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二章 走基层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收拾下心情,处理了几份公文,王桥抱怨道:“城关镇真不比得城管委,以前在城管委没钱,但至少扫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即可;现在的城管镇不光没钱,摊子还铺的大,除了下达上级指令,还要广泛收集下面的声音,更要做好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财政、民政、行政、计划生育的预算、执行和总结,还有城关镇十来万人口的治安管理、司法公正、信访维稳,万一那里摆不平也是找你政府索要赔偿……总之,事无巨细,全靠这个三层小楼的来来往往的人来完成。”喘了一口气,宋鸿礼的电话来了。

“桥镇,有空没有?昨天人大会议整了一天,晚上又喝了一肚子,现在酒才醒,要不要去走一转”宋鸿礼道。

王桥道:“书记有什么指示?”

宋鸿礼到:“哈哈,不要说的那么见外,我邀请你去三河乡吃点野味,那边打电话说刚刚抓到一根眼镜蛇,走,去喝点龙汤醒醒酒。”

两人收拾好一起下楼,院坝里面林业局的猎豹越野车早已守候在院坝里。

2000年附近,产自军工企业的猎豹汽车,因其三菱的技术和便宜实惠的价格收到很多捉襟见肘的镇府部门订单。两人坐进宽大的越野车,不一会就看到守候在溪边的江老砍。

开车的司机是宋鸿礼的专职司机老黄,老黄在坑坑洼洼的机耕道上娴熟的打着方向道:“这个路烂是烂,但毕竟没有悬崖峭壁,你们坐好便是,到了山脚下,没有路了,到时候我们再走两步。”

十来里路颠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山脚下,停好车,四个人纷纷下了车,宋鸿礼道:“这个背时路把我昨天的酒又颠出来了,桥镇,这就是我们城关镇最偏僻的三江社,你看看,还是刀耕火种啊,基层工作任重道远啊!”

其实宋鸿礼约王桥来三河社并非喝点蛇汤那么简单,他想让王桥这个热血青年充分感受下基层工作的难度。

汽车在江老砍身边挺好,王桥和宋鸿礼便从车里钻出来,江老砍道:“二位领导辛苦了,早上谢木匠找过来赶场的村民给我说抓到一根眼镜蛇,我不敢独享就喊你们过来尝个鲜。”

宋鸿礼呵呵道:“还是江老大爷讲政治,这车还可以往里面开不?”

江老砍道:“有点考司机手艺了,毕竟两位领导在面坐起,怕是还是谨慎点,开一点算一点吧。”王桥感慨道: “这边公路基本不是给汽车走的,没有交通,肯定落后啊!”想起同在山沟沟里的老家二道拐,毕竟有条盘山公路在,倒不至于闭塞到如此境地。由于公路基本不通,三江社附近修不了通信基站,王桥的手机也变成一块电子表。四个人稍微休息,带上水壶,锁好车门,往山上爬去。

谢木匠的家就在山边不远,四个人走了十多分钟,就看到高瘦的谢木匠。谢木匠看到领导来了,赶快上来向宋鸿礼问好。江老砍上前介绍:“老谢,这是新来的王镇长,这次书记镇长过来,你要好好招待。”

接着江老砍又向王桥介绍了一下谢木匠:谢木匠三代家里都是木匠,就生活在山林之中,对树木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一次与偷伐树木的人争斗的过程中,被斧头砍断了一条脚筋,这件事经过宣传报道后,省林业局时任局长特批了一个昌东林业局编制给谢木匠,谢木匠为此还入了党,当了三江社的社长,现在还是这片山林的护林队长,每个月有近千元工资,平时有空还做些木匠活,在当地算是过的不错的。

谢木匠从内心来说是知足的,很说了感谢组织的话,不一会了谢木匠的堂客就从屋里端出来一砂锅散发着浓郁香味的蛇肉汤。

王桥忍不住道:“怎么这么香?我好像又闻道江老砍家里的老母汤味道了?”

谢木匠的堂客笑夸道:“咦~这位领导鼻子当真要得,今天我弄的老母鸡炖的眼镜蛇,两种肉香在一起,绝对巴适。”

谢木匠吼道:“傻婆娘,领导由不得你乱评价,不会说话就收起你的黄板牙!”

谢木匠给几位领导各盛了一晚汤,又从里屋阴暗处提了一玻璃罐子蛇酒,道:“几位领导今天难得来,要多喝点。”

宋鸿礼道:“你这个地方不敢多来啊,这一路我这个老骨头就抖松了。昨天的酒今天都没醒,我就不喝了,你敬王镇几倍,以后这一带发展还是要靠年轻的领导!”说着,举着汤碗看着王桥。

谢木匠道:“王镇,那我就先敬你一杯,你也看到了,这边条件就是这样:不通路,通电没得几年,不管做啥事都不方便,娃娃上学、赶场卖菜、看病办事都恼火得很。”

宋鸿礼喝了一口汤补充道:“桥镇,穷山恶水出刁民,当着谢木匠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个三河社几百人吃低保的就有一半,每年专项慰问也花了镇里不少经费,镇里的情况你也晓得,就那么两个钱,而且越补越穷,动不动还要喊你送米送肉。我希望你以三河社为试点,把基层党建探索出来,找到突破口,带领村民脱贫,作为一个课题交给邓书记!”

