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八章 烦心事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这个时候杜建国走了过来,听到王桥正在打电话,等王桥停止对话后问道:“蛮子,这个晏琳是谁?是不是把你省委选调生名额抢了那个。”

王桥道:“嗯,本来我选调名额被弄掉了,很想去问个究竟,甚至想姐姐托人去问,但后来阴差阳错得知抢了我名额的人竟然是晏琳。”

杜建国道:“她就是高中时候的女友?你们旧情复燃了?”

王桥回道:“可以这么说,如果是别人我还要去争取下,但是晏琳就算了,是我欠她的。”

杜建国继续道:“我和秀雅始终觉得你和张晓娅才是最合适的,晏琳都是过去式了,当初是她要分手,你何必还吃回头草。”

王桥道:“你和陈秀雅已经是牛皮糖,搅在一起是分不开的了。你不懂在感情路上晃的感觉,我的每一份感情都是真情投入的,但现在秋云远嫁他国,吕一帆也为人妻为人母,此情已无可待。有感情基础和发展可能的也只有晏琳。况且,我对张晓娅没有感觉,最多算是兄妹,我现在只想和晏琳一起。”

杜建国又道:“你说她有完美主意,以前接受不了,现在不是一样?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何必在跳入同一个坑,你的仕途需要张大山那样的角色,这是我工作以来深刻体会,错过这一村就没这一店了。”

王桥道:“闷墩无需多言,我的事自己最清楚。”

在和杜建国对话的时候,王桥的手机并没有成功挂断,这对话被晏琳听得一清二楚。晏琳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竟然抢了王桥在的名额,自己在省委办公厅养尊处优,却让王桥在乡镇上摸爬滚打,心里很是愧疚,觉得亏欠了王桥太多;另一方面了解到王桥愿意重新和自己一起,更多因为旧爱已逝,或许自己只是秋云甚至那个吕一帆的备胎。也许出于感激和对自己对王桥的感情,应该和王桥一起,但出于秋云在王桥心里的位置,自己却如梗咽喉般难受。晏琳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既然王桥旧爱已经成了过去时,他都放下了,为什么我却放不下?

第二天,晏琳给母亲陈明秀打了电话:“妈,我想给你说个事。”

陈明秀从电话里晏琳支支吾吾的感觉就猜出了大概,道:“是不是要带女婿回来给我看了?当妈的等这一天好久了。”

晏琳心想,当妈的果然了解自己,也就放下包袱,道:“妈别乱说!啥子女婿嘛,就是一个同学。”

陈明秀这下更肯定了之前的猜测,一针见血的道:“同学?是不是那个蛮子?”陈明秀当年在病床边守了王桥三天,三天中看王桥的同学都喊他蛮子,所以陈明秀对王桥除了“有勇有谋,高大硬气”的印象之外,就是这个“蛮子”的尊称了。

被母亲猜了个透,晏琳也就不再遮掩了,道:“嗯。他叫王桥,现在在昌东城关镇当镇长,妈能不能给我爸讲一下,我给他讲他肯定又要生气,当时就是他让我转学,我们才分开的。”晏琳这样说,颇有添油加醋的感觉,当时虽说晏定康名言反对读书不谈恋爱,但真正提出分手却是晏琳本人,之所以给陈明秀这样说,是要当妈的直接施加压力,好让晏定康对他们的感情开绿灯。

陈明秀道:“王桥是个人物,就冲当年他为了你不要命和流氓对打,就证明他对你是真心的,不像现在那些纨绔子弟,嘴巴抹油,真正遇到问题缩得比谁都快。不过他毕竟是在郊县工作,你在省委这么体面的地方,不管你自己能不能接受,光凭这一点,你爸那关肯定就不好过。”

晏琳道:“你先给我爸说,免得我跟他说不了几句就要闹,反正周末我就要带王桥过来。”

由于晏琳不知道晏定康对于见王桥的态度,所以也就没有回王桥的电话,王桥没有收到晏琳的回电,也觉得心里空捞捞的,不知道是那边情况到底如何。不可否认,王桥无论从刚毅外形还是坚强的内心,是很容易让女孩着迷的,秋云、吕一帆、楚小昭、晏琳都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爱情是两个人的,双方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拥有彼此,但婚姻是双方的多人的,一旦牵扯到利益、阶层,再美的爱情都可能化成灰烬,远的秋云,近的吕一帆,难道现在是晏琳了吗?王桥不停的问自己,想到同样在婚姻道路上有过坎坷的姐姐王晓,王桥打通了姐姐的电话:“姐,我在阳州,你和林海最近怎么样了,想过来看下你们。”

电话那头的王晓道:“今天刚把你外甥接过来,你过来我们新房子这边,就在屋里,我随便弄几个菜。”

晚上,王桥来到姐姐的新家,这是林海买的一栋小别墅,阳州是个山城,小别墅坐落在半山腰,可以通过小盘山路开车上去,也可以通过业主授权坐电梯从山脚上去,在2000年初,这个楼盘是相当前卫的设计,林海毕竟浸淫于商海多年,去过香港多次,这种类似于香港半山的别墅非常符合自己的理念。站在落地窗前王桥俯瞰美丽阳州,山、河、路交织在一起,自己和所有的人一样,小得如同一只蚂蚁,怎么才能出人头地。

