在外出走亲戚归来的路上,经过一处池塘,突然脚下一绊,柳红应声跌入池塘,柳花上前一步想拉起小妹,没想到又脚底一滑,一只毛茸茸的手把她的脚踝一拽,她立马摔入池中央。悲剧呀,捞上来时姐妹俩还紧紧地相抱在一起……所以,若有听说“王爷船”出现过,村里人都会被吓得半死,女人们都会争先恐后地赶紧到那早已没有船影的“东坑仔”岸边烧香磕头祭拜,祈求王爷保佑自家老小平安。

(五)

时间飞逝,转眼过了一年。傻妞的事已经几乎被人们淡忘了,再也没有人提起过。这也许也是一种自然的规律。无论再大、再痛的事,只要历经时间的冲刷,都终将慢慢淡化。唉,可不是吗,时光能让一切褪色!可以说,泉江村是个事件多发村,特别是诡异的事件。每次事件影响虽大,但最终都像单摆一样,被冲击一下,摆动幅度很大,能掀起大风大浪,而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减弱,乃至完全停下。

却说,时空的日历被翻到1975年农历五月十九日。泉江村又迎来了尊神——“新代巡”的诞辰。这一天,家家户户同样喜气洋洋,灯红酒绿。细心的人还会发现今天正是傻妞“失踪”的一周年。除了傻妞家黑灯瞎火、冷冷清清外,别人家均是张灯结彩、宾朋满座,好不热闹啊。

这一天傍晚,柳大力家也不例外,尽管他是出了名的抠门鬼,但无奈于今天的特殊日子,他不敢得罪神,所以为了表示虔诚,他也只能咬咬牙,充分利用祭祀的供品勉强凑合一桌应付一下场面。亲戚朋友围坐一桌,欢声笑语频频,杯盘触碰声声。刚上第二道菜时,就开始了推杯换盏。猜拳行令。看着这光景,柳大力心里暗暗骂道:“他娘的,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有酒喝还不够,还要猜拳拼酒量,简直要了老子的命”。

突然,“咣当——嘣”一大声响彻四邻。原来是柳大力的十四岁女孩儿柳金花端第四道菜时,出现了眩晕,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在座亲戚朋友也顾不得多吃,纷纷围拢过来问长问短。柳大力也颇感蹊跷,这妞素来身体棒棒的,怎么就晕倒?然而,现在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救人要紧。于是,柳大力连忙喊了两个人来帮忙,把金花扶到卧室床上。这时有的按压“人中”穴,有人按压脚底,还有摁脑门的。经过一番折腾,终于盼到金花醒了过来,全家人才松了一口气,转悲为喜,破涕为笑。柳大力也一一感谢过众人。旧邦惟新

然而,金花眼睛虽然睁开,但却仍旧没能言语,任凭她妈妈叫唤,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最多也就眼睛眨一下。金花妈急了:“金花,你咋样了,我是你妈呀,你听到没有啊,你说说话吧,不要把你妈吓死了好吗?”。叫声越来越大,直至边哭边喊,泪水不停地滴在金花脸上,但就是没有任何反应。这时,柳大力也急了,双手扶住金花两个肩膀,上下推拽着:“花儿,我是你爸呀,你知道吗,你到底咋了,到底咋了,说说好吗?有你爸在我们不怕”!喊着喊着,竟也泪流满面。

过了片刻,有人叫来了村里合作医疗的王姓“赤脚医生”,但见医生不紧不慢地取出听诊器,这里听听,那儿听听,脉搏摸摸,也没有任何表态。

柳大力急着吼道:“到底咋了,王医生,你说话呀”。

“我检查心跳、脉搏好像都很正常,你们煮点姜糖水喂喂试看”。王医生仍旧不紧不慢的说着。

这时,柳大力更急了,跳了起来,歇斯底里叫嚷起来:“王医生,这是人呐,不是动物,人命关天啊,怎么“好像”?这还能试”?柳大力脾气本就不好。

“那你说又能乍办,不然你就另请高明吧”。而此时的王医生还是不温不火的。

“你——你,好你个王医生,我柳大力告诉你,今天我金花若有什么好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柳大力已经失去了理智。

这时,房屋里叫嚷声、呼喊声、哭泣声、议论喧哗声交织在一起,十分嘈杂。邻居们也闻声赶来,直把柳大力家挤得水泄不通。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时候,金花好像是被“吵醒”了。只见她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几下,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来,侧身穿过拥挤的人群,直奔大厅前的那块竹靠背椅,然后跌坐在上面。大伙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住了,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了,仿佛房间里的一切都凝固了。柳大力也顾不得与王医生急了,金花她妈的哭喊声也戛然而止,一切的嘈杂声都被暂停,挤满了人的房屋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安静了下来,实在令人感到有点诡异和不由心里发毛啊……

正当大家连呼吸声都能听到的时候,金花突然开口了,金花开口了!大家无不屏住呼吸,等候着金花的声音。嗨,谁也没曾想到,要知道是这样不如不开口好。至少柳大力会是这样想。金花的一开口并没有给在场的人带来慰藉,相反,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大惊失色,有的胆小的竟没命似的夺门而出。这到底又是为什么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