王桥道:“宋书记布置的任务,我很惶恐啊,我不是撂挑子……”

宋鸿礼打断道:“我晓得你的意思,你平时确实俗务缠身,镇里那些杂事牵扯你太多精力。那么这样,大事我来顶起,小事喊副手去做,这边你多花点精力,你大学生点子多,当个课题把他完成好,我看好你!”

宋鸿礼不愧是有道行的领导,话中带着三分真情,更有七分的不由分说,说得王桥只有迎着头皮点头答应。

既然答应了宋鸿礼,而且又是汇报邓书记的一个课题,王桥不敢怠慢,回去之后就开始思考对策。着手点肯定是修路,修这条路不管是对于村民还是镇政府来说都是首当其冲的突破口,但是修路的钱哪里来?

王桥思来想去想了三个筹措方式,一、村民集资,全社300多名村名,按人头筹款,统一纳入修路基金,结合谢木匠汇报的实际情况,每个村民也就最多出1000元;二、贷款修路,以城关镇的名义贷款修路所需要的资金;三、社会捐助,将三河社贫困情况宣传报道,让各级政府、爱心人士积极自助。另外,修路涉及到农田的赔偿问题,需要村民充分理解,肯定是按期分步赔偿,而且,这三个方式肯定要同时推进。作为基层党建的试点,还要由村民选出党员代表实时监督款项使用情况,而不是单纯由政府把控,减少村民的担忧。

想到修路的内行是许久没有联系的陈强,自己身为股东之一,忙于工作,也没有时间去过问公司运行的情况。由于修路肯定要预算评估,王桥摸出电话打了过去:“陈经理,最近在哪里潇洒?”

陈强正在工地上监工,只听见搅拌机声音此起彼伏,陈强道:“哈哈!王董,有时间关心公司业务啦?啥时候来视察?”

王桥笑道:“最近有没有空,我办招待,来我这边走一转。”

陈强道:“我最近在沙州这边修路,春节都没有休息,正准备休息几天,要不就过来骚扰下蛮哥?”

王桥道:“好滴,我叫司机老李来工地接你。”

陈强回道:“谢了蛮哥!不用咯,我要先回山南一趟,顺便问下建国来不来。”

忙碌了好几天,王桥刚回到电力局宿舍楼下,便碰到小李局长,小李局长道:“王镇,好久不见咯,篮球队都想你了。”

王桥心想:“我也想你了,想你们电力局的荷包帮我分忧解难。”嘴上却道:“哎,过了年事情多,这两天都睡单位,今天想出出汗,你们打不打?”

小李说:“我们才打了内部对抗,今天就算了。马上篮球联赛要开赛了,我们联系了山南高新区电力局,准备下周末去打个友谊赛锻炼队伍,你有空吗?”

王桥道:“有空一定去!到时候等你电话。”

回到家,王桥熬了一锅红苕稀饭,伴着母亲杜小花亲手做的豆腐乳,吃得很香。吃完洗了澡,准备好好休息下疲惫的身体,刚躺上床,陈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了,陈强在电话那边道:“蛮哥,我给建国说了,明天他要和我一起来。”杜建国结过电话道:“蛮子,我感觉你肯定有事,我过来看帮得到忙不。”

王桥感激的道:“还是闷墩了解我,我喊司机明天一早来接你们。”

杜建国道:“不用,我开皮卡,正好练手艺。”

第二天,杜建国开着皮卡,从山南上高速到静州,再从静州走省道到了昌东,接上王桥,根据王桥的指示,往着三河社开去(待续)

和以往一样,驾车过了溪就是三河社了,这条溪水非常清澈且流水湍急,由三条小溪于上游汇聚而成,也就是三河社名字的来源。由于公路从水泥乡道变成了机耕道,杜建国并不娴熟的驾驶技术加上皮卡稍逊越野一筹的操控性,跑起来显然不是那么顺畅,不一会儿就开始冒汗。杜建国抱怨道:“蛮子,你来考我技术未免早了点,我才拿了两个月驾照。”

王桥笑道:“说对了一半,我就是让你和你老丈人感受下这个道路。”

开了不到五分钟,杜建国放弃了,把车听到一边的空地上。王桥便继续对身边的陈强说:“眼镜儿,我请你来就是喊你来评估一下,从溪边拉一条公路到山脚下,要多少钱?”

陈强道:“走,蛮哥,走拢山下再说。”

走了一个小时,王桥面不改色,陈强由于劳改和长期工地劳动也还算体力充沛,而胖墩杜建国衣衫尽湿,喊道:“早知道要走这么远,我就不来了,啥子烂路哦,鞋子就要磨穿了!”说着踢了一脚路上的碎石子。

王桥道:“才走了一半,你不要吼,你娃平时要多锻炼,肚子跟七、八月的孕妇一样,体力还不如你老丈人!”

几个人继续走着,不一会儿山风、乌云一齐袭来,一阵暴雨不期而知,几分钟机耕道变成了稀泥巴路,杜建国吼道:“蛮子,你要赔我一套西装一双皮鞋,陪你走这么一趟,我损失惨重。”陈强是个秃头,发型本来是地方支持中央的鸟窝式,一阵暴雨袭来,一尺长的一缕头发掉在头前,显得十分滑稽。

王桥道:“坚持一下,下的就是个阵雨,马上就要停,走几分钟就要到了。”

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三个人才敲响了谢木匠的家门。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七色花说道:

    难得糊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