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九章 岳父?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周日,晏琳从茂云一到阳州就来到王桥的住处,一进卧室门就看到枕头边王桥的臭袜子,晏琳骂道:“你怎么这么恶心啊?你这个狗窝我以后不来了!”说着把王桥的袜子仍在一边,开始收拾屋子。

看着晏琳忙碌的背景,王桥似乎有种幻觉,觉得这是秋云在牛背坨的小屋里……瞬间王桥醒过来,自己暗骂道:王桥你是不是疯了,过去了,已经过去了,你爱的是晏琳!收拾完屋子已经是中午了,两人下楼在路边找了一个烧菜馆,点了烧白、肥肠、粉蒸肉,一会儿功夫就被两个半天没吃饭,又消耗了大量能量的年轻人吃了精光,看着空空的盘子,两个人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复读班年代在学校旁吃烧鸡公的美好日子。

吃完饭,晏琳道:“蛮子,你现在好歹也是干部了,衣服皱巴巴的,我们去商场买身像样的西装。”

王桥看一看自己的衣服,在闻了闻,似乎还留有前几天和杜建国大醉后的酒糟味,想到晚上要见晏定康,这些细节还真要注意,毕竟自己荷包还是有几个钱,王桥道:“听夫人的,打扮撑抖点,不能让老丈人看扁了。难得我们一起逛下省城,去商场买身牌子货!”

两人挽着手来到百货大楼,晏琳左看右看,拿了一套金利来西装给王桥,道:“蛮子,这个颜色和剪裁都不错,你去试一下。”

王桥接过西装,感受了下面料,暗道:名牌货手感确实不一样,自己在公司有股份,不差这几个衣裳钱,以后还真要懂得包装自己。换上一身笔挺的西装,王桥扩步走出试衣间,在镜子面前一晃,一米八几的身高,长期锻炼造就的挺拔身材,隽秀的脸庞,再加合体的西装,王桥自己都不得不感叹:还真是人是桩桩,全靠衣裳。

在旁边的售货员啧啧赞叹道:“这个妹妹,你老公穿这套真是不摆了,可以当模特了。”

晏琳看着身边挺拔的男人,略微羞涩的道:“嗯,就要这套吧。”说着,看了下西装的价钱,就要去买单。

王桥拦着晏琳道:“这套西装不便宜,我自己有钱,不要破费。”

旁边的售货员听到后,瘪瘪嘴,暗道:切~长得这么帅,原来是来花女人钱的。

晏琳甩开阻止自己掏钱包的手,对王桥道:“蛮子,我还从来没有给你买过什么像样的礼物,这套西装,就让我送给你好不好?”当着售货员,王桥不再坚持,穿着新买的西装和晏琳一起离开了男装区。

在扶梯上,王桥对晏琳道:“晏琳,我想给你说,我现在在镇上的工资的确是只有一千块,但我还有做一些副业。其实一套几千块的西装还是负担得起。”

晏琳对王桥有副业还是颇感意外,但回头一想,高中时代的王桥就是与众不同,他能干出不一样的事情也很正常,她是真心想买给王桥,并不是怕王桥买不起,但自己这么一做,可能是伤及王桥的自尊了,反而心里有点不安。想了想,便道:“我不是怕你买不起,我都说了,我就想送你这套西装,以后不管你在哪里,只要穿上它就会想起我。”

王桥穿着新西装与晏琳挽着手走出商场。但挽着晏琳的感觉,王桥始终觉得不太真实,我们真的重新开始了吗?王桥不断问自己……

马上要见父亲了,晏琳对王桥道:“等会就要去见我爸了,现在他在阳州混得还不错,免不得眼光高、嘴巴刁,蛮子你要多担待,要是有什么不好听的,你就当作没听到。”

王桥笑道:“丑女婿总要见老丈人!你带本子没有?要是他对我提要求,我都拿本本记下来,这些条条框框就是我人生奋斗的方向。”

晏琳轻叹道:“你别开玩笑了,你真能这么想就好了,有时候我都受不了我爸。”

王桥拍着胸脯道:“没事,不就一晚上,虽说还是乡镇干部,这点城府还是有的。”

晏定康在经商方面颇有些天赋,虽然长期在工厂从事管理,但来到省城后,晏定康瞬间转换思路,他敏锐觉察到传统制造业会随着计划经济淡出历史舞台和产能过剩逐渐边缘化,晏定康利用市政府提供的政策将红旗厂逐步转变成了大型的综合性公企业,业务涵盖地产、酒店业、会展、贸易。还刚刚从上海高薪聘请了职业经理人,试图走向资本市场。

