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五章 茶叶换公路(一)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在山南,由于良好的群众基础,每年的区一级市一级的篮球比赛就是检验各单位精神文件建设的一个重要标杆,也是汇聚人气的重要平台,因此,高新区电力局还专门特招了两名队员作为职工参加比赛。小李局长策划的这场比赛,也成为检验昌东电力局这段时期集训的试金石。

来到电力局职工活动能够中心,光亮的木地板让双方队员跃跃欲试,比赛中,王桥和黑糖教练叫来的外援,受到了对方的重点照顾。王桥虽有一米八几的身高,但在对抗专业球员时还是颇为吃力,特别前晚用力过渡,造成下半场步伐有些发飘,不一会被小李局长叫下来,王桥喘着粗气说:“专业队员当着不是开玩笑,大个子频繁挡拆,我根本冲不进去啊。”

小李局长笑道:“王镇,我看是你今天没得劲哦。”

王桥嘿嘿一笑,道:“我们还是争取拿静州第一就差不多了。”

这时小李局长突然笑着走向一个中年男子,伸出双手道:“何总,你怎么有空来这边啊!”

胖胖的何总道:“电力宾馆有个饭局,刚吃完,过来消下饱胀,正好我是个篮球迷。”

小李局长便向何总介绍身边的王桥:“这是我们的外援,我们昌东城关镇镇长王桥,文武双全,难得的人才!“接着又向王桥介绍,这是我们山南省电力工程公司的何海何局长,现在摊子铺的大得很。”王桥伸出双手道:“何局长,幸会。”

王桥作为一个县城镇上的土八路,当然进不了电老大何总的法眼,何海斜眼一看,浅浅一握,并未说话。突然,何海的眯眯眼注意到不远处有两个熟悉的面孔,定睛一看,立马挺着肚子上前道:“原来是张伯伯和晓娅啊!来我们这边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何海那“张弛有度”的表演,已经被张晓娅和张大炮收入眼中,这个何海曾在老爷子八十岁的寿辰上出现过一次,可怜他这种形象也很容易让人觉得是贪官污吏、酒囊饭袋,历来不喜谄媚的张大炮决定耍一下这个胖子。于是张大炮道:“我就是来看我干孙子打球,不敢麻烦你们!”

河海笑道:“请问那个是您的干孙子?”

张大炮冷哼道:“就是刚才给你打招呼的王桥。”

何海冷汗直冒,原来冷落了张大局长的干儿子,调整好心态,何海道:“年纪轻轻就是一镇之长,篮球也打的那么好,张伯伯家硬是藏龙卧虎啊。”

张大炮眉毛一挑,道:“郊县里面的官不好当,你不要以为人家吃闲饭的,人家还要来推销茶叶。”

何海马上应承道:“推销什么茶叶啊?”

张大炮叫来王桥道:“王桥,你们镇不是要推销茶叶,告诉何总,他有钱。”

王桥便大概解释了一下,并表示现在只是在预可研阶段,即使研究可行,从种植到收获也要三五年之后。听完之后何海放心一大半,知道张大炮在逗他,便拍着胸脯道:“哈哈!昌东好山好水出好茶,你有多少,我们就买多少给员工来喝!”

张大炮显然没有尽兴,继续道:“人家茶山公路还没有修通,你先垫点钱把路修通,到时候再把茶叶给你。”

何海被将了军,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修路不是开玩笑,动不动就是几百万,不敢乱提劲。这时王桥为何总解围道:“张爷爷是和你开玩笑的,再说,这么大的公司,也不是何总一个人说了算。”

何海虽然面带猪相,但是心里转的比谁都快,心道:“这个王桥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谈吐张弛有度,还是张大山的干儿子,又不爱占便宜,比那些纨绔子弟值得交往。”便笑着对王桥说道:“王镇,理解万岁!这是我的名片,有机会我们详谈。”双方交换了名片以后,何海擦了冷汗,告辞离去。

回到昌东以后,王桥便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各种会议,各种剪彩,各种仪式,让王桥身心俱疲,很难拿得出时间认真研究如何开展基层工作,也很拿难处时间去和晏琳联系,最多就是每晚睡前发发短信,有时甚至想问自己,那一夜温存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一周以后,王桥接到吴立勤的电话,吴立勤开门见山的道:“王桥,上次你拖我的事情,我们问了我们边的陈教授,陈教授表示:抛开自然因素不谈,你给的茶叶的品项和口感是非常不错的,如果自然环境好,种植的茶农培养得当,是相当有经济价值的。”

王桥心里非常高兴,感谢道:“太好了,麻烦吴阿姨了。”

吴立勤继续道:“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陈教授表示可以让他带的几个研究生亲自来茶山考察一下,做一个调研分析。”

