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三章 好茶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谢木匠一看是王桥不敢怠慢,赶快喊老婆拿出几张新毛巾,给几个人把全身的雨水擦干,又拿出三双拖鞋,让三个人洗了个热水脚。三个人淋了雨,特别是杜建国体质差,便坐在八仙桌边瑟瑟发抖。这时,谢木匠老婆端来三杯茶,用刚烧开的水给三个人泡上道:”三位领导,喝口热茶就热和了。“

坐在桌边的陈强闻到茶杯中散发的烟蕴,眼镜一下就亮了,赞道:“好香的茶!”再仔细一看一根根挺立的茶叶,又道:“好漂亮的毛尖!我尝一口。”说着吹开茶叶,趁热喝了一口,没想到意犹未尽,再喝一口,便对着谢木匠老婆道:“老乡,你这个茶是自己种的吗?”

谢木匠老婆道:“哪个有雅兴种这个哟,我一天都在给我屋男人打下手,孢木头,打榫头,就是春天到了,偶尔去后山摘点野茶。”

陈强继续问:“请问你们用的什么水?”

谢木匠老婆道:“就是这边的泉水,我们这边世世代代喝泉水,你放心喝,不得飙稀。”

陈强苦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想看看这边的茶山和水源。”

王桥和杜建国坐在一边半天没开腔,觉得陈强喝了一杯茶不至于这么激动吧,很意外的看着陈强。陈强笑道:“哈哈,蛮哥,我以前在劳改的时候唯一的工作就是去茶山采茶,基本上除了睡觉,眼睛看的东西都是绿的,后来近视眼尽然日了怪的好了,还有一个收获就是成了正儿八经的采茶高手。不瞒你们,今天这杯茶,肯定是极品,正值春天,不知道老谢可不可以带我去后山看看你们的野茶?

谢木匠道:“当然没有问题,那也要简单吃个午饭再走吧。”说着向旁边的老婆喊道:“堂客,快去烧饭,几位领导吃了饭要去后山。”

谢木匠老婆是个憨厚的妇道人家战战兢兢味问道:“我还想问下几位领导,你喊他喊蛮哥,你喊他喊蛮子,你喊他喊爸爸,你喊他喊眼镜。这是什么关系啊?”

谢木匠吼道:“你问那么多干啥?等会要赶路,搞快去弄饭。”

谢木匠老婆讪讪应道:“好吧!那三位领导就吃点家常菜,我马上去烧个麻麻鱼,这边的野花椒香得很。”

不一会儿,一盆香飘四溢的麻麻鱼被端上桌,三个人都累了半天,特别是杜建国,吃着麻麻鱼同时,不知不觉下了三碗干饭进肚,不到20分钟,一盆鱼一会就吃了底朝天,三人齐夸味道好,特别是自认为烧鱼高手的王桥也都自叹不如。

吃完饭,杜建国道:“我就不去了,走不动了,你们去,我在屋里喝茶等你们。”看着杜建国那个虚样子,大家也就没有勉强他,拉上黄狗一齐去后山了。

由于山高,又刚下了雨,翻过山之后,一众人仿佛慢慢置身于云雾之中,在黄狗的带领下,陈强看到一片片绿油油的野茶田,面积不大,也不规则,松散的分布于丘陵之中,陈强走进茶田,看着刚刚被雨水洗刷过得茶叶,摘了一片放在嘴里,陶醉的道:“心随流水去,身处白云间,雀舌清染三月雨,香芬岩面蕙兰魂。”

谢木匠老婆在一旁啧啧道:“当真是知识分子,饶是我听不懂,也觉得好听。”

陈强笑道:“我已专业采茶人的角度告诉大家,这片山林,方圆几百亩,加以利用,绝对是种毛尖的绝佳之处。”

谢木匠道:“这片山林泉水雨水终年滋润,论空气、水质、土壤都绝对上乘。”

王桥心中一凛,便道:“三江社村名大多散居于山林,要是真能种茶到不失为村民找到一个好的致富方式。只是,眼镜儿,这个茶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王桥转身对陈强道。

陈强笑道:“顶级黄山毛尖一斤可以买到上万,多是炒作,论口感这个野茶绝输它不多,如果能让懂得品茶的人知道在昌东三江社的毛尖有这种档次,我敢肯定,不要说修路脱贫,怕是家家户户都要发财!”

王桥心中大动,问身边的谢木匠:“如果真如这位陈总所说,来发动村民种茶,你有把握吗?”

谢木匠道:“呵呵,这边村民不像山下江老砍那边的村名,那边还要挑项目来做,这边根本就没有项目挑,因为交通不便,谁都不来。要是给他们说种茶可以修路挣钱,肯定都愿意,而且这个又不要什么本钱。”

王桥暗道:今天收获大了!便准备打道回府,回去商量发动村民种茶的事,一看,陈强不见了,四周一望,竟然看到陈强弯着腰在茶园里摘茶。王桥喊了便一声眼镜儿。

陈强回道:“不急,我要摘点茶回去炒,好久没有摘了,还有点想了。”

王桥笑道:“你是又想去吃牢饭了啊?”

