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七章 茶叶换公路(三)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眼镜,上次那个事情,怎么样了?”王桥拨通陈强的电话问道。

陈强道:“蛮哥,我正准备给你汇报,我把茶带到都匀那边问了那边的行家,毕竟我们巴岳山和都匀苗山环境类似,具有可复制性,那边行家也都赞不绝口。”

王桥道:“嗯,我最近也没闲着,农大教授这边要来人实地考察,估计就这两天,要是可以的话,我们怎么把这个事情干起来?”

陈强道:“两句话说不清楚,等他们考察完了,分析出来了,我们见面详谈。蛮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肯定要想办法给你把这条路拉通!”陈强说这句话,一半是对王桥的感激,一半是对这个项目的信心。

几天后董义贤、谢木匠、王桥陪着三位农大的学生上了茶山,饶是董义贤、谢木匠和王桥常年奔走于山林、坚持锻炼,也感觉应付一整天连羊肠道都没有的山林很是吃力,这下可苦了三位大学生,采样完后,一行人筋疲力尽地从后山绕道二社董义贤老家中。

董义贤老家后面有片竹林,一只花黑色的公鸡正昂着头颅带着一众母鸡散步,看见一群人走过来,竟然扑扇着翅膀飞到房顶上,好不威武。

由于提前打了招呼,董义贤的老婆已经把鸡汤熬好了,看到王桥走过来,便道:“领导,这边条件不好,不要嫌弃。”

王桥闻到鸡汤,食指大动!指着屋顶的公鸡笑道:“我不是领导,我就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娃儿,领导在屋顶上,你看人家后面跟的那一群跟班。”大家一看,一群母鸡竟也跟着飞了上去。

由于王桥和三个研究生年龄相仿,聊得很是投机,土鸡汤、老腊肉、回锅肉,再加上董义贤亲自操刀的鸡杂烧土鲫鱼,一桌子人吃得很尽兴,还喝了两斤原度酒。通过谢木匠和董义贤饭桌上的摆谈,三位大学生也深刻体会到当地村民生活的不便和作为基层领导王桥的苦心。

饭毕,一行人趁着天未黑下了山。第二天,王桥叫赵梅准备了一些现金,以项目经费的名义给了三位学生,然后,又叫司机老李开车将三位大学生送回学校。这是三位学生社会实践以来第一次收到赞助费,都大赞王桥这个人懂得人情事故,回去后便没有闲着,会同陈教授一起做了一份茶山种植产业的可研报告,从茶农培训到种植培育再到产业回报应有尽有。由于言之凿凿,这份报告最后还成了其中一位研三学生的毕业设计。

周中王桥去了一趟山南农大取了资料,取完材料后王桥电话给陈强:“眼镜,喊闷墩出来喝一杯。我委托山南农大做的分析结果出来了,那边的各种环境要素完全可以规模种植茶叶,但还有些问题,我们出来详谈。”

陈强道:“好的,蛮哥,这边我再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到时候一起。”

王桥道:“好的,我做东,就在老味道餐厅。”

打完电话,王桥便去了老味道餐厅,便和艾敏聊了起来,自从开了新店以后,自己忙得不可开交,为了小店殚精竭虑,反而是女人心,海底针,几个姐妹胃口还不小,觉得艾敏拿得太多。所以,艾敏心一横,心想干脆在静州开一家分店,这边就交给姐妹经营,免得心累,而且静州离老家更近,方便照顾老人。

王桥道:“我认识几个静州做餐饮的朋友,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着联系。还有你那边的腊排骨有没有存货,我准备买点送人。”

艾敏道:“不瞒蛮哥,现在腊排骨没有以前味道好了,量一大,腌制、烟熏很难到位,肯定没有以前的灶头肉味道巴适。而且现在天气热了,存货都吃得差不多了。”

王桥吃了一块腊肉,便道:“艾姐可以找个点,专门给你备货,他们做腊肉,你负责销售,以后摊子铺大了,完全可以弄真空包装搞外卖,卖到全国去,比你开馆子轻松。”

艾敏笑道:“那蛮哥来一起做吧,你负责联络些乡场上家庭作坊制作腊肉,我这边销路没得问题。”但想想自己曾经在姐妹怂恿下买断王桥的股份,心里又颇不好意思。

两人又聊了一会别的事,陈强带着两个胖子来了,一个闷墩杜建国,另一个陈强介绍道:“蛮哥,这是巴岳路桥公司的何总——何飚。这次为了蛮哥的事,我把何总也请来过来了。”

何飚道:“陈处长,你太见外了,我们先借王镇的酒叙叙旧,其他事情,好说好说!”

陈强道:“何总,你不要再叫处长了,就叫我老陈,我现在是自己刨饭吃,官帽子戴起脑壳痛!先喝酒。”

众人干了一杯酒,何飚道:“那我就叫你老陈咯!八年咯,终于又见到了你……”

原来,这个何飚最先是一个修路的包工头,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陈强,陈强觉得何飚是老乡,又老实厚道,也就常以职务之便介绍一些工程给何飚,经过十多年的打拼,何飚越做越大,成立了巴岳路桥公司,在山南省也算是小有名气。陈强这次翻船入狱,虽说更多的原因是给某人当炮灰,但何飚还是觉得心欠欠的,陈强出来一年后何飚终于拐弯抹角找到陈强。

听了陈强介绍,何飚了解到王桥要修路的基本情况,几百万的钱他也是拿得出的,但是他毕竟不是慈善家,也要过问下投资回报,王桥道:“我们是修路更多是为了村名脱贫,不是修高速公路立个竿子就可以收钱,而且茶树种植到产出需要几年时间,销路存在不确定性,这确实是事实。”

听完王桥的介绍,何飚道:“竟然老陈叫你蛮哥,我也不学外人讲话,那你就说修路资金缺口多大?多年能偿还?”

王桥算了下,道:“市县财政解决200万,镇里加村民出个60-70万,还可以再贷点款,200万足够。”

何飚啃了一口排骨道,心想还好,不算是空手套白狼,便道:“这样,你毕竟是修条小路,不需要那么复杂。这个项目我无偿提供施工设备,前一阵修巴江二桥淘汰了一些材料拿去修个乡道也绰绰有余,都拿去用,你再叫村里提供一些劳力和一些砂石材料,况且老陈现在自己也再带队伍修路,你那个工程应该差不到太多钱了,到时候看还需要什么,我老何再垫点。到时候要是还不清的话,用这个腊排骨抵。”说着又啃了一口排骨。

王桥心道:陈强这次送的人情太大了,便举起酒杯,道:“何总、眼镜,王桥多谢了。”

陈强对着王桥举杯笑道:“何总石匠出身,现在能把生意做这么大,全靠一个“义”字!那就等蛮哥镇上那些手续理顺,我们就去何总那边开机器。”

杜建国也笑道:“何总不光是企业家,还是美食家,修公路只为吃腊肉,到时候我要好好宣传下。”

修路的事情落实了一大半,王桥心情甚好,一不小心就喝高了,杜建国和陈强把王桥扶到自己家里。天黑以后,王桥醒了过来,想到身在阳州应该给晏琳联系了,于是打通了晏琳的电话:“晏琳,我在阳州,晚上有空吗?我来找你。”

晏琳回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在茂云出差,要周末才回来。”

王桥回道:“没事,我等你,周末我想去见见你爸爸。”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