外甥小安健骑着自行车在宽大的客厅里跑来跑去,王晓摇了摇头对王桥道:“我和林海领了结婚证后,出于尊重安健爷爷奶奶,还是一直住在那边,现在林海的房子装修好了,作为林海的妻子我没有理由还住在那边,上个月,我就和林海去做老人家的工作。”

王桥看王桥语气神情不佳,料想一定有什么坎坷,问道:“怎么了,老人家不让?他没有理由啊。”

王晓轻叹一声道:“他们对我搬走倒是没有异议,但希望小安健继续留在那边,我不同意,他们就说我们新房子装修污染大,又说小安健才读幼儿园,住太远不方便接送。”

林海在旁边搭腔道:“我这个房子装修好都半年了,用的都是环保材料怎么会有污染?这边小区配套的国际幼儿园也很方便,业主子女随来随读,还存在啥子接送问题。没有想到张家人那么难沟通。”说着不住摇头“他们竟然还当着我的面暗示做后爹的会对娃娃怎么这么不好。”

王桥本以为姐姐找到真爱会重启幸福生活,没有想到还有这些烦心事,便道:“爸爸那边什么意思?”

王晓回道:“这事我没有给爸妈讲,别看爸有七分迂腐,要是真要他晓得这事了,他肯定要去张家评理,事情搞不好越搞越大。现在他爷爷奶奶就是说周末放我们这边,平时他们看着。”

王桥道:“孩子跟父母天经地义,张家人这样做也太过分了。”

王晓道:“哎,毕竟安健使他们惟一的骨肉了,现在只有先这样,我不想闹得大家不开心。”

在王桥心中,姐姐是极有主见的,但今天在处置安健的问题上太过于迁就张家人,王桥道:“不开心?难道现在你就开心了吗?你觉得安健没有你虽是在身边,他开心吗?姐,说难听点,现在你和张家人已经没有瓜葛了,你为什么不做你自己。”

这时小安健骑着车来到王晓身边,稚嫩的说道:“妈妈,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

王晓听到孩子的呼唤,耸着肩膀开始无声的哭泣,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一边是自己的心尖尖,一边是已经空巢的公婆,她谁都不愿意去伤害,只有背叛自己的内心来换取平衡。

林海轻拍王晓的肩膀道:“算了,总有解决办法,既然你觉得把安健要过来是伤害张家人,大不了这套房子我们不住了,去他爷爷奶奶那边买一套,再把孩子接过来。”

王桥心道:这个林海真的很爱姐姐,但他不能一味做无休止的补偿,总有一天会承受不了。便道:“姐夫,这房子这么漂亮是你的心血,不能为了安健让你受委屈,其实问题是张家人不愿意孩子离开他们半步,而不是你们住的地方太远。让孩子跟你们住,这个底线你们一定要亮出来。”

王晓抹了眼泪道:“我们已经答应安健爷爷奶奶了,就暂且这样吧,最近公司也忙,安健他们照顾也放心,不说我了,说说你自己吧,二娃。”

王桥道:“怎么就暂且这样,你不敢说我帮你说!”王桥是真心心疼自己的姐姐。

王晓道:“我的事情心里有数!当初不是张家人积极运作,你说不定都吃枪子了,你去说什么说。”

王桥道:“姐~这事不能拖啊。”

王晓道:“打住,打住,你说说你自己,最近怎么样?”

王桥道:“什么怎么样?我最近在忙乡镇工作。”

王晓道:“你知道我不是想问这个,你到底要不要去追人家张晓娅?姐看人很准,晓娅绝对能当你的贤内助。”

王桥道:“高中的女朋友晏琳,你还记得吗?我们又在一起了,我想去见见他家人,这次来也想给你说下这事。”

王晓很是意外,晏琳她是知道一些的,至于分手原因,她一直认为是晏琳家人眼高,所以并不看好王桥和晏琳重新在一起,他不希望弟弟在别人家低人一筹,便道:“既然你们有这个想法,明天他爸妈的态度很关键,总之,不要屈就,不要受制于人,婚姻一定要平等,特别是做男人,要有自己的傲骨。”

林海在一边道:“王桥,你姐姐处处迁就张家就是觉得自己欠张家的,包括你的事,甚至还有李银湘去世。当真是当局者迷啊!”

王桥道:“姐姐、姐夫,我知道了,要是真要去见晏家人,我心里会有一把秤掂量好。倒是姐姐你自己……”

林海打破暂时压抑的氛围道:“算了,都不要说了,能为了爱情、亲情、友情而烦恼,说明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来,菜都冷了,大家喝一杯酒,能活着就是幸福……“

晚上王桥回到自己的住处,接到晏琳的电话:”王桥,我爸说周天晚上7点红旗酒店顶楼。“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2 条评论

  1. 说道:

    这一部外传写得极烂

  2. 说道:

    这一部外传写的极差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