陈强慢慢悠悠回到:“福即是祸,祸即是福。在里面苦是苦,但再不用担惊受怕;在外面光鲜亮丽,却不免被人算计。”

等陈强摘了一大口袋嫩芽,几个人回到了谢木匠家里。

到了谢木匠家里,陈强问到:“请问你们有炒茶的铁锅吗?”

谢木匠老婆回到:“我屋就一口铁锅,炒肉炒茶都是那一口。”

陈强回到:“唉,真是浪费!这么好的茶竟然没有专用炒茶锅,要串味的!也罢!那麻烦你把柴火生气来,我想在院坝里面炒茶,只有这个柴火才弄得出味道。”

几个人就看到陈强的两只手推着茶叶在铁锅中翻转腾挪,弄了整整一下午,陈强开心的装着茶叶告辞谢家,和王桥一起拉着杜建国回县城了。走之前还不忘给了谢木匠老婆一个红包,让谢家很是感动。

回到县城,天已全黑,几个人找了一个餐馆去吃肥肠鱼,杜建国走得最少,却是最累的,嚷着要吃油大的。趁上菜的功夫,陈强去隔壁茶叶店买了几个竹制的茶叶筒,把亲手摘炒的茶叶分装好。他随手递了两个给王桥,道:“蛮哥,这个茶你喝不来就拿去送人,档次越高的人越好,你相信我。这几个我要带走,我认识几个茶厂老板,让他们尝尝。如果他们识货,你完全可以顺着搞一个‘茶叶换公路’这是送给你的政绩啊!”

王桥道:“如果真如你所说,这个‘茶叶换公路’我志在必得,希望眼镜儿兄多帮忙啊!”

陈强道:“老话不嫌多,看守所要是没有你,哪有我陈强今天,早就撞墙死了,蛮哥绝非池中物,我能帮你一把,是我的荣幸。”

杜建国也道:“我有个朋友是做美食杂志的,在国内小有名气,如果这个茶弄出点名堂了,我喊他来三河社弄个专版,好好宣传下。”

几个人谈得高兴不知不觉两瓶白酒就下了肚,此时的陈强已经趴下,而王桥也已微醺,杜建国喝了点酒反而精神起来道:“上次给你说张晓娅一事,你有没有行动?”

王桥道:“哎!平时工作忙,哪里有时间联系,再说,我对她也没那个意思。”

杜建国道:“感情可以培养,过了这一村就没这一店,再说你和他们家本身就接触过,相互感觉也不错,不存在后续问题,这是优势啊。我家陈秀雅还说过,张晓娅虽然出自名门,但没有娇小姐的坏习惯,平时完全就看不出她们家是权贵人家,这种女孩子不多啊。”

王桥回到:“我不想攀龙附凤,免得人家说我王桥攀高枝,何况……闷墩,这事暂不提,我自有想法,不过还是谢谢你们两口子。”王桥心道:从内心而言,自己和秋云、晏琳甚至李咏宁的故事都没有完,自己又俗务缠身,实在不想在牵入另一个女人。

杜建国道:“你在仕途混,有飞机不坐,要坐火车,你这个蛮子,不说了,喝酒!”

第二天,王桥将杜建国和陈强送上车,便来到办公室,心想把这个“茶叶换公路”的想法初步细化。

王桥首先请来了县志办的同志,吩咐其去查找昌东历史上种茶的相关记录;然后请来气象局的人,让其收集昌东降水日照等相关数据;再请来农业局的人吩咐其把三河社的野茶的分布情况做一个摸底,并对当地的土壤水质条件做一个分析。

过了一周,相关数据基本整理完毕,王桥打了一个电话给张晓娅,这个电话半公半私,所以王桥没有任何杂念,电话接通后,王桥道:“晓娅,明天周六,张叔叔和阿姨在家吗?”

许久没有接到王桥的电话,张晓娅甚至带着几分的期待,但王桥一张口就是问自己爸妈在不在家,张晓娅又带有几分失落,回应道:“都在家,他们这周末要陪爷爷过生。”

王桥道:“啊?张爷爷过生,那明天我过来叨扰你们,没问题吧!记得给张叔叔他们说哦。”

张晓娅道:“我作为主人家,答应你了,不要忘了给爷爷煮鱼哦,他还想着你的尖头鱼!”挂了电话,张晓娅暗自庆幸,幸好楚小昭不在宿舍,不然又要吃飞醋!