红旗酒店是红旗厂刚刚搬来阳州修建的,高达三十层,是当时阳州新城区的地标建筑之一,由于地段好,集团决定把它下面27层改造成酒店,交给高档酒店公司托管,最上面三层则是集团部分办公场所,晏定康就在29层办公。

两人并肩来到电梯口楼,晏琳刷了一张卡,开启了直达27层以上的专用电梯。

打开电梯门,两人来到了精致装修的走廊,走廊的两边是不少名家字画,看来都是晏定康的收藏品,晏琳敲开了走廊尽头的房门,王桥看到偌大的房间中间有个茶几,两位中年男子正在喝茶,而这两位王桥都是认识的,一位是六年前曾经见过几次面的晏定康,还有一位竟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山南书法家协会秘书长蒋春生,当年大学时代师兄雷成曾经邀请过蒋先生给书法协会上课,王桥也曾受到蒋先生的点拨,蒋春生对王桥的水平也是赏识有加。不过时过境迁,王桥认识蒋春生,蒋春生可不一定认识王桥。

晏琳道:“爸,王桥来了!”

王桥伸出双手,道:“晏叔叔,你好!很久不见了。”

晏定康伸出一只手,与王桥礼节性一握,道:“是啊,我们真是有缘啊。”随后对着王桥和晏琳介绍道:“这位是蒋老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我的老朋友。今天他正好拿个卷轴过来,我们多聊了几句,到了饭点了,等会大家一起吃个饭。”

晏定康如此安排,颇有淡化“见家长”的主题,变得像是普通会面,显得不太有诚意,王桥倒是不以为然,爽快答应,道:“久闻蒋老师大名,只要蒋老师不介意一起用餐,确是王桥的荣幸!”

晏定康笑道:“来,先看看蒋老师送的卷轴。”四人便移步到了书桌前,晏定康展开卷轴,王桥细细一看,上面是蒋春生用草书写的对子,由于蒋春生草书道行颇深,在书法上没有道义的人根本看不出写的什么。王桥另外还看到在落款写着“贺定康当选山南省政协委员”。

王桥对自己的书法也算是很有些自信,但对比与蒋春生还是差了几个档次,所以也就不贸然评论,晏定康这时却点了王桥的卯,道:“王桥,我记得你的字写的不错,帮着我鉴赏一下?”

王桥觉得晏定康是想让自己看最后的落款,了解晏家现在已是身居高位,至于书法本身,料想你王桥也不认识那几个字。王桥思索片刻道:“蒋老师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可谓是笔走龙凤、狂放不羁,王桥今日见得,很是荣幸!另外,晏叔叔被选为政协委员,也是可喜可贺啊!”

蒋春生看到一个年轻后生能把自己的作品点评得入木三分,感觉十分意外,仔细思索回想后,恍然大悟道:“王桥!你就是山南大学书法协会那个小伙子?”当年蒋春生初见王桥的字,以为是哪个名家手笔,后来在雷成介绍下,才知道竟然出自一个大二学生之手,对王桥刮目相看之余,也嗟叹仅有一面之缘。

王桥笑道:“难得蒋老师还记得我,王桥刚才胡乱点评,蒋老师不要挂在心上。”

晏定康惊讶地长着嘴巴,没想到当年复读班的打架大王竟然考上山南大学,更没想到活跃在山南上流名层的蒋春生竟然认识王桥。

蒋春生指着晏定康道:“晏老弟不要惊讶,王桥的字,不啻于我,等会可以让他挥毫泼墨一试。”说着又对王桥问道:“当然,小王要是有空可以来我们书画协会切磋一下嘛。”

王桥回道:“多谢蒋老师抬爱,我现在在昌东县工作,怕是找不到时间啊。”

蒋春生道:“哦?我记得去年春节去宣传部的时候,你们雷成师兄还提到你,说你本来分到省委办公厅,后来被一个关系户挤走了,没想到给你弄到昌东了,真是造化弄人,遗憾啊!”

