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一章 再说再见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晏琳在车上摇了一上午,脸色有点发白,再加上心里有事,也就没有说话,王桥心里已经决定了暂时不去晏定康的公司,料到一旦回复晏琳后,双方又会尴尬,难以做出妥协,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开腔,打着一把伞走回了电力局宿舍。

回到电力局宿舍,王桥道:“第一次来我的狗窝,随便坐一下,等我一会,我做个酸菜鱼给你开开胃,祖传手艺,绝对霸道。”

晏琳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参观着王桥的屋子,道:“蛮子,我坐车做晕了,我想休息一会。”

王桥摸了一下晏琳的额头,道:“还好,没有发烧,你喝点水,去我床上躺一会吧,肯定累了。”

闭上眼睛,躺在充满王桥男性荷尔蒙味道的床上,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晏琳思绪万千:“他会答应这个要求吗?”晏琳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睁开眼睛,晏琳注意到床头那张不同于一般的书桌,这是书法写作专用的书桌,呈正方形,旁边堆着一沓王桥平时习作的毛边纸,和王桥认识那么久,如果不是偶遇蒋春生,还真不知道王桥书法造诣那么高,起身随便翻着王桥的作品,一张“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突然印入晏琳的眼帘,字体着墨很浓,可见王桥当时思绪的深重。继续往下翻,一张“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更让晏琳不能释怀,“他一定还在思念那个秋云,我到底在他心里算什么?谁会没有过去,难道连他思念一个人我都不能接受吗?我是不是太敏感?”无数问题在拷问着自己,思量半天晏琳告诉自己:如果王桥愿意去阳州,我们就继续发展;如果王桥拒绝,说明他不够爱我,干脆彻底斩断这份情,也不再为难父亲,接受父亲的安排!

一股飘着浓郁香味的酸菜鱼味道打断了晏琳的思绪,跟随着香味,晏琳看到围着围腰的王桥正把一盆鱼起锅。“你起来了?来,趁热吃?”王桥笑着看着晏琳。

两个人坐定,晏琳终于开了口:“蛮子,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王桥没有正面回答,道:“先吃两筷子再说,你还没怎么吃过我煮的鱼。”晏琳夹了一片鱼片,鲜嫩的鱼片却在她的嘴中味同嚼蜡。

“怎么了?不好吃吗?”王桥问道。

“很嫩,很好吃。”晏琳若有所思的回道。

王桥知道晏琳想追问自己的答案,知道遮遮掩掩也没有意义,便道:“我这边事业刚刚有了起色,我还想继续干下去,你等我三年,最多三年。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

“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回去,难道你就那么不在乎我,依你的能力,你在红旗公司一样会干得很出色,伸出的跳板给你用,何乐而不为?”晏琳眼中写着失望。

做男人要有傲骨,要油自己的事业,想着姐姐时时提醒自己的话,王桥道:“再等等我真的不可以吗?也许马上你就会看到我事业起步。”

晏琳道:“我一直相信你的能力,但乡镇干部在仕途上一直干到省城,就算坐飞机也要十年八载。你到底在等什么?”王桥和晏琳毕竟因为王桥梦中呼唤秋云产生过心结,晏琳的话一语双关,即是追问王桥,也是含沙射影,彼此敏感的心再次被触及。

一饭吃得越来越压抑,就此发展下去,双方前期的努力和建立在晏定康心中的一点好感也会灰飞烟灭,王桥心情十分郁闷。

晏琳打破沉默道:“我爸那边肯定不会接受我嫁到昌东,你又不愿意去,我还能说什么?我走了,明天早上还有个会……”此时,王桥冲上来,紧紧抱紧晏琳,双方都没有说话,晏琳灼热的泪水顺着脸颊、下巴流到王桥的肩膀上,烧蚀着王桥的心。

叫上司机老李开车,王桥陪着晏琳到了阳州,下了车,到了晏家大门口,晏琳道:“当真不去我家了?”。

“不去了……你等我吗?”王桥回问道。

晏琳的一行泪水和沉默回答了王桥……

“老李,你随便找个地方住吧,我要去找个人。”王桥对司机老李道。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领导有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老李知趣的开着走了。

王桥独自在华灯初上的夜晚游走着,渐渐迷失,不知道走了多远,来到了东城区,王桥还记得当年和青皮曾经骑摩托来这边砂舞,宣泄自己溢满的青春。“帅哥,一个人哇?进来耍。今天美女多。”推开门,王桥走进了舞厅。这里已经不再是砂舞厅了,整治后,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静吧,大厅人不多,王桥找了一个卡座坐下来静静听着:

“分手时候说分手请不要说难忘记,就让那回忆淡淡地随风去,也许我会忘记也许会更想你,也许已没有也许……”一首《无言的结局》唱到王桥心里。

秋云、晏琳甚至李宁咏……终于,王桥的思绪随着歌声结束戛然而止,掏出一支烟,含在嘴上,却啪的一声,被一个陌生的女人点上。

“哥子,喝点酒吧?”

“好。”

女子为王桥开上一瓶伏特加,也为自己也倒上一杯。王桥端着酒杯往喉咙里面一倒,烈酒顺着喉咙烧到心里。

“哥子,慢慢喝,我陪你喝。”说着坐在王桥身边:“分手了?”

“差不多。”

“他不爱你?”

“爱。”

“他家人不喜欢你?”

王桥沉默着,女子道:“哥子一表人才,有朝一日他们肯定要后悔。话说回来,我前男友当时也说爱我爱得死去活来,后来他家人知道我是夜场卖酒的,一句话就说拜拜。”

“那你怎么想?”王桥问道。

女子吐出一口烟雾道:“哼!还不是爱的不够深。要当真是真爱,不管你是干啥的、在哪里,都是他的金包卵!”

王桥听后不断问自己:“要是是秋云叫我去阳州,我还可能拒绝吗?我真的不够爱晏琳吗?”

女子又道:“哥子,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来这里喝酒就是心的开始,没啥想不开的。散场后,跟我们几个姐妹去吃冷淡杯。”说着又去别的桌子推销了。女人大多也都是外貌协会,来这边找酒的,很多都是毛手毛脚的粗汉子,像王桥这么高冷不凡的男人,又不正眼看她的,着实少见,所以便主动邀约。

王桥喝了大半瓶高度酒,看着身边摇曳的女子,阴郁的内心也开始变得心猿意马,加之一时也不知道去哪里,散场之后也就干脆跟着几个女子到了酒吧外面不远处继续去喝夜啤酒。进入新千年以后,山南人民的夜生活日渐丰富,东城区的石板路一带成了冷淡杯一条街,消耗不完荷尔蒙的人们聚在这里划拳、喝酒,宣泄压力、制造喧嚣。

找了一个位置,落座下来,女子点了一斤田螺、三斤小龙虾、几个小菜、两件啤酒,几个年轻人便开始拼酒,喝了几瓶后,话题渐渐放开了。一个女子问:“哥,有啥子特长不?”

“打架!”

“骗人,我觉得你像干部。”

“我进了班房,还睡了头铺,你信不信?”

“不信,你最多就欺负弱女子。”

啪!一个啤酒落在王桥的脚边。随后是一声“哎哟!”不远处一桌的一个胖子捂着头大叫着。接着两个男子继续推搡着这个胖子,胖子往后退了几步,倒在王桥的桌子上,桌上食物和酒水被打翻,倒在胖子身上,几个女子吓得尖叫起来,王桥一看胖子,头上已经开始冒血,酒顿时就醒了一大半。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