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四章 再见宴琳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离开张大山家,王桥想了想今天晚上到底找谁?一、姐姐,张家人态度模棱两可,姐姐总要为自己的幸福着想,一向很有主见的姐姐却总是不愿意给张家人说白。人往往就是这样,总是太在乎自己看重的人的想法,终究把自己也迷失了,也许该去给姐姐打打气?二、晏琳,上次拥抱告别后,双方始终没有打开心门,晏琳是个好女孩,自己真的爱她吗?秋云已经嫁人了,也许和晏琳才应该重新开始,作为男人应该主动走出这一步。三、雷成,大师兄二话不说帮邱洪运作到了静州市委宣传部,这个忙虽是邱洪得利,但毕竟帮的是自己,应该去走走一走,省委宣传部眼界高,说不定对自己工作也有启发。

亲情,爱情,友情,痴缠在王桥脑中,最终他还是打通了晏琳的电话。

“喂,我是王桥,今晚有空吗?我在山南,一起坐一下?”当王桥的声音传入晏琳的耳朵,触动着却是晏琳的内心深处。其实晏琳一直在等这个电话,平心而论,从大学到工作后,追求着众多,她却无法说服自己放下王桥,特别得知王桥单身以后,一种莫名的期许一直游荡在心中。

如果说上次和王桥在静州一见是让彼此重新找到对方的窗户,这次王桥的电话就完全捅破了晏琳的窗户纸。晏琳道:“是你啊,晚上我有空,在哪里见?

王桥道:“就在江边咖啡一条街吧,六点半,我等你。”

晏琳回道:“不见不散。”

女为悦己者容,接受约会后的晏琳格外开心,心结被解后,哼起了《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认真的在自己的闺房里“对镜梳花黄”。由于二十五、六岁了还没有男朋友,晏琳的母亲勒令晏琳回家住,好让晏琳主动接触各类“男嘉宾”,这哼着的小曲很快吸引了母亲陈明秀的关注,陈明秀笑而不语,悄悄地对丈夫晏定康道:“晏琳,晚上有约会。”

晏定康作为红旗厂入住省会后的第一任一把手,前后的对比,让他深知省会山南地皮的含金量,于是在放手让下面做好主营业务的同时,敏锐地将触角伸向了房地产业和酒店业,可谓干得风声水起。前段时间省工商银行朱行长还主动要求联姻,晏定康虽不是把女儿的幸福作为事业进阶石的人,但对晏琳无温不火不合作的态度很是恼火。

晏定康道:“你怎么知道?”

陈明秀道:“你看她又在化妆,又在找衣服,还在哼歌还能去干啥。”

晏定康道:“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红旗厂门口那个王桥。晏琳这点像我,在一棵书上吊一辈子!“

陈明秀醒过来怒骂道:“你个死老头,未必想换轿啊!”

六点半,晏琳准时出现,王桥已在一边的咖啡馆等候多时,此时的晏琳,略施粉黛,脚踩高跟鞋,下身穿紧身牛仔裤,上身着束着腰带的修身风衣,得体的装扮将晏琳高贵气质和那玲珑的女性曲线展露无遗。

“等了很久了吧?”晏琳施施然道。

“没有,才到不久。”王桥回道,眼睛望着晏琳殷红的嘴唇。“你饿了吧,这边有家牛排,我们先进去吃吧。”

坐定看了一会菜单,晏琳道:“我们点一份双人心形牛排吧。”

“好!”王桥看着橘红的烛光衬托下格外迷人的晏琳道。

浪漫的英文歌曲,精致暧昧的氛围,共同享用着心形牛排的两人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代,在办事处一起喝太阳神的美好时光。

用完餐,走出餐厅,王桥问道:“等会去……?”

没等王桥说完,晏琳上前一步将嘴唇与王桥紧紧相贴,片刻分开口,晏琳道:“今晚,我只想和你一起。”

王桥本想回道姐姐房子那边,但想到曾在那里梦中喊着秋云,又怕重触晏琳的敏感神经。思索后道:“我们去酒店吧!”

晏琳却道:“你姐姐那边方便吗?我想和你再去那里。”这是晏琳一直想给自己的考验,无遗自己深爱王桥,但完美主义又让他们擦身而过,这是自己说服自己的最好机会。

在曾经温存过的地方,温暖的空调将房间中的氛围再次提升。由于长期坚持锻炼,当晏琳重温到王桥特有的男性线条和磐石般的肌肉时,便无法自已地开始喘息,当王桥的双手触及到自己如脂般肌肤时,便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双方很快让彼此坦诚相见、相互厮杀,血气方刚却又长期压抑的王桥和晏琳,在这一晚疯狂的释放,撕扯着彼此的灵与肉……

“明天还要打球吗?”晏琳偎依在王桥的臂弯中问道。

“打,既然来了,肯定要打。”王桥道。

“你尽然还留有余地,我还要”晏琳怒嗔道。

双方再一次驰骋起来……

第二天中午,激战一夜的王桥和晏琳在楼下餐馆吃了高中时代最爱的巴山烧鸡公,晏琳道:“下午我就不看你这个烧鸡公打球了,明天我们办公厅会同组织部要在茂云宣布组织任命,主任叫我今天到场去看看那边准备情况。吃了饭,我就回单位,单位有车过去。”

王桥道:“单位有事,我留你不得,今后想我了就来找我。”

晏琳回道:“那你也记得来找我,到时候见下我爸妈吧,免得他们天天向唐僧一样在耳朵边叫。”

王桥回道:“好,反正又不是没见过你爸妈。”

晏琳笑怪道:“哼!你见过几个丈母娘啊?”

王桥竟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晏琳为了缓解尴尬气氛主动道:“这次宣布任命的是茂云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他是个人物,看来省里面准备对茂云的黑恶势力动真格了。”

“秋忠勇转正了?”王桥脱口问道。

“你认识他?”晏琳惊讶地回道。

王桥便道:“由于误判,我以前在看守所呆过,这你是知道的,后来是邱局坚持破案找到真凶,我才得以自由,他是我的恩人。”由于怕晏琳敏感,王桥完全略过了秋云,只提到了秋忠勇,但心情却是非常复杂。

“那需要我给他带点什么吗?毕竟是你的恩人,也就是我的恩人。”晏琳道。

“不用了,有机会我要亲自谢他。”王桥之所以拒绝是有秋云这方面的顾虑,她不想晏琳知道秋云就是秋忠勇的女儿,但王桥又很自责,明明选择了晏琳,却不敢和晏琳一起面对秋云,甚至怀疑自己对晏琳是真心的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