晏琳此时脸色通红,不敢说话,晏定康也基本推断出自己女儿抢的竟然是王桥的名额,心里也是颇有些忐忑,暗道:“看来王桥还真是有城府的人,一般人这个哑巴亏肯定吃不下去,而且他肯定知道是晏琳抢了他的位置,也不声张,还算是个人物!”晏定康毕竟是经过大场面的人,面不改色地道:“现在在昌东干得怎么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说出来。”

蒋春生也在一边道:“昌东那边条件算是静州最差的了,如果干得不满意,我以会长的名义邀请你,来我们书法协会,现在会写字的年轻人太少了。”

晏琳一听心里非常高兴,心想晏定康对王桥肯定是刮目相看了,不然肯定不会说帮忙的话,便道:“蛮子,这下你可以来阳州了嘛,我爸和蒋老师都愿意帮你过来,这边肯定比昌东有前途。”

王桥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人,书法可以当作爱好,但王桥不是通过书法来寄托人生的闲逸之人,自己认定的仕途也刚刚步入正轨。不加思索便道:“世事弄人,把我分到了昌东,但我对我现在工作很满意,暂时不想去书法院,多谢蒋老师的好意。”

蒋春生点点头,道:“年轻人能坚持自己很难得,我也不劝你,但有空了可以多来书法院走动走动。”

王桥颔首表示对蒋春生的感谢。

此时,饭菜已经准备完毕,四个人放下这个话题,开始用餐,席间王桥讲了自己一年多来在昌东环卫所、府办、镇政府起起落落的一些奇葩事,这些身在省城的上流人士听起这些东西来反而很感兴趣,也对王桥的口才、能力赞赏有佳,席间觥筹交错、气氛融洽。

用餐结束后,四个人来到楼下准备各自离去,晏琳走到王桥身边悄悄道:“蛮子,等会我要和我爸回去了,今天你表现得很好,我爸一定会满意。还是就是那个事,我要给你说声对不起,我不知道抢了你的位置。”

王桥微笑道:“只要我们在一起,你的我的不都一样,现在我在昌东干得也不错,你毋须多心。”

随后,几个人寒暄了几句便各自离开。

在小车上,晏定康对晏琳说:“没想到当时你们喊的九分竟然考上了山南大学,没想到当时把你运作进去是顶了他的位置,这个王桥也算是个人物。”

晏琳笑道:“爸,当时我就觉得他这个人与众不同,不是池中物,不然我才不会看上他。”

晏定康道:“当时我是怕早恋影响你的学习,倒是没有在意他的情况。不过现在从他个人水平来看,还真是不错。”

晏琳开心的道:“那爸爸是同意我们继续交往了?”

晏定康道:“按道理,你喜欢的,我插手斩断是不仁道的,不过以他的现况如果和你一起还是还是不太合适。”

晏琳怒怪道:“爸这句话什么意思?反正我宁愿找一个镇长,都不找一个县长的儿子!”

晏定康叹了一口气,道:“以爸爸的现在位置,不是我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后面还有几千人跟着,我就你这个女儿,你的婚姻问题一定要慎重。”

晏琳道:“哼,你就想把我卖给开银行的嘛!你个当父亲的,怎么那么残忍?”

晏定康道:“人家朱行长儿子也是真心喜欢你,你可以先接触下,有对比才能有更好的选择!”

“我不听!你自己也肯定了王桥,你还要这么说,就是卖女儿!”晏琳生气的道。

父女俩一前一后回到家中,晏琳便对母亲吐槽事情的经过,母亲陈明秀对王桥的经历也是非常佩服,再加上本身的好感和自家晏琳在工作问题上有欠于王桥,便决定一起和晏琳说服让丈夫选择这只潜力股。经过两天的家庭会议的密集轰炸,晏定康不得不做出妥协,晏琳便开心的打电话给王桥报喜。

此时的王桥正和宋鸿礼一起在青桥村开修路的动员大会,由于经费大多有了着落,村民积极性很高,动工指日可待,王桥的兴致颇高,算是获得了自己在工作近两年来的最大满足。接通电话,王桥道:“晏琳,我在乡坝开会,这边信号不好,有什么急事吗?”

晏琳道:“很急很急的事,婚姻大事,我爸爸答应我们在~一~起~了!”

王桥心里也是一阵欢喜:“怎么这么爽快?那你好久过来当压寨夫人。”

晏琳笑骂道:“谁要来你那个山卡卡当压寨夫人!对了,我爸提了一个条件,让你去红旗公司工作。以你的能力你想去行政部,市场部还是其他部门,你自己选,我爸爸要亲自栽培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