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章 犹豫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王桥对电话那边的晏琳道:“你先不要急,这个事我要考虑下,这边会开完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晏琳本以为王桥会爽快答应,因为王桥曾经告诉自己,终极目标就是回到省城阳州,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但王桥没有爽快答应,让晏琳心里咯噔一下。于是就一直拿着电话等王桥的解释。

这一边,修路动员大会成功落幕,宋鸿礼当场给吉之洲打了电话,吉之洲笑道:“老宋又啃了一块硬骨头啊,此事尽快动工,到时候我要来奠基!”领导拍了板,事情就基本定了,江老砍的院坝也适时的飘出了鸡汤的香味,村干部在院坝里摩拳擦掌准备开始酒战!

宋鸿礼悄悄对司机道:“中午很难全身而退,赶快喊几个能喝的过来。”宋鸿礼知道这些村民酒战的厉害,熟练应用了一杯倒的技能:只干一大杯,就趴在桌子上不再应战,毕竟宋鸿礼位高权重,大家不好再上,这样就苦了王桥,面对民风彪悍村干部频频的推杯换盏,又要立起领导的大旗,王桥只有硬着头皮上,一个小时就喝了一斤高度酒,胃里已是翻江倒海,到了决堤的边缘,身边的黎凌秋赶快舀了一晚鸡汤递过来,还没有喝到嘴里,江老砍端着酒杯笑盈盈的走过来,道:“王镇,你和宋书记终于解决了我们多年未决的问题,跟你接触这么多次,你是个办实事的好领导,我老江要敬你一杯。”王桥拉住江老砍的手腕,道:“老砍就不要见外了,我们就敬碗鸡汤喝,喝了一肚子白酒,还没有喝口汤。”江老砍道:“只要王镇来,顿顿都有鸡汤,这杯酒不喝就是看不起我江老砍!”说着甩开王桥的手,一饮而尽。王桥也不好再推迟,闭着眼睛喝了这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杯酒,后果可想而知。

两点半王桥被司机老赵、郭达和黎凌秋扛到了办公室的休息间。一觉醒来,天已擦黑,想起还没有给晏琳回电话,马上摸出电话,但对于该怎么回答,又开始犹豫:内心王桥是想回阳州的,和陈强合伙的开的公司在阳州,好兄弟杜建国、雷成也在阳州,还有张大山等一系列关系网……但是细想现在靠自己慢慢打拼出来的工作稍有起色,就放弃这一切去投奔别人,而且这个人非亲非故,值得吗?不错,自己的确喜欢晏琳,但为了满足她父亲的要求就放弃自己的坚持,这样做会让人怎么想,何况自己这一关过得了吗?即使三年后王国栋不会出现,王桥也相信如无意外凭自己的能力,三年内一定会混出一片天地。

想清楚之后,王桥把电话打了过去:“晏琳,中午在乡里喝了酒,才醒没多久,不好意思。”

晏琳道:“乡坝里面的人凶险得很,以后你来了阳州就不会遇到那些野蛮人。”

王桥道:“晏琳,我想了很久,我还想继续在这边继续干,我的事业刚有起色,不想放弃。“

晏琳听到王桥的回答相当意外,便道:“你不是告诉我,你一直想回阳州吗?这难道不是最好的机会吗?我们还能天天在一起。难道你……”

王桥道:“晏琳你不要乱想,我只是想凭自己的实力做点事情,我还年轻,你告诉你爸爸,三年内我王桥一定靠自己杀回阳州。”

晏琳道:“三年,我可以等,我爸绝对不会等,你要为我们的将来考虑。”

王桥劝道:“你怎么不理解我,我就是为我们将来考虑,我不愿寄人篱下,我们要有自己的天地。你担心的话,我们可以先结婚,三年后不管怎么样,一定回阳州!”

其实晏琳心里一直一个结,想了半天还是没开口问,最后道:“周末我过来找你,我们再好好商量下。“

挂了电话,王桥心情很是沉重,于是点燃一支烟,拿出毛笔铺开宣纸,写道:“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王桥问自己:为什么和晏琳的一段情,总是要绑上晏定康的枷锁,是不是我还不够爱晏琳,也许足够爱她,晏定康的枷锁也就变成了金丝笼。晏琳来了,我该怎么答复她?

调整心情最好的良药就是工作,王桥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叫上江老砍、陈强和县交通局的工作人员用脚拉了两遍修路的线路,沿路叫上涉及到征地的村名来核实补偿、用工等情况。

中午大家都走累了,搬了几条凳子在江老砍家的院坝里坐好等饭吃,江老砍道:“王镇效率确实高,这一圈走下了,基本都达成了共识,就差领导过来铲两铲子奠个基就可以开工了,劳烦王镇催催他们,村民们的积极性好不容易调动起来了,拖久了搞的大家人心惶惶怕又要黄,而且马上雨季也要来了。”

陈强道:“是啊,这些头头脑脑就喜欢搞过场,不过还得等到他们,村里没钱,得要靠他们。其实现在的修路技术,只要把路基拉出来,几天就可以铺好沥青,让车跑起来。”

江老砍脑中便勾勒出新马路的美好景象,抽了一口旱烟,道:“当真这么霸道?我大城市去的少,你莫哄我!”

旁边一个大汉,也是打算承包一段修建工程的江石匠插话道:“老砍,陈总说的就是沥青路面,那个铺得快造价高,我们这个蹋蹋就莫想,只有老实点,慢慢秧起走。”

几个人吃了几条土鲫鱼,喝了一盆鸡汤,就各自散去准备开工事宜了。

周末晏琳即将过来,按道理女朋友来昌东,王桥应该开心,但想到要做抉择,心情就很难舒展开,甚至没有安排老李去阳州接晏琳。周六中午是个阴雨天,王桥一个人打着伞来到汽车站接晏琳,看到晏琳灰头土脸的从中巴车下来,王桥心里是五分难受再加五分感动,毕竟晏琳在车上摇了一上午从省城过来就是为了偷偷找自己,不然以晏定康千金的身份,怎么可能去和那些老乡挤一辆破车?

接过晏琳的小包,王桥道;“辛苦你了,雨下得大,先去我那边吧,老乡送了几条尖头鱼,我给你烧吃,尝尝我的手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