王桥道:“那请吴阿姨转告陈教授,我们镇随时欢迎他们过来。”挂了吴立勤的电话,王桥便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陈强,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宋鸿礼电话打了进来:“桥镇,有没有空,我们去趟财政局,今年省交通厅拨了几个亿的村村通专项经费,财政局那边给我打了招呼,走,我们先下手为强,去争取点。王桥心道:“宋鸿礼虽然做事几分霸道,有家长作风,但很多事也确实为了镇里好,还真不能从性格看人品。”想着心里对宋鸿礼又多了几分尊敬。便马上收拾了一些材料,同宋鸿礼一起去了财政局。

财政局张局长和宋鸿礼私交颇好,说明来意,张局长笑道:“宋书记,王镇长,我们都在你城关镇的地盘上生活,该倾斜的肯定要倾斜,但具体数额要市里面核准,你喊你们的人交个详细情况说明给朱科长,他专门跑这个事。”

宋鸿礼道:“张局长费心了,等会叫赵梅和朱科长对接。”然后对王桥小声道:“王镇,等会县里还有个会,你就辛苦一下,协助赵梅给朱科长把情况汇报清楚,修路钱能多一分,我们工作就更容易一些。”

王桥心道:“宋鸿礼果然有法子,但想到朱柄勇到底怎么看自己,始终有点摸不准。”

自从上次朱柄勇在别人婚礼耍了一次酒疯,弄得自己很没面子,杨明回去也哭了两三天。平心而论,作为二婚的老婆,老夫少妻,朱柄勇从心眼里还是很疼爱杨明的,弄成这样,一来是自己有耍酒疯的恶习,二来确实对王桥是自己老婆的初恋很是不爽。但发生那次事情以后,加之王桥又升任城关镇镇长,朱柄勇痛定思痛,调整自己的心态:王桥和杨明毕竟是过去式,杨明结婚时也证明是处女,大可不必为此纠结,更重要是王桥比自己年轻十岁,官位的含金量已经赶超自己,可以说自己已经和王桥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为何不利用自己老婆和王桥是同学的良好关系,攀上王桥这个潜力股。

下午,王桥把三河社修路申请专项经费的报告交给了朱柄勇,朱柄勇道:“王镇,你高升后我们还没有朝贺你,等会材料弄完,晚上我喊上杨明,我们一起吃个饭。”

王桥对朱柄勇的态度很是意外,笑道:“今天是我们来麻烦朱科长,怎么可以乱了规矩,这样,我喊赵梅在镇政府边的牛大爷定一桌,正宗吃草的黄牛肉,带你们两口子去尝尝鲜。”

朱柄勇没有推迟,晚上带上杨明和王桥赵梅来到牛大爷吃黄焖牛肉,本来杨明是不想来的,但是朱柄勇一再要求,还是咬咬牙来了。没想朱柄勇表现很好,酒喝很是克制,又能和王桥谈笑风生。朱柄勇在酒桌上拍了胸脯:“王镇,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老领导在静州财政局,这个材料我会亲自交给他。”一顿饭,宾主尽欢。四个人满意而归。

第二天空了,王桥算了一笔帐,按照五公里水泥路面的乡道计算,一公里大概要一百万,这条路造价在500万左右,就看朱柄勇那边能补多大的缺口,后面再来想办法。

一周以后朱柄勇打来电话市里答应拨付专项经费100万,收到消息王桥还是相当激动,毕竟昌东县下辖12乡镇,一共才600万,这边就争取到1/6。带着这个好消息,王桥去敲了宋鸿礼的门,宋鸿礼开了门,王桥见里面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宋鸿礼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宋建安,在厦门大学念书,今年大四了,翅膀硬了不想回来,这不,好不容易把他劝回山南工作。”

王桥道:“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但还是家乡最好啊,我在广南打过工,最终还是回来了,这步棋不会错。不知建安准备在哪里工作?”

宋建安并未回答,只是一直盯着王桥看,突然道:“王桥,我知道你,我也是静州一中的毕业的,你毕业那年我初三,人家都说你是静州一中的斯巴达克斯!”

宋鸿礼道:“你在说啥子?未必王镇还揭竿而起搞起义啊?你先回去,我和王叔叔要谈工作。”

王桥笑道:“王叔叔不敢当,喊我蛮哥就可以了。”

待宋建安回去,王桥开门见山道:“财政局打电话说争取了100万资金,年底到账,县里这边财政应该还有,宋书记有没有去打探一下?”

宋鸿礼道:“老张私下和我聊过,差不多也是100万,缺口很大啊,还差300万!靠那几百个老农来凑,不现实啊。你有啥子点子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王桥的手机响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