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十二章 开工

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晏道理静州往事

等胖子爬起来,王桥近距离一看,竟然是前不久有过一面之缘的电力工程公司的老总何海,但王桥静坐钓鱼台并不出手,何海此时也认出了王桥,眼巴巴看着王桥。两个年轻人冲过来,准备继续追打何海,把王桥也挤了一个趔趄。王桥突然道:“你们几爷子不要影响我喝酒,要打去一边打!”然后看着何海,道:“要不要报警?”旁边一个平头年轻人道:“狗日的,敢报警!”说着,拿着瓶子冲过来,王桥看准他轮瓶子的手,举起左手抓住其手腕,右拳一个标准的胃锤打在平头的身上,平头瞬间如触电一样,顿时把中午的馊稀饭都喷出来一半,躺在地上像虾米一样痉挛着。

两个年轻人平时跟着老大超社会,这次单独接单被个女人雇佣来勒索何海,没想到杀出一个王桥。另外一个年轻人看同伴倒地不起,不敢轻敌,拿起旁边一个板凳像王桥劈杀过来,王桥往右边一闪,躲过这一板凳,趁对方还没有转过身来,右脚一个高鞭腿踢在头上,那人如同倒硬桩一样,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站在旁边一个长发女人看势不妙拿起坤包,一跺脚,悄悄离去。

王桥擦了擦身上溅到的酒水,拉上何海,便准备走人,留下一串长大嘴巴的女子。

“当真不报警?”王桥问道。

“就是一个小口子,算了,报了警更恼火。”何海无奈回答道。

两人换了一个地方坐,经过摆谈,原来是何海婚外情被老婆发现,想和情人分手,但分手费没谈妥,被情人设计仙人跳叫出来,何海哪敢报警,幸好遇到王桥。这下何海更不敢怠慢掌握自己秘密的王桥了,万一王桥漏一点花边新闻给顶头上司张大山,给自己扣一个不检点的帽子,后果不堪设想。何海道:“小王,多谢了!上次那个修路的事,有啥困难尽管说。”王桥道:“基本解决了,不过倒有另外的事情真要麻烦何总……”“好说好说,到时候你把简历给我,我来安排!”陪何海去医院包扎好伤口,天已蒙蒙亮,两人便匆匆告别,王桥叫上司机老李,回昌东去了。

回到昌东没几天,宋鸿礼和王桥召集政府班子成员、职能部门能负责人,县交通局、公路局、国土局、财政局相关人员开了一整天修路的协调会,施工监理方含村民代表也参加旁听,落实一些权责不清的问题,土地争议,再根据现有资金和设备,拉出了修路的各项费用清单。还报请了县委县政府的同意在农历四月初一正式动工,终于,三社村道施工拉开了帷幕。

时间过得很快,盛夏已到,青桥村三社的公路在县镇两级政府和全体村民的努力下,已经初见雏形。放眼望去,铺上石头的路基在绿油油的秧苗的掩称中很是显眼。山南的夏天不是开玩笑的,但工地上仍然一派热火朝天,劳动者大多是当地的村民,对于可以用自己的劳力来换取公路集资款,他们都很乐见其成,一方面不用担心自己的交上去的钱被拿被贪,另一方面,自己亲自动手比起有些施工队磨洋工来说,还大大节省了工期。大家头搭湿毛巾,戴着草帽,光着膀子,挥汗如雨。

王桥来到施工现场后,很多村民都认出他来,就是这位年轻的镇长,让修路这个遥不可及的目标变得指日可待,正因如此,王桥在他们中间很有些威信。王桥散了一圈烟,找了一个阴凉处坐下来,对大家道:“天气热,大家要注意休息,多喝水,不要出现中暑的情况!有什么技术上的困难及时和陈工交流,不要莽起干。” 身边的陈强对王桥道:“蛮哥,村民都肯干,比我们自己带的工人还要好用,这次工期肯定要缩短一个月!”

这时,一个憨厚的女性村民张小花给王桥递过来一个搪瓷杯子,王桥喝了一口水,顿感清冽,暑气消了大半。王桥道:“谢谢你的水。”

张小花笑道:“当真该我们谢谢领导你哦,多喝点,解渴,还能长命百岁哦。”

王桥道:“怎么说?”