王桥听闻张爷爷过生,马上打了一个电话给赵梅!“赵梅,你上次说的那个尖头鱼,明早能帮我弄几条吗,我要带去山南,一个老辈子想吃得很。”

一直以来,赵梅搭不上王桥的线,年前付款的事情,赵梅还一直以为王桥会迁怒自己把关不严,这次王桥主动麻烦自己,心里反而非常高兴,道:“王镇,我马上问我那个老乡。”

过了一会赵梅便打来电话,说明早可以送两条尖头鱼。听说是送老辈子,赵梅还招呼办公室准备了一些土特产和烟酒,交给司机老李。

第二天,王桥带上两罐茶叶和赵梅准备的礼物叫上司机老李奔赴山南。

高速公路宽且平整,在丘陵为主要地形的山南省,高速公路见河架桥、见山开洞,大大缩短了汽车的行程,提高了舒适度。王桥坐着老李驾驶的桑塔拉在高速公路上奔驰,心里却想着在昌东的三河社的机耕道,他了解到张大山的夫人是山南农大的教授,便想拜托她帮忙找人分析三河社茶叶种植的可行性。

张大山身居高位,张大炮却深居简出,很是低调,在他的坚持下,除了七十、八十的大生,其他的生日都在家里吃家宴,今天也不例外。

王桥提着一大口袋装着水的活鱼于中午时分出现在张大山家中,经过几次接触,张家人对王桥的印象颇好,热情的招待王桥,还叫张晓娅为王桥泡了一杯茶。

王桥喝了一口热茶道:“今天是张爷爷的寿辰,我专门弄了两条尖头鱼和山里的野花椒,给张爷爷弄一个昌东口味的‘尖头麻麻鱼’。”

张大炮直叫好,道:“晓娅,王桥是大厨,你就是墩子,好好协助他,爷爷坐在桌子边等到吃。”

王桥将活跳跳的尖头鱼拍晕、开膛、对剖、切片,再加蛋清芡粉码胃,张晓娅则边看着王桥边边剥蒜,嘴里道:“王桥,你这次来到底是干什么啊?对我爷爷献殷勤,肯定有不良目的。“

王桥边炒料便回答:“什么不良目的?你等会就知道了,总之,是为人民服务。”

王桥把煸炒好的豆瓣酱、加入半盆高汤,再放入盐巴、味精调味,待高汤翻腾后依次放入鱼头,鱼肋,鱼片,鱼肉讲究火候,特别是肉质鲜嫩的尖头鱼,稍微火候一过就肉质就会偏棉韧,严重影响口感,王桥适时将煮好的鱼倒入盆中,再将热油呲的一声淋在红辣椒和青花椒上。

尖头鱼端上桌,张家人吃了一口之后就完全安静了,都在忙着吃鱼。不一会,张大山打了一个饱嗝,道:“王桥你这个鱼,当真霸道,太好吃了。我这个人啊,吃饱了就要睡,晓娅,王桥难得来,你记得招呼好!你们慢慢吃。”说着进里屋睡觉去了。

待张大炮进屋以后,王桥道:“张叔叔,吴阿姨,这次唐突前来,是有事拜托吴阿姨。”

吴立勤稍有意外,略加思索后笑道:“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公事,如果是私事,以你的性格肯定不会找我们。直说无妨。”吴立勤之所以这么多,一半是对王桥的了解,一半也是平时找人办私事的亲戚太多,先立一个挡箭牌,让你不好开口。

王桥一心为了公事,倒是没有分析吴立勤话里的弯弯绕,道:“我知道吴阿姨在农大当教授,想拜托吴阿姨寻找茶学方面的专家。我们昌东城关镇有个偏远的公社三河社经济落后,村民穷困,交通阻塞,镇里想通过引导那边村民种茶创收,一来作为基层试点,二来提高村民生活水平。”

吴立勤一听便略有惭愧,道:“原来是为了老乡啊,我认识专门研究茶的陈教授,到时候给他提一下。”

王桥马上补充道:“这是我们收集的当地气象,水文,土壤和种植茶叶的历史资料,这两筒是刚刚炒制的当地毛尖,这个事情也不是无偿让你们帮忙,我们政府是有经费的,到时候该怎么样算就怎么样算。”

张大山道:“我对昌东是有感情的,当年你说的三河社,我们就去拉过电线,条件确实太艰苦了。你能为民着想,想办法为民造福,于公于私我们肯定要帮。这些东西交给吴阿姨,就耐心等结果。”

张大山表了态,吴立勤也表示会尽快落实此事。

王桥道:“那真的要替我们昌东老百姓感谢二位了!那我就准备告辞了。”

待张大炮午觉睡醒后,王桥起身道:“张爷爷,张叔叔,吴阿姨,晓娅,今天打搅了,那我准备告辞了。”

张大山说:“要不叫车要开车送一下?”

王桥道:“谢谢,不用了,明天昌东电力局篮球队要和高新区打个友谊赛,我明天晚上再走,今天准备找老同学坐一下。”

张大炮道:“你要在山南打篮球比赛?我要来看哟,看电视不过瘾!”

王桥一向对自己篮球水平非常自信,能够在上层人士面前展示自己的特长,王桥当然不会拒绝,便道:“欢迎张爷爷来指导!”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