张小花回道:“这个水是三社一号溪上游的山泉水,那边住了两个半岁老人,这个水喝了一辈子。”

王桥道:“你们要好好保护水源,这些以后都是你们的宝藏啊,有时间我去看看两位老人!”然后对身边的陈强道:“眼镜儿,下个月静州市委的邓建国副书记要来工地上看一下,你是工程总指挥,了解情况,到时候你帮我们好生补充一下。”

陈强拍着胸脯道:“蛮哥放心,这次修路上下齐心,比当年阳河镇的垃圾场修路舒服的多,到时候应该都铺上水泥了,我晓得怎么说!”

回道镇里,宋鸿礼就来到王桥的办公室,宋鸿礼道:“老弟,我儿子最近毕业了,你有时间带他去工地走一转,吃点苦。”

王桥道:“好好的去什么工地啊,那边热的要死!”

宋鸿礼冷哼一声:“我那个娃儿学的建筑今年刚刚毕业,给他找个轻松的政府工作他不要,非说啥子专业不对口,这下还说是准备去静州他们师兄开的建筑公司,也不晓得是啥子皮包公司,你帮我给他泼泼冷水。”

王桥道:“上次我把他的事情给我一个朋友提过,如果他去那边既可以从事本专业,又是正规垄断性质国企,宋书记要不要他试一下?毕竟小宋学了四年专业,有点想法也很正常。”

宋鸿礼想想也罢,省电力工程公司也不是随便就去得了的,对王桥的关系网也打心眼表示叹服。

晚上宋鸿礼叫老婆烧了几个家常菜家,宴请王桥来到自己家里。王桥提了两瓶五粮液匆匆赶来,打了招呼简单寒暄后,四个人便落好坐。宋鸿礼的儿子宋建安先端起酒杯道:“蛮哥,听我爸说你要介绍我去个好地方?”

宋鸿礼打断道:“王桥和你爸是平级,你乱喊啥子蛮哥?”

王桥道:“宋书记,我和建安是校友,是有缘份的,我大他不多,喊蛮哥正合适。”然后对宋建安道:“是省电力工程公司,我给那边老总打了招呼,你空了直接拿简历去找他,和你的专业也正好对口。”

宋鸿礼对王桥道:“我管天管地就管不到这个儿,当年叫他读山南大学,他非要去厦门大学,这下毕业打好招呼安排他去静州团市委,他又非要去搞本行,你说气不气。”

宋建安举起酒杯道:“爸,我敬你一杯,你不要生气。你是身居领导岗位时间太长了,你总是安排这个那个的,你不想下面的人是不是有抵触情绪。况且你在这个岗位那么多年,工作辛苦不说,钱也拿不到几个,还天天在外面喝酒,身体都不要了。我就喜欢搞技术,单纯得多,最多累个几年,等有了积累,自己单干。”

王桥听罢觉得这个宋建安还是有想法的人,便劝正想发火的宋鸿礼,道:“宋书记,建安说得有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当时我身边人都劝我经商,我却非要进仕途,路自己选择既是错了,也怪不得别个。”

宋鸿礼毕竟即将日薄西山,估计自己马上就要去人大政协养老,虽然安排的工作儿子不领情,但儿子能踩上前途无量王桥铺的路, 一段饭吃下来,宋鸿礼也就基本同意了。

王桥一看时间不早准备告辞,宋建安便送王桥下楼,宋建安道:“蛮哥,谢谢你咯,对了,你有没有女朋友,我表姐小你两岁很漂亮也有才,要不要叫出来你们认识一下?”

王桥道:“女朋友倒是没有,但暂时不想找,工作太忙,没时间谈恋爱。”说着,想到刚分手不久的晏琳,和同样在厦大读过书的秋云,又是一阵感慨。

宋建安道:“哎,我表姐真的不错,财大毕业,在静州财政局工作,你们能在一起,我还能喊你一声姐哥。”

王桥道:“谢谢建安,真不需要了。”说着话锋一转道:“对了,你们厦大有没有什么静州同乡会或者山南同乡会啊?”

宋建安道:“蛮哥问这个干什么?有静州同乡啊,每年我们都一起过中秋,春节也一起买票回来,大概有20人左右。”

王桥继续追问道:“那你认识一个叫秋云的女生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